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真正败家

神医驾到 第3章 真正败家

作者:昨夜西风起 小说:神医驾到 更新时间:2021-04-09
晃到上官南面前的女人,身材极好,柔软细腻得如春风中的柳枝,不仅浑身透着抚媚,连声音都有种春的气息。但是,她的妆扮真的让人敢奉承,波浪卷的头发下,一张有着几分姿色的不过,她的妆扮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波浪卷的头发下,一张有着几分姿色的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粉,眼影画的很深,假睫毛重重地压着眼皮,让人看着都累。。...

神医驾到

推荐指数:10分

《神医驾到》在线阅读

晃到上官南面前的女人,身材极好,柔软得如春风中的柳枝,不但浑身透着妩媚,连声音都有种春的气息。

不过,她的妆扮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波浪卷的头发下,一张有着几分姿色的脸上,涂着厚厚的一层粉,眼影画的很深,假睫毛重重地压着眼皮,让人看着都累。

上官南有些想笑。

这女孩年龄不大,粉末下的皮肤也很白嫩,为何如此摧残自己?难道是报复社会?不过,在酒吧,这种浓妆艳抹的女人,想报复社会也有一定的难度。

令上官南有些好奇的是,这个女人并不是酒吧中出卖肉体的女人,从门童罗宾对他的态度,便能看出一点。被人夺了小费,罗宾本来很不满,可当他看到这个女人时,不满顿时换成了畏惧,还恭敬地叫了一声静姐。

不过,这女人却无视了他的存在,把手提包轻轻丢在桌上,扫了上官南一眼,靠着椅背,慵懒地坐了下来。

“去,一打啤酒!这桌,我张静请了。”

“好的,静姐!”

罗宾正要下去,上官南挥手拦住。

“别,我不喜欢欠别人,尤其是陌生人,还是我来吧!”

上官南从口袋里再次掏出一沓红票。

罗宾很想接,却又顾及张静,只好干瞪眼地望着张静,等她发话。

张静眉头一挑,假睫毛颤了一下。多了一丝兴趣。

“既然如此,那就让弟弟破费了,不过,我突然不想喝啤酒了,阿宾,咱们这不是有几瓶2000年的拉菲吗?都上来吧!”

“啊!静姐,这点钱,一瓶都不够啊!”

上官南自然知道这钱不够,2000年的拉菲真品,在外面已经卖到十六七万了,这酒吧自然低不了。他明白知道这是张静在探他的底,于是笑了笑,从口袋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罗宾。

“刷卡吧!密码是六个零。”

罗宾惊了一下,不问价格,就让刷卡,不是傻子,就是真正的有钱人,可他怎么看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穿着破旧的上官南都属于后者。

“您,您确定?”

“去吧!几瓶酒而已,我还请得起。”

罗宾忐忑离去。

一旁的张静,悚然动容。

她混在鱼龙混杂的酒吧中,自然有几分识人的本事,眼前的上官南,让她有些看不透。越是如此,她越想看透,她目不斜视地盯着上官南,想从上官南的表情中找到他装大爷的蛛丝马迹。

让张静惊讶的是,上官南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透着强大的自信,每一个动作,都无比自然。

自然得像石头一般,没有一丝感情流露。

张静不信邪,死死地盯着上官南,想让他先说话,那怕是问一句,你瞅啥也好,可遗憾的是,直到罗宾把拉菲送来的时候,上官南也没有说话。

更让她震惊的是,当罗宾拿来十八瓶2000年的拉菲时,上官南只是笑了笑。她可知道2000年的拉菲,在酒吧的价格,每瓶十八万八!十八瓶!该多少钱?

这个少年什么来头?随手一张卡就有这么多钱,而且很不在意的样子。

张静突然觉得头大,似乎有种玩火的感觉。

该死的罗宾,他怎么有胆子刷客户这么多钱?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上官南淡淡地说道:“静姐,在开酒之前,方便我问你三个问题吗?”

“问,问吧!”

上官南呵呵笑了一下,平和地说道:“静姐,你别紧张,我只是问你一些普通的问题。”

张静不由地吃了一惊,她紧张得连手心都出了汗,而且还不自知!

