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王府寿宴

开个飞机去明朝 第4章 王府寿宴

作者:我是钢筋工 小说:开个飞机去明朝 更新时间:2021-01-14 16:15:06
有特别注意到耕地的铁犁子。  “你好。”朱常渊敢待慢,虽然自己是王府的公子,对方而已一个下人,虽然说出来,人家比自己混的要好一百倍都不只。别的再说,就说面前的这两百亩地,恐怕朱三这个下人都看不上。  “六公子,昨日正好是王爷的三十岁寿诞。都朱三,以前跟着朱常渊的叔叔。现在主子水涨船高的做了王爷,他的地位自然而然的要跟着提升了。。...

  “朱三?”

  朱常渊还没有说话,阿九就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来人他们都认识,是渤海王王府的一个下人,现在恐怕是王府的管家了。

  朱三,以前跟着朱常渊的叔叔。现在主子水涨船高的做了王爷,他的地位自然而然的要跟着提升了。

  “吁。。。”朱三下马,脸上洋溢着笑容,看向朱常渊,不失礼貌的行了个礼道:“六公子好。”又看了看正在耕地的几个下人,脸上竟然闪现过一丝嘲讽,不过很快被他隐藏了起来。

  还好,朱三没有注意到耕地的铁犁子。

  “你好。”朱常渊不敢怠慢,虽然自己是王府的公子,对方只是一个下人,但是说起来,人家比自己混的要好一百倍都不止。别的不说,就说面前的这二百亩地,估计朱三这个下人都看不上。

  “六公子,今日正好是王爷的四十岁寿诞。都是王府出去的,王爷想念你的很,要我过来接您过去。”

  朱三指了指自己骑来的两匹马:“知道您没有脚程,都给您准备好了。走吧,今天宁远参将金将军也会到。场面热闹着呢!”

  朱常渊点了点头,对王家的人吩咐了几句,特别叮嘱种地的时候要用自己带过来的那些小麦种子,便骑马跟着朱三而去。

  渤海王府,本来并不在辽东,而是在遥远的湘潭地区,由于某些原因,后来渤海王一家被迁徙到此处戍边,在此生根已经三代,也算是半个辽人。至于朱常渊的叔叔朱翊钒这一辈,已经在辽地建立了广阔的根基,有田地无数,家兵五百有余。

  朱翊钒的渤海王府并非在宁远城,而是在宁远后方的高台堡,属于宁锦防线的后方,基本上来说战事不算太多,只有到了鞑子全面进攻的时候才偶尔会打到这里。

  高台堡的地理位置,算是一个小镇,非常时刻,一个王府坐落在小镇上,在大明朝来说渤海王府是头一号。但是,这是皇帝的谕旨,体现皇家和将士同守国门的决心,渤海王就算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没有任何办法。

  高台堡离朱常渊所在的山头并不是太过遥远,骑马也就两个时辰的距离,这也是朱三一大早就能赶到请他的原因。

  渤海王府,在整个高台堡的中间,外面一圈是明军修筑的防御工事,看起来异常牢固。不过,朱常渊可不是这么认为,通过这几日的了解和那个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的原主人的记忆,他了解到,现在已经是大明崇祯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637年的春天。

  此时,距离明朝灭亡只剩下了整整七年的时间。

  七年之后,李自成便会踏破北京城,崇祯皇帝便会吊死。

  但是,朱常渊却不怎么担心,因为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老百姓来说,七年还是一段很长的时间,这一段时间中,他可以做很多事,有了这个神乎其技的金手指,就算是在这乱世中发展出一股自己的势力,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进入王府的高门,虽然仍旧是春寒料峭的时节,但也明显的感受到了一股热烈的气息。

  吹弹不停的乐器,和院子中满满的酒席桌,虽然还没有开席,但已经能够闻到酒香和肉味了。

  “六公子朱常渊到,恭祝王爷千岁千秋鼎盛。。。”刚刚进入内院,就听到一个唱诺的小厮在门旁高喊,差点吓得朱常渊一跳。

  面前一个红色的桌子,桌子上放置这一张红纸,笔墨纸砚俱在。有一个老学究坐在桌子后面,抬眼看了一眼朱常渊,问道:“六公子可献礼?”

