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1 雪狐

一剑光寒十九州 001 雪狐

作者:网文吴彦祖 小说:一剑光寒十九州 更新时间:2020-11-22 09:14:51
被徐柳气笑了,指指徐柳骂道:“小兔崽子,你现在的这德行我怕我走了你也会给我这糟老头子弄口象样的棺材。”徐柳而已嘿嘿一笑,也没吱声,依旧很怔怔的望着慢慢的飘飘扬扬的雪花,不由就呆了。  徐柳一直到老头死了也不明白他的姓名是什么,听老头子说他死后也徐柳看着吹胡子瞪眼,五官无不都在彰显它的主人的愤怒的‘师父’嬉皮笑脸的回道:“放心,等你老了肯定少不了的你的香火。”‘师父’被徐柳气笑了,指着徐柳骂道:“小兔崽子,你现在这德行我怕我走了你也不会给我这糟老头子弄口像样的棺材。”徐柳只是嘿嘿一笑,没有吭声,依旧很出神的望着慢慢飘落的雪花,不由得就呆了。。...

  “师父,江湖是什么样的?”少年看着窗外慢慢飘着最终落地,染白了一地青砖的雪花眼神闪动着好奇夹杂着兴奋的光芒。‘师父’慢吞吞的从床榻上起身下来,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看着火盆的柴火快要耗尽最后的余热没好气的道:“徐柳,你个小兔崽子今天又偷懒,我看着柴火真是一天比一天少。”

  徐柳看着吹胡子瞪眼,五官无不都在彰显它的主人的愤怒的‘师父’嬉皮笑脸的回道:“放心,等你老了肯定少不了的你的香火。”‘师父’被徐柳气笑了,指着徐柳骂道:“小兔崽子,你现在这德行我怕我走了你也不会给我这糟老头子弄口像样的棺材。”徐柳只是嘿嘿一笑,没有吭声,依旧很出神的望着慢慢飘落的雪花,不由得就呆了。

  徐柳直到老头死了也不知道他的姓名是什么,听老头子说他生前也曾闯荡十九州闯下了偌大的名号。不过这件事徐柳从来就没有信过,因为老头子竟然不知道最繁华的中州最大青楼的头牌是谁。徐柳一直很向往那些仗剑走天涯的侠客,老头子却总是告诉他自古就没有什么侠客,全都是一些粗通些拳脚的老油子哄骗那些幼童的编出来的故事。徐柳不信老头子,下定决心要在十九州每一州都留下自己的印迹,到时候能够兴奋的对老头说:我也是走遍天下的侠客了呢!

  老头子终究还是没熬过凛冬,在一个寂静的夜里就在自己的床榻上一直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也没醒过来。徐柳听说老头子在后院埋了许多金银财宝是他当年闯荡江湖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积蓄,徐柳之前一直都想偷偷的把那些金银财宝挖出来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溜出去再也不回来。然而现在老头子走了,徐柳反而不想去碰那些金银财宝了,“就当给你的陪葬品了”徐柳想。

  将老头的尸骨埋在山腰,听老头子说这的风水最好死了一定要把他埋在这里,徐柳决定牵着老头子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一个贪吃贪睡又懒得不像话的青牛踏上征途。风雪一直没有听过,积雪勉强堆到徐柳的膝盖处,徐柳牵着青牛不急不忙的悠悠哉哉的下山。

  “青牛,你说老头子就这么走了我还有点舍不得,以后可就只剩咱俩了。”徐柳看了一眼青牛,青牛打了个响鼻左右晃晃脑袋把头上的积雪甩干净,扭头瞥了徐柳一眼,又打了一个响鼻。徐柳不说话了,青牛也默默的跟着他走。徐柳低头轻声细语的喃喃道:“近日的风雪真是越来越大了,直叫人迷了眼。”

  走到接近山脚的地方,一道白影忽的划过徐柳的视线,若不是这里风雪没那么急徐柳还真瞧不清。徐柳心中一动,想起老头子教的提纵术,一抬脚,身子从地面离地飞起数丈,稳稳的落在身旁的树杈上,向四周扫了一眼却再也没看见拿到白色的影子。徐柳正觉纳闷的时候,青牛哞的一声,徐柳一瞧。嘿!那道白色的身影就在青牛的背上。

  徐柳从树干上跳下来,惊动了白色的身影,白色身影也是从青牛的背上一个跳跃就欲逃走。却见徐柳脚尖一点青牛的肩胛身子直接半空飞了过去。白色的身影一个急转,从一棵树枝跳到另一个树枝,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徐柳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一个漂亮的提纵就转瞬追上。白色的身影也是机灵,见徐柳起身一刹那就又跳走了。两人在林中你来我往,抖得的沿途的树枝一阵落雪,青牛似是无奈的瞟了离开的徐柳一眼,竟然卧倒在一颗冬青树旁,眯着眼似是舒服极了。

