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陌上桑

陌上桑 第四章陌上桑

作者:琥珀的泪 小说: 陌上桑 更新时间:2020-11-22 12:15:35
第四章20年后苍茫的云山顶峰,一身影双手背对立于,山风吹走了她的长发,煽动着她的衣衫,但那白衣身影依旧不动如松。天轻轻亮,广袤的云山略带着些寒气,云雾袅绕的让人看不真真切切离歌的神情,站在离歌身后一身黑衣的莫言就这样陪着离歌站了一整夜,莫言动了...

陌上桑

推荐指数:10分

《陌上桑》在线阅读

第四章15年后苍茫的云山顶峰,一身影双手背对而立,山风吹散了她的长发,鼓动着她的衣衫,但那白衣身影依然不动如松。天微微亮,辽阔的云山微带着些寒气,云雾缭绕的让人看不真切离歌的神情,站在离歌身后一身黑衣的莫言就这样陪着离歌站了一整夜,莫言动了动僵硬的身体,但眼神片刻也没有让离歌离开自己的眼线,莫言总是莫名的感到那个身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突然消失于这天地之间,算了算已经15年了,15年前离歌还是一个婴儿啊,自己信守父亲的重托,誓死保护飞雪公主,没想到当年的一句誓言就决定了自己的一生啊,后悔吗,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是何等的雄心壮志的要想父亲一样做一名将军驰骋沙场,但这一切却因一个婴儿的到来改变了,犹记得父亲把离歌交给自己时决裂的话语到:“你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记住,她以后是你的主子“。“莫言,你说师傅还会回来吗“莫言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恍然回过神来,犹豫片刻到:“回主子,师傅临走时交代,你已经学尽师傅真传,是该做履行自己的责任去了“、“莫言,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不要叫我主子了吗“离歌转过身来,看着这个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莫言,15年了,对于莫言离歌是愧疚的,自己又什么权利去剥夺莫言本王侯将相的人生那,还记得5岁时,离歌曾对莫言说你可以离开的,莫言听后竟然把剑自刎,离歌不敢置信的用手掌握住剑刃,任鲜血直流,到:”为什么“莫言沉默的放下手中的剑,撕下衣角,熟练的摊开离歌的手,离歌看不到莫言低垂的头,却看到滴落在掌心混同自己的血一起滑落的泪,那是离歌第一次来到这个时空有人为自己流的泪啊,片刻才听到莫言低沉沙哑的声音到:”你告诉我,离开你的我要如何继续活下去那,”,离歌用流着血的手掌轻轻的擦拭莫言的眼泪,破涕为笑到:“莫言,你的脸成花猫了”莫言愣住,看着离歌毫无形象的夸张的笑着,不经意的嘴角也开始上扬,离歌看着莫言决裂的眼神恢复成之前的温度时,是释然的抬头看向天空,真的笑了,只是遗憾的错过了莫言看到她这个笑时呆愣的神情,从此离歌再也没有提过让莫言离开的话,只是偶然离歌会感慨的对莫言说:“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怎么办:”莫言这个时候总是很窘迫的看着离歌,但还是认真使自己抬头面对离歌的到:“那就永远不要放手“离歌无言的望着莫言,轻轻的举起手轻抚这张自己已经深入骨髓血液的脸,片刻后喃喃到:“莫言,我为你出吹奏一曲如何,今天只为你而奏。”不等莫言回答,离歌转身面对辽阔的苍山,从腰间随手滑出一根通体透明的玉箫,在手指间画出一只优美的弧度,停留在中指只见,闭上眼睛请奏起来。站在身后的莫言震惊的听着离歌弹奏的这首《永相随》,只是自己第二次听到这首曲子,离歌所吹奏的曲子自己从没有听过,这是离歌告诉自己的,莫言奇怪师傅从不懂音律的,离歌轻笑到:“我随意吹的”。