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杀人

末世之冷面 第1章 杀人

作者:zhy220 小说:末世之冷面 更新时间:2021-05-02 21:16:50
厅中央赫然被捆绑着一个被堵上嘴巴的中年人人。  没办法凭着月色上下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吕伟,在这个明显了废旧的房屋中了呆了两天。两天的时间内一滴水未进,嘴唇早以崩裂的他此时也也没了争扎的气力。  也不是吕伟不想叫喊求救,就算这里了被他的公司废旧,路上这是一间不过五十平方的老式民居,一间卧室一个大厅,连个厕所都没有,白灰墙上的白灰早已剥落,隐约可见里面陈旧的红砖。地上铺就的厚厚灰尘,说明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过。。...

末世之冷面

推荐指数:10分

《末世之冷面》在线阅读

  透过已破烂不堪的窗户,可见的只有昏暗的夜色下零零落落的点滴灯光;皎月如霜,不显明亮的月光下,现在正处于十月的秋季,在冷风的吹拂下有着些许寒意。

  这是一间不过五十平方的老式民居,一间卧室一个大厅,连个厕所都没有,白灰墙上的白灰早已剥落,隐约可见里面陈旧的红砖。地上铺就的厚厚灰尘,说明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过。

  不过此时房屋内却不是毫无人迹,在那遍布蜘蛛网的木门旁倚坐着一个浑身鲜血的年轻人;大厅中央赫然捆绑着一个被堵住嘴巴的中年人。

  只能凭着月色打量着整个房间的吕伟,在这个明显已经废弃的房屋中已经呆了三天。三天的时间内滴水未进,嘴唇早已龟裂的他此时也没有了挣扎的气力。

  不是吕伟不想呼喊求救,哪怕这里已经被他的公司废弃,路上的行人稀少但是绝不是没有。然而被堵住嘴巴的吕伟所能发出的最大声响也不过是连房门都传不出的呜咽声。

  在三天前,吕伟还是弘扬房地产的老板,每天无不是锦衣玉食;可是谁会料到此时他会在这个不见人影的小屋中静静等死呢。而造成这一切的人早已倒在门旁生死不知。

  这个地方吕伟不会陌生,三年前这片区域是弘扬房地产重点拆迁的区域;当时他从位居高位的同学口中听说一个改革政策后就将全部的精力投到这片老式的居民区。记得那时为了让这里的人搬迁,他手上平添了几条人命,然而最后被报社揭露后不得不放弃这片区域的开发,想来那个年轻人就是当时那几个人的亲戚吧!

  吕伟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他可以为了金钱轻易漠视别人的性命;但这不代表他也会无视自己的性命,在别人报仇的时候闭目等死。在他眼中,自己的命远比那些平民百姓重要得多。他不想死,所以在被抓到这里的时候,吕伟趁着年轻人不注意,把随身携带的钢笔送进年轻人的腹中。

  可是,天不从人愿,吕伟最后还是没有跑成;而那个年轻人也倒在门旁生死不知。

  想来是死了!和吕伟相比,不过是早与晚的区别而已。

  吕伟眼中的光芒渐渐散去,正当吕伟要合上双眼时,一阵白光照亮了从无尽黑暗中透射而出,原本应该属于黑夜的大地恍若白昼。

  ----------

  “我是死了吗?爸妈,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要来陪你们了。”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的时候就已如同死去。

  三年前,那时在校住宿的秦子风还是严父慈母下的乖巧高中生,那时的他不知道的什么叫忧愁,什么是失去,什么是仇恨。直到那一刻,直到那时自己从学校回来,没有看见往常在厨房为自己归来而忙碌的父母,而是看见牌位上的骨灰时,秦子风终于明白了。

  一切只是因为自己的父母不能接受那低廉的拆迁费,所以才会被那些小混混活生生打死;但是这并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另一个开始。

  自己的父母死了,自己是最后最后一个知道,最后一次感受父母存在竟然是在怀抱着父母骨灰盒的时候。自己的大伯为了私吞那十多万的赔偿,所以才会让秦子风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据邻里之间的讲述,知道父母死前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念叨着自己名字的秦子风心中落下了仇恨的种子。

