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陌上桑

陌上桑 第三章陌上桑

作者:琥珀的泪 小说: 陌上桑 更新时间:2020-11-22 12:15:35
第三章离歌满月之时,南宫傲招集文武大臣可可携带家眷在乾清宫摆宴,举国同庆,应大家的要求,南宫终于等到把刚满月之时的离歌带进乾清宫来让百官朝拜者,随着高公公的宣喊:皇上驾临,飞雪公主驾临……声浪一**传至整个皇宫,皇宫佳丽三千也都正襟危坐,各自带着自己的儿女...

陌上桑

推荐指数:10分

《陌上桑》在线阅读

第三章离歌满月,南宫傲召集文武大臣可携带家眷在乾清宫设宴,举国同庆,应大家的要求,南宫终于把刚满月的离歌带到乾清宫来让百官朝拜,随着高公公的宣喊:皇上驾到,飞雪公主驾到……声浪一**传至整个皇宫,皇宫佳丽三千也都正襟危坐,各自带着自己的儿女,只是手里的汗让站在各自母后身边的世子们都不太舒服,给予挣脱。“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众爱卿平身”“谢皇上”百官这才起身抬头看从未见面的一直好奇的公主,只一瞬间,这个乾清宫都陷入沉寂,静得只听到了离歌的笑声,笑的那样恬静淡然,心惊之际,百官都再次恭贺皇上,只每个人心底似乎都没什么东西给牵绊住了,虽不甘心,但却心服。程淑妃看着众姐妹和自己父亲的反映,手不禁紧紧握紧,任指甲深深刺进掌心,随即笑吟吟据福到:“皇上,这重要的场合,怎不见离皇后参加,那岂不是有失体统”。南宫傲转头看向说话之人,当看到南宫傲那锐利如鹰般的眼神闪过凄厉时,程淑妃已经后悔自己的莽撞了,片刻之后南宫傲到:“朕已经命离皇后永世不得踏出离影宫,难道程淑妃忘记了吗?”“臣妾知错了,望皇上恕罪”程淑妃知道南宫傲在生气,如果在这个位置上连察言观色都不会的话可能自己已经被砍了几次脑袋了,南宫傲越是笑的无邪,越是生气。“哦,程淑妃何错之有啊,朕怎么不知道”南宫傲知道自己在愤怒,但控制不住,正于张开,只听程宰相跪地到“小女无知,望皇上息弄”随即一帮程宰相的后尘也跪地到“望皇上息弄”南宫傲闭上眼睛,满眼的苦涩,随即低头看飞雪,只见飞雪正一瞬也不顺的看着自己,突然恬静的一笑,对自己眨了眨眼睛,南宫傲不敢相信的看着飞雪,但女儿真的在调皮的向自己眨眼睛啊“哈哈哈哈哈哈”南宫傲止不住的放生大笑,一扫之前的阴霾到“众爱卿请起,今天是飞雪的满月酒,大家一起畅怀寓饮啊”百官虽不知皇上为什么笑,但知道风险已过,都松了口气,同时心中也已经了然,恐怕皇上不是真的如传言般把离皇后打入“冷宫”啊“皇上,臣妾可否抱抱飞雪公主啊”英淑妃起身到南宫傲犹豫片刻,转头向身后的贴身侍卫使个了眼色,说道:“当然可以了,来,爱妃”就这样其他的嫔妃也一一要求抱抱飞雪,当时离歌就一个感觉,晕,哎,看来后宫佳丽三千不是假的啊,哎自己也累了,你们就这样把我当接力棒穿吧,自己先睡会儿,临睡之前离歌还是想念母后的怀抱,当然也没错过程宰相身后的一名官员眼睛一直瞪着自己的犀利如刀般直刺自己的眼神,只所以注意他,只是这样的眼神很熟悉啊,前世的自己也是这样的眼神不是吗,幸好,这一世已经看开放下啊,有深爱自己的父母在啊,其他的就像父皇所说的吧“人不范我,我不范人,但人若范我……”。