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魏家村
多谢你仙长。”那女孩对李坤又施了一礼接着问着,“不知道仙长是何方人士,仙长这身服饰怎得如此很奇怪?”  “这个,等我以后细细地说与姑娘。”李坤一下子没想出来怎么作出解释,便打了个马虎大意眼,“姑娘你家在什么方向?”  “我们的村子就在那边。”女孩一指远“我是这银州真乡县魏家村人。我今日同兄长一起去走亲戚,不料遇上这契丹人,我和兄长跑散了,也不知我兄长安危如何?”。...

  “好吧,唐。”李坤知道再跟这个姑娘解释那就是鸡同鸭讲了,“请问姑娘是何方人士,怎么会被契丹人追赶?”

  “我是这银州真乡县魏家村人。我今日同兄长一起去走亲戚,不料遇上这契丹人,我和兄长跑散了,也不知我兄长安危如何?”

  李坤听完心里暗暗盘算,反正现在也没个去处,不如先把这姑娘送回去,说不定还有个落脚的地方。

  想到此处,李坤说道:“姑娘,你如今孤身一人,甚是不便,在下把姑娘送回家如何。”

  “多谢恩公。”那女孩对李坤又施了一礼然后问道,“不知恩公是何方人士,恩公这身服饰怎得如此奇怪?”

  “这个,等我以后细细说与姑娘。”李坤一下子没想起来怎么解释,于是打了个马虎眼,“姑娘你家在什么方向?”

  “我们的村子就在那边。”女孩一指远处,“有劳恩公了。”

  “那我们走吧。”李坤从地上捡起十字弩和长刀放回了背包里,想了想又牵过剩余的那匹马,从两个契丹人的尸体上剥下了盔甲放在马背上。

  “姑娘可会骑马?”

  “恩公说笑了。”那女孩笑道,“这里的人哪有不会骑马的。”

  “姑娘请上马。”李坤等这个女孩上了马,自己抓过马缰绳,往女孩指的方向缓缓走去。

  走了一段路程,那女孩突然问道,“恩公高姓大名?我回去要给恩公设长生牌位供奉恩公。”

  “我嘛,我叫李坤,姑娘也不必客气,这什么牌位的就不必了。”李坤在心里暗暗说道,那玩意不是给死人设的吗。

  “在下也不知道姑娘芳名是如何称呼?”李坤答完又问道。

  “奴家名叫魏玉惠,这名字是我爷爷给我起的。”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着。李坤知道了目前是清泰三年的农历九月,石敬瑭已经联合了契丹大举进攻后唐,所以刚才遇上了契丹武士也不足为怪了。

  李坤暗暗在心里苦笑,人家别人穿越,什么大唐,大宋的,最不济也弄回明朝去,自己这倒好,一下子回到了中国最乱的五代,关键是自己对这五代的历史还是一团浆糊呢。都说乱世出英雄,难道老天爷真的要我来做这个乱世的英雄?

  两个人走了大半天,日头偏西,终于看见了山谷里面的一个小村子。村子不大,只有五六十户人家的样子。

  来到了村口,魏玉惠也没管李坤,跳下马来一溜烟的跑回了家。这李坤只好牵着马慢慢的在这村子里转悠着。

  不多时的功夫,一个老者和一个少年同魏玉惠一起走了出来。那老者来到李坤面前:“老朽多谢恩公对我孙女的搭救之恩。”

  老者说完就要施礼,李坤赶紧上前一把扶住:“使不得,老人家。你我都是汉人,拔刀相助那是理所应当的。”

  那个少年对李坤施了一礼:“某也多谢恩公对舍妹的救命之恩。”

  李坤还了一礼:“兄台客气了。”

  “来来。”那老者拉起了李坤,“请恩公家中叙话。”

  李坤跟着老者来到了家里,这老者的家在整个村子里还算是比较大的。经过交谈,李坤知道了这个魏家村是北魏时候因为躲避战乱才搬迁至此的。老者叫做魏秋晨,年轻的时候也曾饱读诗书,只是出身白丁,无缘科举,只做过几任小吏,唐朝灭亡了以后便回家隐居。那个少年就是和魏玉惠失散的哥哥,叫魏阳。兄妹俩自幼父母双亡,由爷爷带大,如今这家中也只剩下这祖孙三人了。

  李坤给自己现编了一个理由,说自己自幼便随父母移居外邦,如今刚刚从西域回到故国,所以这衣着打扮同他们很不一样。

  “不知李兄今后作何打算?”魏阳问道。

  “在下原本打算回归故里。”李坤迟疑道,“可如今这兵荒马乱的。。。。。。”

  “那你就先在我们这里住下吧。”魏玉惠抢先说道。

  “这,不太好吧。”李坤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没甚关系。”魏秋晨也劝道,“老朽家中也无他人,恩公就先在此暂避。等这场刀兵之祸过了,恩公再回故里不迟。”

  “如此,多谢老人家了。”李坤心中暗喜,总算找到落脚的地方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魏玉惠端来了晚饭,只有几个黑乎乎的饼子和一碗青菜汤。

  “魏爷爷,你们如今只吃这个吗?”李坤觉得这魏家也应该算是大户了,不会也啃饼子吧。

  “唉,恩公长居外邦,有所不知。”魏秋晨叹了一口气,“如今这刀兵四起,能吃上这个已经不错了。”

  夜深了,李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自己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五代,看来自己回去的可能性是没有了,那下一步该怎么办?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可自己偏偏又穿越到这乱世当中,五代一共53年,却走马灯一般的换了5个朝代13个皇帝。如今这后唐眼看着就日薄西山,但接下来的这位后晋儿皇帝石敬瑭却将幽云十六州拱手相让于契丹人,失去了中原地区北方的天然屏障,以至于后来的两宋三百年都时时刻刻面临着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

  自己能改变这一切吗,怎么去改变,就凭着自己手中的那张十字弩和那把长刀吗?自己虽然是特种兵出身,也受过严格的训练,可这些管用吗?1000年前的乱世,个人的能力又能发挥多少?

  李坤的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却听得肚子中咕噜咕噜的叫了几声,一阵饥饿的感觉从腹中传来。穿越前虽然每天的训练是极为的艰苦,可伙食总是好的,鸡鸭鱼肉那是敞开了随便吃。现在来到这兔子不拉屎的朝代,从早到晚就啃了2个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黑饼子,不饿才怪呢。

  不想了,瞎想也没用。李坤拉过丝绵被来盖上,还是先好好睡一觉,明天想办法填饱肚子才是正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