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一个野种,有什么好挖的

一路繁花相送 第2章 一个野种,有什么好挖的

作者:唐白 小说:一路繁花相送 更新时间:2021-07-22 13:44:14
楚虞刚被拖出水面,脸颊便被锋利无比的纸张刺破。她望着撒落在地的照片,上面是她的儿子乐乐。江唯晨踹了她一脚后,望着楚虞痛苦不堪入目的神情冷嘲道:“看一看你儿子的照片吧,当然她看着散落在地的照片,上面是她的儿子乐乐。。...

楚虞刚被拖出水面,脸颊便被锋利的纸张划破。

她看着散落在地的照片,上面是她的儿子乐乐。

江唯晨踹了她一脚后,看着楚虞痛苦不堪的神情冷嘲道:“看看你儿子的照片吧,毕竟再过一会儿就是个死人了!”

“你什么意思?”楚虞拿着照片,不可思议地开口。

“我的意思就是,陆佔要亲手杀了你的儿子!”

江唯晨说完话后,楚虞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江唯晨,然后拖着受伤严重的小腿,一点点地爬向楼梯。

不会的,陆佔再怎么心狠,也不会亲手了断自己的孩子。

楚虞不断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可当她爬到一楼时,却是在门口看见了陆佔。

男人神情依旧冷漠,看向她的眼神就像看个死人。

“阿佔,乐乐是你儿子。你不会杀他的对不对?”楚虞嗓子干涸,发出的声音一片嘶哑。

“我为什么不能?当初是你害得唯晨出了车祸,导致她胎死腹中,以后再不能怀孕。用你的孩子来抵那个孩子的命,有什么不可以的?”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开车撞过江唯晨!”楚虞气得不断发抖,心里却在不停着急。

“阿佔,你不能杀了乐乐,那不光是你的孩子,还是我的孩子啊!”楚虞的手紧紧攥着男人的裤脚,却是再没了一丝力气。

“那不是我的孩子,是个野种!而野种,是不配留在这世上的!”猛地踢开面前瘦弱的女人,陆佔转身便走。

楚虞抬头艰难地看着距离她好远的男人,却只看见一片暗影。

然而楚虞却知晓,那是她眼中逐渐暗下去的光。

陆佔看着继续向前蠕动爬行的楚虞,心里突然有了一股火。

只见他大步上前,一把拖着她往前走:“你不是想看看那个孩子吗?那你就去瞧瞧他最后一眼吧,看着他死前是如何喊你的?”

楚虞被陆佔带到了一个荒野,她刚爬下车,便看见了乖巧站在坑边的乐乐。

只见乐乐衣着单薄,眼眶通红地望着她,还时不时拿小手擦流下的眼泪。

“乐乐,妈妈来了,没事啊,别哭!”楚虞将孩子一把抱在怀里后,才有了片刻的心安。

“妈妈,爸爸说要带我去买变形金刚的,可为什么要把乐乐埋掉,爸爸是不喜欢乐乐吗?”乐乐稚嫩的语气在荒野上响起,却活生生地揪住了楚虞的心。

“爸爸不会的,爸爸怎么会伤害乐乐呢?”楚虞一边伸手给乐乐擦眼泪,一边笑着安抚,可她自己却早已泪流满面。

乐乐听后便小心翼翼地转头看着身形高大的男人,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

从小妈妈便跟他说,乐乐的爸爸迟早都会回来的,乐乐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如今一看,妈妈果然没有骗他。

正当乐乐要鼓起勇气和陆佔说话时,身后却突然袭来一股巨大的抓力。

等楚虞反应过来时,她早已扑在地上,双手用力地攥紧乐乐的衣袖把他往坑外面拉。

“妈妈,妈妈……”乐乐不停地哭喊着,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乐乐别怕,妈妈在呢,妈妈在呢!”

再坚持坚持,很快就可以将乐乐拽上来了。

楚虞的手腕青筋暴起,眼看着用尽了全力,可她依然死死拽着乐乐的衣服。

就在楚虞差点就能抱起乐乐时,其中两个埋土的男人却突然扔了铁锹,然后蹲在楚虞面前,将她的手指掰开,可楚虞用力太深,两个男人也扯不开楚虞的双手。

于是他们对视了一眼,纷纷下了狠劲,活生生掰断了楚虞的十指。

十指连心,楚虞顿时喊出声来。

可她又强忍着,不愿乐乐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样子。

听着妈妈痛苦的声音,乐乐忍着俱意主动放开了楚虞的手,只听他哑着嗓子却故作坚强地喊道:“妈妈你别救我了,你们快放开我妈妈!我让你们埋!”

铲土的男人动作极快,转眼间土就已经埋到了乐乐腰间。

楚虞疯狂地挣脱两个男人的束缚,浑身沾满了泥土。

那两个男人似乎也没想到楚虞会这么疯狂,手上便有了些许松动。

好不容易挣脱束缚后,只见楚虞艰难地爬向乐乐,可她的双手早被折断,无法再拽着乐乐往出走。

“妈妈,你别这样了,乐乐心疼妈妈……”

乐乐看着楚虞满脸的泥土和散乱的头发,心里止不住地难受。

都是为了救他,妈妈才变成这样的。

“妈妈会救你的,妈妈不会丢下乐乐!”楚虞的牙齿狠狠咬在乐乐的衣襟上,用力地往出拽。

乐乐被拽的一耸一耸,却还是哭着将手颤抖地放在楚虞脸上,给她擦了擦泥土后,便又开始往外推楚虞的脸。

小孩子的力气不大,可声音却重重砸在了楚虞心间。

“妈妈你放弃吧,妈妈别再救乐乐了……”

