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面试

独家婚宠:贺少很专情 第3章 面试

作者:妙多 小说:独家婚宠:贺少很专情 更新时间:2021-04-09 06:11:46
狭小的空间空气骤凝,冷得冻人。转租车师傅是个年过五十的男人,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还不懂得给人救场。“小姑娘,你们去的地方现在的可有点儿偏了,的确你们是本地人啊?”有人出租车师傅是个年过五十的男人,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还懂得给人救场。。...

狭窄的空间空气骤凝,冷得冻人。

出租车师傅是个年过五十的男人,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还懂得给人救场。

“小姑娘,你们去的地方现在可有点偏了,看来你们是本地人啊?”

有人救场,两人十分感激,赶紧接过师傅的话头,“嗯,是在这儿长大的。”

“怪不得,那边现在正在拆迁,不知道你们去哪儿做什么?”

“就看看。”连悠夏摇下车窗,晚风吹进来,格外清凉,“我是在那儿长大的,最近才从国外回来,就想看看。”

“恋家好啊。”师傅人来熟,话题转得飞快,三人闲聊间目的地便已到达,“到了,天这么晚,注意安全。”

“麻烦师傅。”

车是停在一条小道边上,下了车,连悠夏和贺温轻车熟路地拐进小道进了深巷。穿过狭长的巷子是一个不大的操场,周围原本挺直的树被砍倒,横七竖八在操场的角落。

正中央红旗还在,风来时仍会随风飘扬。

这是连悠夏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也是她待了六年的国小,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有她小小的印记。

连悠夏在前,贺温安静地跟在后面。

前面有三幢教学楼,左右各一,中间是办公大楼和其他教学教室。

连悠夏径直进了办公大楼。

一楼有扇大门,连悠夏记得小时候是用很厚重的铁锁锁住的,现如今铁锁不在了,大门微敞,她抬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许久没有人烟的建筑惊起一阵灰烟。

咳咳咳!

连悠夏猝不及防吸入了一两口灰尘,贺温在后面拿出纸巾和水,连悠夏接过,道了声谢谢。贺温不说话,沉默地跟在连悠夏身后。

高跟鞋踩在过道上清脆作响,厚重的男步清晰可辩,呼吸在这安静的建筑里十分明显,这里早就断了水电,走廊和楼梯的光线并不好。

贺温拿出手机为连悠夏打着光,见她无心看路,便悄悄上前缩短一小步的距离,以防连悠夏摔倒,这样他也好及时抓住她。

这幢办公楼一共只有四层。

连悠夏停在三楼,贺温也停了下来,他知道,这就是连悠夏的软肋,也是她唯一的认定的港湾,只是,再过不久,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贺温知道,这里拆迁的消息一定会兜兜转转地传到连悠夏的耳朵里,而她回国,一定会来这里看看。

连悠夏站在门外,教室的门还是那种很旧很旧的木板门,上面留着许多涂鸦,时光一层一层覆盖,连悠夏已分不清哪一笔是她稚嫩的小手亲手画下的,而哪一笔是那个人为了她而画下的。

推开门,嘎吱作响,屋内沉闷的空气呼之欲出,连悠夏不由地偏了偏头,让腐败的气息侧身而出。

连悠夏习惯性伸出右手去摸开关,按下之后才恍然这里早已不是当年。贺温侧身跨过连悠夏,用手机打着手电筒,一束小小的明亮的灯光在漆黑的教室闪亮起来,随着光线移动,连悠夏依稀看清楚了室内的模样。

黑板的板面已经不光滑,起了角,手一碰就成了碎屑在灯光下飞舞。靠窗的角落里那台旧旧的钢琴已不见了踪迹,只残存着钢琴角在地面留下的四个小坑忽隐忽现。室内原本拥挤的课桌全被清理出去,空荡荡的,就像连悠夏此刻的内心,万籁俱寂,空无一物。

贺温的声音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

“连连,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么?”

连连。

这是贺温心情好的时候对连悠夏的别称,也只有他这么叫她的时候才不会捉弄她。

连悠夏想,原来,他不止会连小姐三个字,还会连连两个字。

“你想听我说什么。”

贺温把手机的灯光关掉,一切陷入黑暗中,两个人站得极近,在没有任何光线的情况下,这样的场景极其暧昧,连悠夏觉得有些不自在,偷偷向后挪了一小步。

贺温仿佛没有察觉,口吻不算温柔,“说说孙子涵结婚的事,我唯一不知道的事。”

“没什么可知道。”连悠夏根本不想多谈孙子涵,不知为何尤其是在贺温面前她更是不想提起孙子涵,不仅觉得恶心,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里面,可连悠夏看不清只好放任不管。

“既然你觉得没什么可说的,那换个方式。”贺温的声音就在连悠夏的耳边清楚地响起,直愣愣地砸进了她的心里,“像从前一样,我问你答。”

“你问我答?”

