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第六章 灵泉初现
萧靖恒小说名字叫作《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提供更多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萧靖恒,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萧靖恒小说。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小说萧靖恒摘选:萧靖恒主仆,眼里的怒火显而易见。她这一吼,让本来还沉侵在他们母女…...

萧靖恒小说名字叫做《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这里提供萧靖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农门继妃之错嫁离王府小说精选: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灵兮顺着芸娘的视线,怒瞪着萧靖恒主仆,眼里的怒火显而易见。她这一吼,让原本还沉浸在他们母女情深的萧靖恒回神,当他对上乐灵兮的眼神时,白嫰的脸上腾的就红了。“我……我真的饿了,我好久没吃饭了,你放心,我后面会还你的……”弱弱的声音在灵兮的瞪视下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萧靖恒心里说不出的奇怪,明明自己一看就比她大嘛,怎么她给他的感觉却是这么的不一样呢,好像……他才是小的那个一样。一旁的芸娘见这两个孩子与…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灵兮顺着芸娘的视线,怒瞪着萧靖恒主仆,眼里的怒火显而易见。

她这一吼,让原本还沉浸在他们母女情深的萧靖恒回神,当他对上乐灵兮的眼神时,白嫰的脸上腾的就红了。

“我……我真的饿了,我好久没吃饭了,你放心,我后面会还你的……”弱弱的声音在灵兮的瞪视下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萧靖恒心里说不出的奇怪,明明自己一看就比她大嘛,怎么她给他的感觉却是这么的不一样呢,好像……他才是小的那个一样。

一旁的芸娘见这两个孩子与自家女儿认识,便礼貌的把人迎了进去,萧靖恒路过灵兮时,对着她讨好的笑了笑,让灵兮心里的怒气一下子奄了,微垂着头也跟着进去了。自己没事跟两个小包子计较什么!

知道他们两个饿了,芸娘一进去就给他们一人乘了一碗清淡的米粥,然后就略显尴尬的坐在一旁。

家里实在是拮据,上好的白米饭她还真拿不出来。这还是他们娘三今天中午准备吃的呢,分出去两碗之后,芸娘自己是没打算吃了。

好在萧靖恒和六宝也没嫌弃,接过碗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见了底。

萧靖恒笑着对芸娘道谢后,还是开口求道:“大娘,我们身上的钱被人偷了,我们能不能在你这里借住几天,等我家里人找来了,我再还钱给你们好不好?”

萧靖恒瞄了一眼刚走进来的灵兮,然后就可怜兮兮的看着芸娘,本就只有八岁的他也不过是个孩子,芸娘独自一个人养大两个孩子,对小孩子更多了几分的关爱,是以心中早就心软了。

可家里实在是拮据啊,他们娘三现在都吃不饱穿不暖了,哪里还有多余的?一时,芸娘为难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地好。

“不行。”灵兮走过去站在芸娘的身前,看着萧靖恒,拒绝的很干脆。她可没忘记刚刚那小子眼角流露出的那一抹皎洁。

不管他是什么目的,以她们家现在这样的症状,什么样的麻烦都不能往家里招惹,她还打算慢慢的,安静的把家里改善改善呢。

这天天清粥咸菜的,她这颗瘦弱的小豆牙怎么受得了!娘和哥哥的身体也要补起来才行啊。她可不想有人破坏她的计划。

眼看着情况不对,萧靖恒有些急了,眼睛一转,右手伸向六宝的背后,使劲儿拧了一把他肉嘟嘟的屁股,并悄悄瞪了他一眼。

因为芸娘和灵兮是在他们对面站着的,而六宝又一直搀扶着他,是以他手上的小动作倒没被灵兮他们发现。

六宝有泪无处诉,碍于他家主子的威胁,只得眼泪憋着,整个眼框湿露露的。在萧靖恒的示意下,他赶紧向芸娘求救道:“大娘,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等我家老爷找来了,我们一定会好好酬谢你们的,你们就行行好吧,主子今天就饿倒在了路上,要是主子真有个意外,六宝也死定了。”

六宝的模样就差没跪地瞌头了,再加上他那悲戚的声音和微微浮夸的表情,让刚刚才硬气一些的芸娘顿时又心软了,这还是两个孩子啊,要是真不管他们出了什么意外,她心里也不会安的。

犹豫着,她还是说道:“可是我们家这条件你们也看到了,真不算太好,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那就住几天吧,不过你们得赶紧找到你们的父母,久了可真的不行。”

乐灵兮无语瞪天,她们家哪里是不算太好,是非常不好好不好!

