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戏精第三者
这些日子基本上过的比一个世纪还长,我的人生坠入了谷底,基本上让我看不上向下的阶梯!当年嫁给赵奕帆是我全然不顾父母的反对,而已纯碎的会觉得女人就所以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这两年,我在赵奕帆家任劳任怨,做一个全职太太,不,应该说是全职保姆。。...

这些日子几乎过的比一个世纪还长,我的人生跌入了谷底,几乎让我看不上向上的阶梯!

当初嫁给赵奕帆也是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只是纯粹的觉得女人就应该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更何况那时候我觉得赵奕帆是真的喜欢我。

这两年,我在赵奕帆家任劳任怨,做一个全职太太,不,应该说是全职保姆。

等我出院了,又该何去何从呢?

回家是不可能的,我不想被父母担心,这件事,拖得越久越好。

可是我没有人脉,虽不说身无分文,但是连租房子的钱都不够。

在这座城市,租房都是押一付三,至少都要一万,而我的银行卡里只有两千,还是过年的时候,妈妈来看我,觉得我穿的朴素,硬塞给我让我买一套好点的衣服穿,但是我一直没舍得用。

虽然我不知道安以琛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但是我现在唯一可以让我依靠的人就是他。

在医院修养了十天,没有等来安以琛,反而等来田月婷和赵奕帆。

我躺在床上,淡淡的看着他们手挽着手,心里面却如同翻滚的海水,苦涩不堪。

我努力不让自己显得弱势,声音生冷的问:“你们来做什么?”

赵奕帆拉着田月婷在一边的椅子坐下,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深情地对田月婷说:“走了这么久,累了吧婷婷?”

这样子温柔懂得心疼人的赵奕帆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却显得这么刺眼。

田月婷仰起头,一脸的温柔,“我不累,奕帆,咱们是来看薇薇的,你别忘了正事。”

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似乎有些害怕我。

我讽刺的一笑,躺在病床上的我,难道像洪水猛兽吗?会吃了她?

“对了!我差点忘了,薇薇,我们来,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去一趟民政局,婷婷不能等了,如果肚子大了,穿婚纱就不完美了。”赵奕帆请求的望着我,紧皱的眉头,似乎是急得不行。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正事!

我才刚流产不久,还没有出院,他怎么等的我身体好一些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我突然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随手拿过护士给我的书翻阅起来。

密密麻麻的字没有一个字进入我的眼里,我心乱如麻。

原本以为他是来道歉的,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样理直气壮,没有一丝丝的内疚。

见我不说话,田月婷有些急了,偷偷的拽着赵奕帆的衣角,冲他嘟着嘴,像是在撒娇。

赵奕帆见她这样,看着我的眼神更加嫌弃了,“薇薇,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了,婷婷是你最好的闺蜜,你难道不应该祝福她吗?”

一口一个不可能,一口一个最好的闺密。

他们就不觉得很讽刺吗?

我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冷冷的问:“所以呢?”

“薇薇,你就帮帮我吧,你说过的,将来不论我嫁给谁,你都会第一个支持我,不是吗?”田月婷诚恳的看着我,走过来坐在床边,红着眼睛求我。

“是,我是说过!”看到她虚伪的样子,我终归还是没有忍住,愤怒的看着他俩,“所以我就要成全你们吗?我流产你们不闻不问,不等我出院就来逼迫我?还这么理直气壮?”

我几乎是吼出来的,面对这样两个人,我淡定不了!

他们被我一通乱吼,病房里的人也看着他们,他们总算表现的有些不自在。

田月婷羞的脸都红了,眼泪直接往下掉,哽咽着,“薇薇,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情不自已……”

说完了还一边抹眼泪,一边给我道歉,甚是可怜。

我心里冷笑不已,我忍受住赵奕帆的无情,却是受不了田月婷的演技,以前的她是什么样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别哭了婷婷。”赵奕帆心疼的不得了,搂着她,厌恶的看着我,“余薇薇,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泼妇样!看来我妈让我和你离婚是正确的!”

好一个情不自已!好一个泼妇样!我大笑起来,“既然你们这副态度,想要我离婚,做梦吧!”说完我按下呼叫按钮,叫来了护士,让护士赶他们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年轻的护士看到病房里的人都对他们指指点点,也就没有给他们好脸色,只说病人需要静养,就要把他们推出去。

赵奕帆整个脸色都黑了,双手把住门大声的问,“余薇薇你现在还不想你父母知道我们离婚的事吧!”

无耻!

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竟然用这种事情来威胁我!

我死死的瞪着他,“赵奕帆,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我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相处了六年,做了两年枕边人的人……

他知道我最怕我父母失望,竟然用这个威胁我!

“薇薇,你不要生气,奕帆他也是一时失口。”田月婷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如果主角不是我,我一定会以为她才是正妻,病床上的我才是盛气凌人的小三。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一把跪下,把小护士吓了一跳,急忙让到一边,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祈求到,“薇薇,求求你好不好……”

赵奕帆更是愤怒,眼睛都红了,嘶吼着:“婷婷你不要跪她!她不会拒绝我的!这种女人没有必要求她!”

两个人的作态让我气的从床上坐起来!鞋子都没有穿走过去想要扶起田月婷,她却不肯起来,“你可别跪了,我受不起!”

我的语气很冷,这个女人怎么可以演戏演成这样?她这样置我于何地?

她这一跪,连同小护士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变了,病房里的人看着她的眼神也从不善变成了怜悯。

电话突然响起来,我低头一看,是安以琛的,想起他说两个星期以后来接我出院,我心里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