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陌上桑

陌上桑 第五章陌上桑

作者:琥珀的泪 小说: 陌上桑 更新时间:2020-11-22 12:15:35
第五章筱绮国国都锦城“皇儿,你终于等到回去了”轩皇后望着自己日日夜夜思恋的儿子就在眼前,不由得潸然泪下,当初自己但是一个妃子的时候,为了权利严禁已送未央出宫,但现在的看见儿子淡漠的表情,轩皇后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高得轩皇后争扎着要站起身,而已力不从心,又重...

陌上桑

推荐指数:10分

《陌上桑》在线阅读

第五章筱绮国国都锦城“皇儿,你终于回来了”轩皇后看着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就在眼前,不禁潸然泪下,当年自己还是一个妃子的时候,为了权利不得已送未央出宫,但现在看到儿子冷漠的表情,轩皇后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轩皇后挣扎着要起身,只是力不从心,又重新躺回**,对站在自己一尺之外的未央大招了招手,未央稍犹豫后走之前,轩皇后激动的握着这双自己在梦中已经捂了很久的手虚弱的低语到:“皇儿,母后了无牵挂,只求皇儿在我离死之前能够原谅母后,当年是母后的错,是我的自私才让你受了那么多苦,你一定……很恨母后……”轩皇后气喘吁吁的用手帕捂住嘴,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才拿下手帕,未央虽没有看到手帕的殷红,但嘴角的残血也知道一定咳了很多血,看着脸色逐渐苍白的母后那祈求的目光,心里竟提不起一丝恨意了,有的只是同情和怜悯,但可以可定的是没有亲情,这个世界上除了离歌和莫言再无自己亲人不是吗,未央轻抚着轩皇后的背到:“要不要宣太医”“不用了,顺其自然吧,又何必强求那,你走吧”轩皇后意犹所只的闭上眼睛,颤抖的双肩却出卖了自己整个宫殿冷冷清清的,四周一片死一样的沉寂,未央并没有离开,片刻后到:“我并不恨你,你有你的苦衷不是吗”。恨是需要感情的,自己已经没有过多的感情去恨轩皇后一直没有睁开眼睛,对着未央到:“皇儿,谢谢……你走吧,我想休憩了“未央迟疑了片刻,转身离去,如果未央有回头就会看到轩皇后一直看着自己的背影,那复杂却又释然的神情,和眼角一滴滴晶莹的泪,似流尽自己一生的忏悔。第二日,沧下国昭告天下,轩皇后离世,5日后下葬,另察大皇子迟未央,宅心仁厚,才华横溢,体恤民情,责令10后继承皇位,举行登机仪式。当听到这个消息惊讶的不止是文武百官,而是迟未央自己,从没有想过当皇帝,不是没有资格,而是自己并不稀罕这个位置,当自己诺气冲冲的去质问父皇时,突然到嘴边的犀利言辞在看到父皇因母后的离世一夜白头的颓废狼狈,竟不忍心了,迟文帝看到自己的儿子进来时,已经知道来的用意了,虽然未央一直不再皇宫生活,但他每一天的行踪自己都了如指掌,自己每一年都会叫他一定的考验,考验他是否真的有能力去继承皇位,但迟文帝很欣慰自己的眼光没有错,这是所以儿子中最优秀的一个不是吗,只是苦了轩儿啊,迟文帝走至书柜旁,从一个黑匣子里拿出一卷圣旨交给站在门口的儿子,看样子,儿子也恨自己不是吗,随即走出门外,跟随身后的太监关闭房门,关闭了这一世的纠葛仇恨,当迟未央缓缓打开圣旨一点点往下读时,血液开始沸腾,震惊的都没有意识到圣旨已经掉在地上,这,怎么可能?翌日,随着宫女的一声尖叫,奔涌而至的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皇帝的寝宫,然后整个皇宫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到处有在喊,在叫,不只是太过惊惧,还是本能,一直在喊着:“迟文帝自缢了,迟文帝自缢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消一炷香的时间,整个沧下国都人心惶惶,议论纷纷,短短数日,沧下国已经改天换地,不知该喜还是该忧、不过这种担心并没有持续多久,沧下国百姓就知道自己的新任皇上和前任一样的仁慈,甚至更有迫力,5日后迟文帝和轩皇后合葬,举国哀悼,随后迟未央颁布了一系列的改革政策,都是云穹大陆为所谓为的传奇,一举“良田所有制“就赢得民心,这让其他虎视眈眈的国家也望而却步,一列列改革的举措一天天昭告百姓,只是署名都写:雪歌,当追问这雪歌何许人也时,有人说是皇帝国师,有人说是道士,更有甚者说他是皇帝的红粉知己,只是没有人真正见过或者知道一个真正的答案而已。