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青龙火凤

七曲鬼谣 第四章 青龙火凤

作者:发誓不懒 小说:七曲鬼谣 更新时间:2021-01-14 14:15:40
离去了很多地方通过探险,而已四人中,除了我这个马大哈外,其他三个像是都如那份鬼谣般神秘的。  记得我那是一个寒假,所以公司的经济原因,我始终没去去上班,而已偶尔会干点兼职。一天早上,我突然发来一份快递,里面有两柄匕首和一张羊皮纸卷。这两柄匕首大约记得那是一个暑假,因为公司的经济原因,我一直没去上班,只是偶尔干点兼职。一天晚上,我突然收到一份快递,里面有两柄匕首和一张羊皮纸卷。这两柄匕首大概都是三十公分长,一柄把手为龙头模样,周身为青色,另一柄把手为伸着头的凤凰,周身为淡红色。我握着两柄匕首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感觉做工还挺精细,就算是地摊货也得花不少钱。正想着是谁会给我寄来这种东西,那张羊皮纸卷已经被我摊开,里面竟然裹着一封信。我心想现代人真会玩,知道快递比寄信快捷方便,直接就把信封塞在快递里送过来了(说实话,你现在让我写封信,要是不查百度的话,我还真不能保证可以寄出去。)。...

七曲鬼谣

推荐指数:10分

《七曲鬼谣》在线阅读

  我叫苏小悬,从小被人收养,如今大学毕业两年,在淘宝网站做客服。平时也因为在大学里学过ps,所以也会在各大文学网站里徘徊,帮一些作者做小说封面挣点外快。不久前,我组织了一支探险队。探险队不是很正规,包括我也只有四个人,不过这些成员的本领却是令人叹为观止。一支四人队伍,一个拥有阴阳眼,一个身手不凡,擅长各种现代化武器,另外两个,一个会茅山道术,一个则是消灭古墓中粽子的能手。这支队伍因为一份神秘鬼谣而去了很多地方进行探险,只是四人中,除了我这个马大哈外,其他三个好像都如那份鬼谣般神秘。

  记得那是一个暑假,因为公司的经济原因,我一直没去上班,只是偶尔干点兼职。一天晚上,我突然收到一份快递,里面有两柄匕首和一张羊皮纸卷。这两柄匕首大概都是三十公分长,一柄把手为龙头模样,周身为青色,另一柄把手为伸着头的凤凰,周身为淡红色。我握着两柄匕首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感觉做工还挺精细,就算是地摊货也得花不少钱。正想着是谁会给我寄来这种东西,那张羊皮纸卷已经被我摊开,里面竟然裹着一封信。我心想现代人真会玩,知道快递比寄信快捷方便,直接就把信封塞在快递里送过来了(说实话,你现在让我写封信,要是不查百度的话,我还真不能保证可以寄出去。)

  拆开信封,里面用着还算秀气的字写着:“你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已经得到了‘鬼谣’,现在用你的号在微博上发个消息,就说你已得到了神秘鬼谣,可以组队,然后在后面括号里写上‘青龙火凤’四个字作为暗号。最后再把你的qq号挂在上面。”

  看完信上的内容,我当时就笑了,心想这个人他娘的玩我呢。这种事我可是知道的,就像微信公众号一样,只要你里面的粉丝数达到五万以上,你就可以在你的公众号上面替人打广告收钱了。这微博也是,虽然是早于微信的产物,但只要你拥有足够的粉丝关注,照样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可以做点什么挣点什么我也就不说了。我之所以会这么想,不是因为我是个财迷,只是现在的社会现实就是这样,你难免会多想。这个寄来快递的人想必就是希望我发微博增加他的知名度,那个暗号青龙火凤说不定就是他的昵称,这种快递不知他寄给了多少人呢,只是那两柄匕首倒是让他挺下血本的。当时我没有多想,那张叫‘鬼谣’的羊皮纸卷被我随手摊开放在桌子上,也没有细看就去上床睡觉了。

  因为我住的房子是租的,又他娘的单身狗一个,所以这客厅、厨房、卧室什么的就被我无奈的合并在了一起,唯一还能讲的出口的就是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半夜,我睡得正香,忽然听到吱吱吱的叫声。我揉了揉睡眼,在黑暗中摸到那部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打开里面的手电筒,顺着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一照,发现一只硕大的老鼠就站在那张被摊开的鬼谣上面,我心想我这房子可是三楼,这里本来就是市区,怎么可能会有老鼠呢,而且这老鼠的体型,平时肯定捞了不少油水。越想越奇怪,这时我才注意到这只老鼠是挺着身子站立的,两只后脚踩在鬼谣羊皮卷上面,两只前脚,一只托着拳头大小的鼠头,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一点也没有惧怕我的意思,我倒是全身发毛,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老鼠啊。它的另一只前脚则是指着窗外,我掀开被子,坐在床上打开手机上面的手电筒向窗外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当时我的心就慌了,后背全是冷汗,因为一个人影就贴在窗户上,披头散发的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当时我的嗓子眼就凉了,这大半夜的一只硕大的老鼠给你指东西,而那种东西又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窗外,还是贴在你的窗户上,能不害怕吗?于是,我立刻钻入被窝中,额头不断冒着冷汗,因为平时也看过不少灵异小说,胆子还算大,可是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我本身就不相信鬼,所以就认为这是心理作怪,索性就蜷在被窝里不出来,反正现在也快天亮了,等太阳出来了再看看到底是他娘的什么情况。

