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追溯的镜头

概念悬疑小说集 追溯的镜头

作者:箭雨飞花 小说:概念悬疑小说集 更新时间:2021-07-22
幽暗与霓虹灯又将在九点的统治者这个繁华热闹的都市。  门,被轻轻地房门了。  仲明走入了寝室,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紧紧包裹,他不明白大二的新学期开学后,有什么人会寄东西给他,他前段时间又也没在淘宝上买什么东西。紧紧包裹的包装很破旧,黑色的硬纸盒,但是掂出来还挺盛夏的傍晚是那么漫长,尤其是在南方城市,西斜的夕阳拖着长长的影子,迟迟不愿沉下去,校园中的篮球场与宿舍楼都沉浸在晚霞的霞光中,安详而静谧。再有一刻钟天就要黑了,又是一个暑假过去,但改变不了的,是每天的黑暗与霓虹灯又将会准时的统治这个繁华的都市。。...

  你小的时候是否听过这样一个鬼故事,在午夜十二点对着家中的镜子看,就会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眼流血泪,长发披肩,吐着长舌头的厉鬼。但如果你看的不是镜子,而是一台单反相机的显示屏,你又会看到些什么……

  盛夏的傍晚是那么漫长,尤其是在南方城市,西斜的夕阳拖着长长的影子,迟迟不愿沉下去,校园中的篮球场与宿舍楼都沉浸在晚霞的霞光中,安详而静谧。再有一刻钟天就要黑了,又是一个暑假过去,但改变不了的,是每天的黑暗与霓虹灯又将会准时的统治这个繁华的都市。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仲明走进了寝室,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裹,他不知道大二的新学期开学,有什么人会寄东西给他,他最近又没有在淘宝上买什么东西。包裹的包装很简陋,黑色的硬纸盒,不过掂起来还挺有分量,寄信人一栏模糊地写着匿名两个字。寝室里安静得只剩下他的脚步声,仲明一个人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了下来,打开台灯,夜幕已经降临了。

  轻手轻脚地拆开包装,出乎他的意料,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黑色硬布料的单反相机背包,仲明眼中隐约有亮光一闪,似乎是认出了这个东西,打开背包,果然,一台旧旧的尼康D90安静的躺在里面,已经半陷下去的快门证明着它曾记录过多少唯美的画面。仲明的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又看了看包裹,确认里面再没有其他东西,这才端起了相机,拨开开关,开始浏览里面的文件。

  “嘿嘿,臭小子……”

  一年前。

  仲明提着大包小包,早早地来到了大学报到,这时的他只是个刚入学的大一新生,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新奇的外地小子。

  南方城市的夏天会让人抓狂,持续的高温没来由地要榨干你身体里的最后一丝活力。当仲明拖着行李好不容易完成了各种手续,爬到了分配给自己的那间寝室,已经是汗如雨下,气喘如牛。他推开门的瞬间愣了一下,发现有一个人正坐在书桌前对着电脑发呆,那人看到仲明的时候也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笑着冲仲明打了声招呼。

  人到了新的地方一开始总是会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尽管有些手足无措,仲明还是已经跟他的这位室友相安无事地共处了两个来月。这位室友名叫冯达,是一位影视学院摄影系的学生,高高瘦瘦的身材,肩膀很宽,不知为什么,他笑起来总会给人一种很狡黠的感觉,但为人还算真诚。而仲明自己是图书情报档案系的,一个很冷门的专业,看起来和影视丝毫不着边,就是这样两个人,被校社区分到了一间四人寝室。另外两个床位长期空着,这样虽然少了些热闹,耳根子却也乐得清静。

  冯达有一台尼康D90,在一些无聊的人眼里,单反相机还真就成了富二代装逼的象征,也许有些人是这样,可冯达并没有给仲明这样的感觉,冯达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摄影期刊,而且他是真心喜欢摆弄相机,但用冯达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专业需要罢了。”

  一起生活了两个月,仲明也开始渐渐注意到一些关于冯达的生活习惯,例如他总喜欢去学校附近一家叫做“喜旺”的广式茶餐厅吃饭,例如他会把自己所有有关摄影的杂志分期分类,在书架上摆放得整齐划一,但是撇开这些生活上的小细节,唯独有一件事令仲明十分不解甚至可以说是疑惑,在每天傍晚的时候,冯达都会拿着他那台D90出门,然后过差不多两个小时再回来,日日如此,从不间断。仲明也有意无意地问到过冯达这件事儿,他只是笑着说,“去拍些夕阳,我觉得那很美。”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