连悠夏许久没有再听闻这个名词,这是他俩之间特有的沟通方式,“也好。你问。”

“你见过孙子涵了?”

“嗯,见了。”

“在见我之前?”

“嗯。见你之前。”

“在见面之前,他和你分手了么?”

“没有。”

“但见面以后你们分手了?”

之前所有的问句都是疑问语气,唯有这一句,连悠夏听出了肯定。

“嗯,是的。”

连悠夏以为贺温还会接着问下去,她屏息以待贺温最致命的一问,但黑暗中一切安静得令人可怕,贺温却是再也没有出声问任何问题,若不是他的呼吸就在面前,连悠夏都快以为他已经不在这里。

“贺温?”

连悠夏不确定的出声询问。

“怕我走了么?”

灯光亮起,小小的屏幕打着光,连悠夏抬头看着贺温却发现根本看不清他的容颜,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而她被贺温那双眼彻底吸引了去,在那双眸子里,她仿佛看见了一个人的影子,太熟悉,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贺温静静地看着连悠夏的脸庞,他再熟悉不过,魂牵梦绕的,不过就是这个在他不长的生命里张牙舞爪的姑娘。

可他却错过了她,在原本可以靠近她的日子里一点一点将她推走,去了别的男人身边,再遍体鳞伤的回来。

连悠夏的眼睛很红,眼里分布的血丝还未散去,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气息。贺温自然垂在一侧的手微微抬起,却又在无光的寂静中无声放下。

“你在看什么?”

连悠夏低下头,低声问道。

“没什么。”贺温别开眼,“这里已经什么没剩下了,你还需要去别的地方看么?”

连悠夏摇摇头,“不必了。”这里都没有剩下任何东西,其他的地方就更别说了。

连悠夏转身往外走,贺温细心地给她打着灯,一路下楼,两人无话。

故地重游,物是人非,连悠夏早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只是内心依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地方,转眼成为废墟,不知明日是何光景的滋味难以描述。

出了办公楼,月光撒下来照在废墟上,凄冷一片,贺温看了看,指着不远处一幢家属楼问道,“那里你不去看看么?”

连悠夏头也不回,径直向操场外走去,“走吧,不想看了。”

废墟和破旧的大楼被抛之脑后,连悠夏和贺温并排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打到出租车,往日繁华的街道今日不复存在,时光轻轻一抬手,一切皆成枉然。

连悠夏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也许孙子涵不过也是一桩旧物,既然有人愿意替她接手处理,又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何苦折磨了自己。

连悠夏的新住宅在市中心,贺温送她上楼的时候已是很晚,回来之前两人安静地走了一段路,贺温的不言不语让连悠夏备感安心,孙子涵带来的伤害似乎无形中被贺温悄无声息地抚平了不少。

连悠夏回了家,屋里的灰尘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看起来已有段时间无人打扫了。

连悠夏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卧室,也不管究竟床单脏不脏直接瘫倒在上面,沉沉睡去,夜色渐沉,明月透过窗洒了银光进来为连悠夏轻轻覆上。

这一觉,连悠夏睡得极沉。

电话铃声响了许久,才被睡眼惺忪的连悠夏接起。

“喂,你好,请问你是?”

“连悠夏连小姐是么?我是市中心医院人力部主管,你现在方便来医院面试么?”

“面试?!”连悠夏一下被惊醒,对了,医院的招聘她有投简历的,“嗯嗯,好的。我有空,请问几点面试?”

“下午三点。”

“嗯嗯。好的。麻烦你了。”

连悠夏赶紧起床,收拾自己,第一场面试可别搞砸了,市中心医院门槛不低,能接到面试通知就算是成功了一小步了。

连悠夏紧赶慢赶到了医院面试地点已是下午两点半,幸好提前了半个小时到。

等候区的人不少,连悠夏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整理情绪,她知道,她是有优势的,国外的求学经历会让她更显眼,然而就算有优势也不能大意,市中心医院更需要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医生,而不是去国外溜达了一圈的学生。这一点,连悠夏十分清楚。

面试进行的节奏极快,连悠夏是第三批面试的人员,过程只有十五分钟。

连悠夏离开房间的那一瞬间便知道了结果,这份工作,没有任何问题,果然,第二天医院就来了电话通知上班。

有了新工作的连悠夏每天忙得昏头转向,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其他问题。

孙子涵被她抛之脑后,新的科室,新的人群,新的生活,一切都充满了新的气息,连悠夏在这样急促匆忙的日子里飞快地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直到孙子涵的请柬送来她的单位,连悠夏才意识到,她似乎并不是真的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孙子涵是她内心深处最锋利的刺,轻轻一碰,便是万箭穿心,锥心之痛。

结婚的日子在一周后,连悠夏翻了翻日历,是个黄道吉日。

男朋友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

多么可笑的事情,而她,似乎只有接受事实。

连悠夏想,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认真考虑要不要去参加婚礼。

这种渣男,就该永不相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