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明朝日月记 第一章

作者:原始金鱼 小说:明朝日月记 更新时间:2020-11-22
两白银,仍有两贯零星铜钱说是留为路上花用。统统是洪武明初铸制的当十大钱,沉厚压手,背面“京、十”二字明明就,三十个穿作一贯,乃很难得的好钱。尽付那车夫的老军,双方都是皆大欢喜,原来明太祖之意但是是严禁随意任人唯贤而已,倘若驿内有余力,照旧付账还张昊背包侧袋里还有地图若干,这东西当日在蛇岛之上却没有注意到,登岸之后细细检定才得知,除了一张老大的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后世河北省山东省的地图也尽有,虽是县市名称几乎都不一样了,到底地形并没有太多变化,张昊几人尽量靠近官道行走,只是仍然有时免不了要行小路,此时周围居民大都是从山东那里迁来的,性子都是豪爽得紧,见了张昊几人都是殷勤招待,临走时还要送些干粮之类,却决不肯受张昊几人些少赠礼,几人百般感谢之余也只有大叹民风淳朴罢了。不过现下此处人烟不多,寺庙也没的几座,一路上张昊几人倒是大半住在山神庙土地庙中。。...

明朝日月记

推荐指数:10分

《明朝日月记》在线阅读

  第一章

  几日来行路一直都是靠各人双腿而已,张昊还好些,蔡莫姐弟往日何曾有过这等经验,饶是在蛇岛之上已经奔波多日,这般整日的行走下来仍是吃不消,待到后来都是走走停停,一整天也走不了四十里地。好在此刻几人已经走上官道,又过了不久便是一个驿站,虽是明太祖有“非军国重事不许给驿”的说法,不过承平日久,张昊在付出十个当十的大中通宝之后,三人便搭了这驿站去另外一处送物的马车。当初白员外送与几人的除了5 两白银,尚有两贯零散铜钱说是留作路上花用。全都是洪武初年铸制的当十大钱,沉厚压手,背面“京、十”二字分明,四十个穿作一贯,乃是难得的好钱。付与那赶车的老军,双方都是皆大欢喜,原来明太祖之意不过是不得随意任用而已,若是驿内有余力,照常付钱还是可以得到马车之类的,此时一两白银当铜钱千文,石米不过五钱银子上下,那老军一时等于是得了一注小财,虽是不多,却也是意外之喜。张昊几人自以为占了不少便宜,同样欢喜得紧。待到下处驿站,几人歇息一夜,第二天起来蔡莫与蔡非的情况已经好的多了,也是逐渐适应了这般行路的辛苦,几人赶路速度便即提高了不少。

  张昊背包侧袋里还有地图若干,这东西当日在蛇岛之上却没有注意到,登岸之后细细检定才得知,除了一张老大的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后世河北省山东省的地图也尽有,虽是县市名称几乎都不一样了,到底地形并没有太多变化,张昊几人尽量靠近官道行走,只是仍然有时免不了要行小路,此时周围居民大都是从山东那里迁来的,性子都是豪爽得紧,见了张昊几人都是殷勤招待,临走时还要送些干粮之类,却决不肯受张昊几人些少赠礼,几人百般感谢之余也只有大叹民风淳朴罢了。不过现下此处人烟不多,寺庙也没的几座,一路上张昊几人倒是大半住在山神庙土地庙中。

  这一路行来蔡莫姐弟心情逐渐好转,尤其蔡非毕竟小孩心性,见了现在蓝天碧水苍翠草木,已经开始兴奋,整日跑前跑后不住拉着张昊询问周围情形,只是不少东西张昊也是第一次见,当此时也只得苦笑摇头罢了。

  蔡莫头上包了头巾又戴了顶带面纱的斗笠遮挡风尘,当日张昊几人早商议了对外自称夫妻以掩人耳目,毕竟如二人这般年纪若是说还未成亲着实让人略略惊奇一番。兼且后世营养比之明时为好,二人外表看去说是十八九岁都让人不禁有些怀疑。至于服饰头发之类,尽数栽在海外风俗之上也尽掩得过了,不过白员外夫人自与蔡莫打扮了,又吩咐家人寻裁缝与几人重新做了衣裳,这时穿将出来也是似模似样,这头发当时便说了先以头巾包裹,留得长了再挽起便是。这时蔡莫几日行来心情渐开,除下眼镜换了古装的蔡莫便如换了一个人般,不单看上去着实可爱的紧,便连性子也渐趋开朗,这时已经与蔡非张昊有说有笑了。见得这些情形张昊却是着实松了口气,要是还要费神安慰他们二人的话,张昊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又过了几日,几人终于重归官道,此时对照后世地图,几人已经离了辽宁省进入河北地界当中,这数日行走偏路一直也没有遇到几处人家,整日都是吃干粮住野庙,不过可以猎得几只野兔之类下饭罢了,陡然见到驿站,当真欣喜之极,见天色虽然还略早,仍是交了钱准备住下好好休息一夜了。