眼睛微眯片刻,当感到抱着自己的人所散发的气息时,离歌突然睁开眼睛,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如此仇恨自己,之所以理解为仇恨,是从对方抱着自己逐渐加深力量的手臂和那种望着自己深恶痛疾的眼神,离歌在想,如果自己不哭引起他人人的注意,他是否要把自己给勒死,但离歌失望了,他还是放开了,确切的说不是他愿意放开,而是旁边的另一个白衣少年借故错身之际弹开了抱着自己的蓝衣少年的臂力,这就是古代所谓的内力吧,蓝衣少年离歌刚已经听到一个嫔妃把自己报给他时的称呼,二皇子,是吗,让这“救”自己的白衣少年那,没有让离歌等太久,答案就昭然若揭,只听到白衣少年走至堂中央,跟随白衣少年的包括那个二皇子还有其他的三位少年,只听白衣少年跪地俯首到:“儿臣南宫宇,儿臣南宫夜,儿臣南宫冥,儿臣南宫莫,儿臣南宫尚,叩见父皇,恭贺父皇喜得皇妹。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错,那依次排,白衣少年就是大皇子南宫宇,蓝衣少年就是南宫夜了,只是为何南宫夜那么恨自己那,但和自己又什么关系那,继续睡吧”好好,都平身吧,你们做哥哥的,以后要多照顾你们这个唯一的皇妹啊“南宫傲骄傲的看着自己五个优秀的儿子,一个比一个出色啊,将来都可以开创自己的一片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选择什么样的路了。“谢父皇”五个人先后依次起身,赠送做为兄长的礼物,离歌一一扫过五个“亲爱的兄长”送给自己“贵重的礼物”这可是当着百官和父皇的面赠与的啊,那是要证明自己有多爱自己的皇妹的证明啊,这礼物可不是一般随随便便就用来打发的了的,离歌失望的看到送给自己的玉佩啊,夜明珠啊,只是听到那些大臣们看到这些礼物的惊呼声和赞美声,自己到没有发觉有什么特别之处,自己对这些还真的没有兴趣,但看到最后一个盒子里的礼物时,眼光霎时停顿住那是一只长箫,通体透明的玉泽般如水般使人沉溺安逸,周身散发的光泽让人如若置身于在冬日里的残阳一样,那样的温暖却已是近黄昏的绝望,离歌强迫自己因瞌睡而微眯的眼睛看向这个吸引自己的长萧的主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离歌记得这是四皇子,四皇子吗,离歌凭记忆回忆之前的宫女对这位四皇子的评价,相对于其他四位皇子骏逸潇洒的外表,四皇子倒显得过于平凡,但却自有独特的气质让其他人难以忽略他的存在,甚至是不由自主的去注意他的存在,就像黑夜中突然投进一抹阳光般让人亟不可待的向着那光源靠近。还记得自己听到的一段精彩对白A侍女到:“今天大皇子有对我笑哎,真的好帅哦”“切,有三皇子好吗,上次三皇子还送我一瓶他亲自调制的雪白凝脂霜啊,天下难求啊”B侍女骄傲的说,后来离歌亲自问南宫冥这件事情时,才得知原来是南宫冥想那这位侍女做试验啊。为此离歌还郁闷纠结总结到:“南宫家的人都长着一张妖祸众人的脸”南宫冥听此话捧腹大笑到:“我亲爱的皇妹,你好像忘记了,你也是南宫家的人吧”“我……你……”离歌气的转身离去“哎,最可怜的是我啊,今天我不小心把宣纸拿错了,就被二皇子给骂了一顿,还扣除我一个月的饷银,这个月我家里还等着我的俸禄下锅那”只听C侍女低泣到“小霞啊,你不要伤心,我无父无母,这个月的俸禄给你先用”D侍女安慰到“小红你真是太好了,看样子你跟了一个好主子,四皇子不但人好,对下人也不会亏待,小红你真幸运”小霞感激且羡慕的说道这时沉默了片刻,离歌以为她们走了,谁知半响才听到另一个侍女悠悠的开口:“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五皇子的病能够好起来……”离歌看向四皇子,一件蓝色长衫,很普通,出了秀金丝边的袖口方能得知主人的身份地位,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只是眼神却没有焦距,似对所有人笑,也似在专注的对着一个人笑,让每一个和他相对的眼神都感染到他的友善的笑,离歌却感到那是世上最寒冷的笑,没有温度的