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5 我能劫个色吗

一剑光寒十九州 005 我能劫个色吗

作者:网文吴彦祖 小说:一剑光寒十九州 更新时间:2020-11-22 09:14:53
宋玉说,林乾性子直并且有一股子正直善良的气息,最很适合他们这一脉。实际上,在徐柳的确是食古不化。  虽然无论怎么说,在徐柳的确林乾是很不错的,倘若他能武学修成也会喜闻乐见。林乾貌似很舍严禁徐柳:“柳哥儿,你为什么他不在武当好好的习武呢,听师父说,在武当“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知道,如果他辜负了我的期望,武当就再也没有御剑峰了。”。...

  “掌门为何这么急着让他独当一面?我看他的性子不像是能够逼出来的人。”

  “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知道,如果他辜负了我的期望,武当就再也没有御剑峰了。”

  一阵冷风忽的吹了过来,掌门笑着挥挥手,“走了,一会儿要有风雪了。”宋玉看着慢慢走出山门的牵着青牛的徐柳眼中光芒闪烁,最后转过身来。

  令徐柳没有意料到的是,林乾居然被宋玉收为关门弟子,直接过渡白袍阶段进入蓝袍弟子阶层。徐柳听宋玉说,林乾性子直而且有一股子正直的气息,最适合他们这一脉。其实,在徐柳看来就是迂腐。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徐柳看来林乾也是不错的,若是他能武学有成也会喜闻乐见。林乾倒是很舍不得徐柳:“柳哥儿,你为什么不在武当好好练武呢,听师父说,在武当清修数年出关后就可以一鸣惊人。”

  徐柳差点被林乾给气死,直接给他的天灵盖来一个响豆:“首先,叫我师叔。第二,我被老头子关在山上十个春夏秋冬,世人不是说十年磨一剑么?我就要给这十九州看一看我徐柳十年磨的这一剑!”

  林乾最后叹了一口气,把腰间的那块羊脂玉佩摘了下来塞到徐柳手里:“这是我娘生前留给我的东西,你到了姑苏州如果有什么麻烦,就拿着这块玉佩去找我们林家,他们肯定会懂什么意思的。”

  原本徐柳是想着拒绝的,但是忽的感觉自己屁股被青牛尾巴甩了一下,眼珠骨碌一转选择收下来。青牛与徐柳眼神一对:哈哈哈...赚大发了,这东西当了够我们好几天喝酒吃肉的了。

  徐柳紧紧握住太极剑的剑柄,望着前方风雪飘落,又瞧了眼顶着风雪也要过来求武当收入门下的天下英才,心中竟然没来由的生出了感慨。

  徐柳拐到那个熟悉的酒馆,跟杨伯讨了一壶热酒,一盘熟肉,酒还温热便带着青牛启程上路了。

  “也不知道这混小子混的是比他师父好还是连他师父都不如。”酒馆老板看着在风雪中消失了踪影的徐柳心中嘀咕道。

  ***************************************

  徐柳之前听老头子说武当山位于中州以南,据说中州异常繁华,而且统治着这十九州的秦王朝的都城——中都赫然位于中州中心,更号称‘天下之中’。原本徐柳是想着前往中州看看号称秦王朝最繁华的地方看看,但现在听说老头子居然还有一个老相好就在天下最东边的越州,而且越州又紧邻林乾的老家:姑苏州,于是想着去看看。听林乾说,要途径灵州、福州与荆州,路途遥远。徐柳正好去看看这世界有多大,去看看老头子口中的江湖。

  武当山位于鄂州西部,徐柳其实还要穿越整个鄂州,徐柳虽然很少下山但徐柳知道一件事就是——没有钱别说游历十九州就连鄂州都走不出去。

  徐柳现在就在发愁,看着趴在一边眯眼的青牛不由得一阵恼怒:“青牛,原本我们带了五天的干粮,你可倒好,竟然两三天就给偷吃完了。”青牛恍若未闻,依旧悠然自得的眯眼睡大觉。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徐柳叹了一口气。

  听老头子讲:在外面行走最常见的就是所谓的绿林好汉,其实也就是一群占山为王的悍匪强盗,一般老头子没钱了就会去抢点他们的。那时候徐柳还小,以为老头子会干些什么劫富济贫的活儿,老头子紧跟着的一句话顿时让徐柳心里面拔凉的:结果抢完他们的第二天去花街柳巷潇洒一晚又没钱了,只好去城中富户家抢点。

  徐柳躺在青牛的背上,突然感觉走江湖其实也没那么容易。青牛走着,徐柳睡着,时光仿佛也变得很慢。徐柳正睡得昏沉,青牛突然耸了耸背,徐柳睁开惺忪的眼睛,瞧见前方居然有拦路打劫的。