萧靖恒喜出望外,捏着六宝的小手也放开了,笑着赶紧应道:“大娘,我们不会介意的,谢谢你收留了我们。”

见自家主子道谢,六宝也赶紧的跟着一起,只是他一只手却背在身后,不轻不重的柔着,这下肯定是青了,主子下手真重。

看着这场面灵兮心烦,抬起她的小短腿就往外面走,不想,和埋头闷声往里走的乐林渊撞了个正着。

“嘶~”手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可能是有些磨破皮了,疼得灵兮小抽了口气。

乐林渊小退一步后站稳,看见妹妹被自己撞倒了,赶紧蹲下去扶她:“灵儿,你没事吧?”

“哥,我没事,你怎么了?”灵兮微仰着头面向乐林渊,细细打量他的神色。她敏感的查觉到哥哥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似的。

听到妹妹如此一问,乐林渊目光微闪,有些不自在的否认道:“没事,快起来吧。”说着就把乐灵兮拉了起来。

知子莫若母,即使他否认,芸娘心里也猜到了大概:“林哥,夫子不同意么?”芸娘有些殷切的看着乐林渊,心里希望能听到否认的答案。

乐林渊闪躲着目光,半响才听他轻声说道:“娘,我不想读书了,让我回家帮你吧。”说完他就抬起了头,直直的看向芸娘,眼里有着殷切。

一直站在他旁边的灵兮刚刚明显发现他眼睛里面的红润,而且她也知道,哥哥不可能无原无故不想读书的,哥哥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其他全是父新留下的一些书籍,自从她下床以来,就没见他哪一天不自己看书的。

试问,如此爱学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想读书。

正在灵兮分神的空档,芸娘已经再次哭了起来,她身体本就没怎么好,这又气又伤心的,顿时就是一阵猛咳。

灵兮兄妹顿时被吓着了,几步就跑了过去,赶紧搀扶着她坐了下来。萧靖恒和六宝则有些局促的让开了些。

看着娘亲如此的伤心难过,乐林渊心里更是不好受,再开口时,已经带有鼻音:“娘,我不去上私塾也没事的,家里有父亲留下的书,我可以自己看的。”

芸娘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摇了摇头,不认同的说道:“这怎么能一样,你从小就希望有一天能学有所成,希望有一天能高中,能完成你父亲的遗愿,可如今……都是娘没用,都是娘没用,是娘对不起你们。”

一旁的灵兮听着这些心里也酸酸的,怪不是滋味,她很想开口说哥哥很快就可以再去私塾的,她肯定能让家里的生活好起来的。

可是她也知道,这话不适合现在的她说,因为没人会相信。于是,灵兮只得在一旁静静的守候着,直到娘和哥哥的情绪平复下来,她这才转身,打算出去将手洗一下,原来刚刚磨破的地方已经浸出血来了,只是刚刚情绪被带走了,竟是一直没发现。

萧靖恒原打算跟着她一起出去,哪知被她一瞪,那抬起的脚就又给缩回去了。

来到院子边上的一个台阶前,灵兮对着自己受伤的小手一阵叹气。

这她要是也有个小说里那种万能的空间灵泉得有多好,这么点小伤,用水一洗就全好了。

抬头望了望天,暗骂自己太天真。看来真是受了情绪影响,都胡思乱想起来了,灵兮摇了摇头,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

哎,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挣到钱吧,这还来得实际点!

灵兮低头就想把手放到水盆里面去,哪知才刚碰到水,她就被震惊到了。

咦……

她反复的翻看着自己的小手,竟发现上面干干净净的,刚刚擦破皮的地方现在也干干净净的了,作品都好了不少,只是还有一些浅显的印子而已。

这……她刚刚明明看到有血的啊!血哪里去了?莫不是……

灵兮心中顿时有一个猜想,另她高兴不已,莫不是她自己真的有个什么金手指,只是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她刚刚想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灵泉,对,就是灵泉,难道她身上真的有一个灵泉?

可是有的话,那又在哪里?要是能再多来点,让她看见就好了!

才这么想,灵兮就感觉自己的左手湿湿的,她定睛看去,她小小的手心里,几滴晶莹剔透似水晶珠子般的水自由滚动着,但其怪的是,竟是没有一滴滚落到地上的。

看着自己手上的水滴,灵兮即高兴又震惊,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