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2 武当山门
愣,眉宇间似有一股子气却又自己散去开去,道:“阁下的牛所以牵到那边的马厩里面也不是么?店家忙绿,我便帮他给阁下说一下。”  这当然是老头子说的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了,徐柳想。徐留才会把青牛牵到马厩去,反正了,青牛最非常讨厌跟那些马匹在一起啃些干“请问这是阁下的牛么?”徐柳疑惑的扭头一看,是一名穿着打扮看着就不同非凡,身上仿佛一股子气场的人。徐柳低着头,用眼往上挑了挑懒洋洋的道:“对啊,怎么了,找我有事。”那人愣了愣,眉宇间似有一股子气却又自己消散开来,道:“阁下的牛应该牵到那边的马厩里面不是么?店家忙碌,我便帮他给阁下说一下。”。...

  “小二,上酒!”徐柳声音清亮的喊道。酒馆中正是人声鼎沸,徐柳不禁暗生疑惑,往年这里可没有这么多人。徐柳心下好奇但也懒得多问。徐柳摸摸身边的青牛,身子垮在椅子上懒洋洋的看着忙的手不顾脚的小厮只觉一阵好笑,却又不知为何而笑。

  “请问这是阁下的牛么?”徐柳疑惑的扭头一看,是一名穿着打扮看着就不同非凡,身上仿佛一股子气场的人。徐柳低着头,用眼往上挑了挑懒洋洋的道:“对啊,怎么了,找我有事。”那人愣了愣,眉宇间似有一股子气却又自己消散开来,道:“阁下的牛应该牵到那边的马厩里面不是么?店家忙碌,我便帮他给阁下说一下。”

  这肯定就是老头子说的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了,徐柳想。徐留才不会把青牛牵到马厩去,再说了,青牛最讨厌跟那些马匹在一起啃些干草喝些清水。要知道在山上的时候,青牛可是敢跟他抢熟肉的,就连酒壶老头子也看的极严,生怕这畜生给偷喝了。徐柳把青牛牵进来就是跟它一起吃饭的,这可是老头子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不能亏了它而且徐柳也蛮有感情的。

  那人见徐柳毫无反应也是气坏了,摇摇头骂了一句:“不晓事的小混账,一会儿店家定要将你赶出去。”事实上,并没有。徐柳每三月便会下山讨几坛子酒,而且老头子似乎跟酒馆的老板认识,酒馆老板从来没有问徐柳要过酒钱,一来二往的徐柳就跟酒馆老板熟识了。带着青牛进酒管也就不算什么了,甚至成了徐柳的标识。

  小厮忙完手头上的事儿,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笑道:“柳哥儿,今个可不是您往日来打酒的时间呐,怎么,喝完了?”徐柳拍了一下小厮的帽子:“给你说不清,你们老板呢,老头子让我给他带句话。”小厮连忙领着徐柳进了酒馆里面,就见酒馆老板在后厨这里大声呵骂着。徐柳调笑道:“杨伯今日生意不错啊,心情好不如就饶了他们则个。”酒馆老板一回头,正看见牵着一头青牛满脸戏谑的徐柳,不由惊奇地说道:“你小子怎么今日来了?你以前可是每年都是同一个日子,今个是中邪了还是把你家老头子的酒偷喝完了?”徐柳笑着拍了一下青牛道:“青牛会偷喝,我可不会。”青牛不爽的叫了一声,头一甩犄角又顶在徐柳的......菊花上

  酒馆老板手一挥,对着小厮道:“去给柳哥儿打几坛酒,用荷叶包五斤熟牛肉。”徐柳忽的道:“杨伯,别急,老头子走了托我给你带几句话。”酒馆老板顿时一愣,直勾勾的盯着徐柳,半晌道:“上楼罢,上边有雅间,你我喝几杯。”

  青牛慢悠悠的跟在酒馆老板和徐柳身后,竟也跟着他们两个上了楼,引得下面的酒客一阵唏嘘。

  “这牛不仅肤色奇特,竟还懂得上楼,真是平生开了一次眼界。”

  “莫不是这牛成了精不成,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

  “那小子是谁,竟然能把畜生牵进来,而且跟你家老板这么熟识。”问小厮的正是刚才多管闲事的那人,小厮撇了撇嘴:“客官,我们都管他叫柳哥儿,别的一概不清。”说完便走了。那人嘴里念叨了一句,笑了起来:“倒是个有趣的人,也是头有趣的畜生,更是一家有趣的酒馆。”

  徐柳进了雅间,随意的扯出一个椅子,坐在那里道:“杨伯,老头子两天前的一个晚上就走了,兴许是午夜,我清晨起来时老头子已经咽气了。”酒馆老板有些唏嘘的道:“你们家老头子当年跟我一起闯江湖的时候也算是个人物了,没成想他竟然走的这么早,还这么突然。”徐柳嘿了一声:“可不是,对了,老头子让我给你带的话是:他欠的酒钱再也没机会儿还了。对了,杨伯这次酒钱先赊着,如何?”

