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6 灵州

一剑光寒十九州 006 灵州

作者:网文吴彦祖 小说:一剑光寒十九州 更新时间:2020-11-22
***********************  徐柳只把这两人当作是过客,转瞬间既忘,当然最主要的目的可也不是为了救孩子。“青牛,你说上次我们而已因为要抢人么?”徐柳若有所思的用拳头撑着下巴问着。青牛默然沉默不语的驮着徐柳走着,走着,觉间了是夕可她没想到,粉嫩公子哥竟然退缩了!而且那名被调戏的女子竟然满眼含春的直勾勾的看着他,戏份不对啊,她最起码不该欲拒还迎的吗?怎么,好像不是我要调戏她,而是她要调戏我?。...

  徐柳以为那个粉嫩公子哥会义正言辞视死如归的站出来,大声制止他的不当行为,而他趁机享受一把老头子经常念叨的那些醉生梦死,没事还能领几个恶仆带着恶犬调戏良家妇女的衙内生活。

  可她没想到,粉嫩公子哥竟然退缩了!而且那名被调戏的女子竟然满眼含春的直勾勾的看着他,戏份不对啊,她最起码不该欲拒还迎的吗?怎么,好像不是我要调戏她,而是她要调戏我?

  不对,不对,一定是没有使用正确的打开方式。

  ****************************

  徐柳只把这两人当做是过客,转瞬既忘,毕竟最主要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救人。“青牛,你说刚才我们只是因为要抢钱么?”徐柳若有所思的用拳头撑着下巴问道。青牛默然不语的驮着徐柳走着,走着,不觉已经是夕阳光景。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徐柳却依然不懂老头子所说的江湖是个什么样子的。徐柳终于来到了灵州地界。听林乾说起过,灵州乃是魔门昌盛的地方,而且较之鄂州相比,江湖活动更为猖獗,而且还有阴癸派坐镇。比起在天下正道领袖武当派压制下的鄂州武林,徐柳觉得,自己终于来对了地方。

  灵州,广宁城。徐柳看着街上人来人往,不由得一阵乐:老头子说魔门范围之下的人民多么水深火热,感情还是在骗他。徐柳上了一家酒楼,青牛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被牵到了马厩之中,毕竟这里是灵州。

  “听说前段时间城内的灵蛇帮被灭了,帮主一家老少全部死于非命,唉,你是没见,那是真惨!”

  “其实也是他活该,仗着自己有六扇门支持就敢于在灵州扎根数百年的阴癸派作对,啧啧啧....”

  “我听说灵蛇帮少帮主之前还说要娶阴癸派魔女呢,现在就成了野狗口中的果腹之物。”

  徐柳听到那些酒客的言语,心中暗暗嘀咕,没想到灵州魔门竟然兴盛到这个地步。徐柳点了一桌酒菜,正在怡然自得的吃着酒菜。忽的听见小厮疾步跑了过来,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客官,那匹青牛是您的么?”

  徐柳一听就知道青牛肯定惹祸了,不由得苦笑一声:“那青牛确实是我的,是不是那孽畜给你们添什么麻烦了?”

  小厮面色更苦了:“倒不是给我们酒馆添什么麻烦了,主要是....主要是....唉!阁下的坐骑真是闯了大祸了!”

  徐柳一愣,这青牛这次看来是摊上事儿了。徐柳心中哀叹,面色却不漏痕迹的道:“给酒馆带来的麻烦,实在是抱歉了,不知道那孽畜现在在哪?”

  小厮立马领着徐柳来到马厩,徐柳看见马厩门口就站了两名面色凶悍的青壮男子,眼神不时闪烁着凶光,徐柳第一直觉就是:这俩人有点真本事。

  那两人见小厮领着徐柳进了马厩,眼神便锁定住了徐柳,一股凶气从两人身上散发而出。徐柳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看得出来这两人也不过是筑基层次,若不然此时恐怕直接外放内力压制了。

  小厮只是一名普通人,平时见到悍匪就吓的走不动道,看见如此凶人心中哀叹:今日真是多事之秋!小厮把徐柳领到马厩门口,对着徐柳与两人陪笑道:“几位爷,我还有些杂事,我先走了”小厮说完,便立刻转身,快速溜走了。

  那两人将目光投视在徐柳的身上,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进去吧,我们爷等你很久了。话说你家的那头牛可真是孽畜,如果你收拾不了,我们随时可以帮你的忙。”

  徐柳知道这两人在赤裸裸的威胁,但依然轻声一笑:“那在下先在这里谢过两位爷了,自家的畜生自家自然有办法,就不劳两位大架了。”

  徐柳进了马厩就看见地上躺着一头白色骏马,双眼怒睁,脖颈处有一道巨大的血窟窿,汩汩血液泉涌般流出。徐柳一看便知道这是青牛惹的祸了,下意识一扫周围,正看见青牛正在与一对黑袍男子对立着。

  那对黑袍男子中站出来一名面色有些苍白的中年男子,眼神深邃,鼻梁高挑面色古井无波,就这样凝视着徐柳。

  徐柳轻轻的咳了一声:“这位兄台,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愿意担下所有责任,不知道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徐柳一般不会轻易服软,但是这名中年男子给徐柳第一感觉就是:深不可测!

  这种感觉,徐柳在宋玉身上也感受过,徐柳虽然少年意气随心所欲,但不代表目中无人,而且这事好像就是对方吃了亏。青牛看样子屁事儿没有,而且青牛的眼神还带一些窃喜与戏谑。

  中年男子还是没有吭声,继续凝视着徐柳。天可怜,徐柳现在有些紧张了,听老头子,这种情况一般就是风暴前的黎明。如果真的出事了,估计徐柳跟青牛一个也跑不了!