  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仲明翘掉了下午的思道修,悄悄地跟在冯达后面。

  仲明所在的图书情报档案系,是个做三休四,整日与论文打交道的无聊专业,但往往在这批学生中,也会有一批走向另一个极端,他们拥有极其强烈的好奇心,对身边一切觉得可疑的事情都要寻根问底。正如此时的仲明,他心底真的很想知道一个可以接连拍了两个多月“夕阳”的同学,他的课余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已经入秋很久了,天气渐渐转凉,这天冯达套着一件灰色的帽衫,藏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远远地走在前面。他一边斜跨着黑色硬布料的单反相机背包,一边拿着三脚架,看上去气定神闲,一点儿没有要去发现什么秘密似的样子。仲明一直跟着冯达到了一片小枫树林里,这里据大二大三的学长学姐说原来是一个情侣约会的圣地,但是后来传闻有一对情侣在这里分手后,女孩就神秘失踪了,更夸张的说法是男生把女生杀了,尸体就埋在这里,男生还被警察局抓去盘问过。那时候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后来也没个下文,只是在那之后,这里就再没有什么人来了,一下子好像成了一片荒废的地界。

  想到这里,仲明的心里一阵寒意。不禁犯了嘀咕:冯达这小子没事儿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不是说他每天是去拍夕阳么,来这鬼地方拍什么夕阳?果然是骗我的,他应该也知道那个故事吧,对了,我记得我跟他说起过,不会是……不会,他跟我一样是大一新生,那他……

  萧瑟的秋风,把这里的枫叶都染成了金黄色,在夕阳的映照下美得不真实,一阵阵寒风掠过,激荡起纷飞的绚丽,同时也吹得仲明一阵哆嗦。仲明从自己编织的小故事中清醒了过来,无奈的自嘲起来,笑自己怎么会这么搞笑的想法。仲明发现冯达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也随即停下了脚步,躲在一棵枫树后面观察起来。

  冯达停下的地方似乎是这个枫树林的中心,四周都是厚厚的落叶,比较抢眼的,是他旁边还有一个木质的秋千,用粗粗的麻绳挂在一棵枫树粗壮的树枝上。看上去那个秋千已经有了些年头,不知道是没上过漆还是漆掉光了,露出了木头质朴的本色,上面投射着枝桠间投射下来的碎汞似的夕阳。冯达停在那里开始摆放三脚架,然后把相机架上去,忙活了一会儿,他把镜头对准秋千,似乎是在调整焦距,仲明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似乎能想象出在那D90的镜头中浮现出的是一幅多么唯美的画面,那是应该只出现在网络上,或者是摄影杂志上的光与影的唯美结合,但是有一点让仲明想不通,冯达每天的这个时候出门,都是来这儿拍这个秋千?

  之后的几天,仲明都悄无声息地跟在冯达身后,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枫树林,同样的秋千,冯达好像着了魔一样,每天都要在同一个地方对着秋千的同一个角度调整好焦距,然后拍上几张,才会收拾器材离开。每次仲明都会在冯达离开后悄悄走过去,仔细观察三脚架摆放过的位置,发现地面上除了枫叶,只有三个深深的凹痕,冯达竟从来没有改变过拍摄的位置和角度……这时候,仲明的心头好像蒙上了一层什么,怎么揭也揭不开。

  又这样过了一个礼拜,仲明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那好像是一股滂沱大力把他从树后面拽了出来,“喂,冯达,你每天都在这里拍那个秋千做什么?”

  冯达的背影先是抽搐了一下,疑惑地转过头,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身后的仲明,那动作就像是一个慢动作回放,他皱了皱眉,但是他的眼神和语气中,丝毫没有吃惊,“这是我的秘密,你真的想知道?”

