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全歼

开个飞机去明朝 第6章 全歼

作者:我是钢筋工 小说:开个飞机去明朝 更新时间:2021-01-14
此时也会一次出手抢走,何况有马匹在身边,真不行啊了还也可以杀马。  天黑了大约一个时辰后,看一看后面仍然也没追兵,金国凤安心下去,看一看左右也没村庄,便道:“大家又累又饿,怕是撑将近明天早上,这山中太热,杀马。”  “好嘞。。。”  三十多名军士,几人从马上下来,又累又渴又冷,在荒山中找到了一个小溪,大家喝了几口水算是解了渴,但是此时人困马乏,再也撑不住了。。...

  于文胜是金国凤的副将,高台堡本地人,对于这里的地形甚为熟悉,带着朱常渊二十多人只直往山中偏僻的小路跑,一口气跑了半天,天色都到了傍晚才停下来。

  几人从马上下来,又累又渴又冷,在荒山中找到了一个小溪,大家喝了几口水算是解了渴,但是此时人困马乏,再也撑不住了。

  朱常渊嘿嘿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斤多牛肉,与常宁二人一起,旁若无人的一阵山吃,将整整半斤牛肉吃完,才吃了个半饱。周围的兵士都受过他的恩情,此时也不会出手抢夺,况且有马匹在身边,真不行了还可以杀马。

  天黑大概一个时辰之后,看看后面仍旧没有追兵,金国凤放心下来,看看左右没有村庄,便道:“大家又累又饿,恐怕撑不到明日早晨,这山中太冷,杀马。”

  “好嘞。。。”

  二十多名军士,现在也没有了刚刚失去战友的失落心情,看着膘肥体壮的大马直流口水,几人合伙在山坡上就地杀了一匹,引火烧烤。

  于文胜、金国凤和朱常渊,朱常宁聚在一起。

  于文胜说道:“这次鞑子入侵有些奇怪啊,虽然是青黄不接的季节,鞑子掠夺食物辎重也很正常,但是没道理一股脑的跑到大后方来啊。”

  “你不是说,是从海上来的吗?有什么奇怪的?”金国凤问道。

  “不,这才是奇怪之处,鞑子兵善骑射,可是并不善海战,如此大规模的运送几百骑兵到宁远后方,我怕他们有阴谋。”

  “再说了,鞑子中应该没有善于航海的人啊?”于文胜百思不得其解。

  金国凤脸上一阵阴沉,被远处火光映衬着,很难看,道:“我知道了,我说怎么都说这么流利的汉语,他娘的,原来是他们!”

  “谁?”于文胜问道。

  “还能是谁,跑不了尚可喜、耿仲明和孔有德这三个狗贼。这三人以前都是东江总兵毛文龙的手下,懂得渡海作战不足为奇。”

  说话间,兵士烤熟了马肉送过来,金国凤和于文胜开始大吃,朱常渊吃了两口,嫌味道不好就没再吃,而是暗中翻开系统看了起来。

  之前匆忙之中用一个喇叭改变了一次小规模战斗的局势,竟然获得了五万贡献值,朱常渊乐的合不拢嘴,五万啊,现在足足有七万六千八百多分,可以回到原来世界两个多小时了。没想到啊,一个小小的喇叭,竟然带给了他这么多的惊喜。

  “都休息一下,明天一大早我们还要赶路,回宁远给吴总督报信。也不知道渤海王现在怎么样了?”金国凤说话间,看了看朱常渊,道:“这次多谢小兄弟你了,没有你兄弟们都得完蛋。”

  于文胜却突然趴在地上,将耳朵慢慢靠近地皮,眉头一皱,又起来说道:“休息不成了,我们要赶快走,后面的追兵来了。”

  “还有多远?”

  “十里吧。”晚上空旷,山中杂音少,于文胜听的距离能够远一些。

  “兄弟们,吃饱了吗?接着走吧。”

  众人又是上马,在鞑子骑兵追来之前,一溜烟的继续向着大山深处跑去。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一队五百人左右的骑兵赶到,停在之前的火堆旁。

  一个壮实的汉子拉开面甲,看了一眼火堆说道:“没走太远,继续追。”

  “大人,这山中的地形我们不熟悉,对方也只有二十几人而已,是不是?”