  徐柳内心挣扎的时候,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出脱身的办法,早知道当时就应该跑了!这该死的青牛,唉,老头子临死前也没给我什么保命的东西。

  “太极剑,不错,你是武当弟子?”中年男子终于开口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却直接吓到了徐柳。徐柳心中大骇,太极剑虽然是天下名剑但是起码也有十年光景封存在武当山,能认出来太极剑的人无一例外最少也是跟宋玉一个年代的人物,而且灵州乃是魔门大派阴癸派的根基之地,估计这名深不可测的中年男子赫然就是阴癸派高层。

  虽然徐柳第一次踏入这繁华的十九州,但是一个基本的道理:魔门与正宗自古就是势不两立,双方弟子互相厮杀了数百年,上辈的恩怨不断累积下来,更加是不可化解的恩怨。而且武当派乃是正宗道门领袖,与魔门巨擘估计更是恩怨匪浅。

  中年男子嘴角扯出一抹弧度,说是笑却越看越别扭:“太极剑乃是武当当年最富盛名的御剑峰首席佩剑,几任太极剑主都是叱咤风云,纵横天下,没想到今日竟然见了一名先天境界的御剑峰首席。”

  徐柳更加紧张了,手心已经开始冒汗,老头子曾经给他说过一招叫做万剑归一,相传是第一任御剑峰首席毕生精力所创的一剑。徐柳的武学天赋可以说的上是万中无一,但那一式万剑归一,徐柳却是从来都没有学会过。老头子一直强调要到宗师境界后才能去感悟那一招,但现在徐柳感觉只有万剑归一才能有百分之一的逃生几率。

  青牛真是成精了,看见徐柳阴晴不定的脸色顿时知道这次怕是遇到狠茬了,懒洋洋的态度一扫而空,一股凶恶的气势顿时喷薄而出。中年男子异常缓慢的扭过头,惜字如金的对着青牛道:“安静!”

  中年男子话语刚落,青牛眼神一颤,身上的气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徐柳见此浑身一抖,青牛其实算是徐柳的一个底牌,现在青牛这么快就被驯服,完蛋了,没希望了。

  “你的牛杀了我的马,按照江湖规矩,我可以杀了你的牛为我的马偿命。”中年男子眼神中一道精芒扫来,光芒熠熠。

  徐柳深呼一口气,心中闪过无数打算。有想过抛弃青牛,说不定还能有一条活路;亦或者拼死想抗;还有最没骨气的求饶,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么。

  中年男子似乎是故意的,就等着徐柳的答复。片刻之后,徐柳心中一片清明,抬起头,眼神坚决地道:“前辈没有杀我的牛相比还是有其他办法的,不如前辈提出来,让晚辈思量一下。”

  中年男子沉吟许久:“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我们阴癸派在灵州的规矩:帮我们做件事,一切一笔勾销,而且你还能获得阴癸派的友谊。”

  徐柳见中年男子的脸色就知道,估计这中年男子是吃定自己了,苦笑一声:“前辈请吩咐。”中年男子见徐柳这么识趣,点点头:“很不错,我们阴癸派有一名圣女,想要入世修行但是没有身份,你作为御剑峰首席收个侍女应该没有谁能质疑吧?”

  徐柳问:“阴癸派圣女想要入世修行也需要身份么?”中年男子摇摇头,面色起了一丝波澜:“我们阴癸派武功最容易被天下武林认出来,所以每一届圣女都会伪装成你们正道宗门的弟子的人,或者就是官府与世家的人。”

  徐柳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在酒楼喝酒时听闻的事情,不由得一惊道:“那个什么灵蛇帮少帮主.....”

  中年男子面色一沉:“那人竟然真的把圣女当成侍女,死了也是他活该,至于六扇门的鹰犬,哼!他们的爪子只要敢伸到灵州就只有被切断一条路!”

  徐柳浑身一寒,低头不语,慢慢思量着。中年男子似乎看出他的忧虑:“你们武当的弟子虽然不是跟那些和尚一般,但是也算洁身自好,更重要的是你们没必要对圣女不利,你们丢不下那个脸面。”

  徐柳苦笑一声,这个还真是,忽然想到什么,猛一抬头却发现那些黑衣人全都不见了。

  “你们武当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你应该明白今天的事是怎么回事了。明天我们圣女会找到你,还有,我是阴癸派宗主。”一道细细的声音传入徐柳的耳中,徐柳心神一动,估计这就是老头子说过的阴癸派绝学:传音入耳了。

  青牛见到那些人走了,立马过来用头拱了拱徐柳,难得表示出了善意。徐柳笑骂着推开青牛:“滚开,你个孽畜,一天天净给我惹麻烦!”青牛果断的撇开头,气的徐柳真是哭笑不得。

  徐柳也知道只是阴癸派的一个局,没想到竟然把阴癸派掌门都引过来,而徐柳最在意的是:武当竟然有人想要对自己不利。而且听那人意思是,老头子曾经执掌的御剑峰也曾辉煌不已。

  算了!不想了,真是头疼。还是想想怎么面对明天的所谓阴癸派圣女吧,看阴癸派对于这个圣女的在意程度,估计她要出了什么事,就只能一辈子缩在武当山了,否则哪怕在鄂州估计都挡不住阴癸派的报复。老头子说过,这些魔门精通的都是奇技淫巧与旁门左道,别的不行,杀人的手段那是天下第一的。

  这特么都叫什么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