  回忆到这里,坐在寝室台灯前的仲明痴痴地笑了一下,他手里端着那台D90,显示频上一张接一张的,都是以同一个秋千为背景的照片,只是每张照片上都有同一个漂亮的女孩儿的身影,或坐或立,或对着镜头微笑,更多的是在秋千上轻轻地荡着。同样的角度,同样的焦距,同样的大光圈,一张接一张,背景的色调有的是夕阳残照,有的是银装素裹,有的是在下雨,还有很多张,背景只有极其微小的差别。仲明摆弄着相机的按键,从照片的文件夹里跳了出来,看到还有一个视频文件,一股好奇袭向仲明的心头,他轻轻一点,打开了那个视频,屏幕中出现的是一张长长的红地毯,背景音乐似乎是婚礼进行曲,隐隐传来那喜庆隆重的旋律,这好像是一个婚礼的录像。镜头没有切换,过了一分多钟,一对新人缓缓出现在了显示屏上,新娘挽着新郎的胳膊,两人缓缓走上台去。仲明看着视频会心地笑了笑,又开始接着回忆,好像是在回忆什么陈年往事……

  冯达拍摄完之后,收拾好器材,朝着仲明走过去,仲明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好像他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男生不是自己的室友,而是一个他从来都不曾认识的陌生人。冯达看到仲明的反应呵呵一笑,一把搭住了仲明的肩膀,“你想知道我的秘密?走,我们去吃个晚饭,我慢慢说给你听。”

  两个人走进了学校西门生活街的那家“喜旺广式茶餐厅”,冯达一进门就向老板娘招呼了一声,点了一份腊味鸡丁炒饭,仲明知道冯达总是来这家餐厅吃饭,但是看到端上来的那份黑糊糊的腊味鸡丁炒饭,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冯达的感觉就更加奇怪了。冯达拿起勺子,吃了一大口黑糊糊的炒饭,很是满足的表情,“很好吃的,你要不要试试?”

  “我才不要,你可别想耍我,快跟我说说,你说的那个秘密是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冯达故作神秘地把脸往前伸了伸,还把声音压得很低,“告诉你是可以,不过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仲明很清楚地听见自己咽了一口口水,但还是咬牙点了点头,“臭小子,快说。”

  冯达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飘忽不定的光芒,“你知道吗,我的女朋友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就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

  仲明刚喝了一口饮料差点儿就喷了出来,明显他想到的是另外一个意思,瞬间觉得胸口一堵,头皮发麻。

  “你别打岔,听我说完,我不是说她死了,我说的是,她找到了一扇门,去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只有通过这个镜头,才可以与她取得联系。”冯达拍了拍身边黑色硬布料的单反背包,一脸正经地看着仲明,“她跟我说起过,每天傍晚,在那个秋千旁边,用我的这个镜头,就能够捕捉到她的身影……”冯达大概说了足足有十分钟,不过后来说的基本上都没什么营养,说他和自己的女朋友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什么的。不过仲明听完这个故事,只是用一种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冯达,觉得自己正在被一只猴子戏耍,心中五味陈杂。

  冯达用无辜的眼神对上了仲明古怪的眼神,然后用一种更加无辜的语气对这次谈话做了总结性发言,“看吧,我就说了你肯定不会相信的。”

  晚上,两人在寝室里一夜无话,仲明对于晚饭时冯达的胡扯嗤之以鼻,但在冯达睡着后,思前想后,又觉得这件事越想越不对头,“这小子对着一个快要发霉的烂木头秋千拍了快三个月了,就为了编这么个故事耍我?”仲明偷偷上网查了关于冯达尼康D90所配镜头的资料:AF-SDXVR18-200/3.5-5.6GIF-ED原厂镜头,变焦基本上可以满足摄影者的各种需求,是所谓一镜走天下的“旅游头”……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镜头啊,怎么会被冯达说的玄之又玄。想罢仲明关上了电脑,准备关灯上床睡觉了,仲明一个转身,瞄到了冯达保险箱的钥匙,他清楚地知道,那保险箱里正放着冯达的那台尼康D90,仲明偷偷看了看已经熟睡的冯达,一个不好的念头倏地闪现在了他的脑海中,让他既紧张又兴奋……

