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混蛋妖怪

全能妖怪 第一章 混蛋妖怪

作者:竹慕君 小说:全能妖怪 更新时间:2022-11-25 08:23:06
乐无再次穿越回来的时候真是是一脸懵逼……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一条不合格的咸鱼,她好不容易直到了一个两天的连休,准备好来一个被窝三日游。结果可倒好,晚上下班途中小电驴轮胎打滑,她一个不当心就摔在马路牙子上昏厥了过去的。等她再次再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她就了回到了这个很陌生结果可倒好,下班途中小电驴打滑,她一个不小心就摔在马路牙子上昏死了过去。。...

全能妖怪

推荐指数:10分

《全能妖怪》在线阅读

乐无穿越过来的时候简直是一脸懵逼……

作为21世纪的一条合格的咸鱼,她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三天的连休,准备来一个被窝三日游。

结果可倒好,下班途中小电驴打滑,她一个不小心就摔在马路牙子上昏死了过去。

等她重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已经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此时她正躺在一棵巨大的银杏树下,坐也坐不起来,站也站不起来。

她下意识抬手一看,我去?什么鬼?

这明显是一个婴儿的手啊!

乐无惊恐地大叫,谁知发出的声音竟然也是婴儿般的啼哭。

乐无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完了完了完了!这难道就是小说里说的——穿越?

可是为什么她却穿成了一个奶娃子?

还没等乐无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就听得旁边有一女子突然哭道:“镜恒!镜恒!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镜恒!镜恒!”

咩啊?

乐无吓得没敢说话,没一会儿,那女子像是哭好了,竟然朝着乐无走了过来。

直到她走近后,乐无才看清,原来刚才哭泣不止的竟然是一位风姿绰约,杏眼桃腮的美人,而她的手里此刻竟然还握着一把寒光逼人的利剑!

我去!美女你谁啊?你可别冲动啊喂!

乐无眼看着她提起了剑,似乎就要朝着自己刺过来,她吓得连忙大声求饶道。

:“哎哎!美女你别冲动啊!我才刚刚活过来啊!妈呀!要死了!我还是个小北鼻啊喂!”

不过她说的这些话在那女子听来也只不过是一场婴儿的啼哭罢了……

最终,那利剑停在了半空中,并没有真正刺下去。

乐无暗暗松了一口气,好险~

那女子望着乐无泪流满面,随后她强忍住悲痛,收回了利剑,转而将乐无抱到了怀中。

:“小东西,既然你灵元已碎,那我便留你一命吧。”

灵元?

好家伙!合着这穿越到的地方还是个怪力乱神的地界。

不知道回来能不能看见些神仙妖怪什么的?

乐无胡乱得想了一通,可是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那女子便抱着乐无纵身从旁边的悬崖跳了下去!

我!的!天!

搞了半天大姐你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啊!?

乐无的心脏都差点要吓得蹦了出来,可是下一秒,她们竟然就轻盈地落在了一把仙剑之上,开始平稳地飞行了起来。

我……

乐无笑了,好嘛~原来是穿到了仙侠世界。

合着她这是被老天爷送来修仙来了?

不行,她不干,修仙这种事情一听起来就觉得很累很麻烦,她才不要修什么仙。

她看了看抱着她的这个女子的装束,螺髻轻梳,衣袂飘飘,确实是十分得古香古色没错。

她不禁开始思索起来,在这种世界里,怎么样才能好好地做一条咸鱼呢?

思来想去,她发现,所有的答案都是:光靠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世界,有修仙,那肯定就有鬼神嘛~有鬼神,说不定就还有妖怪咯~

在这种环境下,想要安安稳稳地活下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抱大腿!

找到这个世界里,最厉害!最可靠的那个人!然后抱他的大腿!那么自己做咸鱼的愿望应该就不难实现了!

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乐无不禁要为自己的机智而鼓掌。

飞了半晌,这女子带着乐无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亭台楼阁之中。

现在似乎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居住在这里的人好像大多都还没睡醒。

女子抱着乐无走进了一间厢房,只见内室中有一个身着暗紫衣衫,气质不凡的男子迎面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轻轻师姐?你怎么突然来了?”

乐无随着那男子充满磁性的嗓音侧头看去。

呦呵!竟然还是一个大帅哥!