天哪!我这是怎么了!

不过,她不知道是,随着上官南一句别紧张,她竟然平静了下来。

上官南问道:“你和路哥,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你什么意思?”

“别激动,你说你对路哥的事情,无所不知。我总该问,什么样的关系,才会让你无所不知?再或者,我也应该知道你站在什么立场,说这样的话,有没有偏向谁,有没有故意开脱,或者抹黑谁?”

“这重要吗?”

“重要!”

“情人!”

上官南没有吃惊,反而很欣赏静姐的坦白,只是平静地补充了一句。

“抛弃的情人吧?”

张静气得直翻白眼,上官南并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

“第二个问题,路哥对周莉好吗?”,

“好,好的很,像当初对我的一样。不过,周莉硬气,硬是没接受,只可惜她不了解路哥,路哥有两杯酒,敬酒和罚酒,敬酒不吃,怕是只能吃罚酒了。”

“两怀酒,呵呵!”

上官南虽然一脸平淡,可眼睛却冷冽起来,接着问道:“最后一个问题,这酒吧和路哥什么关系?”

“当然是路哥的,否则周莉那样的美人,怎么能安然在这里——”

张静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啪地一声脆响,一瓶拉菲摔碎在地上。惊得她对着罗宾吼道:“罗宾,你干什么!这么不小心,这一瓶可是十八万八?你怎么给摔在地上了?”

罗宾吓得差点栽在地上,带着哭腔说道:“静姐,不是我啊!是是这位先生自己摔的。”

张静目瞪口呆地看着上官南。

上官南没有理会她的表情,从桌上再次拿起一瓶拉菲丢在地上,啪叽一声,酒瓶四分五裂,鲜红的酒液流得满地都是。

张静看在眼里,似自己的血在流!十八万八!这两下就三十多万!她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弟弟,你这是?”

上官南没有理会她,再次拿起一瓶拉菲丢在地下,清脆的声音格外刺耳,周围喧闹的声音都慢慢地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上官南,还有一些人小声地议论。

“这人干吗呢?摔酒干什么?”

“心情不好呗!”

“这也行?等我不好时,我也摔。”

“你能摔得起么?那是红酒!”

“我擦!真是!还是拉菲!这得一万多吧!”

这些人不知道上官丢在地上的拉菲,是四季酒吧排在前三的名酒!罗宾却知道,可他已经吓傻了,如同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张静反应过来,急得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一般。

“弟弟,别激动,有啥事跟姐姐说,姐姐帮你,你别摔酒,这都是钱啊!谁能跟钱过不去?”

上官南无辜地说道:“没有和钱过不去,这钱不是让人用的吗?我觉得这酒摔在地上的声音很好听,要不你也摔下?”

看着上官南递来的酒瓶,张静吓得急忙后退,生怕粘上一般。

上官南无所谓地再次丢下地上。

啪啪啪!

连摔三个,张静惊得翻江倒海。

疯了!这人真疯了!见过败家的,没有见过这么败家的!

她阻挡也不是,不阻挡了不是,从来没有的折磨笼罩着她,酒吧里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连音乐都停了,议论声也停了下来,只有清脆的啪啪声,格外清脆刺耳。

吧台处,一个满身肌肉的青年,冷冷地盯着上官南,一脸煞气。

“去查查,这人什么来头!”

“是,路哥。”

这时,上官南猛然扭头,看了过来。

“不用查了,我叫上官南,今年十九岁,是一个乡下来的赤脚兽医。”

路哥冰冷的眸子微微一缩,他自然不相信上官南的鬼话,赤脚兽医?见过这么豪横的赤脚兽医吗?其它人也面面相觑,狐疑起来。

路哥走了过来,冷冷地说道:“朋友,你是来喝酒的,还是来闹事的?喝酒欢迎,闹事,对谁都不好。”

他话音一落,呼啦一声,周围十多个劲装保安瞬间合围了下来,目光不善地盯着上官南,大有一言不合,直接放倒的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