  过了有一会儿,就见徐柳倒提着一直浑身雪白双眼呈现诡异的红色的狐狸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见到青牛的模样好笑的打趣道:“老头子要有你这畜生一般耐冻也能熬到来年开春了。”青牛眼神却是瞟了一眼徐柳手中的狐狸,有些疑惑的看着徐柳。徐柳明白青牛的意思,拍了拍雪狐的嫩白的肚子,抓抓雪狐柔顺的毛发不在乎的道:“我看这雪狐有些奇怪,往年咱们这可从来没有狐狸,见着稀奇就把它抓过来看今天晚上吃一顿狐狸肉。”

  青牛知道徐柳在插科打诨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雪花,缓慢而坚定的迈着步伐。可怜雪狐以为徐柳真的要把它炖着吃了,连忙扑在徐柳的怀里,用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看着徐柳,眼中似乎还有一点泪光闪烁。若是平常女子怕是被着狐狸的样子萌坏了,徐柳却是哈哈大笑,狠狠的捏了一把雪狐的脸庞:“师父说狐狸最是狐媚狡猾,往往象征着欺骗,现在看来是没错的了。”

  雪狐似乎听得懂徐柳说话,闻言嗷嗷的叫着,声音还有点委屈,真是要成精了。徐柳眼球骨碌碌的转了一圈,手掌把雪狐前腿撇开,一开始雪狐还吓的往后缩缩,以为徐柳要对它下手了。徐柳拍拍雪狐的脑袋:“没事啊”雪狐半信半疑的眼光瞄了徐柳一眼,嘴角人性化的撇了撇,任由徐柳摆弄。

  徐柳把鼻子凑到雪狐的腋下,抖了抖鼻子嗅了一小会儿,“真是奇了怪了,这只狐狸竟然没有狐臭,哎,青牛要不你也闻闻?”说着就要提着雪狐提溜到青牛鼻子前,青牛使劲的打了一个响鼻,声音震得树枝上的积雪都纷纷落下。徐柳自然是晓得青牛是生气了,便不再打趣它。天可怜见,雪狐似乎更怕青牛,刚才徐柳的举动吓的雪狐直翻白眼,一副假装自己已经死了的模样。

  徐柳跟青牛‘一致决定’把雪狐留下来,青牛懒得管那么多事,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吃饱了就卧在地上看天空,还真别说徐柳一刹那还以为这是一头文艺牛。雪狐自然而然的被留在徐柳的身边,期间徐柳不只一次要看看雪狐到底是个公的还是母的,但是雪狐这次是宁死不屈,小脸紧绷,四肢也蜷在一起,活脱脱的在表示:士可杀不可辱。徐柳逗弄了半天也没逗出来个结果,心中的兴致也淡了下来。

  徐柳记得老头子说过自己好像还是有门派的人,叫什么.....武当派。其实要不是老头子坚持说自己是武当派御剑峰的首席长老,而且每至除夕也会有一些穿着月白色道袍的所谓‘师兄’‘师弟’来送些蜜饯干果或者人参补药这些东西,徐柳还以为老头子真的一辈子就只认识自己一个人。

  老头子生前不止一次在徐柳面前吹嘘武当派执天下武林牛耳,而且自己当年也是风流倜傥更拥有天下十大名剑之一的太极剑。徐柳深以为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因为你不能逼迫一个正常人去相信一个满嘴跑火车为老不尊整天惦记着山下的黄花大闺女自己却又不敢下山的邋遢老头子的话。不过,老头子这辈子就给徐柳三个要求,目前把老头子葬在山腰算是完成了第一个要求,还有第二个要求——从武当派拿回来当年他的佩剑:太极剑。至于这把剑当年是谁的,徐柳没有在意过,只要完成老头子的要求管它是非对错。

  听老头子说,下了山有一条路,一直往西走就是武当派的山门。这也是徐柳一直怀疑老头子的一点:如果真的是武当派的人,怎么会住在武当派外面的一座山峰里?而且屋子似乎也是很简陋的用林木搭建而成的,也难为这些林木了竟然支撑了这么多年。

  那么,徐柳饮马江湖的第一站:武当派就这样确定了。徐柳下了山,看着怀里面舒服的眯着呀打盹的雪狐有些好笑的拍醒它道:“我要进武当派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听说那些道士见到你这种要成精的狐狸都是喜欢把你熬成大补汤的。”雪狐竟然没有被吓住,瞥了徐柳一眼,一跃从徐柳怀里跳脱出来,落在地上。

  让徐柳感到惊奇的是雪狐竟然在雪地上用爪子在写字!对,人类的字,徐柳的兴致越发的高了。雪狐写着:徐柳,再见。写完便身形一闪,却是隐匿在了林中不见了踪影。徐柳直觉得一阵有趣,对着青牛说:“你看看人家,同样是要成精的妖怪,怎么差别那么大呢?”

  青牛直接来了一记‘王的蔑视’晃了晃尾巴,乐悠悠的往前走。徐柳一看到青牛的样子便知道前面肯定有酒馆饭店了,肯定是这样,这青牛的脾性他徐柳算是摸得差不多了。听老头子说,武当派门前有一处坊市,徐柳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心里想着:要不先吃顿饭再去帮老头子讨剑。别问为什么,为什么青牛这个畜生总是喜欢用牛角戳我的屁股!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