  半夜里被吓个半死,这种情况下是肯定睡不着了。终于挨到了天亮,我已经可以隐隐约约听到房东大姐在隔壁厨房做饭摆弄碗盆的声音,当时我的胆量就来了,猛地掀开被子向桌子冲过去。发现老鼠不见了,窗外的那个鬼影也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昨晚做了个噩梦?心想这鬼长得可真他娘的一致,全是披头散发的,就连做梦也一样,难道就没有鬼是光头的吗?那样多好认啊,哪天与朋友聊天扯皮时,就能说自己碰见鬼了,然后将那鬼的五官特征描绘出来,可以好好地装一下。可是那鬼是披头散发的,长的都一样,就算告诉别人也没人相信。

  我暗骂一声,心想这快递真邪乎,还能让自己做噩梦。我凑过去想把那神秘鬼谣给扔了,走上去一瞧,才发现桌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老鼠脚印,只是那份昨晚被老鼠站在上面的羊皮纸卷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难道昨晚发生的是真的?我象征性的看了看衣柜,发现柜门是开着的,最底层的西服下面竟然有一只老鼠正瞪大眼珠直勾勾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别提多诡异了。当时我就火了,随手操起桌子上的青龙匕首向那老鼠冲过去,心想这大早上的你个小东西也敢出来吓唬我,真当你苏爷是吓大的啊。那老鼠终于知道害怕,吱的一声往柜子里面钻去。我翻箱倒柜的愣是没发现那小东西,只是这大早上的找老鼠动静闹得挺大的。结果老鼠没找到,倒是引来了房东大姐的不满,她砰砰砰的大力敲着我的房门,大声问我是不是昨晚带女的回来了,这大早上的还不消停。

  我暗骂一声去你丫的,瞧你们姐妹两个,你个大姐长得肥头大耳的,还一身的臭脾气,你妹妹却长得貌美如花,而且人还温柔。都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差别那么大呢?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西门庆和潘金莲的故事,哦不,是武大郎和武松的故事,那二位也是一个爹妈生的,差别也是很大,这么一想,对房东大姐一家的往事也就没那么好奇了。

  我大喊一声找东西呢,那房东大姐才哼的一声离去。我暗自吐了一口气,心想这真他娘的邪门了,有个老鼠不说,还看到了一个人影,说不定是鬼影也不一定。想到这,我打开窗户,把头伸到外面,为了壮胆还象征性的大喊了一声,结果真的连个鬼影也没有发现。倒是下面几个晨练的老太太奇怪的看着我,摇摇头嘴里大喊着:“大早上的喊什么喊,俺们这些小心脏受的了吗?龟孙子!”

  我切的一声,就你们还小心脏受不了?逗我的吧?其实我也不是不懂得尊老爱幼,这些老婆婆平时可是没少欺负俺们这些年轻人,整天念叨着还不找对象,是不是条件不好找不着啊。整天念叨的,俺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不过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心想只要她们不找我们碰瓷就谢天谢地了。

  昨晚的那一幕还让我心有余悸,早饭都没吃。我坐在床上,心想这事真他娘的诡异,要是晚上还出现个大老鼠给我指方向,然后还有个披头散发的人影趴在窗户上,要是那人影不再是披头散发的而是真的剃了个光头,可以清晰的看到五官,那就太瘆人了。我可不想为了在朋友面前装一下而看到那惊悚的一幕。

  在房间里,我踱来踱去,心里越来越烦躁不安。心想难道是那位发快递的家伙知道我没有按他信上所说的去做而故意派鬼和老鼠报复我的?要是真那样的话,那也太他娘的抠了,不过是寄了两件值钱的地摊货而已,至于又派鬼又派鼠的吗?想到这里我打开电脑,在自己的微博上面真的按照信上的内容发了上去。到了中午也没人回应,连个点赞的都没有,我暗笑:得,靠我给你提高知名度,失算了吧。我这微博上的几个粉丝都是我逼着以前的同学强加的,他们现在都在忙于工作,谁会在意我玩这玩意啊。

  中午,我叫了份外卖,正吃着,忽然发现qq里的消息盒子一栏闪烁了,我一看,是有人请求加我为好友,嘿嘿还是个姑娘,23岁,头像还挺清纯的,于是我果断同意了。那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手里真的有青龙和火凤?

  我发了个嗯嗯二字,她再次回复:其他人都和你联系了吗?我回过去说还没呢,你是第一个加的,缘分啊!她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然后又说等她们都和你联系上了,咱们几个约个地方见面,越快越好。我心想这姑娘真着急,我空间图片长的帅也不能这样吧,我还想让她发张图爆照一下,可是她却下线了。我那叫一个郁闷啊,早知问早点喽。

  到了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又陆续有了二位小姑娘加我,而且年龄都是和我相仿,我心想这是老天在眷顾我啊,一天就赐给我三份姻缘,要知道一年到头也不一定能有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妹子主动加我啊。于是,我们约定了地点和时间见面,只是奇怪的是,她们好像比我还了解我所在的城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