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不配冠上我陆家的姓
“陆佔!”楚虞望着高高在上的男人,浑身都在发颤。男人蹲在她面前,戴着手套的手指覆在她右脸颊上,轻轻地抚摩着,眼神中却也没一丝情意。“你在怕什么?我只但是是刻意模仿你男人蹲在她面前,戴着手套的手指覆在她右脸颊上,轻轻摩挲着,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情意。。...

“陆佔!”楚虞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浑身都在发抖。

男人蹲在她面前,戴着手套的手指覆在她右脸颊上,轻轻摩挲着,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情意。

“你在害怕什么?我只不过是模仿你当年做的事!”

楚虞身上被绑着绳子,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亲耳听着最爱的男人说着最残忍的话。

“当年是你放了一把火,差点烧死我,害得我妈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今我重回江城,你就应该早早做好偿还的打算。”

陆佔说着便起身,然后拿起一旁准备好的柴油。

楚虞眼中的陆佔,仿佛加了慢动作特效,冷酷而绝情。

看着陆佔将柴油倒在自己身侧,楚虞拼命向前蠕动,她试图再次靠近陆佔,没想到眼看着就要挨上衣角时,却被踹了一脚。

男人神情矜贵而又傲然,仿佛高高在上的神。

楚虞趴在地上闻着刺鼻的柴油味,浑身都在发抖。

她大脑里思绪万千,却只有一个信念,她还不能死。

死了后,乐乐怎么办?

乐乐没了陆佔这个爸爸,不能再没了她这个妈。

于是她开始用尽全力向男人解释:“阿佔,当年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明明早都让人找借口支开你和伯母了,那原本应该是一个空房子啊!我点火也是因为要获取林妄的信任,要不然林妄会杀了你和伯母的,他就是个疯子!”

低头看着求生的楚虞,男人深邃的眼底闪现一抹阴霾后冷漠出声:“你看看现在的你,看看你自己的这副嘴脸。当初林妄有权有势,你便当着所有人面抛下我,更是对我和我妈下毒手。如今我陆佔重回江城,你就又说当初是被逼迫的,你的爱就这么廉价吗?”

楚虞听后只觉得浑身无力,再无法开口解释一句。

陆佔见楚虞迟迟不出声,便略微嘲讽地扯动下嘴角。

他坚定地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不可信,八年前她还说爱自己,五年前却要放火烧死他和他的母亲。

他不能再被她骗了,绝对不能。

就在陆佔心肠再次硬下来时,却看见楚虞眼眶通红地抬头看他:“当年的事情真不是我做的,乐乐,他是你的亲生孩子!”

听到孩子时,陆佔的心猛地皱缩一下,随后又徐徐展开。

他看着女人眼中看似诚恳的目光,淡漠地抬起眼皮:“一个野种而已,还不值得冠上我陆家的姓!”

陆佔说完话后,便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如同五年前的楚虞般,亲手放了一把火。

炙热的火光下,陆佔的背影越来越远,楚虞只觉得自己的眼眶被熏得发酸,被烫得发疼。

房门推开的刹那,巷子口的风吹进屋内,将火焰又吹高了一些。

楚虞看着面前一点点合上的房门,嘴里依旧在大喊着陆佔的名字。

饶是一切罪有应得的惩罚,也不应该如此悄无声息。

“乐乐可是你和我的孩子啊,就算我做错了什么,那也是你的亲生孩子啊!”

“阿佔,阿佔!陆佔!”

黑烟迅速席卷整个屋子,楚虞捂住自己的口鼻往屋外爬,却无论如何也撞不开那扇门。

在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时,脑海中似乎走马观花般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阿佔……”楚虞昏迷后口中还在碎碎念着这两个字。

门外的陆佔倚靠在墙上点了支烟,火光忽明忽暗,却也化不开他眼中的那抹薄凉。

随着屋内的嘶喊声逐渐消失,他拿烟的手却隐隐发抖。

想着刚才楚虞说孩子的事情,陆佔却突然没了抽烟的兴趣。

果然是个恶劣的女人啊,居然拿孩子来说事。

当年的楚虞和他在一起偷偷吃了多少避孕药,她又怎么可能会怀孕?

想到这,陆佔便不再管屋内的动静,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楚虞是痛醒的。

她抬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江唯晨,却疼到说不出一句话。

“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易死去呢?”江唯晨的高跟鞋狠狠踩在楚虞被烧伤的小腿上。

看着楚虞满脸痛苦的神色,江唯晨发出了久违的笑声。

江唯晨开车将楚虞带到了一个地下室里,楚虞全程做不了一丝反抗。

她的小腿被严重烧伤,江唯晨拖着她前行时,楚虞只感到了痛入骨髓的疼。

黑漆漆的地下室里,楚虞被铁链绑着,脖子以下浸泡在水缸中,痛不欲生。

不知过了多久,楚虞面前的显示屏却突然发出光亮。

在这漆黑的屋子里,楚虞还不适应这么亮的光,可当她适应后,却只觉得后悔。

显示屏中放映的是陆佔卧室的场景。

楚虞看着陆佔坐在大床上,而江唯晨则穿着红色睡袍温顺靠在男人身上。

屏幕里陆佔眼中的爱意太浓,浓的楚虞都忽视不掉。

心间歇性地开始疼痛,楚虞低头看了眼水缸中快溢出来的水,在江唯晨要亲上陆佔时,楚虞屈膝缩在了水里,只听水面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快呼吸不过来时,楚虞猛地抬头冲出水面,却又听到了男人冷漠刺骨的声音。

“是啊,我恨她。我对她早就没了爱。”

“咕噜咕噜!”

“我会娶你!咱们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陆佔只要你江唯晨生的孩子。”

“咕噜咕噜!”

“阿佔,你轻些!”

“咕噜咕噜!”

透过水层,穿过水缸,楚虞在水里睁开了双眼。

显示屏上的一切她都看不清,也听不见。

只要不离开水面,楚虞的心脏才会有片刻的安宁。

也不知是小腿太痛,还是水缸中的水浸了眼眶,楚虞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八年前她便把整颗心交给了陆佔。可五年前,她却亲手毁了一切,但那真的不是她的本意……

陆佔恨她,他是想真的杀了她。

眼前又闪现了男人扔掉打火机的场景,楚虞下意识地往下屈膝。

她需要更深层的水,好帮她阻挡脑海中的画面。

可是阿佔,我真的好疼,好冷。

如果你信我,我便将五年前的事情都讲给你听。

可你却,早早地恨上了我。

就在楚虞不停思索时,地下室的门却发出了声音。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