  那个大伯拿走了秦子风的一切,秦子风没有反抗;因为在得知父母离去的那一刻起,秦子风就知道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

  因为父母最希望的就是让自己考大学。背负着父母期望而不得不活着的秦子风在两天的假期后,如同往常一般回学校上课,唯一不同的是,秦子风在下课后不是和以往一样和女同学谈笑,而是在拒绝大伯那虚伪的援助后,在各个场所中为着生活忙碌。直到所有人都渐渐淡忘这一件事后,也就是一个月前,上了大学的秦子风终于露出自己的爪牙。

  那天,他去到他大伯的家里,以一把水果刀割断他大伯的喉咙,看着大伯那不明所以的目光,没有任何表情的秦子风从那一刻起就步上一条不归路。

  随后他找到当时的那几个混混,当着他们的面前杀了他们的父母,不顾他们的惊恐的呼喊,被黑暗侵蚀的秦子风用一把削铅笔的小刀分离了他们身上的血肉。

  可是,不够,还不够。当初与此事牵连的人远不止这些,弘扬房地产的老板吕伟才是罪魁祸首。在吕伟的别墅前蹲守近一星期的秦子风趁着吕伟独自回家的时候,把吕伟打晕后带到这三年来他未曾踏足的故居。

  秦子风要用这最后的凶手来祭自己父母的在天之灵。在准备将吕伟捆绑的时候,却没想到吕伟却在这时醒了。一番搏斗后,秦子风最终还是如愿将吕伟捆绑在椅子上,可是已然伤重的他在门旁一躺便是三天。

  “爸妈,我已经考上大学了;你们以前不是经常说当我考上大学后,你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下了吗?”

  “我和你们说,我在大学里认识了很多同学,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是他们对我都很好。”

  “爸妈,我好累,好想再次回到你们怀里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爸妈,我有很多很多话想和你们说,可是你们,,,,”

  意识渐渐模糊,秦子风终于陷进混沌之中。

  白光照耀在房间的两人身上,触目所及的是白蒙蒙的一片,或许更应该说的是白雾而非白光。强撑起精神的吕伟发现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俯于地上的年轻人,可是却看不见近在咫尺的墙壁。

  感觉体力渐渐恢复,三天来每每折磨自己的饥饿感此时已不见分毫;原本已经放弃反抗的吕伟也重新有了生的渴望。

  秦子风感觉自己已经死了,其实死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心中早就清楚,心中已经被黑暗占据的他在这样的世界中生存对于他对于别人而言都绝不是一件好事。三年来支撑着自己的仇恨已经让秦子风双手满是血腥,这样的自己也许会让在天之灵的父母失望吧。

  秦子风已经没了反抗的意愿,可是即使闭上眼睛都可以见到的白光,把一只脚踏进地狱的秦子风硬生生拖回尘世。秦子风腹部被钢笔贯穿的伤口在白光的照拂下慢慢合拢,最后连伤疤都未曾留下,只有那破损的衣服和触目惊心的血迹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睁开久闭的双眼,只见黑色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的灵动之色,唯有的是一潭死水。

  在吕伟惊讶的眼神中,秦子风渐渐站起身来;与吕伟那惊恐的眼神碰撞,秦子风脸上浮现出冰冷的笑意。

  “这回是老天都要让我手刃仇人。”走到吕伟的身旁,看着一片苍茫的大地,秦子风说道。

  无视正拼命扭动身躯的吕伟,秦子风抽出一把满是锯齿的水果刀,缓缓的割下了吕伟的耳朵。

  “我一个穷小伙,买不起多好的刀子,所以只能用商店着十块钱一把的水果刀送吕老板上路了。”又一刀捅在吕伟大腿上的秦子风说道。

  “放心,这刀我有加工,肯定会让吕老板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说,但是我不想让你吵到我爸妈的安眠,所以请吕老板尽量忍着。”

  ,,,,,,

  秦子风看着已经血肉模糊的吕伟,脸上没有半分不忍之色。就像平常时捅破气球一般,秦子风一刀送进吕伟裸露的心房之中,温热的血液顺着刀子染红秦子风的双手。

  轻舔手上的血腥,秦子风留下一句:“心没黑,血也不是臭的。”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