  “追。。。你娘的。。懂什么?”壮汉踢了一下那小兵的屁股,然后哈哈大笑:“不是因为那小子耍了我,是在是他手中的那个玩意太奇怪,抢过来贡献给皇上。走了。”

  五百人的骑兵,又飞了起来,向着金国凤逃窜的方向追去。

  两队人你来我往追了大半夜的光景,也没有结果,于文胜仗着自己对此地的地形极为熟悉的优势,慢慢将之间的距离拉大,但是总也甩不掉,后面的五百鞑子骑兵就像是狗屁膏药一样贴在屁股上。

  “妈的,这也不是办法,这样搞一夜,我们也受不了。明天还怎么回去报信,马也受不了,早晚被擒。”金国凤开始担忧。

  朱常渊心中其实早就有个计划,此刻道:“于大哥,此地有没有适合设伏的地点,我们不如打个埋伏,给对方这些涨涨记性?”

  “埋伏?”于文胜一笑:“有倒是有,可是小兄弟,难道就凭我们这些人去埋伏敌人,就算埋伏的再好,结果也是一样。”

  “有就好,你带我们去,最好要那种地形狭窄适合火攻的地方。”

  “哦,小兄弟,你还懂得火攻?看过三国?”金国凤马上另眼相看,朱常渊哭笑不得,说道:“懂火攻难道非要看过三国不成吗?”

  于文胜道:“有个好地方,确实适合火攻,既然左右是个死,不如就将这条命交给小兄弟你折腾吧。哈哈,驾。。。”

  一声鞭响,马匹跑的飞快,仿佛用上了最后的力气,一口气又绕着山跑了十几里,来到一处三面悬崖,一面狭窄谷口的所在。

  谷中是慌乱的干枯野草,现在是三四月份,正是青黄不接,草木还没有反春的季节。

  “这里枯草很多,适合火攻,不过应该效果不大。”

  于文胜刚刚说完,朱常渊就哈哈大笑,说道:“这群贼子必死,此处便是他们埋骨之所。”又看了看周围的地势,道:“兄弟们,将马击倒一半,记住,不要流血,要像是累死的就可以了,弄完后放在谷口。”

  说完,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道:“你们等我半个时辰,我就来。”

  “好。”于文胜也不担心朱常渊一个人逃跑,这里他最熟悉不过,此处三面悬崖,高不可攀。

  朱常渊走到无人处,伸手点开只有自己能看到的系统,现在已经过了半夜子时,刚刚是新的一天开始,系统,又能用了。

  “回到原来世界。”

  点击“是。”

  拉开地图,不停的点击,最终停止在了某一城市的某一小区旁,穿越。

  脑袋昏昏沉沉的,一个呼吸之后,朱常渊便又再次站立在了现代世界的某一小区门口。抬头看了一眼小区的标识,心道:正好,希望那个家伙在家。

  一路马不停蹄的跑到三楼,对着西边的那户防盗门开始啪啪啪的使劲敲击。

  一分钟之后,一个睡意惺忪的青年打开门,穿着三角裤头,哈了一口气道:“老朱,你个狗日的半夜不睡觉跑我家来干嘛?”

  朱常渊一脚踹开门,来不及打招呼直接进入房间,利索熟悉的直接走到储物间,打开灯,从中抱出来一个高约一米多,直径在八十公分左右的储油用的铁桶,出了屋门。

  “你特么神经了吗?”

  刘二蛋子,学名刘光,是朱常渊的发小,两个人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那种。此刻看着朱常渊怪异的表现,不由得开骂。

  朱常渊毫不在意,道:“快穿上衣服,带五千块钱,拿个盆子下来,哦,对了,带着车钥匙,人命关天,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朱常渊抱着大铁桶一口气从三楼下来,累的气喘吁吁,虽然是空桶,分量却是不轻。

  没过两分钟的时间,刘光便从楼上走下来,看着朱常渊问道:“你特么神经啊,大半夜的干嘛?”