  仲明走过去悄悄拿起了冯达书桌上保险箱的钥匙,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冯达,这才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冯达的保险箱,拿出了那台D90,纯黑的机身,在昏暗的台灯的映照下,好似深渊的梦魇。镜头上盖着镜头盖,犹如一只沉睡着的恶魔的眼睛。仲明小的时候就有着无穷无尽的想象力,此时这种想象力像一个牢笼紧紧束缚着他。时间已经是深夜了,寝室里静的可怕,这时冯达在床上翻了个身,仲明差点儿就吓得叫了出来,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仲明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他又瞄了一眼冯达书桌上的小闹钟,银灰色的屏幕上正好显示着午夜十二点!这一切的不经意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仲明隐约感觉得到自己后颈处渗出的冷汗。他小时候听过一个鬼故事,当午夜十二点对着家中的镜子看,就会有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眼流血泪,长发披肩,吐着长舌头的厉鬼。可这是个相机啊,还能在里面看见鬼不成?仲明用自己微颤的手拨开了D90的开关,开始浏览相机中的照片,一张接一张,全都是关于那个秋千的照片,同样的角度,同样的焦距,同样的大光圈,仲明的双眼紧盯着D90的显示屏,一张一张看了下去,并没有发现什么诡异的地方,更别说什么异世界女孩子的身影了。仲明狠喘了一口气,心中好像有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臭小子……”他在心中默骂。他把相机锁回保险箱,把钥匙轻轻放回冯达的书桌,爬回自己的床上睡觉去了。

  那晚之后的一个月里,冯达依旧每天拿着相机出门,但是仲明都没有再去过问,只当这是他的怪癖。他俩也偶尔晚上一起吃饭,冯达每次点的都是那份腊味鸡丁饭炒饭,还总是对此赞不绝口,问仲明要不要尝尝,但是仲明一看到那盘黑糊糊的东西立马就没了食欲。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已经到了寒假,仲明翘掉了一周课,提前回家跟家里人团聚,开开心心的过了个年,还把他室友编的这个故事当成笑话讲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听……

  寒假回来的时候,仲明发现冯达早就已经回来了,人不在,但是东西都在那里,他的书桌上一切照旧,整整齐齐的摆着那些与摄影有关的杂志。夕阳西下,冬日的寒意还没有完全散尽,黑夜依旧习惯早一点儿光顾这个一成不变,几乎快要腐朽的世界。透过阳台映衬进来的晚霞,仲明觉得冯达的书桌好像没有一丁点儿改变,一如寒假之前一样,好像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他的注意力突然被冯达书桌上一张压在一本教科书下面的白纸吸引了,他犹豫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抽出了那张白纸,他看到在那张白纸的正中间,有黑色水性笔方方正正的写着一个人的名字——顾晓雯,听起来似乎是个女孩子的名字。仲明诡笑了一声,也没多想,又把白纸压回到那本书下面。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冯达拿着自己的那套设备走了进来,嘴中不停哈着白气。穿着黑色羽绒服,围着羊毛围巾的冯达看上去有些滑稽,也有一丝说不出的凄凉。冯达看到仲明回来了一个愣神儿,刚想张嘴说些什么。

  仲明脑子里灵光一闪,“你……你不会是又去拍那个秋千了吧……”

  “是啊,我寒假没回家。”

  仲明语塞。

  仲明的手里依然端着那台纯黑色的D90,回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禁干笑了几声,也许此时台灯下的他,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依旧感觉的到当时尴尬的气氛吧。然后又开始接着看那段婚礼的视频……

  后来,冯达的举动越来越让仲明难以理解,每天一到傍晚,他一定会拿着相机出门,仲明原本一颗已经平复的心再一次起了波澜。虽然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离奇的事情发生,但是在仲明眼里,冯达的举动越来越像是一个患了精神疾病的病人,仲明开始猜疑,担心,甚至不止一次拦住他,“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有毛病么?!你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好不好。”冯达这段日子眼光开始变得游离,好像找不到焦点,他沉默不语,只是把仲明推开,接着夺门而出。

  一个阴云满天的下午,空气里凝结着一股子压抑,让人心情不快。偌大的校园里没有一丝阳光透下来,灰蒙蒙的色调,显得死气沉沉,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仲明正在一间破旧的小教室里上自修。阴天的低气压使他胸口发闷,他百无聊赖地抬起头环顾四周,看到坐在他后面,一个陌生同学正在埋头写着些什么,旁边的一个本子封皮上潦草的写着“影视学院”几个字,仲明倏地想起了些什么,招呼了一声那个同学,那同学身形一滞,阴沉着脸抬头瞅了仲明一眼,那同学的瞳孔微微凹陷进去,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上去狰狞恐怖。

  仲明心里一惊,差点儿就叫了出来。此时的自修教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破败的快要露出砖头的墙壁,光线昏暗的吊灯,还有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沙沙”的声音。他强作镇定地问到,“你听说过一个,叫做顾晓雯的女生么?是不是你们学院的?”

