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我们结婚吧
手机闹钟的声音在房间里欢快的响了,苏子语头痛的更可怕,地乱的伸出手手在床上摸了摸,想赶快关了闹钟。“咦?”手掌下一片肌肉很结实的后背散发出着淡淡热度,苏子语迷惘的睁开眼睛眼,发“咦?”。...

手机闹铃的声音在房间里欢快响起,苏子语头疼的要命,胡乱的伸出手在床上摸着,想赶紧关掉闹钟。

“咦?”

手掌下一片肌肉结实的后背散发着淡淡热度,苏子语迷茫的睁开眼,发现这里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

浑身上下难以言喻的酸疼,尤其是身体某个部分特殊的疼痛感,让苏子语唰地一下白了脸色。

昨天的重重记忆像是退潮的海水倒灌进昏沉的脑袋里,衣香鬓影的宴会厅、脑满肠肥的钱兴业……

苏子语想起自己喝下的酒,就是钱兴业的秘书端过来的,顿时如坠冰窟。

身边的男人动了一下,像是快要醒来,苏子语闭着眼睛硬生生逼着自己把眼泪咽回肚子里,她往床头看去,扯过台灯就狠狠的对准身边的男人砸了下去。

“王八蛋!不要脸!我打死你!”

背对着苏子语的男人脑袋被重重砸了一下,疼得瞬间翻身坐了起来,他一手捂着流血的脑袋,一手抓住苏子语手里作为凶器的台灯,大声喊道:“等等!住手!”

“怎么是你?”苏子语在看清楚这男人模样的时候就傻了眼。

这不是昨天她被杨毅文纠缠的时候,帮她解围的那个神秘男人吗?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和她出现在一张床上!

被砸的头破血流的男人吸着冷气,趁着苏子语傻眼赶紧把那台灯拿到一边。

他从床头的纸抽里拿了几张面巾纸压在疼得厉害的伤口上,星辰般的眸子里满是无奈。

“我昨天过来看一个朋友,正好看到你被钱兴业抱着进了楼上房间,当时看你状况不对,就跟了过来,钱兴业一听到我说是你男朋友,当场就走了。”

苏子语听到钱兴业当时就走了,心里松了口气,但想到自己身体上的不对劲,又立刻提心吊胆起来。

她咬了咬唇,迟疑地对这男人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和我睡在一起?”

那男人神色坦然的对苏子语解释道:“你喝醉了,硬是要缠着我,和我……嗯,你懂的。”

苏子语一听就急了,拔高了声音怒声朝他吼:“就算是我喝醉了,你也不能趁机占我便宜啊!”

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什么好人,闹了半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忘记了?”那男人捂着伤口,拧眉看向苏子语的时候,眼神居然有些委屈。

“还有什么事?”苏子语心里吐血,该委屈的人是她才对吧!

那男人从床下捡起自己的手机,白色的被单从他蜜色的肌肤滑到腰际,露出腰侧那漂亮的人鱼线,苏子语看得面红耳赤,赶紧移开目光。

手机录音被打开,苏子语越听脸色越红。

——你躲什么啊,把衣服脱了!我都说了,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长得特别帅,是我喜欢的那一款!快点脱衣服,别磨磨蹭蹭的!

苏子语受不了的把脸埋进掌心,浓重的羞耻感快要把她淹死了。

天哪,她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现在看来这件事完全是她自作孽啊!

“请容我做个自我介绍,何绍庭,今年26岁,是个正当商人,身体健康,有车有房。”

何绍庭拿开苏子语挡在自己脸上的小手,笑得温文尔雅:“苏小姐,请尽快对我负责。”

苏子语心脏一缩,看向何绍庭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就像是曾经认识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却换了一张脸那般的困惑。

她表情僵硬的对何绍庭笑了一下:“何先生,不用这么,认真吧?我们又不熟,贸然负责不是在坑你吗?”

何绍庭见她这样,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道:“苏小姐,我是个对爱人很忠诚的人。”

他眉目极其英俊有型,板着脸的时候别有一番正气凛然的味道,让苏子语忍不住就感觉到阵阵心虚。

何绍庭认真的对苏子语说:“我一直是希望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一定要是彼此喜欢,并且互有承诺。昨晚是苏小姐表白在先,而我恰好也对你有好感,我们才会发生关系。”

在苏子语还疑惑于为什么何绍庭要这样假装和她不认识的时候,他下了一个让她目瞪口呆的结论。

“所以,我们这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当然应该尽快确定一个稳定合法的关系,以示彼此之间的负责。”

苏子语沉默了几秒,战战兢兢的问:“你说的稳定且合法的关系是指?”

应该不会是她猜的那个吧?

“当然是指结婚。”何绍庭勾唇浅笑,深褐色的瞳眸里隐隐藏着一抹狡猾如狐的光芒。

苏子语小嘴微张的盯着何绍庭,眼睛直勾勾的都不会动弹了。

苏子语看着眼前面容英俊的何绍庭,记忆却飘回了久远的数年前,某些不想提起的回忆,让她压下火气,耐着性子开口。

“何先生,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毕竟我们不是很熟。”

何绍庭胸有成竹的表示:“没关系,结婚后我们很快就会熟悉彼此的。”

苏子语正绞尽脑汁想着还有什么说法能用的时候,何绍庭突然勾起她的下颌,在略有些肿的红唇上印下一记亲吻。

何绍庭带着歉意摸摸苏子语满是震惊的脸,宠溺道:“抱歉,早上我接了一个你的电话,现在伯母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哈?!”

苏子语的表情完全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遭雷劈,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甚至觉得只是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一夜情,都好过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局面。

“叩叩叩!”

“小语,你在吗?”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苏妈妈熟悉的声音惊得苏子语像只被踩着了尾巴的猫,抱着被子蹿到地上。

何绍庭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对神色惊恐的苏子语解释道:“可能是伯母等着急了,衣服我放在旁边,你换好以后下楼来吧。”

随着何绍庭出门,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静到让苏子语感到心慌。

苏子语坐在床上,呆呆的望了一会被关上的房间门。

“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既然他真的何绍庭的话,怎么可能会想要和她结婚。

那个人,恨她都来不及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