  “去开车。”

  刘光将自己姐夫刚刚送他的二手到快要报废的桑塔纳开出来,朱常渊将大铁桶放上去,然后带着他直奔加油站。

  接下来的事情,在他的安排下顺理成章的完成。

  刘光跑到加油站加满油,二人去黑暗的地方将油箱中的汽油放到盆子里,然后再倒入铁油桶。

  当然了,为了避免倒满了油抱不动这种事情发生,朱常渊之前是将空桶放在小推车上的。

  刘光连续跑了六次,花了三千五百块钱才将那巨大的铁桶灌满。朱常渊大致估计了一下,足足有六百升的汽油。

  此时,系统中的时间,刚刚好过了三十分钟。

  “好了,你可以走了。”朱常渊摆了摆手。

  刘光骂了一句,道:“麻痹的,老子贴钱贴人,到最后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朱常渊道:“那谢谢了,滚吧。”

  刘光开着车,也不管这个神经病干什么,一溜烟的跑了。

  朱常渊深吸一口气,点开系统,将地上的盆子也一兵装进小推车,然后返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也就是那个空旷的峡谷。

  “呼。。。”看着几十米外的二十多名军士,朱常渊松了一口气,总算在后面追兵之前回来了。

  “于大哥,把人都喊过来,我回来了。”

  “啊,小兄弟回来了,刚刚你去哪里了,我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人,还以为你被野狼叼走了呢?”于文胜手中拿着一把火把,带着二十多名士兵跑了过来。

  “等等等等等。。。”朱常渊赶紧止住,急忙道:“明火都扔了,不准任何人带火过来,这里有炸药。”

  一听说炸药,于文胜慌了,赶紧将火把全部熄灭,众人抹黑来到朱常渊面前,看到一个黑黝黝的大圆铁桶和一个小推车,上面还有一个塑料的盆子,都惊的一跳。

  “什么都别问,听我吩咐,你你你你你。将这个大桶抬下来。”朱常渊指导着,七八个壮汉累的满头大汗才将一个千把斤重的铁桶挪下来。

  又用塑料盆子将铁桶中的汽油全部倒出来,均匀的洒在谷口往里方圆三百丈的地面上。顿时,一股难闻的汽油味充满了整个山谷。

  于文胜趴在地面上听了听,说道:“快了,他们追过来了,还有四五里地的样子。”

  “正好。”朱常渊一挥手,带着二十多人十余匹马往山谷最里面走去,其实最里面也没有多深,只是往里一百多丈而已。

  金国凤命令士兵在里面点燃了一条火把,插在地上,所有的吩咐和计策,以及具体的行事方法,朱常渊都交代完毕,至于能不能凑效,就看天意了。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五百鞑子骑兵突入谷口,看到山谷正中间那些死马的尸体,都停了下来,虽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但是没人注意。

  地上湿漉漉的,有些滑腻,到处都是汽油。

  鞑子军队停止了进军,五百多名骑兵正好全部站在众人布设好的圈套之中。

  “点火把。”朱常渊这边还没说话,对面鞑子便点燃了火把,可惜空气中的汽油气体浓度太低,竟然没有引发火灾。

  “原来是死马,都累死的吧!哈哈哈,你们逃啊,怎么不逃了。”那为首的络腮胡子摘掉面甲,满脸横肉。

  “哈哈哈哈。。。”回答他的只有金国凤肆无忌惮的笑声,本来打算只杀二百骑兵,没想到对方竟然跟过来五六百人,真是找死。

  “火箭,准备!”

  二十多名军士,每人手中长弓搭箭,箭头上燃着火焰。

  “想要火攻,就凭这些枯草吗?哈哈哈,笑话。兄弟们,准备吃肉了。”那汉子的话还没说完,天空中突然划过二十多道火箭。

  等那些火箭落在地上,他惊呆了!

  从来没见过燃烧这么快的大火,几乎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方圆三百丈之内,火光冲天。

  “啊啊啊。。。”

  顿时,惨叫声从谷中传出,里面浑身是火的人形,还有马形,在颤抖,在痛苦的抽动。惨叫声不绝入耳。

  朱常渊突然一股极度的恶心之意涌上喉咙,哗啦一下吐了出来。

  其余的二十多名士兵,则是毫无感觉一样欢笑,“死了,哈哈哈;全死了。”

  朱常渊的脑海中,不时的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叮。。。改变世界,杀敌一人,获得贡献值一千点。”

  “叮。。。”

  “叮。。。”

  。。。

  第一次,听到这种愉快的声音没有丝毫感觉,精神似是麻木了一般,看着火海中刚刚还在挣扎的众人,紧紧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就静止了,无论是人,还是马匹。

  烈火来得及,去的也快,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燃烧完毕。空气中弥漫这一股焦肉的味道。

  朱常渊一口气绕过那片烧焦的土地,甚至不敢多看一眼,跑到山谷外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而那二十多名明军士兵,还有于文胜和金国凤等人,甚至包括朱常宁在内,都跑到火海烧过的地方,开始打扫战场,清点战利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