笑啊,随即有转眼看向其他四位皇子,当眼神无意和另一双眼神对望时,离歌才意识到这双锐利的眼眸已经注视自己良久了,离歌不由自主的紧促了下眉头,他的眼神另自己很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看似平静的湖面离歌却感到里面似有惊涛骇浪的力量在酝酿积蓄里面,正思索之际,只听到父皇到:“宇儿,现在只剩下你了,你打算送给你皇妹什么礼物啊”是的,这个就是永远一身白衣,一尘不染的大皇子,南宫宇,离歌到没有没有看到他的礼物,看样子,不是他无意就是他故意的一出戏了南宫宇对着百官朗声到:“今天是我皇妹满月日,我做为皇兄理应为皇妹挑选天下珍品为皇妹庆祝,但凉思很久,最终没有找到能够和皇妹媲美之物,所以……”只见南宫宇扬起左手腕,轻轻的结下一根红色金丝链,走之离歌面前,轻轻的直起小手,缠绕良久打一个精致的死结,离歌却感到他在缠绕金丝线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他的动作很轻柔,轻的离歌似乎忽视了他接下来的话:“这是作为帝尹国公主的母妃赠送给自己的一对遗物,南宫宇随即扬起左手手腕露出一根和缠绕在离歌手臂上一样的金丝线,”虽不值钱,但却代表我的心意“百官听此言后边称赞到,大皇子疼爱皇妹至极啊,虽不值钱,但却是宣淑妃自大皇子出生之日就为他戴上的啊,对大皇子的意义非同一般的啊。直到后来离歌才知道这根金丝线是一个死结,一旦被主人缠绕,除非自断手臂,否则终身都不能解开这个结了,如果强行结,之后越结越紧,这是天下无上的“千千结”啊,当时该死的自己就这样被南宫宇给缠绕住了,缠绕了一生啊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这歌舞升平的喧哗,皇上,皇上,不好了,只见许公公从远处跑来,跑到皇上面前已经气喘吁吁,已经顾不得礼仪跪拜,边喘气边对皇上说:“离皇后她……她晕过去了……”没等许公公把话说玩,南宫傲已经独自先行一步朝一方向奔去,等众人反映过来,已经看不到南宫傲的身影……,离歌听到这个消息,心竟然止不住的跳动,离歌知道这种感觉,莫名的开始恐慌。南宫宇从一名妃子手里抱过飞雪,想尽快赶至离影宫,当无意的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婴儿时,南宫宇竟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咯显颤抖的唇,不敢置信的看着飞雪的眼睛,原本清澈的双眸此刻正无焦距的看着奔走的人流,南宫宇的心莫名的一紧,无意识对飞雪到:“小雪,别怕,有我在”但片刻就自嘲的跟着其他人走到离影宫,怎么可能那,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但那双眼睛……第二日深夜,一辆马车停滞沧下国护国大将军莫将军府邸,莫将军听到下人来报,看到下人交给自己的腰牌立刻遣散下人亲自出门迎接迎之书房,直到凌晨马车才离开,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云穹大陆的史书记载,据下人传言,莫将军和神秘之人彻夜长谈,凌晨送陌生人离开后,莫将军就让自己唯一的年仅13岁的儿子离家,据说是拜师学艺,也从那天沧下国昭告天下,离皇后病危,飞雪公主得怪病,易传染,特此养心殿修养,不得打扰。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飞雪公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