  到的晚饭时分,驿卒给了几人饭菜,虽说算不得精美,不过连续啃了几天干粮的几人陡然见了这般湿润热腾的食物都是胃口大开,方待下筷子,只听得外边一阵喧哗,着实有不少人的样子。张昊凑近窗格向外瞧去,只间连续几辆马车并不少行囊,随行不少明白提了兵器的汉子,整个小小的驿站尽在忙乱,看了一会才知道是沈阳路的一个官员回京述职罢了,此刻已经有仆妇将女眷自马车中扶了下来,张昊不便再看,便回头与蔡莫两人说了,三人自吃了晚饭安睡。蔡莫与蔡非睡在一起,张昊离得她们略远些独自靠近床边,从对外自称夫妻以来,两人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一夜无话,已经习惯了早睡早起的张昊几人早早起来洗漱过了,吃过驿卒做的早饭便即上路,那边的官员家自有仆妇厨娘自己去作,却是万万不会吃驿站中这等粗粝食物的。

  待到几人在路上走出去十几里,已近巳牌时分才听得后面有大队人员来临,回头看时,正是昨日那官员的队伍,但是最当眼却是车队前的一面旗子,上书大大的镇远二字,中间一个圆圆的“镖”字,却是镖局的戳记!!

  陡然亲眼见到这等后世保全公司的前辈们,张昊当真是感兴趣的很,与蔡莫几人让在道边时不住偷眼打量。那车队前面一人显是领头的,与张昊几人擦身而过时着实注意了一番,见到有小孩又有女人之后方才转了视线。就在双方将要完全错开之时,那几辆马车却是停住,领头那人过去与第一辆马车中人交谈一番,最后面上颇有不豫之色,用力看了张昊他们两眼之后终于又拨转马头走到队伍之前,却见一个家人打扮的年轻小厮过来对张昊他们说道:“同是行路之人,如不嫌弃,我家老爷请几位一处同行。”

  张昊微愣之后便即随那小厮到第一辆车前与那官员应对,原来那人自离职以来便每日只是赶路,着实感觉气闷,见张昊几人虽是徒步行路,不过身上衣服都是上好的细布裁制,显是好人家出身,又见他们携带物品包裹似是走过长路的样子,所见所闻必多,请来一路说话解闷也好。方才那镖局的镖头却是不愿额外生事,不过拗不过雇主,只得罢了。张昊一番谦逊之后连连称谢,告罪之后便进了马车与那官员扳谈,蔡莫与蔡非却是被请入后面女眷的车中罢了。

  这官员却是辽东的一个地方小官,此次因为政绩突出,户部考评下来要他回京述职,当是另有重用了。此人倒是颇为豁达不拘小节,见张昊拘谨,便直言不必拘礼,放怀详谈便是。待到闻得张昊几人乃是海外归来,当下不免又是一番惊叹,之后回忆前朝汉人种种艰难之处,都是叹息不已,不过张昊却是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话头罢了。此时虽是已经宣德二年,距洪武元年已近六十载,不过民间流传尽在,当初家中祖辈也颇有种种说法,是以提起此事来那官员滔滔不绝,之后又与张昊询问海外诸事,张昊自捡这时人听来稀奇有趣的说了,那官员兴味盎然,听得有趣之处不禁拈须微笑,点头不已。

  一上午就在两人闲谈中过去,中午时并未见得驿站客店之类,便即寻了一片树林停了车队,家人们用食盒盛了诸般食物送到各车上,镖局众人也是寻树根处歇了,拿出酒肉馒头大口饮吃。那镖局中人早就修走过这边道路,自是晓得一百里内并无宿头,是以也不急着赶路,那官员因为时日颇为宽裕,也自由得他们,不曾催促。

  下午却是直待天气微凉之后才上路,晚前早早的寻了地点将几辆马车围到一起,镖局众人在外围驻扎生火,自有人去附近林中寻些野物回来下饭,马车中人坐了一天也尽都乏了,女眷们在马车遮掩下下来缓缓行走,张昊与那官员也自下车散布舒活筋骨。

  张昊此时自是找机会与镖局众人套近乎,能够接触到传说中的武林人物,张昊心下激动不已,不过自也晓得不能单刀直入,一番闲话之后讲明自己乃是海外归来,提起种种话头,一干趟子手都是颇感兴趣,围着他不住询问,越发热闹。

  不过没过多久便有一人过来对张昊说道:“我家江总镖头请张公子过去叙谈。”

  张昊随那人走近,却是上午曾见的那车队领头之人,正待上前,却见对方微笑拱手道:“张公子,你究竟对洪老爷有何企图??”

  张昊听得不禁一愣,他自是晓得所谓的洪老爷便是那请他扳谈的官员,不过这企图之说是怎么来的?

  当下也便抱拳道:“江总镖头,你只怕是有些误会……”

  话未说完那江总镖头陡然右手探出,五指如钢钩般扣住张昊右臂脉门,猝不及防之下张昊只觉半身发麻,临近的几名镖师尽都手持兵刃靠进来……

  ※※※※※※※※※※※※※※※※※※※※※※※※※※※

  明朝时把沈阳路改设沈阳中卫,至于大中通宝,乃是朱元璋才起事时所铸,分为小平、折二、折三、折五、当十总共五等钱,质量极好,不过之后停铸大钱罢了,现在流传极少,古币市场上一枚价格千元。

  明朝前期一两白银可换一千文铜钱,四百文为一贯,米价大约是五钱银子一石,当时明朝的一石比清朝略重,一石米是160 斤,每斤换算到现在是590 克左右,因此实际上是94.4kg,换算起来大约2.6 文一斤,综合考虑当时的各种物价和一般人收入,作为额外之财的100 文(而且是当十钱,中国古代各种不同的钱币之间也有一定兑换比率的……-_- !!!)相当不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