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狠

喜嫁 第六章 狠

作者:琴律 小说:喜嫁 更新时间:2022-04-27
所有人都对林夕落的言行目瞪口呆、颇具作梦之感。从她下轿去扶林政孝往后面走、继而放话要禀祖父降罪下人,直到肖总管话语顶嘴了林政孝后,她给了肖总管一巴掌、更以林家祖辈荣耀和林老太爷的英名为硬石砸了肖金杰的脑袋上,铁了心要打那两个小厮板子。大凡长了脑从她下轿去扶林政孝往回走、而后扬言要禀祖父责罚下人,直至肖总管话语顶撞了林政孝后,她给了肖总管一巴掌、更以林家祖辈荣耀和林老太爷的英名为硬石砸了肖金杰的脑袋上,执意要打那两个小厮板子。。...

喜嫁

推荐指数:10分

《喜嫁》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对林夕落的言行目瞪口呆、颇有做梦之感。

从她下轿去扶林政孝往回走、而后扬言要禀祖父责罚下人,直至肖总管话语顶撞了林政孝后,她给了肖总管一巴掌、更以林家祖辈荣耀和林老太爷的英名为硬石砸了肖金杰的脑袋上,执意要打那两个小厮板子。

但凡长了脑袋的都知道,林夕落这是明摆着要给自己父亲找回颜面,但心中明知,谁能反驳?谁敢反驳?

肖金杰不敢,那两个小厮更不敢。

他们想的是这摆下的闭门羹没成反倒兴许要吃亏,可林政孝、胡氏,包括林天诩这六岁的娃子都在想:这还是他们的女儿?他的大姐吗?

林政孝心中狐疑不定,但女儿这番言辞他是绝说不出来。

这气出的倒是顺畅,看着肖金杰那副噎住的癞蛤蟆模样,林政孝心中着实想畅怀大笑,二姨太太手下的奴才欺辱他可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怀着君子不与小人同为耳的念头把怒意压下,但那感觉实在是……憋屈,现在挺直的腰板、看着几个奴才惊恐失措的模样着实的欢畅。

但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林政孝这般想,胡氏却喜极而泣的哭了!

自她嫁给林政孝,在林府的日子从无一日痛快过,起先是伺候着老夫人,老夫人对她虽无自出嫡亲儿媳那么宠着,却也不少吃喝穿戴,顶多偶尔挑些个错罢了,但老夫人过世之后,二姨太太那老婆子却开始张扬跋扈,克扣月银不提,连她有着身孕时都不肯放过,硬是逼着她手浸冷水……

好歹是忍了几年,林政孝熬出了头,远赴福陵县为一县令,那一晚胡氏窝在林政孝的怀里整整哭了一宿。

如今再回幽州城、回林府,她本就忐忑不安,路上林夕落又出了岔子,她险些把眼睛哭瞎,一路行至此地,吃了闭门羹丢了颜面不说,还被这下人挤兑讽刺,本以为林政孝已为七品官,能比寻常扬眉吐气,可现实却非她所想,与七年前岂不一样?

心酸、心伤,孰料这姑娘出了面,几言几语、更是动手打了那奴才,胡氏憋屈这么多年的气瞬间流泻,攥紧着拳头,恨不得那巴掌是她打的!

“夕落,娘的好闺女!”胡氏哽咽了这一句,眼泪流的更凶了!

林天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还是那温声细语、嘘寒问暖的大姐吗?

难不成大姐历来都很厉害,只是对弟弟才如此宽容厚爱?

林天诩个六岁的小娃终归有些童真心理,此时也顾不上自己娘眼泪吧唧的哭,只看着自家大姐的身姿着实高大起来!

呆傻的看了半天,林天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兴奋,啧啧念叨:“大姐……原来比娘还厉害!”

胡氏埋怨的拍他脑袋一下,又是继续的哭……

马车内的事不提,林夕落的目光却一直都在看着肖金杰,她顾不得林政孝的疑惑,这些事都待稍后再寻理由解释也不迟,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出这个气,而且绝不轻饶。

肖金杰看着林夕落这副表情,又看着侯府的侍卫首领魏海,自知这面子他是必须要还回去,否则还真让自己两个手下挨板子不成?

奴才就是奴才,都懂得眉眼高低,也知遇上硬岔子要往回缩缩,何况林政孝的为人他是清楚的,哄上两句、给他添点儿颜面此事也就过去,至于怎么挽回自个儿的损失,那不是还有二姨太太撑腰?

这般想着,肖金杰阴狠目光顿时营上谄媚,丝毫不看林夕落,转身看向林政孝,拱手作揖拘礼,讨好的道:

“七老爷,都是奴才们的不是,您可莫要往心里去,这两个小杂种的确该罚,可这乃林府宅内之事,在这大门口敲板子落血也不合适?何况您今日刚刚归府,老爷已经念叨了多日了,总要添点儿吉利不是?”

变脸还真是快……林夕落心里骂着,这姓肖的果真油滑,知道林政孝那方好说话,想哄着林政孝骂他两句拉倒,却还把她就这么给晾着,回头再去老爷子和那什么姨太太跟前说上几句难听小话,她往后还怎么在这林府里呆?

