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会见项梁
哨,实则随便的动作,蕴涵着坚毅的力量,剑锋指到树叶,叶争相落下来。本来这套剑法项梁准备传授项羽,怎奈他这个侄子不愿深学。  项府的管家与庞统早以在一旁等侯,见项梁练罢,管家张三见状地说“老爷,规模庞大人来了”  “哈哈,梁公剑法之精妙绝伦,统真的佩回到府上,庞统叫上随从连夜赶往吴县。。...

  庞统来此便是为了弄清那天将异象是何天意,见孔秀解开心中疑惑,就没多留,告辞回府,留下孔秀一人独自观星赏月。

  回到府上,庞统叫上随从连夜赶往吴县。

  到达吴县时,天已大亮,膳后

  项府

  项梁正在院中练剑,昨天天将异象让他心神不宁,要知道天将异象很是少见,每每降世不是福就是祸,这让意欲起兵造反的项梁很是担忧。

  这不,天还没大亮,项梁就起来练剑,以此来缓解心中的烦闷,项梁剑法着实凌厉,没一点花哨,看似随意的动作,蕴含着刚毅的力量,剑锋指到树叶,叶纷纷落下。原本这套剑法项梁打算教给项羽,奈何他这个侄子不愿深学。

  项府的管家与庞统早已在一旁等候,见项梁练罢,管家张三上前说道“老爷,庞大人来了”

  “哈哈,梁公剑法之精妙,统实在佩服,佩服!”庞统拍手鼓掌。

  “士元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项梁放下手中的剑,拿起毛巾擦了擦汗。来到石桌,双手卷起袖子“士元,来,快坐,张三,上茶”每当看到庞统,项梁心里就轻松许多,这是因为庞统的才华,诸多计策常常为项梁解忧,着实是一个好帮手。

  “昨日天将蓝光陨石,落于会稽郊外,梁公问的可是此事?”庞统开口直问。

  “呵呵,知我者,士元也,士元既然能够猜出,想必知道这天象何意?”项梁的语气之中明显多了一点急意。

  “古有记载,天将异象,若非福,即是祸,这天将异象决不是无故出现,十年前,始皇登帝之初,天将金光异象,原以为是件好事。谁知,那陨石之上竟刻“始皇帝死而地分。”乃招至附近居民百人入狱冤死。”

  项梁点点头“此事,我早有听闻,当年我在还在原楚国旧地…诶”提到楚国,身为楚人的项梁不免叹了口气,亡国之恨啊,这是项梁心中的伤,每每提及,便有如一根倒刺,狠狠地刺在心里,疼痛不已。

  庞统看出项梁的无奈,继续说道“我从好友孔秀口中得知,大秦气数已尽,此乃天将祥兆,梁公乃是楚国名将之后,何不……”说道后面,庞统的声音愈发小声。

  孔秀的占星揽月的本领项梁是知道的,听到孔秀是这么说的,项梁心中不镇定了。

  项梁世代为楚国贵族,项梁之父项燕是名将,在秦灭楚的战争中被杀,其祖先项氏多人也是楚国将领。早期项梁因杀人,与侄子项羽避仇至吴中。项梁在吴中威信颇高,贤士大夫皆出其下,当地的大事全由他出面主办。

  项梁利用这种条件暗中招兵买马,训练子弟。项梁一直在等待时机,如今被庞统这么一说,心情可谓是转哀为喜。

  “当真,子玉他真是这么说?”

  庞统点点头。

  “那不知士元有何计策?”项梁急问道。

  “呵呵,以梁公的威望,只要振臂一乎,郡中豪杰定然纷纷跟随。”说到这,庞统看了眼项梁,见项梁面露疑虑之心,便劝解道“梁公若要起兵,必要一人首级,以及太守印。”

  这话一出,自然触到项梁心底,庞统所说的自然是会稽太守殷通,项梁叔侄避难至吴中时,曾受殷通解救,这一个大人情项梁还为经还,如今又要…

  项梁深深地叹了口气,面露难为之情,转过身去,不在言语。

  庞统见状,继续劝解“我知道那殷通曾有恩于梁公,可如今形势非同往日,惜日殷通解救梁公也是利益驱使,不过是想利用梁公名将之后的身份,有助提高他的威望而已。如今正当乱离之际,凡事不能墨守成规,要随机权变才好。事定之后,将其厚葬便是,还有谁敢说您忘恩负义呢?还望梁公莫要迟疑,早做决断才好”

  “除此之外,别无它计?”项梁有些不忍。

  “看来这罪名还是得我来当”庞统心想,当初他劝刘备攻打西川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梁公若要起义,自当从官府要员下手.最能震慑人心.此人非殷通不可。”

  项梁“重重地点头”好像下了多大决心似的“容我与众人商议商议”

  “既如此,统先行告退,梁公,需尽早决绝。”庞统施了礼转身离去。

  “李四,让所有项式族人来客堂见我,快去。”

  “是,老爷。”

  客堂之中,项梁坐正中,见众人到齐“都坐吧”“噗,噗”吹了吹茶杯,喝了小口。

  堂下,左边项羽.项庄.龙且

  右边.曹咎.周殷.钟离昧等人一一坐下。

  项梁把庞统所提的意见,从头到尾说给在座的听,并询问众人的意见,原本项庄等人认为此举不妥,但听了庞统所说的话,也就释然了。

  最兴奋的莫过于项羽了,此时项羽身穿白服,右配宝剑,威风凛凛,一副王者风范。虽然殷通有恩于项羽,但是寄人篱下这种滋味实在难受,况且殷通没什么本领,这让恃才傲物的项羽如何甘心听命于他。只听项梁话音刚落,项羽顿时来了精神,第一个赞成诛杀殷通。

  “叔父,我等皆为楚国旧臣,如今大秦以暴治国,百姓疾苦,那殷通虽为太守却无作为,这么个没本领的人如何引领大家起义反秦?

  现在不杀殷通,那么将来我们项家将永远听命于殷通,永无出头之日,如果起义成功,则殷通为王,如果失败,很可能就要全军覆没没有退路,哼,无论成与不成,我们都将是失败者,他日九泉之下有何颜面面见列祖列宗,不如趁其还没有防备,杀之夺权,复我楚国,可称王称帝。”项羽一番豪言壮语,说的项梁都激动起来。

  众人点头“少公子言之有理。”

  见众无人反对,项梁眼神之中突显杀机“殷通,你命如此,休怪我不顾昔日恩情。”

  随后,项梁与众人商议,联络那些楚国旧将,听命于项梁的郡中豪杰,商量着如何诛杀殷通以及之后迅速将会稽政权控制,避免殷通手下以死相拼,众人各司其职,领命而去。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一个机会。

  八月,江东,悄然地发生着变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