  朱常渊早就准备好了,随手拿出一块看上去还算高端的玉佩,丢给那老者道:“就这个,我父亲在的时候给的,送与王爷做寿礼,祝王爷千岁。”

  老学究接过玉佩看了两眼,大声道:“渤海王府六公子,送和田玉佩一块,并祝王爷千岁。”

  老学究这么一喊,却引来了几声爽朗的笑声,只见一个年纪轻轻比朱常渊还要小上一二岁的男子从内门中出来,道:“原来是六哥到了,怎么这么寒酸,带个什么劳什子玉佩。”

  男子说话间走上去,伸手抓过老学究手中的玉佩,道:“你先别入账,六哥的礼物我准备好了,替他付了,这东西是伯父送与他的,留给他。”又从自己的胸前摸索出一个碧绿的翡翠扳指递过去,“这是前朝的时候缅甸国王进贡的扳指,皇帝赏与爷爷的,今日给了二伯,也算是归了王府了。”

  “七弟,你这是干嘛?”朱常渊有些不悦,但是心中微微感动。

  这个七弟叫做朱常宁,是三叔家的次子,从小便和朱常渊要好,当年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他还帮着出头,不过王府中各种关系错综复杂,俨然一个小朝廷,就算朱常宁再怎么帮衬,也终究是一个小孩子,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别管了,你跟我来。”朱常宁拉着朱常渊的手走进最里面的一个小院,呵呵一笑,指了指满院子的人道:“看到了吗?都来齐了,就差你自己了。”

  朱常渊顿时整了整衣襟,走到自己二叔也就是现在的渤海王面前,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说道:“侄儿恭祝王叔千岁。”

  “呵呵呵呵。好,起来,赶快起来。”渤海王亲自起身将朱常渊扶起来,道:“好孩子,你受委屈了。不过,现在国难家仇当前,千万莫要心存怒意。他日全辽收复,王叔定然给你一份大大的家业。”

  渤海王四十岁,是个大胖子,面白无须,看上去精气不足,有些病恹恹的样子,精神也不是很好,一看就知道是过度沉迷酒色而致。

  “侄儿先行谢过王叔。”

  “好,你去那边坐着,一会有贵客要来了。”

  朱常渊点了点头,看朱常宁身边还有一个座位,走过去坐下,不料旁边的一个玉带锦衣少年皱了皱眉头,拉起凳子往后撤了好大一段距离。

  “常渝哥,你干嘛?”朱常宁脸色有些不悦。

  朱常渝是渤海王朱翊钒的儿子,不过不是长子,只是个三子,平时为人倨傲,在王府中就很不得人心。但是,朱常渝却能得到一个人的宠爱,那就是渤海王。

  当然了,这也是他倨傲的资本。

  朱翊钒有四个儿子,长子早夭,次子朱常淋、三子朱常渝,四子也是早夭,排名老五的是朱常宁的亲哥哥朱常汀,老六是朱常渊本人,老七朱常宁。

  小一辈中,只有这七人。除去早夭的两个,朱常淋和朱常汀又在军中效力,家里只剩下朱常渝和朱常宁二人,朱常渊自然是老早就被赶出了家门。

  之所以老早被赶出家门,是因为渤海王看他不顺眼,朱常渊的父亲是曾经的王府世子,后来不明不白的死了。

  “呵呵。”朱常渝摇了摇头:“我不和乡巴佬坐一起。”伸手拉起身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道:“表妹,我们坐在对面。”

  少女长得明眸皓齿,小脸上红扑扑的很可爱,肌肤细腻,洁白如雪,小小年纪便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

  不过,让朱常渊感到失望的是,这女子脸上的倨傲之色甚至比朱常渝更重,撅着小嘴看向他,微微仰起脸道:“好吧,我不喜欢乡巴佬,连个寿礼都要别人代出。”

  朱常渊自嘲的摇了摇头,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没有和他们一番见识。唉,是没有底气和人家一番见识,打架么,不成,打脸么,没有资本。

  剩下的,只有打酱油了。呵呵。

  “砰砰砰。。。”外面突然响了几声枪炮声,随即,一声爽朗的哈哈大笑之声传来:“王爷啊,老金我来叨扰了吼。”

  “哈哈哈哈。”老金还没有露头,渤海王却早早的站了起来,走到院门前亲自将一个身穿甲衣的将领请到内院。

  此人一到,院内坐着的所有有威望的人士全部起身和他打招呼。

  “金将军。”渤海王笑眯眯的指着金将军,“宁远城的参将,同时也是吴总督的手下爱将。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听说金将军马上就要高升总兵了。”

  金将军有些不好意思,将自己身上最外面的一成盔甲脱下来坐在椅子上,自有一队兵士将盔甲拿在手中。

  “王爷客气了,哈哈哈哈,金某人也不矫情了,副总兵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了。不过官职无大小,上战场只为杀敌报国,保一方平安。”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沉重:“金某人惭愧啊,沙场征战多年,国没保住、地没守住,官却是越来越大了,每念及此,后背冷汗涔涔。辜负圣恩啊。”

  朱常渊听了这金将军的话,心中暗自佩服,又想来想去想不到明末有哪个姓金的名将,便问朱常宁道:“这家伙什么来头?”

  朱常宁刚刚口中不知道偷吃了什么东西,低头凑在朱常渊的耳朵边道:“宁远参将金国凤,是个猛将,以前跟着袁督师,后来跟着祖大寿,再后来给孙督师打下手,到现在变成吴啊衡的参将,听说马上要升副总兵了。”

  “金国凤?”朱常渊摇了摇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