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庞统庞士元(2)
迁是件很重大事件的事情,能劝服庞父母,由此可见他们有有多很看重庞统了。  张恬但是不舍,竭力苦苦挽留,但庞统意志坚定地容严禁变化,也只得只得,写了一封我的推荐信,让庞统去找江东会稽郡山阴县的县令,那人是张恬的同窗好友,方舟。帮庞统谋个一官半职自然而然不在话下。来到秦朝时,他就想清楚了,要辅佐项羽打天下,改变这大汉朝的历史。项羽真英雄也,值得他去辅助。。...

  回到家中,庞统万分高兴,有了始皇赐的这块金牌,一股天下任我游的心情油然而生。咸阳始终不是久留之地,秦灭之后,便是楚汉相争,他想到了江东,江东是项羽起兵之地,若是能够打理好江东,那么辅助项羽夺取江山指日可待。

  来到秦朝时,他就想清楚了,要辅佐项羽打天下,改变这大汉朝的历史。项羽真英雄也,值得他去辅助。

  于是乎,到了17岁的庞统,说服了父母以及义父,“江东会是我大展身手的地方”要知道古代举家搬迁是件很重大的事情,能够说服庞父母,可见他们有多么看重庞统了。

  张恬虽然不舍,极力挽留,但庞统意志坚定容不得改变,也只好作罢,写了一封推荐信,让庞统去找江东会稽郡山阴县的县令,那人是张恬的同窗好友,方舟。帮庞统谋个一官半职自然不在话下。

  秦末的江东仅有会稽郡,其余大部分均是荒地,因此项梁项羽起义之时仅有会稽郡一郡而已。会稽郡因会稽山得名,有吴县,山阴县,会稽县,娄县,钱塘等十于县,会稽郡郡治吴县,也就是首府。

  听说庞统要去江东发展,他的邻居好友孔秀,也要跟着一块去,两人从小一块长大,而孔秀父母早逝,常受到庞父、母关照,因而两人关系十分要好。

  就这样,庞父变卖了家中的房产田地,一家人以及20岁的孔秀一起到了江东,一路畅通无阻,时年公元前212年春。

  前一世的庞统,投靠刘备之时,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让刘备重用自己,在小地方的县里小试牛刀,果然受到刘备重用。而这一次,庞统不在谦虚低调,直接拿出了推荐信给了山阴县县令,很快就到山阴县衙门上任当上县蔚,掌管县内治安,缉捕盗贼。而他的好友孔秀闲来无事,好一口酒,好不自在。

  庞统非百里才,小小县蔚根本不够他管,常日闲来无事,至街道,村中,与民交谈。

  公元前211年,仅上任一年的庞统,因其卓越的治理能力,得到提拔,当上了山阴县县令,这一刻,才是庞统大展身手的开始。

  几年的时间,庞统将吴县管理的井井有条,山阴县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能够在这暴,政之下还能过的安稳,庞统功不可没。

  庞统暗中招兵买马,招揽人才。更是先后认识了在会稽县当差的项梁,项羽,项庄,等项氏族人以及龙且,钟离昧等大将。

  亲眼见到西楚霸王,庞统自然十分激动,正如史记记载,这个军事天才,力拔山兮的盖世英雄,果然威武不凡,霸气侧漏,正是自己想要辅佐的,可令庞统遗憾的是,在与项羽的交谈中,项羽也正如史记上记载的那样,自命不凡。

  如果项羽恃才傲物的性格不能够改变就算十个庞统也没法帮助项羽,这一点,庞统十分清楚。

  因此在他等。等什么?等一个人。谁?他自己也说不出来,总感觉自己在等一个人,在等一个时机。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公前209年,以上便是庞统这些年来的经历。

  昨晚那道蓝光太过匪夷所思,庞统望着星空上那颗星星,拍了眼前的桌子站了起来。

  “来人,备驾,去孔秀府邸。”

  “大人,现夜入丑时,还要外出?”

  “嗯,快去备驾。”庞统随和道

  “诺”下人恭敬道,便去准备马车。

  庞统刚出府门,便听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半夜四更,小心火烛……”只见迎面走来一名身披马褂,手提红色灯笼,持着铜锣沿街鸣锣的老者。老者见庞统出门,上前招呼道“大人,夜入四更,还要出门,着实辛苦。”

  庞统点点头,欲要上车又转身****“老伯,最近几夜城里可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或是可疑人物?”