  那人想了想,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有一道亮光闪过,嗓音有些沙哑,“好像是听说过这么个人,不过不是我们学院的,这个学校里有个小枫木林,传闻几年前有一对情侣在那里分手了,后来女生就神秘失踪了,那个女生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轰隆!”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把教室里那人的脸孔一瞬间照得煞白,犹如一尊降世的恶魔,乌云再也不堪负重,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不断地冲刷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一时间仲明只能听到雨点疯狂击打窗子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一阵阵恶寒不断冲击着仲明敏感内心的最深处,他飞快地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冲出了自习教室。“相机,秋千,顾晓雯,失踪,相机,秋千,顾晓雯,失踪……”他的神志很清醒,只是着了魔一样的念叨着这几个词……

  那天傍晚风雨交加,闪电把天空照得仿佛白昼一般,一声声炸雷般的轰鸣响彻耳际,风吹过枫树枝桠的声音,如同恶鬼在天地间嚎哭。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被淋成落汤鸡的仲明回到了寝室,他抬起疲惫的脑袋,瞬间双眼瞪得溜圆,原本就紧张的神经又一次被绷得紧紧的。一个白森森的影子倏地出现在了仲明的视线里,瞬间的恐惧麻痹了仲明的双腿,他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走廊和寝室都没有开灯,寝室里只有一个闪烁不定的光点,黑暗的虚空吞噬了周围的一切,映衬着黑暗中飘忽不定的黄色光线,仲明对屋里的一切都看不真切,只知道那个白影慢慢向着自己移动过来……

  “啪”的一声,寝室里的灯被打开了,冯达穿着一件宽大的,没过脚面的乳白色大雨衣,浑身湿漉漉地站在仲明眼前,看样子他也刚从外面回来。

  “什么鬼天气,我的相机差点儿就报销了,回来发现台灯还坏了。”

  仲明刚从内心的黑洞边缘回过神来,很想愤怒地大声咆哮,但一时又找不到发泄的理由。他脸色苍白,嘴唇发紫,颤颤巍巍地说不出一个字……

  夜深了,宿舍楼外风雨依旧,寝室里冰冷肃穆。冯达很少熬夜,早早地进入了梦乡。仲明将将从这诡异的一天中缓过劲来,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顾晓雯这个名字,他觉得头痛欲裂,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跟冯达好好谈谈,他对着自己的书桌发呆,眼角的余光一闪,又看到了冯达书桌上的保险箱钥匙……

  打开保险箱,取出相机,拨开开关,仲明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其实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是些秋千的照片,他看过的。平稳了下内心起伏的情绪,仲明按下了浏览键,瞬间,仲明的脑袋仿佛是被一道闪电劈中,差点儿就闭过气去,照片上不再单单是那个小枫木林里破旧的木秋千,那秋千上,分明坐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妙龄少女,一张又一张,仲明飞快地浏览着相机里的照片,显示屏上的画面不断变换,同时他的心也在飞速下沉,好像掉进了一个冰窟窿。是的,每一张照片上都映衬着同一个女孩的身影,看起来就像是连环画。仲明强压着自己的理智,他又看了看照片的日期,的确前一部分是上个学期那个晚上他偷偷看过的那些,这女孩是谁,顾晓雯?!可是上次看的时候这些照片上明明只有秋千的……仲明反复确认这些就是上次他看过的那批照片,看到最后一张,倏地出现了这个女孩的正脸,女孩盯着屏幕,嘴角勾着一个好看的弧度,看上去纯真无邪,但在仲明的眼里这简直就是魔鬼的狞笑,吓得他差点儿就把相机摔在地上。在他眼里,怎么看这个女孩儿都在死死盯着自己,而且笑容越发的邪气而诡异。他不敢再多看,也不敢再多想,他猛地关上了相机,迅速把东西归位,手忙脚乱地爬回了自己的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好像是把自己封锁在了自己的小世界里,生怕被外界的恶鬼骚扰。

