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霸爱独宠:锁情许少的囚徒第一章楔子
一依原创小说霸爱独宠:锁情许少的囚徒讲诉了许瑞泽白默然之间的故事,这是一本都市小说,目前仍然处在漫画连载中,霸爱独宠:锁情许少的囚徒一依深度阅读精彩的片段:第一次朋友见面,他身着戎装在众人面前掐着她的脖子。“你是白默然是吧,是那个破环别人家庭还不自认的神圣白莲花是吧?昨天我倒要看一看你是也不是像老头想的那么神圣!”她很想驳斥,但是却敢,所以她是来来求的。“请你救救我我父亲!”“你就是白默然是吧,就是那个破坏别人家庭还不自知的圣洁白莲花是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像老头想的那么圣洁!”。...
霸爱独宠:锁情许少的囚徒第一章楔子

第一次见面,他身穿戎装在众人面前掐着她的脖子。

“你就是白默然是吧,就是那个破坏别人家庭还不自知的圣洁白莲花是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像老头想的那么圣洁!”

她很想反驳,可是却不敢,因为她是来求人的。

“请你救救我父亲!”

“好,只要你配合我!”

她木讷的点头,以为这就是他们这些贵族子弟的游戏,但是白默然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一杯酒摆在她面前,他命令,“喝了它!”

没有多想,白默然端起酒在众人的瞩目下喝下,她不懂,为什么那些人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直到身体发生燥热的时候她才知道,那杯酒根本就不是简单的酒!

混杂的酒吧包厢,萦绕着奢靡。

四个男人围绕着一女孩,女孩面色娇红,似乎被下了药。

“小妞,别拘束,陪哥几个玩的爽了,什么要求都答应你。”男人淫荡的手纷纷碰上女孩的脸,还不忘赞叹道,“靠,年轻他妈就是嫩啊,这皮肤他妈亲起来一定也不错。”说着无耻的就要往她脸上亲下去。

“你们滚开,滚开。”女孩用力的打掉脸上的手,侮辱的泪水滴了下来。

“不是说帮我,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直直对着阴暗角落,优雅坐的的男人。

他玩味的把玩着手中的烟盒,一脸看好戏的看着她被四个人调戏。

“我这不是在帮你吗?周围的人哪一个家事抵不过你呢?市长千金,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低沉的声音异常诡异,他迈着步子来到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手腕好痛,在他的力气下形成一道道红痕。

“怎么?这个福利不满意吗?还是……你只想做婊子。”

深邃的眸中闪着恨意,手上的力道恨不得将她的手捏断。

白默然甚至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找上他也是迫不得已。

“求你,求你别这样对我,明明你说的,只要我配合你就会让爸爸出来的。”她委屈的哭着,这不是她想要的,只想要救出爸爸而已,可是为什么这么难?

“可你什么时候配合我了?”他好笑的拿出一根烟吸着,浓重的烟味吐在她的脸上,“本来不打算对你怎么样的,是你先惹上了我,你不该来B城的,真的不该。可你来了,一切都因为你的到来改变了,很好很好。”一把将她甩在沙发上,“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下贱的躺在男人身下,如何的让人难忘?”手中的燃烧的烟被踩在地上,他邪笑着,对还愣在那里的几个男人说道,“上吧,今晚我来买单,出了什么事,我他妈给你们顶着。”

那些人立马笑道,“有许少这句话,兄弟几个还怕什么。”

“是啊,这B城能惹得上许家的还没几个。”

“不就是玩吗?那些妓*女不是没干过。”

说着他们相继脱掉了衣服,有两个猴急的已经脱了裤子。

女孩惊恐的摇头,蹒跚着往门口爬去,可是脚踝却被一个人抓住,他无耻的摩挲着她的脚,身体因为碰触变得越发敏感,滚烫的感觉侵蚀而来。

“这药还真厉害,碰一下,他妈就有反应了,还真是下贱的婊子。”

“真的吗?我也试试。”

“我也来。”

他们赤着上身,只着内裤压向了女孩,野兽一样的撕扯着她的衣衫,不成熟的身体在他们的碰触下反抗着,可是手脚却被压住,无法动弹,胸前的粉色内衣被扔了出去,前面还不算饱满的果实,在昏暗的灯光下,一览无余。

那些人难耐的咽了下口水,伸手碰触她的身体。

“不要,不要,救命啊,救命。”她的哭喊声回荡在包厢内,外面却无人搭理。

“啊——”一声惊雷闪过,吓的床上的人紧紧缩成一团。

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着泪光。

“小默,你怎么了?开门,是不是做噩梦了?”

