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四章 作为惩罚
本网提供更多了旧梦四张机创作作品的科幻小说《我的父亲叫灭霸》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十四章 作为惩罚在线阅读。她提议的屠杀宇宙与湄拉提议的格斗大赛,最终贝克特还是选择了格斗大赛。。...

【又是那家伙的提议…………】

【为什么…………】

【为什么…………】

浩瀚的宇宙中,来自于黑暗象限的贝克特号内,躺在自己房间床上的海拉心中满是不甘。

她提议的屠杀宇宙与湄拉提议的格斗大赛,最终贝克特还是选择了格斗大赛。

也就是说,贝克特最后还是选择了湄拉。

虽然这么换算很没有道理,但海拉的确就是这么觉得的。

海拉并不觉得自己的提议有哪里比不上湄拉那个烂到无以复加的格斗大赛。

直接杀光这个宇宙里的所有人难道不比格斗大赛来的快吗?

有她和湄拉的牵制,贝克特一个人完全可以无压力横推。

还不用担心那个什么全王和大神官在之后想要反过来屠杀她们所在的宇宙。

三打二怎么看都是他们赢面更大。

海拉自认为这个计划很完美,可贝克特却偏偏在沉默之后选择了湄拉。

选择了那个小婊砸!

【啊!】

【明明是我先!】

【认识贝克特也好,和他一起战斗也好,明明都是我先…………】

想到了自己未来那个女儿,越想越气的海拉索性自床上站起身,踩着充满了怒火的步伐走出房间,于数分钟后敲响了贝克特的房门。

“贝克特,我们需要谈谈。”

“贝克特。”

“贝克——”

吱呀~

承受不住海拉敲打的房门自动开启,房间内却空无一人。

眼下可是返程时间,贝克特不在自己房间,能在哪儿?

“你,在找什么?”

忽的,耳畔突然响起的低沉声线吓了海拉一跳。

转身望去,顺手关上了房门的贝克特正倚着门柱看着她,目光如炬。

“你去哪儿了?”

“湄拉那里,她想邀请那个氪星人参加格斗大赛,所以找我征求意见。”

浑然不知【湄拉】这个名字对于海拉而言已经是极大刺激的贝克特如实交代。

“………………”

“听着贝克特,我们需要谈谈。”

海拉以手扶额,平滑的手掌拍了拍脑门,尽量让自己保持一个心平气和的状态。

“谈谈?”

“是的,谈谈。关于你,还有我。”海拉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叉腰,几次组织好的语言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你到底想说什么?”海拉的卡壳让贝克特眉头不自觉皱起。

“为什么你会同意湄拉的提议?”

“为什么你拒绝了我的提议?”

“那个什么格斗大赛完全就是在胡——”

“因为那个叫全王的孩子根本不在乎他手底下的那些生命。”

尽力让自己沉住气的海拉决定先从另一个话题入手,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贝克特的回答所打断。

“…………?”

“你说什么?”

“在你以【屠杀宇宙生命】为威胁的时候,我观察过那个叫全王的孩子。”

“他完全不在意,甚至于没有丝毫愤怒的情绪。”

贝克特冷着脸,瞥了眼错愕的海拉后,将自己心中的猜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这也是贝克特当时为什么会沉默的原因。

他在观察,在判断被大神官尊为王者的全王是否真的不在意自己麾下的宇宙可能遭受屠戮的现实。

借着主动跳出来发表威胁言论的海拉,剖析全王的表情,分析他的性格。

“之前,那个自称为大神官的家伙把全王保护的很好,我很难看穿他。但是你的出现,你的威胁,恰好让我有了一个能够剖析那孩子性格的机会。”

贝克特没有丝毫求生欲的将自己【利用了海拉】这个事实说了出来。

实话实话,赛亚人的一大特点。

只不过………………在不知不觉间被当了枪使的海拉眯起了跃动着危险光芒的双眸。

贝克特这个举动让她很不爽。

非常不爽。

这让她想到了当初那个算计她和弗丽嘉,让弗丽嘉主动跳下悬崖以换取灵魂宝石的灭霸。

那时候的海拉,也是在不知不觉被当了枪使:“所以,你就同意了湄拉的提议?”

“…………海拉,你知道,在这个宇宙中的弗利萨,有多弱吗?”

兴许是察觉到了海拉身上那逐渐浓郁的“杀气”,贝克特眼皮一跳,下意识转移了话题:“这个宇宙,这条时间线上的弗利萨已经死了。”

“被我亲手杀死的。”

“他在我的手上,甚至于连一招都没撑下来。”

曾以为会让自己陷入一番苦战的仇人是宇宙最强,结果最后才发现他就是一个战五渣。

贝克特心中的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弗利萨有多弱,和你同意湄拉的提议有什么关系?”海拉不依不饶,步步紧逼,犀利的目光仿佛能够洞穿贝克特的眼眸。

“那么弱的弗利萨,不值得我在他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

“所以湄拉的提议正好,无论是那个氪星人亦或者是黑暗象限里的快银兄妹,他们都有资格——”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海拉,贝克特语气一顿,脚步下意识向后挪了一步。

砰!

海拉一只手直接拍在了紧闭的房门上,左手叉腰,抬头注视着贝克特,脑海中回想的却是那个自称【凯特·贝克特】的女孩。

“很好,我明白了。”

“不过,虽然明白了但我现在还是很不爽。”

“你利用了我,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近到能够感受到贝克特呼吸的距离,看着眼前这张令自己气闷的冷峻脸庞。

海拉一时间恶向胆边生。

察觉到了海拉眼神变化的贝克特眉头紧锁:“你想干什么?”

“你知道吗,那个穿越时空来通知我的女孩,她说她是我的女儿。”

海拉撑在房门上的右手食指果断将开门的密码器给关了。

“不过,她说她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也就是说按照正常的历史走向来看,我输了。”

“?”贝克特一头雾水。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贝克特。”

唔!

嘴唇相印的那一刻,贝克特瞬间瞪大了双眼。

良久,唇分。

唯有些许晶莹的丝线还在上演着依依不舍的戏码。

“呼…………”本能的,贝克特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速度在加快,呼吸有些紊乱。

尤其是,当海拉主动伸手,褪去了他身上的衣物后。

纤细白嫩的手指划过肌肉块块棱角分明的胸膛,踏上了快车道一路向下,温润的触感瞬间席卷了贝克特体内的每一根神经。

“躺下。”

“我要在上面。”

“不许反抗,这是我对你利用我的惩罚。”

海拉转身将贝克特推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染上了汗水的墨色长发肆意飘舞,褪去了阻隔的长腿摩挲着男人的肌肤,主动跨上了通往天堂的快车。

第一次尝到滋味的贝克特没有丝毫动作,就只是眼睁睁看着海拉跨坐在自己身上,紧咬着着嘴唇,艰难维持着汗如雨下的威严模样。

深邃的桃花源口,初极狭,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红唇娇启,是红粉咽喉中锁不住的声声蔓。

如哀,如痴,如喜,如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