  酒馆老板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跟你师父一个德行,行!等你什么时候跟我们一样闯江湖累了,失败了,我还在这等你,酒钱还赊着,别忘了等你走了还给你徒弟也这么说。”“那敢情好,我就收他无数个徒子徒孙,管叫你赔完老婆本。”徐柳打趣道

  酒过三巡,酒馆老板叹了一口气:“你要下山了,自己注意着点,什么时候别坠了你师父的威风,虽然你师父最后也是穷困潦倒但当年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徐柳脸颊有些潮红,眯着眼问道:“老头子一辈子不跟我提他之前的事,我就可纳闷,是不是你们合起伙来哄骗我?”酒馆老板笑着摇摇头:“别的我不能告诉你,我给你说件事儿,其实你们不欠我酒钱。”徐柳哈哈大笑道:“杨伯,今天是怎么了?喝多了?”酒馆老板嗤笑一声:“老头子有个老相好,一直都想着去山上看你那个为老不尊的师父,后来都不了了之,但是每次来都会给你们垫上酒钱。”

  徐柳兴致来了,就连在一边的青牛也是站起来兴致勃勃的看着酒馆老板。酒馆老板慢悠悠的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后笑眯眯的道:“老头子在的时候再三嘱咐我不能把这事告诉你,但现在,他走了,你作为他的衣钵传人总得知道点什么。”说到这,酒馆老板就是脸色一黯然后道:“老头子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除了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兔崽子就是南国越州的素女剑派掌门人,外号太阴素女剑,她也算是你的师娘了。”

  徐柳有些目瞪口呆,摇摇头:“我听师父说越州位于极东,哪里阴盛阳衰,素女剑派可是越州第一大派,也是天下第一大女子大派,老头子那个样子能勾搭上这样的女人?而且听你说的那个太阴素女剑还对我师父念念不忘?”酒馆老板却是不再说了,一起身拍拍身上,笑道:“好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约莫是要去武当派取回老头子的太极剑了。送你一个忠告:能要回来尽量别抢,能动手尽量别比比。”

  徐柳看得出来酒馆老板这是下逐客令,牵起青牛对着酒馆老板挥了挥手扭头说道:“等我发达了把前面的酒钱都还上,还骗我有师娘还酒钱。”酒馆老板看着牵着青牛慢慢远去的徐柳低声呢喃道:“老头子,也不知道柳哥儿能不能混出个人样儿。”

  *********************************************

  徐柳走着走着,发现这条道上的人越来越多,心中更是讶异,后悔刚才没问酒馆老板今日为何这么多人。徐柳不急不忙的走着,身旁一头头英俊高大的马匹穿梭过去,不是用不屑的眼光瞄他一眼。徐柳依然甘之如饴,想起老头子说的话:“闯江湖别的都不怕,就怕你要脸皮。”

  “前面那位仁兄,且留步!”徐柳感觉这道声音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看一眼青牛,算了,这畜生肯定也不知道。等到来人来时,徐柳才认出来:“你不就是那个多管闲事的人么?”那人脸色一红,然后自来熟的道:“仁兄,我乃姑苏州林氏族嫡子林乾,先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少侠你也是来报名武当派的吧?我们同行如何?”

  徐柳有些诧异的打量了这个林乾一眼,转身问青牛:“青牛,你说这家伙是怎么了?”青牛甩了甩尾巴,徐柳顿时会意。拍了拍林乾的肩膀笑道:“我叫徐柳,我不是来拜师的,我有师父,我是代替我师父来揍个人取把剑。”林乾顿时一愣,摇头失笑道:“少侠真会开玩笑。”徐柳见他不信也没多嘴,反正一会儿到了山门他就知道了。

  林乾一路上围着青牛不停地转,眼神中一股子好奇的东西,青牛被弄得非常闹心,徐柳对于青牛吃瘪很是喜闻乐见,装作看不见青牛的眼神。青牛最后实在忍受不了,尾巴忽的一甩,竟然带着破空的声音一阵呼啸,眨眼间就甩向林乾。林乾也是灵巧,一个后退,堪堪躲了过去,顿时惊叫道:“柳哥儿,你这牛莫不是成精了刚才那一下我若是中了岂不是要断上几根肋骨!”

  徐柳撇了撇嘴嗤笑道:“你可别惹它,这家伙还没有真正生气,它发起火来我可是拦不住的。”林乾眼中的好奇更加浓郁了,但还是收敛了些只是盯着青牛不住地啧啧。青牛看了徐柳一眼,最后叹了口气,继续一副懒散慢慢悠悠的样子走着。

  走着走着就要到武当山门了,徐柳却是惊讶了,看着眼前人山人海的模样不由得惊道:“今日怎么这么多人?”林乾很诧异的道:“柳哥儿,武当派每十年才会大开山门招收弟子,这天下十九州全都是蜂拥而来只为进入这武当山门,人再多点又有什么惊奇?”徐柳摇了摇头没有置声,领着青牛就往前面走去。

  林乾拉住徐柳道:“柳哥儿,你急什么?这可都是天下英才,你要去插队不说引起不必要的纷争就连武当派的师兄可能都会厌恶你,你可就真的失去进入山门的机会了。”徐柳笑道:“林乾,这武当山门我也进过几次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等规矩,你愿意等就在这等我可是赶时间,拿完剑揍完人就要赶路了。”

  林乾见拉不住徐柳叹口气跟了上去道:“柳哥儿,难道你有别的办法?”徐柳道:“什么办法?直接进去吗。”林乾吓了一跳:“你要闯进去?”徐柳只觉得林乾迂腐不耐道:“你若是跟来就不要说话,闹心,若不是跟就回去。”林乾有些气苦,一挥袖道:“柳哥儿你一会儿可别被武当众人赶了出来!”

  徐柳一摆手,直接插了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