只见那男子面容冷峻,凤眼薄唇,眉宇之间极具清美之感。可能他也是刚起不久,一头乌黑的长发还没来得及束好,就那样柔顺地披在了身后,此番仪态,更是令他多添了几分俊美。

他低头看了一眼乐无,眉头微皱道:“这孩子是?”

他又细看了一下惊道:“师姐,你从哪里弄来的妖族婴儿?”

妖族?谁?我?

乐无简直要疯了……

这是诚心不想让她活下去啊……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修仙的人的职责就是斩妖除魔,乐无这不就是正好撞到枪口上了吗?

莫轻轻神色黯然道:“鄢雀……镜恒他……他死了……”

:“什么?”

鄢雀心中一惊,镜恒是他的师兄,并且和莫轻轻正是一对仙侣。

他们两人常年都居住在这浮金山的金顶之上修炼,怎么好端端地,镜恒突然就死了?

鄢雀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轻轻深吸了一口气,抱着乐无坐在了一边,缓缓道出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原来,天未亮的时候,在金顶之上,莫轻轻和镜恒原本准备早起修炼,却突然察觉到屋后一阵剧烈的灵力涌动。

他们连忙过去查看,便看见在屋后的那棵千年银杏树下,伴随着阵阵浓烈的金色灵力波动,一个婴儿渐渐衍生了出来。

镜恒见这婴儿天生人形,不似灵族,又见她瞳色异常,灵力汹涌,便认为她应该是个自然孕育出的什么妖物。

因为恐其醇厚的灵力继续涌动,会给浮金山招来不测,镜恒便自作主张,费尽修为,击碎了乐无的灵元。

而普通的灵元被击碎之后,碎片便会立即消散,可乐无的灵元碎片却异常坚固,被击碎的瞬间,炸裂成多瓣极速从山顶四散了出去。

莫轻轻边说着,边将攥在手里的一枚碎片递给了鄢雀。

:“这是灵元被击碎后,掉落在附近的其中一枚灵元碎片,这里面蕴含着强大的灵力,你且把它收好,日后若是有机会,你尽量把其他的碎片也都一一给找回来,看看是否能设法令其消散!这个力量留下来始终是个祸患!若不能消散,那也要好生藏匿起来!切不可被旁人得知了去。”

乐无心中苦闷,原来她本来是穿成了一个厉害的妖怪来的,却不曾想生错了地方,竟然让她遇到了莫轻轻和镜恒这两个败家玩意儿!

好好的灵元就这样被他们给毁了?

乐无不禁在心里暗暗骂道:镜恒啊镜恒,你说说你!你图个啥?为了毁掉我的灵元,你还搭上了一条命!你何苦啊你!

鄢雀接过那灵元碎片,试着在手中运灵操作了一番。

果然,无论他运出多少灵力,那碎片都像个无底洞一样怎么也无法填满。

难怪镜恒会仅仅因为击碎灵元就散尽修为,丢了性命。

不过好在这灵元碎了之后,灵力就被封存了,倒不至于会像莫轻轻说的那样灵力肆意涌动而招来祸端了。

鄢雀将碎片收了起来,随后又有些担忧地问道:“那这孩子……?”

莫轻轻低头对上乐无那干净清澈的金瞳说道:“不管她是妖还是人,总归她还只是个孩子,她并没有做错什么。鄢雀,你就把她留在浮金山吧,若她日后灵力恢复,或者真的有什么威胁,那你再动手杀她不迟。”

鄢雀哑言,似有些不愿。

乐无的心此刻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鄢雀,试图用自己的大眼睛来感化他。

良久,鄢雀终于松口应道:“好。”

乐无这才终于彻底地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不用死了。

莫轻轻将乐无小心翼翼地抱到鄢雀的怀中道:“我该回去了,镜恒还在等我……”

鄢雀似乎看出了莫轻轻的心思,连忙唤道:“师姐,你……”

谁知莫轻轻却抬手挥了挥,不让鄢雀再继续说下去。

她似乎心灰意冷,且去意已决。

:“镜恒已死,我绝不苟活于世。”

乐无望着莫轻轻那忧伤的神色,一时间也不免悲从中来。

是啊,爱人突然暴毙,而她出于善意却不能手刃“仇人”。

可是殉情这种事情不应该都是些古老的传说吗?!