这一天终于到来,登基仪式已经不单单是皇家的大事,更是沧下国所以百姓都津津乐道的好事了,所以这一天举国同庆。离歌站在皇宫最偏远的宫楼阁,看着热闹非凡的场面,忙紧忙出的太监宫女,苦笑了一下,为他人做嫁衣是这样的吗,随即对站在自己身后的莫言到:“我们出去走走吧”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离歌慢慢的欣赏着筱绮国的风俗民情,到这里还没有好好玩过,真不愧是“花之国”啊,筱绮国气温温和,四季如春,所以一年到头都花团锦簇,返还似锦,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世上稀有的品种,更难能可贵的是沧下国的百姓经过加工改良,云穹大陆国的花几乎到在这里可以欣赏到。在大街上走着,方瑞置身于花的海洋,那种恬静芬芳,让人心旷神怡,陶醉其中,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和人的咆哮声:“闪开,闪开”离歌皱了皱眉头,随即后退但眼角却看到站在街道中央一个舔着糖葫芦的小女孩站在原地,不假思索的就飞扑过去,但还是晚了,当看到马蹄即将踏上自己的手臂时,离歌苦笑的闭上眼睛,等了片刻,疼痛并没有传来,疑惑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俊美邪笑的脸在自己面前不断的放大,恍然不知身在何处的离歌听到莫言的担忧的呼喊时才回过神来,抱着小女孩,后退几步方才可以自由的呼吸,从远处奔来一妇女,哭着对着离歌怀里的女孩叫道:“小英,你没事吧”女孩听到母亲的叫声,不知所以然的嬉笑着张开双臂到:“抱抱,抱抱”离歌把孩子递给走之身旁的妇女安慰到:“她没事,你不用担心”妇女在抱到自己的孩子确认无恙后在感激的对离歌到:“恩人,谢谢你,谢谢谢谢……”离歌尴尬的连忙俯身到:“你应该谢谢他才对”离歌转头看着刚才救自己和小女孩的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救出两人,看来武功不低于莫言才是,只听一道清澈迷人的嗓音轻语到:“举手之劳”打发了妇人,离歌才正眼看对方,一袭红色的长衫,似火般炽热,却不适妩媚妖娆,一张精致到如搪瓷娃娃的脸此刻正若有所思的邪笑着看着自己,一双斜长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似在评论自己的分量,果然,片刻就听到他的评论:“女人,你叫什么名字”离歌紧蹙了下眉,随即转身离开,此时莫言已经走之其身旁,把跟丢的狸猫一并塞给离歌,说时候,莫言好像跟狸猫有仇似的,每次只要牵扯到狸猫,莫言再好的情绪也总是失控,这也是离歌乐此不疲的看莫言出糗的样子的时候,莫言总是要恨不得宰了狸猫的时候,狸猫总是机灵的跳至离歌身上,然后瞪着一双得逞的笑容的脸,让离歌哭笑不得。正欲离开,手臂却别后面的双手紧紧抓住,转瞬间,莫言已经把剑架在对方的脖子上,示意如果敢动离歌一下,剑也会只见让对方毙命。一气呵成的动作,离歌回头看到抓着自己手的主人后,眼神示意莫言放下剑,红衣少年见身后的跟随见莫言放下剑,跃跃欲试的纷纷拔剑,在他们心目中,敢用剑威胁主人者,死。离歌不悦的揉揉紧绷的眉头,这几天为了帮师兄施行新的政策,已经几日没有睡好觉了:“如果没有抓够可以继续抓,只是请轻点”“哈哈哈哈……”离歌疑惑的望着笑的前俯后仰的红衣少年,一张俊美到比让身为女人的自己都欣赏的脸,一双迷离柔情的丹凤眼,颀长挺拔的身材,一身奢华火红的衣衫却让人觉得天地间都黯然失色的魅力,离歌却觉得这个少年很危险“女人,你真可爱“随即放开手,红衣少年又不厌其烦的问到:“女人,告诉我你的名字”》离歌可以感受到来自对方那不容置疑的口吻和压迫感,但,退开一步,示意莫言一下,只见莫言已经借力飞至附近的屋顶,点足又飞向更远处,但身后却出来声音:“我们会再见面的。离歌打了一个激灵,莫言更用力的抱紧了离歌飞至远处。离歌百无聊赖的行至朝殿,看灯依然亮着,像侍卫点了下头,就畅通正如的进去了,记得第一次侍卫把自己拦住说没有皇帝的腰牌,即使是皇太后也不得进去,自己正欲转身离去,只听到:“她除外”看向来人,未央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牵起向里走去,还不忘对侍卫吩咐到:“任何宫殿都对她开放,不得阻拦”走到一半路,还没有听到侍卫回应,不悦的回头,见侍卫都张口结舌的楞在这里,还没有反映,当看到皇帝不悦的回头看向自己时,众侍卫连忙俯首到:“是”这才见皇帝继续牵着离歌的手朝里走。离歌眼角余光看侍卫神情复杂的眼神,也知道了自己来了一个不是一般人来的地方啊。只怕日后流言就非自己所愿了。