陆佔听着孩子稚嫩的哭声,看着楚虞的疯狂举动,一时间有些不忍。

他的手几次在抬起和落下间徘徊,喉咙里堵得发痒。

如果乐乐真的是他的孩子……

陆佔不敢深想,可看着眼前的场景,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动容。

就在他要开口阻拦时,江唯晨却从后面握住了他的手。

只听江唯晨有些哽咽地开口:“阿佔,要不你就放了乐乐吧!我也是当过母亲的人,虽然我的孩子因为楚虞没了,可乐乐毕竟才五岁。更何况我以后也生不了孩子了,乐乐就算是给你留的一个念想吧……”

陆佔听完后看了眼楚虞,又看了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江唯晨,心肠再度硬了下来。

他刚才心疼楚虞的疯狂,可谁又能心疼江唯晨那胎死腹中的孩子呢?

因为楚虞,江唯晨以后都无法怀孕。

这个孽果,楚虞终究是要偿还的。

就在陆佔思虑之际,前方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地喊叫,他忙看过去,只见孩子的眉眼在一点点被土掩埋,而楚虞则在两个男人地钳制下疯狂挣扎。

楚虞口中混了些许泥土,发出的声音也有些听不清。

可还是能断断续续地听见她在呼唤孩子的名字。

“乐乐,乐乐……”

“不要丢下妈妈!”

看着眼前完全被土覆盖的乐乐,楚虞顿时心如死灰,一阵绝望涌上心头。

“妈妈陪你一起去死!”楚虞喊着就要将脑袋砸向面前的铁锹。

就在这时,陆佔却一脚将铁锹踢飞。

他低头看着楚虞要死要活的样子,只觉得心头涌上一股火气。

为了那个野种,楚虞竟然连命都不要了吗?

江唯晨看着陆佔拖着楚虞走向车时,嘴角不禁拾起了一抹满足。

就是这样才对嘛,楚虞就应该生不如死。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快乐。

回去的路上,楚虞在后车厢里不停挣扎,像是被困住的野兽般嘶吼悲鸣。

陆佔被楚虞的动作刺痛了双眼,便骤然停下车子残忍开口:“那个孩子他早死了,你给我消停点!”

看着楚虞好不容易消停,陆佔眉头才稍微松了几许。

就在他要启动车子时,却猛然发现车窗处有一张笑的一脸谄媚的脸。

那人一边笑着一边请求陆佔打开车窗。

车窗打开后,那人忙上赶着开口:“真是王某的荣幸啊,在这路上也能遇见陆总。”

陆佔听着男人打招呼的方式,却并不记得这人是谁。

那人惯会巧言观色,发现陆佔不识他后,忙从口袋中掏出名片,要递给陆佔。

见陆佔并未伸手接下,便又讪笑着将名片拿了回来。

“鄙人是大成集团的王茂,上个月有幸和贵公司谈了笔生意……”

陆佔并不打算继续听王茂说话,王茂自然也发现了陆佔的不耐。

正当他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却眼尖地发现了坐在副驾驶后面的楚虞,便忙转移话题:“那位小姐,是陆总女朋友吗?可真是生的国色天香啊!”

陆佔看了眼后视镜,唇角勾起冷漠的弧度:“她也配?”

王茂自知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便越发尴尬。

江唯晨听到王茂对楚虞的形容后,便侧首看了眼身旁脏兮兮的女人。

就这,也配称作国色天香?

心里的怨气难以发泄,她打开了车窗,打算好好羞辱楚虞一番。

“江城最有名的名媛楚虞,当然配得上国色天香四个字!王总可真是好眼光!”

“楚虞?她真是楚虞?”王茂似是不信。

王茂想着自己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心中便开始有了计较。

江唯晨看出了王茂的摩拳擦掌,便试探开口:“王总喜欢?”

王总看了眼江唯晨,又看了眼陆佔,这才小心翼翼说道:“这怎么弄这么脏啊?衣服破破烂烂的,浑身湿漉漉的?”

江唯晨正要说话时,便听见阿佔冷嘲出声:“她,不配干净!”

王茂听到陆佔这么说,心中的石头便落了地。

既然陆佔对楚虞也是百般羞辱,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陆佔的话刺耳地扎进楚虞耳中,她现在浑身疼痛难忍,心思更是随着被埋葬的乐乐彻底死去,便再没了与陆佔吵闹的心情。

昔日少年许她诺言,这一许,便给了一辈子。

转眼间,不过八年,就打回了原型。

此刻的楚虞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刀割。

楚虞被王总拽下车子时,浑身用不上力气,便整个人从车上倒栽下来,额头直接磕在水泥地上,流了一大摊子血。

“阿佔!”江唯晨指着楚虞的方向发出一声惊呼,却是被陆佔伸手捂住了眼睛,男人温柔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他说:“脏,别看!”

楚虞阖上了眼睛,却又张嘴用力呼吸,每呼吸一口,心就痛了一下。

“这……哎……”王总看了看摔在地上破烂不堪的楚虞,有些叹气。

现如今的楚虞,这幅样子也着实令人倒足了胃口。

“你别碰我。我有丈夫,他是林妄!”在王总的手要碰上楚虞时,楚虞用着最大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说完话,楚虞便昏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