  接下来的几周,仲明都没有跟冯达说过一句话,仿佛跟他住在同一个屋子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未知生物。在仲明自己编织的剧本里,冯达让这个叫做顾晓雯的女孩儿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透过那个镜头就可以观察她,那他,也可以让我消失的,如果他知道我知道了这件事……不对!这件事是他自己告诉我的!为什么……为什么……

  在暑假来临前的最后一天,冯达主动向仲明开了口,把仲明约到了那片枫树林,仲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他知道,这件事情终归要有一个了解,他不是没想过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但他不想别人把他当成疯子一般看待。

  又是那片林子,同样的夕阳,同样的木秋千,冯达已经早早地等在了那里,他的身影被夕阳拉得老长,恬淡而安详,看上去说不出的沧桑。他看到仲明来了,轻轻吸了吸鼻子,挤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仲明,我就要离开这个学校了。”

  “……”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有关我女朋友去了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吗?”

  仲明没开口,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那个……”

  “……”

  “是骗你的。”冯达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语调也调高了好几分,“哪里会有那么不靠谱的事情嘛,不过看样子你还真信了,哈哈。”

  仲明的脸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你说骗我?”仲明不知道冯达心里在搞什么鬼,他是清楚地看到了那些照片上莫名出现的陌生女孩儿,还有传闻中那个女孩儿神秘失踪的故事,还有那个名字——顾晓雯。

  “是呀,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每天都会来这里拍照片吧。”冯达转过头又看了看那个木秋千,“我在准备一个作品,一个超越目前大学生审美范畴的杰出作品,去参加‘全国大学生创意视觉作品比赛’。”冯达也不看仲明,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往事一样,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女朋友吧,在高中毕业后,她跟我去到了不同的地方,虽然都是走的摄影这条创发现美,创造美的路线,但是她所处的那个环境比这里高了好几个档次。呵呵,当然,我不是说这个学校不好,但是走这条路的,有了好的环境才会有更加光明的未来。在高考之前我跟她打过一个赌,说一个二流学校学生拍出来的作品未必就会比顶尖学校出来的差,她对此嗤之以鼻,所以我故意考来了这边,她说如果我能拿到‘全国大学生创意视觉作品比赛’的全国总冠军,我就可以去找她,她就答应嫁给我。”说到这儿冯达傻傻地笑了笑,好像是一个小孩子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会心地笑了,“她那里,真的的是高不可及啊。”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即将西沉的夕阳。“现在我的作品完成了,这个暑假我就会带着作品去上海参加决赛,我对我的作品有信心,所以……我想我就要离开这个学校了。”

  仲明被这个故事搞得哑口无言,有那么一瞬间,还真的就信以为真了,可他的脑海中又开始不断地涌现着那两个字……顾晓雯,顾晓雯,顾晓雯……

  “那个……你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啊?”冯达似乎很奇怪他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钱雪君,怎么了?”

  仲明心里一阵恶寒,要不是心里有顾忌,他真的很想冲过去把冯达按倒在地,死死掐住他的脖子,问他你TMD到底是谁,但是他不敢。

  “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混蛋!你别给我胡扯!你说,顾晓雯是谁?!为什么你书桌上的那张纸上会写着这个名字?!你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鬼地方曾经……”

  “顾晓雯?”仲明接连的咆哮,还真把冯达震得一愣,冯达眉头紧皱,目光有些呆滞,但他随即想明白了仲明在说些什么,“呵呵,顾晓雯啊……她不是这个学校传说中神秘失踪的那个女孩儿吗?”冯达的语气轻佻,而且很是有戏谑的意味,“其实不是失踪啦,我也不认识她,有个同学托我向学生会的学长打探过这个事儿。据那个学长说,当年那个叫顾晓雯的女生在这个学校读书,她的父母逼她嫁给一个富豪的儿子,那个富豪是她父母生意上的伙伴,所以死活逼着自己的女儿就范。那女生最后还是妥协了,就跟男朋友在这里提出分手,然后就退学去当人家老婆了,哈哈,后来学校觉得这件事儿传出来对学校影响不好,所以封锁消息,秘密地给她办了退学手续。后来就传出来什么女生神秘失踪的各种演义版本,你难道不知道大学是个很无聊的组织么,这种八卦你也信,读书读傻了吧。至于你说的那个纸上的名字,不是我写的啊,是那个问我的同学写的,喂喂,都当了一年室友了,你不会连我的字都认不出来吧?”

