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邪魅皇叔:萌宠小狂妃》第六章:你是采花贼?
云逸云清语小说名字叫做《邪魅皇叔:萌宠小狂妃》,这里提供云逸云清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魅皇叔:萌宠小狂妃小说精选: 云逸是因为云清语的婚事才回京的,只是,每一次回京,...

云逸云清语小说名字叫做《邪魅皇叔:萌宠小狂妃》,这里提供云逸云清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魅皇叔:萌宠小狂妃小说精选: 云逸是因为云清语的婚事才回京的,只是,每一次回京,都不会忘记给云清语带礼物,甚至恨不得把身边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她似得。“大哥,这东西可真不错,要是进了秦王府,那秦王大叔对我无礼,我是不是可以用这个银针伺候他?”云清语看着手腕上的镯子,笑得很是奸诈。云逸微微一愣,无奈的笑了,“这银针上的毒,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使用,用在秦王的身上,怕是不太适合……”“但是万一他对我施暴呢?”云清语蹙眉问道。云逸道,“语儿,…

云逸是因为云清语的婚事才回京的,只是,每一次回京,都不会忘记给云清语带礼物,甚至恨不得把身边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她似得。

“大哥,这东西可真不错,要是进了秦王府,那秦王大叔对我无礼,我是不是可以用这个银针伺候他?”云清语看着手腕上的镯子,笑得很是奸诈。

云逸微微一愣,无奈的笑了,“这银针上的毒,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时候使用,用在秦王的身上,怕是不太适合……”

“但是万一他对我施暴呢?”云清语蹙眉问道。

云逸道,“语儿,秦王虽然名声不好,但是他好歹是皇家的人,你去了之后还是要处处小心,万不可刺激了他,我相信,秦王不是那种无故施暴之人。所以,这银针你还是莫要用在他身上。”

云清语撇撇嘴,心想,若是那秦王不乱来,她自然不会用这宝贝,但,要是他不规矩,可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大哥大哥,还有什么宝贝吗?”云清语笑眯眯的抱着云逸的手臂,笑得无比灿烂。

云逸微微蹙眉,总觉得眼前这小丫头,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从小的她,虽然贪玩,却十分胆小,怎么可能会说出要用银针来对付秦王这样的话来呢?还有,她此时明媚的笑容,一脸无畏,淡然如水,这哪里是云清语该有的样子呢?

想起什么,云逸担心的道,“语儿,听说前些日子你落水了,身子怎么样了?”

云清语摇头道,“没事没事,都是小事儿。”

“那你,可是想清楚了?”云逸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自家妹妹从小就喜欢太子,是整个京都都知道的事情。

“啥?”云清语眨了眨眼睛,问,“什么想清楚?”

“就是……”云逸叹口气,“你真的能放下太子,安心的嫁给秦王?”

云清语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大哥,在你眼里,你妹妹我真的就是这么花痴的人吗?”

云逸微微一愣,笑道,“胡说,你在我心里可是最乖巧懂事的妹妹。”

“那你没事干嘛又提那狗屁太子?”云清语闷闷的开口。

云逸无奈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语儿,大哥是怕你心里放不下,自己一个人难受。”

云清语感动的看着云逸,这位大哥,虽然这两年一直在外面为了云家的生意奔波劳累,但是对她这个妹妹还真是一点都不马虎,好得不要不要的。

她亲昵的靠在云逸的手臂上,道,“哥哥放心,语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嫁给秦王是我心甘情愿的,至于太子,那都是过去式了。”

云逸叹口气,点点头道,“也罢,你与太子确实不适合,但愿秦王是个可以托付的人。”语毕,又道,“当然,他若是敢欺负我,哥哥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嘻嘻,我就值得哥哥最好了。”云清语甜甜的笑着,那笑容,让云逸的心都要化掉了。

只是,这屋里的画面和那甜甜的笑声,却让屋顶的某人感到一阵说不出的不悦。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还有几天就要嫁人了,居然跟一个人如此亲密,甚至搂搂抱抱的,当他是死人吗?

云逸离开之后,云清语没有多少睡意,随手把玩着云逸送来的那几个宝贝,坐在院子里吹风。

这古代别的没啥,这空气倒是极好的,夜晚坐在这院子里,一边看着时周围的花草,吃点水果点心,再来点小酒,倒不失为一种惬意。

上辈子,为了生活,劳劳碌碌,吃尽了苦头,如今能坐在这里享受一下,还真是不赖。

若是能不那么无聊,就更完美了。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阵似有似无的声音,云清语蹙眉,敏感的朝着周围看去,却没发现什么,心想,莫不是她想太多了?这云府守卫森严,应该不会有人随意闯进来才是。

只是,她刚一个转身,就差点撞上了一个人,吓得她一阵手忙脚乱,差点摔倒在地上,嘴里也本能的发出了一道叫声,“啊——”

只是,她的声音刚发出,嘴巴就被捂住了。

“小姐,怎么了?”瑶儿显然听到了一点声音,便出来张望。

云清语对上眼前那带着面具的男子双眼,虽然只看到半张脸,但不难看出,此人身形挺拔,长得应该不差。

“让她离开。”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婉转,犹如佳酿,香醇四溢。

男子靠在她的耳边,淡雅的男性气息,几乎让云清语不知所措。云清语只觉得那声音美得叫人陶醉,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

“小姐……”瑶儿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若不是因为此刻是晚上,周围比较黑,这男子怕是早就被看到了。

云清语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慌忙道,“瑶儿,我没事,你先回屋去,我在练功呢。”

“小姐,你练什么功?”瑶儿一愣,似乎不明白云清语的意思。

云清语慌忙解释,“总之你别过来,先进屋去,给我准备洗澡水,我一会要沐浴。”

瑶儿更加不解了,“小姐,这么晚了你还要沐浴?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云清语欲哭无泪,“叫你去你就去,哪这么多废话?我,我在练瑜伽呢。”

“什么是瑜伽?”瑶儿没有在往前,只是依旧在问。

云清语无语,“一会再跟你说,还不去给我准备洗澡水?”

“啊,是,小姐。”瑶儿向来最听云清语的话,虽然不知道云清语为何变了一个人似得,但她依旧忠诚。

叫瑶儿离开,云清语松了一口气,看着身边那用手掐着她脖子,跟她紧紧靠在一起的男人,不满的道,“喂,你是不是该松开我了?”

男子嘴角勾起,面具下,薄薄的红唇,无比诱人,“你把人支走了,难道不是为了方便我们做点什么?”

云清语一愣,猛地瞪大了眼睛,道,“你,你是采花贼?”

天哪,要这人是采花贼,那她不是很危险?好歹她也是娇滴滴的黄花大闺女,要是被糟蹋了,那她,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