  徐柳看了一眼青牛,发现对方眼里面同样是一股子兴奋。哎呦我去!还是正在打劫的劫匪,这下说不定就赚大发了!一箭双雕。徐柳兴奋的对着青牛道:“咱们以后吃肉还是喝酒就看这一次了,青牛,上。”

  那帮劫匪还没有做好被别人打劫的觉悟,统共七名劫匪,一个个面色凶狠,起码看起来是很凶狠的。劫匪头领看起来是一名缺了只耳朵的人,腰间别着一把鬼头刀,脸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不论别的,起码这卖相就适合干劫匪这一行。

  被打劫的是一辆马车,上面有一个马夫,一名衣着华贵的公子哥,长得也算不错,当然他现在被吓的胆寒。还有一个是一名长的很是白嫩的小妞,五官倒是端正,但是...貌似不像老头子说的那样********的。徐柳一眼便瞧完局势。

  劫匪头领正在跟那个公子哥讲价....应该是这样的,劫匪头领剽悍的开口道:“松鹤剑派?鬼才知道是个什么不入流的剑派,要么拿出来五百两现银,要么衣服扒了女的留在这当压寨夫人。”

  粉嫩的公子哥很生气,竟然抽出了一把剑,但是公子哥明显连握剑方式都不会,而且被劫匪气势所迫,手腕乱颤剑身更是犹如风中的柳絮,摇摆不定。惹得那些劫匪大声嗤笑,公子哥感觉自己遭受了人生中最沉痛的打击。

  劫匪头领准备抢上良家妇女的时候,一边的劫匪突然扯了以下他的衣襟。劫匪头领不耐的回头道:“干嘛?找死啊?”劫匪刚想说你看,前面有一头牛,青牛已经奔驰了过来。

  徐柳特意嘱咐青牛不要用角去顶,不能让牛角捅穿那人的腹部,那样的话血容易溅到徐柳身上而且青牛把牛角抽出来的时候再勾到那人的肠子.......

  青牛头部重重顶在劫匪头领的胸膛上,劫匪头领顿时感觉被大锤狠狠的锤在自己的前胸上,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身子直接飞了出去。徐柳从青牛背上一跃而下,抽出太极剑,挽了一个剑花便是抽身向前。

  那些劫匪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就只看见徐柳已经过来了。在徐柳出手一瞬间他们就知道:马.丹这次栽了。徐柳长剑挥舞,一道道由内力凝聚而成的剑气如同山水画的泼墨一般洒向周围。

  这些劫匪有些根本只是后天4、5重的蝼蚁,面对扑面而来的剑气连躲避的勇气都被瞬间夺走。秒杀。徐柳看着一个个倒下的劫匪,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青牛:“你说我刚才是不是要装作跟他们斗个几十上百回合然后最后一招秒掉他们,这应该才是主角做的吧?”

  粉嫩的公子哥顿时傻了,看着地上要么是残肢断臂要么就是身首分离,而且血泊还在因为伤口流血不断增大只觉得一阵反胃。而那位长得还算清秀的姑娘则是用那种崇拜的眼光看着徐柳,一副要把徐柳吃了的样子。

  “啊!我的意中人是个大英雄,他会骑着青牛手持宝剑来为我手刃盗匪,我猜中了这开头.........”

  “打劫!嘛呢,说的就是你们几个,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掏出来,现在是打劫时间!”徐柳一边用剑指着劫匪头领的脖颈,一般回头对那对貌似私奔的小情侣的俩人道,嗯,对,老头子说了,这种私奔的小情侣最有钱了。

  劫匪头领很是干脆,把身上所有家当都掏出来,徐柳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家伙还有一颗金叶子。劫匪头领光棍的说道:“这位少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先天高手,实在是未来的武林豪杰,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劫匪头领以为这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刚入世的大派子弟,说两句好话就能把他放了。但是,他错了,徐柳可不会那么想。

  老头子说过,斩草要除根,都杀了那么多人了也不缺这一个。徐柳心下一动,手中长剑便利索的帮劫匪头领身首分离了。青牛打了一个响鼻,徐柳知道只是青牛发脾气了,青牛见不得老头子跟着徐柳杀戮过多。

  徐柳安抚的拍拍青牛的头,转身走向那两个看起来已经被吓的不行的私奔小情侣。那名粉嫩的公子哥原本还想学刚才那样摇摇晃晃的举起长剑,却发现自己吓的腿肚子只打颤手腕也是酸麻的狠。还是那名虽然脸色发白但是竟然还能够强自镇定的姑娘道:“这位少侠,我们身上的钱财都已经给......你..刚才杀..杀...的劫匪了。”

  徐柳看得出来这俩人估计是真的没钱了,而且他们身边原本的马夫此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徐柳一瞧那女子,嘿嘿一笑:“没事,我没想劫你们的钱。”

  公子哥明显松了口气,那名女子眼中的光芒再次闪烁起来。

  “对了,那啥,我劫个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