“歌儿,是不是想我了”迟未央无赖的把离歌拉到靠自己最近的一张椅子上,亲自举起茶杯斟茶,守宫的太监连忙要接手到:“皇上,使不得”“你怎么还没有走,下去休憩,这没有你的事了“。迟未央后知后觉的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人,刚才在里面听到似离歌的声音,就出去看看,到忘记了为自己守宫的人。“这……”太监难为的看着皇帝,自古以来,皇帝还没有安寝,自己岂敢睡觉,抬头看向皇帝不悦的瞪着自己,连忙叩首到“喳,奴才告退“当迟未央转头看离歌时,离歌已经在翻译自己岸基上的书籍,并随手用笔做标注,沉溺其中。未央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身影,离歌的衣衫都是白色,和她一起生活了15年,15年都改变了什么,熟悉她的习性,熟悉她不爱梳头发,让三千青丝垂落,自己每天早上就多了一件任务,就是为离歌梳头发,此时的离歌还是没有梳,她自己永远不会知道这样的自己就像坠落人间的一个精灵,美的那样纯洁自然。记得回来的当日问离歌为什么不让丫鬟梳头发,离歌竟然说:“习惯了你,不想让别人梳。离歌看了看自己垂直腰间的头发,到:“这样也好”离歌回过头,看迟未央此时正在为自己梳头发,轻摇了摇头到:“就要安寝了,不用了”然后拿起自己刚批注做的备注给未央,迟未央越看越心惊,这是早朝时一位大臣说近日邻国虎视眈眈,要加强兵防,特给自己一个武器的图纸让自己看,自己研究很久也不得入其门,但看离歌的备注,和新的图纸,自己不得不自叹不如啊,自己和离歌生活这么久,不是不知道离歌的聪慧,但近日想像离歌为自己出谋划策,帮助自己稳固根基的一系列政策,都是自己闻所未闻,但却行之有效的方式,今日看这武器,离歌竟然如此精通,连自己都望尘莫及了。离歌抬头正对上未央那**赞赏的眼神,在看图纸,其实这是自己改良过的狙击枪而已,是自己在熟悉不过的武器啊,,看样子到哪里都有战争,但自己绝不让自己的亲人受伤的,哪怕自己在重回黑暗。丢下笔走之窗前,离歌抬头望向天际,“未央,我该走了”手随即被紧紧的握住:“你要去哪里”“你知道的,这里不属于我,不是我要的生活”但某人还是执拗的问:“你要去哪里”?启禀皇上,皇太后驾到,未央不悦的瞪着来人,太监虽没有抬头,但已经刚到周身发冷,在看向离歌时,莫言已经抱起离歌站在窗边缘“我会照顾好她的“莫言丢下这句话就带离歌离开未央看着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竟莫名的恐慌,自己也不知道怕什么,好像自己离他们两个越来越远,不知不觉中总感觉有什么在改变,无论改变的轨迹是好是坏,自己都不敢拿他们两个做赌注啊,那是自己输不起的结局。“不知母后深夜来访,有何指教”“皇儿,最近你公务繁忙,母后担心你的身体,特意吩咐给你顿的银耳汤,你趁热喝了吧”说着就身后的丫鬟奉上。“多谢母后关心”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开始可以对这些繁文缛节应付自如了,母后,多么讽刺的一个词,自己真正的母后又在哪里,突然很想笑,原来没有离歌的自己竟然这么冷漠啊。“皇儿,现在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你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后宫不可一日无主啊”皇太后像跟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穿绯红衣服的一个女侍使了一个i眼神,只见那女侍笑容可掬的盈盈向前微一鞠福到:“臣妾拜见皇上”“免礼“迟未央轻步向前托起女侍的手臂,心里又岂不不知道这位是皇太后的侄女啊。“多谢母后关心,我会考虑的,现在我要批阅奏章,母后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就请回把““您……““好。你要注意身体,我们走吧““摆架回宫”夜深了,迟未央站在窗前遥望天上的明月,一直在深思母后离去时的提议,皇后这个位置应该有谁来做其实自己心里很清楚,为了巩固皇位,为了家族利益,取任何一方贵妃都可以,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要相伴一生的人,如果一定要有人来做这个位置,自己能够想到而且也配的上这个位置的人恐怕只有歌儿了,对于歌儿,从不甘去强求她去做任何事情,是自己不舍的啊,这样一个安然出若,潇洒谈笑风生的人,应该是属于天下的。但自己又岂能舍得放手,并且从没有想过要放手,一定会握的牢牢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