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奇怪的老夫子

李淼 奇怪的老夫子

作者:梓江斋 小说:李淼 更新时间:2021-06-10 14:44:57
了那个四合院和旅店外一概都是土坯房。有几个女人看见李淼像是故意地规避什么像,打了个打招呼便窃窃私语出来。李淼也好问自顾自自地走到了老夫子家。虽然从这几个女人的反应可以看出李淼但是会觉得有什么事情。要不然为什么会规避他呢?  还也没进屋李淼先看见了门还没有进门李淼先看到了门楣上面挂着一大块白布,门的两边贴着一副挽联,在白色的宣纸上面写着“鹤驾已随云影杳,鹃声犹带月光寒。”李淼看了佩服道果然是个耕读传家的人家。看那雄浑有力的笔锋,就是现在大城市里面所谓的什么书法家协会的成员简直就是望尘莫及了。李淼又把自己的衣服看了看,因为他知道在这样的人家礼仪是最重要的。还好他自己平时就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今天也是身上穿的一身黑色的西服,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的软底皮鞋。在门前李淼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伸出右手敲了一下门。本来他就没有用多大的劲可是门确应声开了。。...

李淼

推荐指数:10分

《李淼》在线阅读

  沿着上一次的路李淼慢慢的走到了街头那个四合院。一路上他静静的看着这个小街。虽然现在热闹了许多,但是老旧的土坯房还是显得更这个经济时代格格不入。小街的一边是一片梯田,本来应该成熟了的油菜现在都还是绿油油的。小街的另一边是一片大山,远远地望去这一片大山倒有一种龙欲飞天的感觉。在这片大山的前面又有一个独立的山峰,连在一起看就如同龙珠一样,这个便是青峰山了。李淼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个小村庄除了那个四合院和旅店外一律都是土坯房。有几个女人见到李淼好像故意回避什么一样,打了个招呼便窃窃私语起来。李淼也不好问自顾自地走到了老夫子家。但是从这几个女人的反应来看李淼还是觉得有什么事情。不然为什么会回避他呢?

  还没有进门李淼先看到了门楣上面挂着一大块白布,门的两边贴着一副挽联,在白色的宣纸上面写着“鹤驾已随云影杳,鹃声犹带月光寒。”李淼看了佩服道果然是个耕读传家的人家。看那雄浑有力的笔锋,就是现在大城市里面所谓的什么书法家协会的成员简直就是望尘莫及了。李淼又把自己的衣服看了看,因为他知道在这样的人家礼仪是最重要的。还好他自己平时就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今天也是身上穿的一身黑色的西服,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的软底皮鞋。在门前李淼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伸出右手敲了一下门。本来他就没有用多大的劲可是门确应声开了。

  李淼正在狐疑,确见是有人来开门,只不过是正好而已。那开门的人见到李淼目不转睛的盯了有5、6秒钟然后退到了一侧。就是这几秒钟时间李淼确看了一下开门的人。只见她一身白色的孝服,头上也是薄薄的白纱把脸盖住了,发髻上面插了一只白花,脚穿一双白色的手工布鞋,身姿轻盈,就是这脚有点奇怪。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双小脚。现在的人还有裹小脚的吗?再一抬眼透过那薄薄的白纱看去才发现白纱后面的脸竟然有了很多的皱纹,柳叶一样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清澈又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瓜子型的脸。要是没有那些皱纹谁说不会动心呢。这个老妇人年轻时候肯定是个大美人。但是前次来老爷子家没有女眷啊,眼前这个人又是老爷子的什么人啊?也不容他多想,李淼先给开门的老妇人鞠了一躬,说道:“我叫李淼跟石老前辈有一面之缘,得知老前辈驾鹤西去,特来悼唁。还烦请前辈领我进去上一柱香。”那老妇人点了点头领着李淼径直来到了老夫子的灵堂前面。李淼一看这灵堂就是老夫子他家的堂屋,只不过门用松枝圈了。门楣中间挂了一朵白色的纸花。在门的前面放着一个蒲团。蒲团前面是一个香炉,里面还燃着几柱香。门的两边也是一副挽联“无忧无虑老夫去矣,克勤克俭小子勉之”。再往里看是一个土漆漆得乌黑发亮的棺材,棺材的前面摆着一个灵位上书“故先考石公讳溪梦府君之灵位”。看了灵位李淼才知道这个老夫子叫石溪梦。在棺材的后面墙壁上挂着一副工笔的画像,画中人正是这老夫子。这画中之人被画得栩栩如生。李淼不由得仔细看了看。这一看才发现这画像有些年头了,因为装裱的纸都泛黄了。肯定不是后人画的了。可是老夫子年轻的时候别人怎么知道他老了的样子。就算是老夫子自己画的,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老了是什么样子啊?这太奇怪了,李淼暗暗的想。

  “小兄弟你果然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李淼的耳边传来。李淼不由得吃了一惊,转过头来一看李淼这样一个有一点见识的人也吓得心砰砰直跳。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门前左边跪着人。只不过他的声音特别像老夫子。也难怪,人家是亲生父子,不像才怪了。只不过就上一次来的时候,这个老夫子的儿子还声如洪钟现在怎么就这样了。也许是伤心过度的原因吧!看看这披麻戴孝的样子,一点也不像现在大城市里,有的人家老人过世了,子孙们就是请客吃饭一醉方休。说的都是自己怎么怎么又钱,怎么怎么孝顺。其实老人活着的时候却是不闻不问。李淼想到这里转过身来对溪梦老前辈的儿子说道:“老先生也不必过度悲伤,人活百年终归土。节哀顺变吧。你要是病了就更是雪上加霜了。我也没有带什么东西,这里有一个我从朋友那里得来的一个扳指,不值什么钱,就当是我与石老前辈相识一场留个念想吧。”

  老夫子的儿子慢慢的抬起头来说道:“小兄弟果然有情有义,看来我父亲没有看错人,谢谢你的一番心意了。”说着伸出双手来接这个古玩市场再普通不过的高仿玉扳指。就在在意瞬间李淼看见了老夫子儿子的脸,豆大的汗水一颗颗的从额头上面冒了出来。一双手竟然僵在那里不听使唤了。难道是舍不得那个高仿的玉扳指了?就算是也不至于汗水都出来了吧。何况这种东西李淼根本就不放在心里。

  “你没有死?”过了半晌才李淼惊叫道。原来那个披麻戴孝的人正是老夫子。一定不会错的,那张脸李淼太熟悉了,毕竟是摆谈了一下午的人,何况才分开几天时间怎么不会认识呢?但是他为什么要假扮自己去世了,还要假扮成他自己的儿子呢?哪死的又是谁呢?对了老夫子的儿子现在在什么地方呢?难道死的是老夫子的儿子?可是灵位也不可能用“先考”啊?这个究竟是什么问题。一连串的疑问让李淼一时不知所措了。就在这时候前面给他开门的老妇人轻飘飘的走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