外面林怡然和白斌急忙披着衣服出来,听见她被雷吓到的声音,焦急的敲着门。

这孩子胆子很大的,可自从家里出了事……

白斌一脸憔悴,一想到这里,不禁懊恼,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好,才让孩子经历了这些可怕的事。

“是……是老鼠,没事了,妈,你和爸爸快去睡吧,明天我还要上学。”

是啊,明天就可以上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如东’中学了,她该开心,可为什么哭?就算当初被退学,差点以为自己无法继续念书也不曾哭过,可如今……

揪着衣服,低头看到身上斑斑点点的吻痕,她几乎是厌恶般的趴在垃圾桶边吐着。

那残忍的一天像是幻灯片,每天都重复的在她脑海播放,那个晚上她一无所有,年轻的身体在那么多人的目光下被刺穿…….

她的教育观念比较保守,若不是被迫,这辈子她都可能接受那样的情况。

如果是梦就好了,至少不曾发生过,可是终究不是梦。

很想要洗去一声的肮脏,可是却怎么也洗不干净。

瞥眼看到床头叠放的‘如东’校服,那是白天舒扬送给她的,作为‘贪官’市长的女儿,她已经被如东除名了,就算当初考了第一名也没用,可在舒扬的帮忙下,她还是继续进去念书了,唯一不一样的是她被迫留级,说实话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恩泽了,只是白默然没想到舒扬也会申请跟她一起留级,这个傻瓜!

“舒扬,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配不上你了,再也配不上。”

就算她装的多么自然,唯独在他面前,没有勇气掩饰。

只要是她想要的,他总会不顾所有人反对帮她做到。

以前作为市长千金,到哪里都是车接车送,可如今有的只有一辆破自行车。

“把车停在这里,坐我的车。”舒扬骑着他的摩托车停在她面前,将头盔扔给了她,“以后我每天来带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去。”

他撇了撇白默然手中的破自行车,一把抢了过去,动作迅速的停在楼下,锁上,往她身边蹭了蹭,“这是在宣布主权知道了吗?让那些想要打你主意的人明白,此人已有归属了。”

“你就贫嘴吧,谁承认你是我的主权国来着。”戴上头盔,每次在他面前总可以少想很多事情,他是别人眼中的不学无术的坏孩子,可在她眼中,却是一个一尘不染的天使。

“舒扬,你真的就像我的天使,跟你在一起真好。”环着他的腰肢白默然贴着他的背说道,“在学校,我们尽量不要有太多接触,我怕……”

还没说话,摩托猛然的停了,他转过身狠狠的瞪着她。

“白默然,你要是再这样说,信不信我入门测试考倒数第一。”

原本18岁都应该上高三了,但是在这么青涩的年纪,他却选择陪着她继续待在高二,从头开始,一想到这里,其实白默然心里挺难受的,但是每次她提起,他总是冷着脸,像是小孩子一样扯着自己的脸,“你觉得我这样子像是高三的人吗?再说了,我的成绩差着呢,要不是有关系,没学校要我的,留级正好啊,还可以多玩玩。”

她才不相信呢!

“你……”每次都拿成绩威胁她,而每次都很有用。

他得胜,高兴的发动车子,白默然知道他的成绩并不是很差,不然怎么每次都考倒数第三,他只是叛逆,不想走大人们安排的路。

学校的公告栏上一张剪裁好的新闻,上面无非就是白默然的爸爸贪污多少多少公款,害的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后来遭到双规的事,还有她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清楚的写着白斌独生女:白默然。

来往的同学多数都是以前认识的,毕竟曾经他们也上过一个小学和中学,他们多少对于白默然是有点意见的,因为那时候的她高高在上,众星捧月根本没人敢和她说话,如今世道变了,她早就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市长千金而是贪污犯之女,这样的落差让他们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她指指点点。

李舒扬看不惯,上去将公告上的报纸撕掉,推着围着公告栏前的人,可就算再撕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早在来学校之前,她就已经做好接受这样事情的准备了。

“小默,你别在意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他们看到的只是表面。”

可谁又在乎实质呢?因为这个贪污案,牵连的人太多,他们白家在S市早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保住爸爸的命已经算是万幸,她别无他求了。

“走吧,快上课了。”笑着往学校跑过去,很快就要到早读的时间了。

舒扬突然跑到她身边,牵起了她的手。

其实她很想甩开,因为她太脏,可是她又贪恋他手掌的温暖,总是能抚平她心中的不安。‘如东’的要求很严格,舒扬在老师眼中是不学无术的人,只适合安排在最后一排座位,原本他们不是一个班级的,可不知道舒扬做了什么,以至于他们一开始就分在一个班级,其实这也并不难,只要一点关系就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