离歌已经给了自己答案啊,嘴角开始止不住的上扬,天地间似只有彼此的存在,苍山中回荡着这首《永相随》让过路的人止住脚步倾听,后来人把此山命名为倾魂山,倾尽一生缘此魂啊下行链路¥“我们也该走了”“去哪儿”“天涯海角怎么样”“永相随”莫言看着离歌,离歌望着莫言,彼此眼眸中看着对方全然信赖的眼神,轻声的笑了,“你们两个怎么那么忘恩负义啊,那我那”说话间,山林中一阵清风传来,离歌和莫言望向站立在树枝上的那一身影,离歌看到来人头疼的说道:“师兄,下来吧”“歌儿,你一点也不可爱了,不是让你叫我的名字吗,那多亲切啊,来,迟未央,叫一个,乖!”离歌看到站在自己身边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的师兄,无声的笑了,师兄比自己大3岁,自己是从小就在这山上了,但师兄是从出生那一天就被送到这山上,所以勉强是自己师兄了,离歌知道师兄的脾气如果倔起来的话要几天几夜自己也睡不好觉了,因为他就站在你窗外,一脸无辜的看着你啊,离歌看着站在自己勉强比自己还高一头的师兄,此刻正眼泪汪汪的撅着嘴看着自己,妥协到:“迟未央,好了吧”但正潜在眼眶里的泪越剧也多,正悬挂在眼角,离歌连忙改口到:“未央,未央,别哭“。离歌手忙脚乱的用随身带的手帕为师兄擦拭眼泪,哎,自己是随意之人,这手帕还是专为师兄准备的,带了这么多年也就习惯了“诶,歌儿,这手帕怎么换了,之前我送你给的那条那,这条擦脸不舒服诶”离歌愣住,随即知道自己又上当了,气恼着早已桃之夭夭的人轻笑了,临走时未央似乎想起什么转身用空谷传音到:“歌儿。那只死”狸猫”找不到你人,在绝食抗议,你快点回来啊“莫言看着未央消失的方向,笑着对离歌到:“你不觉的狸猫和迟未央很像吗?”“不是像,而是就是,一样的无聊”“哈哈哈哈哈……”迟未央站在竹屋园小径,看着远处,来这里已经18年了,虽然每年自己都要回去一次,但从没有眷恋过那里,这里有莫言,师傅,还有离歌,就像世外桃园一样,从没有想过要改变啊,但师傅为什么突然要走那,看着自己手上刚收到的飞鸽传书,母后病危,母后这个概念对未央来说没有任何感情,出生第一天就吧自己送到这山上,从没有享受母爱的自己为什么看到这几个字时,竟然莫名的心痛,痛的似乎无法呼吸L离歌和莫言进来看到迟未央这样如此痛苦的眼神,了然的看向彼此后各自会自己的园林没有打搅到师兄,但沉溺字啊悲痛中的迟未央还是知道离歌就站在身后,那是一种习惯,一种习惯了离歌的气息,习惯了她的味道,不需要任何声音也知道的默契。心里竟然莫名的害怕,害怕这次回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再也看不到离歌和莫言了,这两个世上至亲的人,自己如何放手啊当感受到去而又反的离歌的到来,未央迟疑的转过都看着离歌,一袭谈白色的长衫,头发用一木簪随意的馆了一个结,任三千青丝垂直而下,离歌在自己见过的女人中算不上最惊艳的,但却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离歌的双眸如婴儿般纯净透明,每次看到这双眼睛,自己总会很安心,随即眼神停留在离歌的包裹上,听到脚步声,看向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的莫言,同样的包裹,愣住,“嗷嗷嗷……”未央低头看着在自己脚步层自己狸猫,还没有反映过来,但凭自觉,未央已经张开双臂,果然狸猫已经跳跃自己怀里赠着自己,满足的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假寐“我们走吧”迟未央了然的笑了,是啊,三个人怎么会分开那,永远不会的“喂,未央,这是你的包裹,重死了,自己拿着”莫言随即丢给未央一个大的包裹“小莫莫,上个月我为了给你疗伤,内力还很虚弱那,你怎么忍心那“弹指间就把包裹退回给对方,然后抱着狸猫追赶上已经走在前面的离歌到:”歌儿,狸猫又吃我豆腐,你要对我负责啊“离歌翻了翻白眼后,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只是这次下山为什么竟莫名的不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