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职场俏佳人

特极狂少 第6章 职场俏佳人

作者:月半貔貅 小说:特极狂少 更新时间:2020-11-22
鲁北恨严禁一拳将李石头打得脑浆迸裂!李石头则是波澜不惊的抬手,轻轻地把握住了鲁北的拳头,然后向下一提,向下一扳。咔嚓一声。鲁北的手腕一瞬间关节脱臼,剧痛,令鲁北最后一点点酒咔嚓一声。。...

特极狂少

推荐指数:10分

《特极狂少》在线阅读

鲁北恨不得一拳将李石头打的脑浆迸裂!

李石头则是平静的抬起手,轻轻抓住了鲁北的拳头,接着向上一提,向下一扳。

咔嚓一声。

鲁北的手腕瞬间脱臼,剧痛,令鲁北最后一点点酒意也彻底的灰飞烟灭。

“放手,快放手!!”

鲁北本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何况他的对手还是李石头,面对李石头,他除了毫无反抗之力外,实在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可能。

李石头淡淡一笑,轻声问道:“为什么要放?给我一个理由。”

“呃…操,老子让你放你就放,哪来那么多废话!”鲁北一时语塞,脑子一热,干脆爆出了一句粗口。

李石头看着鲁北嚣张跋扈的样子,忍不住点点头,接着松开了他的手。

不等鲁北有所反应,李石头已经从台阶上一跃而下,特大号的陆战靴鞋底,狠狠的蹬在了鲁北的胸口。

鲁北的身体直接向后倒飞出去,精准的砸在了自己车子的前挡风玻璃上。

砰!

这一下,令鲁北眼前一黑,直接干脆的晕了过去。

李石头来到鲁北的近前,拎起他的衣领,二话不说大嘴巴子就扇了起来。

啪啪啪!

节奏感极其的明快。

鲁北也在昏迷之中,很快便清醒了过来。

李石头看着满脸惊恐的鲁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淡淡笑道:“酒醒了吗?”

“醒了…醒了!”鲁北几乎是下意识的使劲点着头,直到李石头放开他的衣领,这才有一种魂魄归窍的感觉。

“醒了,就早点回去洗洗睡吧,时候不早了。”李石头说完,转身走向了艺廊内。

鲁北看着李石头的背影,惊魂不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冷和扭曲。

“叶非烟,你这个贱货!”鲁北从车上爬下来,拉开有些变形的车门坐了进去,目光死死盯着艺廊的楼上。

“老子追了你那么久,连手都不让我碰,没想到你他妈的早就有了男人!”鲁北自语着,启动了车子。

“表面上装清高,背地里却是骚娘们一个,早知道,我何必如此,找个机会把你灌醉,直接上了便是!”

鲁北的眼睛,死死盯着三楼亮着灯的房间,心里渐渐被阴暗的扭曲所充斥。

“等着吧,老子很快就能把你压在身底下,狠狠的干个痛快!”

三楼的灯光熄灭,鲁北的双眼,也已经完全被黑暗所笼罩!

翌日清晨,阳光升起之前,李石头已经完成了一个十公里的晨练,回到艺廊洗了一个澡,而后便开着叶非烟的车子,直奔叶非烟所住的小区而去。

六点五十八,橘黄色的雪弗兰科迈罗缓缓停在了叶非烟的楼下。

七点整,叶非烟的身影出现在李石头的视线当中。

长发利落的盘在脑后,修长的鹅颈上带着一串深紫色的水晶细链,链子下方,是一枚墨绿色的玉质海豚吊坠。

海豚吊坠轻轻悬垂于叶非烟的胸前,白色的深V高领衬衫中,雪白的肌肤与墨绿色的玉质吊坠交相辉映,透着迷人的光芒。

腰间,系着一条七彩的手工编织腰带,纤细的腰身不堪一握。

腰下搭配一条黑色铅笔裤,勾勒出叶非烟异常迷人的臀部曲线与长腿的笔直纤细。

脚下穿着一双米色高跟凉鞋,露在外面的脚趾上图着玫瑰色的豆蔻。

一眼看去,叶非烟身上透着一种职场佳人的干练和清爽。

打开车门,叶非烟上了车,同时轻声问道:“去东海艺术学校,知道路吗?”

“GPS。”李石头指了指车载导航仪,选定了目的地之后便启动车子缓缓离开。

“从今天起,青鹭除了在学校里的时间外,其他时间被叶非哲那混蛋给禁足了。”叶非烟手里拿着一部平板电脑翻看着,同时提到了新的情况。

“意料之中。”李石头点点头,丝毫没有任何的意外。

叶非烟接着道:“青鹭的父母都去世了,叶家,只剩下叶非哲一个带把的犊子了。”

“青鹭会影响到他接管叶家。”李石头冷冷接过话茬,一针见血点破要害,叶非烟暮的抬起头,看着李石头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

“的确如此。”

半晌,叶非烟才回过神来,继续轻声道:“青鹭的确会影响到叶非哲接管叶家,因为,在国外疗养的老头子,突然传回来一个消息,准备把叶家的一部分产业,交给青鹭那丫头来打理。”

“多余。”李石头撇撇嘴,冷冷说道。

经过从昨晚到现在的短暂交流,李石头已经基本掌握了叶青鹭的事情,总结起来一句话,叶青鹭身上的麻烦,真的不少。

外有罗家虎视眈眈,随时都会扑上来把她吞的连骨头都不剩;内有叶非哲伺机而动,一旦叶青鹭康复,那他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让她消失。

在这种豪门内斗之中,亲情,往往都是最不值钱的那一个。

李石头没有继续说话,只是专心开着车子,而叶非烟却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想过叶非哲真的会威胁到叶青鹭的安全,因为在她看来,不管怎样,叶非哲始终是叶青鹭的亲叔叔。

然而,自从昨天李石头出现的那一刻起,她发现自己之前十分确信的想法,竟在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中,产生了不可抑制的动摇。

车内,略显沉闷。

李石头随手打开了车载的音乐,在音乐声缓缓响起的时候,李石头的脸上,浮起了一层淡淡的微笑。

“昨天,有个叫鲁北的货喝多了,去艺廊找你了。”

“鲁北?那瘪犊子又去了?!”叶非烟听到鲁北的名字之后,双眼之中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厌恶和烦躁。

“他看见你的车子在艺廊门口停着。”李石头淡淡说道。

“他就是个白痴,整天变着法的想要把老子拱了,有机会我非得把他阉了不可。”叶非烟对鲁北的评价十分的直白,显然,这个鲁北带给她的,真的不是什么幸福。

叶非烟说着,车子已经缓缓驶入了东海艺术学院的大门。

李石头淡淡一笑,并未说话。

橘黄色的科迈罗稳稳停在了艺术楼的门前,车门打开,叶非烟和李石头一起下了车,看得出来,叶非烟在东海艺术学院的人气极高。

不管是过往的学生,还是一起上班的老师,都面带微笑的主动和她打着招呼,叶非烟淡淡点头致意,一张俏脸上,笑容爽朗,感染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李石头跟着叶非烟一路上了六楼,来到了叶非烟的独立办公室门外,当她取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然而李石头却突然伸手制止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