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非法行医

都市之上门狂尊 第4章 非法行医

作者:烟云雨起 小说:都市之上门狂尊 更新时间:2020-11-22 15:03:20
“噗!”就在赵大海和孙世平等人围追楚一帆的距离除了将近二米时,本来了死掉的老者突然张口吐出一大口褐黄色的唾液。且,唾液差一点点喷到孙世平和赵大海的身上。面对自己恶且,唾液差一点点喷到孙世平和赵大海的身上。。...

“噗!”

就在赵大海和孙世平等人围堵楚一帆的距离还有不到二米时,原本已经死去的老者突然张嘴吐出一大口褐黄色的唾液。

且,唾液差一点点喷到孙世平和赵大海的身上。

面对恶心的唾液袭击,孙世平满脸嫌弃的退后几步,赵大海神色激动的窜到老者身边,用力握住老者的手臂。

“咳、咳、咳…!”

紧接着,猛然睁开双眼的老者剧烈咳嗽起来。

“活了!”

孙世平看着剧烈咳嗽的老者,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该死的!”

死去的老头,是他接下来能否顺利吞并苏家企业,逼迫苏雅茹下嫁的关键。

如今,老头的死而复生,让他的一切算计和努力都彻底白费,这让姜浩宇怒火中烧的同时,看向楚一帆的目光中,露出强烈的恨意和杀机。

“可能是凑巧吧!”

老者的死而复生,虽然让苏蕊娜感到十分的震惊,但是她打心里不愿意相信这是楚一帆的功效。

毕竟,楚一帆在她的印象中,一直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而高莹语和苏雅茹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们也是抱有同样的想法。

“老人家,您感觉怎么样?”

没有在意周围人的议论,楚一帆轻轻拍打着老者的后背,帮他舒缓因为窒息带来的痛苦。

“年轻人,我没事,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经过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已经缓解窒息带来不适的慈祥老者笑着谢道。

“老人家,您客气了!”

客套一声后,楚一帆站起身来,伸手指着唾液里包裹的一颗花生米,对着蹲在老者身边的赵大海解释道。

“大叔,老人家之所以呈现出死亡的状态,是因为这颗花生米卡住了他的食道,进而引发呼吸困难的进入假死状态,跟苏家工厂生产的食品没有任何关系。”

“小伙子,对不起,俺错了!”

挠了挠头皮,赵大海显得很是不好意思的低头认错。

仅从面相就能够看的出来,眼前的赵大海是一个外表看似凶悍,实则内心善良的好人。

所以,他没有过多的为难对方,只是善意的劝解道。

“大叔,以后做事莫要冲动,像老人家的这种假死状态,只要送到医院就能及时的抢救过来。”

“俺知道了,以后俺在也不会动冲了!”

赵大海用力拍打着胸口保证后,起身径直的走到苏雅茹面前,然后态度诚恳的低头道歉。

“苏厂长,刚才的事情是俺老赵错了,俺老赵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原谅俺这一次。”

“赵大叔,没关系的,亲人突遇意外,冲动是在所难免的。”

能够平安无事的化解危机,已经让苏雅茹感到心满意足,也就没有继续追究赵大海责任的想法。

“多谢!”

道谢一声,赵大海转身背起老者,并且跟楚一帆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招呼着亲朋好友的离开现场。

赵大海等闹事者的离去,代表着苏家遭遇的危险已经完美解决。

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楚一帆,转身朝着苏雅茹走去。

因为接下来他要利用编造好的借口,来解释自己突然开口说话和智力恢复正常的原因。

“站住!”

不过,就在他即将走到神色复杂的苏雅茹面前时,突然出声喝斥的姜浩宇,脸上挂着一丝冷笑的警告道。

“楚一帆,知不知道你刚才已经触犯了律法!”

眼中泛起一丝寒光的看着姜浩宇,楚一帆冷漠的问道。

“噢,姜大公子,不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非法行医罪!”

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的孙世平,一边接过姜浩宇的话题解释非法行医罪,一边给几个属下使眼色。

“按照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的规定,非法行医罪,是指在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

“情节严重的话,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

听到孙世平的讲解后,高莹语和苏蕊娜不仅没有丁点的担心,反而彼此眼中都涌现出惊喜的神色。

凭借着姜家在琴岛市的势力和财力,只要楚一帆被警察给抓起来,那么短时间内就别想轻易的出来。

到时候,她们就有充分的理由和借口劝说苏雅茹离婚,苏家也就能够彻底的洗刷耻辱。

若是能够跟姜家联姻,无论是企业的发展,还是苏家的地位,都会有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而苏雅茹的眼中到是闪过一丝不忍。

但想到楚一帆的欺骗,以及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有可能暴露,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冷眼旁观。

“楚一帆,你有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医学教育和培训?你有没有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证书?”姜浩宇阴笑着问道。

楚一帆摇了摇头。

“那么,孙所长现在就可以合情合理,合法合规的动手抓人了!”姜浩宇得意的提醒道。

“动手!”

孙世平对着已经围上去的几个属下大手一挥。

“且慢!”

一招简单的蛇行步,轻松躲过几个警察的围堵后,楚一帆大声的制止道。

随后,他闪身出现在孙世平的面前,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问道。

“孙所长,我什么时候非法行医过?”

“那你刚才对赵胜利老人做了什么?”孙世平冷笑的问道。

“孙所长,尊老爱幼是咱们国家的传统美德,刚才我看到老人家孤零零的躺在地上,误以为他是摔到没人敢扶的可怜人。”

快速想好对策的楚一帆,大义凛然的反驳道。

“所以,我冒着被敲诈勒索的风险,好心好意的扶起老人,然后碰巧拍出堵住老人呼吸道的花生米。”

“难道这样做也会触犯国家律法,也会被你们无缘无故的给抓起来?”

“楚一帆,你说谎!”

听到楚一帆的反驳后,姜浩宇立刻跳出来质疑道。

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的楚一帆,猛然转身走向姜浩宇的同时,身上渐渐涌现出一股无形的气势。

“姜大公子,你口口声声的说我非法行医,那么我问你,我刚才有没有给老人家开过药?有没有打过针?有没有留下医嘱?”

面对楚一帆有理有据的连番质问,姜浩宇顿时哑口无言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同时,面对越来越强盛的无形气势压迫,内心不断涌现出来的恐惧,让他双膝微微弯曲,一幅即将下跪的样子。

堂堂环宇集团的继承人,留学归来的高材生,竟然要给传言中不能说话的白痴下跪。

若是传扬出去的话,姜浩宇父子以后在琴岛市的政界和商界,将会彻底的沦为一个笑话,这也会影响到他自身的利益。

所以,快步走到姜浩宇身边的孙世平,伸手架住姜浩宇的手臂防止他下跪后,哈哈大笑的解围道。

“哈哈…!”

“误会,刚才小宇的质疑都是误会,想必楚小友不会在意吧!”

紧接着,他根本不给楚一帆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扶着姜浩宇转身朝着警车走去。

对此,楚一帆并没有出手阻拦,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们离去。

当初,他在仙界除了妙手丹帝的尊称以外,背地里还有一个疯子的绰号。

疯子:寓意亦正亦邪,亦道亦魔,亦好亦坏,为人处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对待恩人和朋友时,他秉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原则。

对待仇人和敌人,他会想尽千方百计的进行血腥报复。

没有阻止姜浩宇和孙世平的离开,是因为他早就已经有报复的计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