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第2章 奸情败露(2)
苏宏佑小说名字叫作《朱门锦绣之宠妃为先》,提供更多苏宏佑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苏宏佑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朱门锦绣之宠妃为先小说苏宏佑摘选:苏宏佑,一个一直到弱冠连童子试都没进行的“读书学习人”。苏宏佑本人也惊异不己,他是来凑热…...

苏宏佑小说名字叫做《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这里提供苏宏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朱门锦绣之宠妃至上小说精选:清雅博学的才女嫁入勋贵之门,本身就有些格格不入,而她所嫁之人还是京城里最是不学无数的纨绔子弟,这桩婚姻当时可是跌碎了不少眼球。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样的姻缘还是程汶锦自己求来的。去年榴花遍开之时,今上奉母游江东。为给陆太后解闷,今上便招江东名门闺秀与陆太后同游。程汶锦有才女之名,又是周到细致之人,很得陆太后喜欢。回京之前,陆太后赏赐了诸多名门闺秀,汶锦所得了赏赐最为厚重。除此之外,陆太后还让汶锦提一个要求,只要陆太…

清雅博学的才女嫁入勋贵之门,本身就有些格格不入,而她所嫁之人还是京城里最是不学无数的纨绔子弟,这桩婚姻当时可是跌碎了不少眼球。

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样的姻缘还是程汶锦自己求来的。

去年榴花遍开之时,今上奉母游江东。为给陆太后解闷,今上便招江东名门闺秀与陆太后同游。程汶锦有才女之名,又是周到细致之人,很得陆太后喜欢。

回京之前,陆太后赏赐了诸多名门闺秀,汶锦所得了赏赐最为厚重。除此之外,陆太后还让汶锦提一个要求,只要陆太后能做到,就答应她。汶锦提出要自主择婿,陆太后当即答应,又将归京之期延后十日,为她办了一场赛诗会。

在赛诗会上夺魁的男子只要身无残疾、年轻未娶,相貌过得去,无论贫富穷达、门楣身份,汶锦都会嫁。汶锦的父母和程氏一族都很开明,不但不指责她不安分,反而声明会给她双份嫁妆,更增加了这场诗会的诱惑力。

只要是符合条件的青年才俊,不管门户高低,都想在陆太后主办的诗会上一展才华。能夺魁更好,即使不能胜出,也能争取到崭露头角的机会。诗会空前盛大,初选、复选之后还有五十名参赛者,其中皇子及王公府邸的世子不下十人。

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最终获胜者竟然是现任锦乡侯苏乘的继室所出的嫡次子苏宏佑,一个直到弱冠之年连童子试都没通过的“读书人”。苏宏佑本人也惊诧不已,他是来凑热闹的,根本没想胜出,怎么这绣球就落他头上了?

陆太后居于深宫,也知道苏宏佑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她心疼汶锦,可事已至此,不便表态。汶锦也被这个结果击懵了,本是很有主见的人,一时也没了主意。程琛及程氏一族也不看好这门婚事,为取信于天下人,只好勉强应承。

汶锦去年十月嫁到锦乡侯府,明知所嫁非人,只好忍耐将就,凡事按规矩礼法,不为人所喜,也不被人挑饬,和苏宏佑及苏家人倒也相处融洽。

只是想到苏宏佑文不成、武不就,年纪不小,仍一事无成,又贪酒好色,与她没有半点共同语言,且不听劝说,她就会悲从心起,无奈且伤怀。

迄今,她怀孕五个多月,在苏家的希望和寄托就转移到孩子身上了。

流书听汶锦越弹越伤感,忙说:“三奶奶,大夫让你经常走动,奴婢陪你到后花园走走。今天有亲戚家的姑娘们来贺寿,她们崇拜三奶奶,都到处打听你呢。”

“那就去后花园吧!”汶锦轻叹一声,扶着流书的手朝后花园走去。

“见过三奶奶。”沪棋带一个小丫头迎面走来,给汶锦施礼,神色极不自然。

沪棋和流书都是她的陪嫁丫头,她怀孕后,苏宏佑接连抬了四房姨娘还不知足,又染指她的丫头。别人都不愿意,只有沪棋点了头,给苏宏佑做了通房丫头。

“三奶奶要去后花园吗?”

汶锦点点头,见沪棋欲言又止,问:“你刚从花园来?有什么新鲜事?”

“婢妾……三奶奶还是别去了,免得尴尬。”

“三奶奶去后花园尴尬什么?你把话说清楚。”流书是个急性子,赶紧催促。

沪棋愣了片刻,才低声说:“叶姑娘来了,正在后花园的水榭……”

“叶姑娘来了怎么了?三奶奶正想跟亲戚家的姑娘们说说话呢。”

汶锦听懂了沪棋的话外之音,轻哼道:“流书,我们去水榭坐坐。”

流书想起之前听到的一些传言,又见沪棋神色躲闪,便想到水榭里难堪不雅的情景,忙说:“三奶奶,奴婢陪你去清波苑吧?姑娘们都在那边呢。”

“去水榭。”汶锦语气坚定。

“三奶奶还是……”沪棋见汶锦和流书匆匆走了,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叶姑娘名叶玉柔,是苏宏佑的嫡亲表妹,这段日子隔三差五来锦乡侯府,跟苏宏佑很亲近。听说苏宏佑未成亲之前一直想娶叶玉柔为妻,只可惜郞有情、妾无意。这一个多月,叶玉柔明显和苏家上下近乎起来了,这令汶锦很不解。

从汶锦居住的院落到后花园的水榭有一段路,沿途遇到不少丫头婆子。她们有的迎上来很不自在地行礼,有的远远看到她,就匆匆跑开了。

水榭里正上演什么戏码,汶锦猜到了十之八九。作为知书达理的女子,应该采取很含蓄的方法去捉奸,因为把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捉奸在床对她没半点好处。汶锦明白这个道理,但她想赌一口气,就想见识见识他们交欢的丑态。

欢快的呻吟声和粗重的喘息声从水榭内传出来,毫不掩饰地传达着行淫的快活,令闻者面红耳赤。而他们似乎浑然不觉,还很恣意地释放着身体的本能。

守在水榭周边的丫头婆子见汶锦到来,也不阻拦,都齐齐跪下了。流书见汶锦要进到水榭,赶紧拦住她,被她呵斥了一顿。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奸情,也没想太多,她推门进去,看到赤条条的男女行欢正酣,她有心里准备,仍怔立当场。

“你来干什么?”苏宏佑趴在叶玉柔身上,咬牙喊呵。

怒喊声惊动了汶锦,她回过神来,才想到这场捉奸似乎很不对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