林夕落能想明白的事,林政孝也心中清楚,虽然他以清正自制、自居,可他不是傻子,好歹也乃一七品县令地方父母官,何况林府里的弯弯绕他早就烂熟于心……但此事怎解?

往常为了不添麻烦、忍一口气就算了,如今自己的女儿替自己出头,尽管心中惊诧惊讶,但他要是再如寻常那般缩回去,不单是让侯府的侍卫首领瞧不起,也辜负了女儿的心意!

心里纠结难断,林政孝脑袋一转,不停的叹气,不停的咳嗽,摆手带摇头,半个字不说。

肖金杰咬着嘴心里骂:“被二姨太太收拾的半杠子压不出个屁来的七老爷,如今可比寻常难对付了。”

林夕落看着林政孝这副作态,自知他也破天荒的出了格,直接迈步站了肖金杰的跟前,却没跟他说话,直接指着那两个小厮道:

“莫说父亲回来就拿你们开刀,如今缓你们一条路,要么收拾包袱离开林府,要么自请二十个板子,你们瞧着办吧,时间可耽搁不得,这还有侯府的侍卫在瞧着。”

林夕落说着,转身看了魏海一眼,目光的复杂却是让魏海怔住,这位林家小姐是瞪他?对!就是在瞪他,而且后面那句话也是故意加上的……这无非是在斥他赖此不走看热闹,索性借他们侯府的名声给自己这方加了码。

他这算是拿侯府的面子付了看热闹的银子?魏海苦笑一声,随即朝着林夕落拱了拱手算了事。

肖金杰肚子里的损招倒是多,可那两个小厮就是听喝的,哪里懂得这么多?

被撵走是肯定不乐意的,这四十个板子又变成二十个板子,外加持板的人也是他们林府的人,终归能下手轻点儿?

二人一胖一瘦都哭丧着脸,即刻磕头道:“九姑娘饶命,奴才愿领板子,愿领,愿挨板子,您可别给奴才们撵走啊!”

这话一出,可是把肖金杰气吐了血!

他刚刚越过这位九姑娘寻林政孝讨好求情,孰料这位九姑娘反应如此之快,这会儿就让俩小杂种自请二十个板子,把他这总管晾在此地?这打的可不是小杂种们的屁股,而是抽他的脸,我呸!

后面这俩小厮接二连三的哭求,林夕落冷笑的看着肖金杰,“肖总管,舍不得手下了?还是您要重罚?您终归是这府中管事的,还是先甭担心自身安危,先把这二十板子罚了吧。”

“九姑娘可是就要在这门口打板子?”肖金杰捂着胸口的憋闷,咬着牙根儿念出这样一句。

林夕落点头道:“就在此地打。”

肖金杰重重点头,直起拱了半天的身子,朝后咬牙狠厉道:

“打,狠狠的打,两板子要是不见血,我扒了你们的皮!”

这话说着,那俩小厮即刻吓的魂飞魄散,还未等骂出半句,就被后面冲上来的人塞住了嘴,摁在地上就开始揍!

肖金杰下了令两板子必须见血,那些小厮自不会轻下手,这板子又不是打他们身上,谁会为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人有同情心?

“噼啪”几声下去,那裤子就沁出血红,再几板子下去,那裤子都裂了口子……

肖金杰看着林夕落,虽心中骇然这才是一十四的姑娘有这胆子,但她看不得这杖毙个人吧?

待心中犹豫的往林夕落那方看去,她正捂着额头皱着眉,脸色刷白,肖金杰冷笑点头,果真如此,娘们儿就是娘们儿,就算是位小姐不也是黄毛丫头?不值得放在心上。

不是林夕落胆小,而是看到那刺目的红,她的心中忽然涌起噩梦中,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嫁衣呕血的模样……抚头有晕状,脚步踉跄,林政孝连忙上前扶住她,胡氏也一直盯着她,这会儿顾不得礼数,急忙从马车上下来,召唤春桃道:“先扶着大姑娘进去。”

林政孝很想跟随而去,可总不能撂下这摊子事跟着走?只点了点头,让她们先行进府。

肖金杰冷笑的寻个小厮给她们带路,林夕落上了小轿子却朝着林天诩喊道:

“你个男娃子别凑合来,在此数着板子,听到没有?少一个都不成!”

本是要跟随着她们进府的林天诩呆滞住,小脸抽巴着看林夕落,但见林夕落那瞪着的眼,他不敢有半点儿回绝!

恐惧?胆怯?想着刚才娘的眼泪,再想大姐都如此厉害,他个男娃子怎能软下去?否则不是连女人都不如了?那他还读什么书?

挺了挺腰板,林天诩先给林政孝行了个礼,又给魏海行了个礼,随即就站到一旁,看着那俩被打小厮屁股上溅出的鲜血胃肠翻滚作呕,他却还真忍得住,仰头大声的念着:

“五、六、七、八……板子断了,刚刚那一下不算数,重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