  仲明一时间竟无话可说,他没想到这件事会被解释的如此滴水不漏,符合逻辑。难道一切真的只是自己的好奇心在作祟?……好奇害死猫啊……

  后来的事实证明,冯达没有骗他,暑假里,仲明通过相关媒体查到了冯达口中的“全国大学生创意视觉作品比赛”,那是一个级别相当高的视觉设计比赛。天才满地走,精英贱如狗正是用来形容这些决赛的参赛者。冯达如愿以偿地一举拿下该比赛的全国总冠军,他参赛的作品正是用那一年里每日拍的小枫树林里的木秋千,经过后期处理,画面上可以看到光与影不停地流转,水墨般晕开的美轮美奂的场景,一个身影犹如仙女下凡,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孩儿在那里欢乐地荡着秋千,感受着任光荏苒,岁月如梭,风霜雨雪,夕阳西斜。

  仲明恍然间明白,也许他第二次看到的照片,是后来冯达用电脑处理过的照片,相机的显示屏太小,况且当时是午夜,仲明一直心中有鬼,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所以没有注意到那些照片有处理过的痕迹。又或者冯达那两次都只是假寐,导演了这么一出戏来整自己,这就不得而知了。

  暑假回来后,冯达真的离开了这所大学,整个寝室里关于冯达的一切都被搬走了,好像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校社区说过段时间会有三名其他学院的同学过来跟仲明一起住。

  仲明又去过一次那家“喜旺广式茶餐厅”,在看了一遍菜单后,仲明注意到了菜单最下面一行,慢条斯理地跟老板娘说要一份腊味鸡丁炒饭。面对着那盘黑糊糊的炒饭,仲明拿起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咀嚼,就一口喷了出来,他嘴里充斥着酱油味和米饭炒焦的糊味,他在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那个混蛋……”

  再后来,仲明收到了一封来自冯达的邮件,里面只有简短的两句话:“我终于要跟我的女朋友在一起了。不管取得荣誉还是骗人,都要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啊,嘿嘿。”仲明看着这封邮件,就好像看到了冯达那张欠揍的脸。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仲明走进了寝室,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裹……

  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走廊和屋里的灯都没有打开,整个寝室里的光源只剩下一盏昏暗的台灯。

  冯达离开后,这个原本就不热闹的寝室变得更加冷清,虽然夏日的温度还没有散尽,但一个人住一个寝室难免觉得有些寂寞。仲明坐在打着台灯的书桌前,一边把玩着冯达寄来的这台尼康D90,一边静静回忆着去年一整年发生的那些事情。他把这个相机寄给我是什么意思,让我留个纪念?一边想着,仲明又一次打开了那个婚礼的视频,长长的红地毯,背景放着婚礼进行曲,镜头没有移动,直到一男一女出现在屏幕中,仲明看了看显示屏上冯达那高大的身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又看了看那个一身洁白婚纱的靓丽女生,他知道这就是冯达口中所说的那个钱雪君,他的女朋友。突然间,仲明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他仔细地盯着显示屏,啊!这个婚礼上,怎么一个嘉宾都没有?!在那红地毯尽头的台子上,甚至连司仪都没有。仲明顿时一阵毛骨悚然,他又听到婚礼进行曲的调子也有些奇怪,飘进耳朵里的分明是一个个扭曲变调的音符,他清楚地感觉到,一滴冷汗从自己的后颈缓缓滑落。

  他赶忙关掉了视频,又打开了那些照片,秋千,只有秋千……原本照片上荡着秋千的女孩儿又不见了。仲明飞快地浏览着一张张照片,手有些微微发抖,突然画面定格了,仲明不停地按着键子,但是画面一动不动:金黄色的枫叶铺满了地面,木秋千质朴的颜色在晚霞的映照下好像一个年迈的老人,这时候,一个身影慢慢滑入了镜头,牵着一位仙女般动人心魄的女孩儿,那人慢慢把脸转向镜头……冯达对着镜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嘴唇轻轻一动,那口型好像是在说着什么……

  “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