  “这。”老者略加思索,“回大人,只是昨夜天将异象,人人知晓,除此之外,老朽并无发现。”

  “嗯,若是有可疑迹象,立马报与官府,去吧。”话罢,转身跨上马车,直径向西城门驾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半夜四更,小心火烛……”那名老者继续他的工作。

  西城外三里处,孔府门外。“扣扣扣,扣扣扣……”“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敲什么门啊。”一名青年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哈,许久才打开门。

  正想发火大骂敲门之人,见庞统站在一旁,连忙失礼道“庞大人,这么晚了,来找我家先生?”庞统不与他废话“快,快把子玉唤来,我在客堂等他。

  说完走向客堂,庞统和孔秀是多年好友,青年跟随孔秀多年,知道庞统每次前来都有要事,如今见庞统焦急的样子,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到后院找孔秀。

  ------------

  -------------

  (下面与第三章末尾相连接,望各位看官能看的明白)

  不一会儿,一个斯文儒雅中年男子边抖缕着衣服边向客堂走来,此人便是孔秀,字子玉,“士元,夜入丑时,因何不睡?莫非是要与我饮酒?”

  “哎呀,子玉兄,昨夜天将异象,不知是福是祸,我岂有心思饮酒。昨日那蓝光落于会稽郊外,引得满山大火,这是不是上天在暗示什么?”

  说起孔秀,也是个聪明的人,对天象有着特别的天赋,二十八星宿无不精通,什么时候打雷闪电,什么时候刮风下雨,什么时候晴空万里,都能通过天象提前得知,甚至够通过星象预知天下大事,这一点让庞统深深佩服。

  孔秀脸色转为严肃道“昨夜天将蓝光异象。确是不可思议。十多年前,始皇一统天下,据说那次天将金光,根据描述,与昨日那蓝色光芒无不缝合,莫非,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孔秀所说的金色光芒便是庞统降世的灵魂。对于这事,庞统自然不可相告,庞统摇摇头“这天象学说,博大精神,统实在不知,子玉你通晓星象天文,相信能够解释其一二。”

  孔秀放下手中的茶杯,顿了顿嘴“走,去后院。”

  后院有一凉亭,凉亭有三层之高,这是庞统为了孔秀方便占星仰月所资助的望月亭,亭子之高,在县里可谓显眼。

  两人人来到顶层,亭子不大,一张石桌四个石凳。

  “士元,请看,会稽郡吴县上空见群星光彩异常,聚合于吴县分界之地,其中一星甚明,并散有蓝光。”

  庞统顺着孔秀所指方向望去,越看此星越是熟悉。

  见庞统满脸疑惑,孔秀问到“士元,莫非识得此星?”

  庞统推却“子玉说笑了,统不识天象,怎么会认得呢,子玉莫要笑话于我,还请快快道来此星来历。”

  见庞统不愿多说,孔秀也不追问继续解释道“此前,我夜夜仰星望月,从不曾见过此星,可昨日天将蓝光异象,此星便腾空出现,实在叫人不解。据古人记载,天将异象,必有异人降世。

  又指了指咸阳方向的星空“帝室主星,已然暗淡,大秦天下亡之不远。原先,我从星象得知,秦灭后天下一统不过十年。可是,”话至此孔秀整个人都震动起来,神色之凝重,看的一旁的庞统也紧张起来。

  “可是,昨夜之后,斗转星移,时空裂变,此星偶发蓝光,与其星不同,恐是有异人横空降世,这天下怕是另有异变。”

  庞统不明什么是时空裂变,孔秀耐心解释“古人有载,若斗转星移,时空裂变,自有奇人异世降临。这奇人便指世外高人,这异世便是”

  “是什么?”庞统急问道

  “异世便指非此世间。”

  庞统心中一噔,孔秀之言,深深说到庞统心坎,自己便是那奇人异世。更让庞统惊的是,孔秀居然能够看破星象时空裂变,此人的占星造诣怕是远胜与诸葛亮,但令庞统诧异的是,如此精通天文星象,他在后世并却有听过此人的事迹,当然,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天下奇才何其多,总有几个归隐山林,不问世事的,随即庞统也就释然了。

  “子玉是说昨日天将陨石,是有来自异世的奇人降临于会稽郡?”庞统太过震惊,这孔秀居然能看出,有人来自异世,这种奇事,若不是亲身经历,说什么庞统也不会信。

  孔秀点点头感叹道“这天下,不在是原来的天下,这江东怕是要易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