她活了23年,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上学的时候一直顾着念书,毕业之后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里打游戏。

对于有点轻微社恐的她来说,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别提有多爽了。

倒不是她没有人追,她上学的时候虽然算不上校花,但是评个班花,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无奈她性格太宅,又嫌弃谈恋爱太麻烦,所以直到现在穿越了,她也还是个母胎单身,这也就怪不得她无法共情莫轻轻这种想要殉情的想法了。

虽然她也觉得有些难过,但是总归好死不如赖活着!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乐无忍不住朝着莫轻轻伸出了小手咿咿呀呀地想要挽留她。

:“大姐!你可千万不要为了一个男人而轻生啊!不值当的!两条腿的鱼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遍地都是啊!”

莫轻轻冲着鄢雀怀中对着她咿呀叫唤着的乐无微微一笑,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勾住了乐无的小手。

她目光温柔却没有说话,可仅仅片刻之后,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别啊!

乐无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没能抓住莫轻轻。

鄢雀看着怀中哭闹不止的乐无,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乐无抓着鄢雀的衣领怒骂道:“她不是你师姐吗?!她现在要去自杀啊!你不去拦她,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啊?”

可是没有办法,现在的乐无无论说出什么,嘴里蹦出的字眼也都是啊啊呀呀,叽哩哇啦。

鄢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哄孩子,最后没有办法,便只能抱着她来到了浮金山的药阁这里。

药阁是这浮金山上一处炼制丹药的所在,掌管这药阁的则是一位白白胖胖的白胡子老翁。

鄢雀连着敲了许多遍门之后,这药翁才不急不慢地过来打开了门。

他睡眼惺忪,呵欠连连地问道:“这天才刚亮啊鄢雀,你这么早过来药阁干什么?”

可是随即他便注意到了鄢雀怀中此刻正死死拽着鄢雀衣襟不断叫嚣着的乐无。

药翁顿时睡意全无小声地问道:“你?你哪来的孩子?你的私生子啊?”

鄢雀眉头一紧,冷声道:“进去说。”

鄢雀一个跨步走进了药阁,药翁探出头左右看了看,确认四下无人之后,这才关了大门,小跑着回到了药阁之中。

乐无两手拽着鄢雀的衣襟,不知不觉中,已经将鄢雀的领口给扯了个大敞。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冷血?师姐也是姐啊!你就这样见死不救?呦~还有腹肌?呸!长得帅了不起啊?还不是一个人渣!”

乐无已经骂上了瘾,药翁走过来看着怒气冲天胡乱叫喊的乐无一脸好奇。

:“鄢雀,我看这小家伙挺讨厌你啊!”

鄢雀眉头微蹙,并未言语。

药翁站在鄢雀面前低着头,饶有兴趣得逗了逗乐无,乐无倒不受他的逗弄,直接一个巴掌打开了药翁的手。

药翁笑道:“呦,脾气还不小。”

乐无这才注意到这个药翁的样貌,只见他长着个大大的络腮胡子,像极了以前上学时课本上的那些著名的思想家。他目光温和,面色微红,体型微胖,看起来竟有几分可爱。

他随即又看了看乐无的眼睛取笑道:“看来这不是你的私生子啊,哈哈~”

鄢雀抓住乐无胡乱抓挠的小手道:“这孩子是轻轻师姐刚刚送过来的,是在金顶之上自然衍生的一个妖族,师姐她让我把这孩子留下。”

药翁捋了捋胡子疑惑道:“莫轻轻送来的?”

:“嗯......”

鄢雀面露难色,若有所思。

纠结再三之后,鄢雀还是决定先不将真实的情况告诉药翁。

:“乐言,我实在没有养育孩子的经验,我看,还是将她交给你来抚养吧。”

药翁倒是没有推脱,他瞧着乐无竟也觉得十分投缘。

药翁两手将乐无托到半空中逗道:“小可爱~你是个什么样的小妖怪呀?”

乐无心中切~了一声:连你都看不出来,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鄢雀和药翁将乐无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却始终都没有看出乐无到底是什么种类的妖怪。

半晌,药翁笑道:“恐怕是个无系别,无族类的混沌妖怪~”

呸!你才是个混蛋妖怪!

乐无心中又是一阵咒骂。

药翁将乐无托得老高,笑道:“既然如此,以后我便喊你阿无吧,你就随我姓,叫乐无好了!”

乐无?

这不巧了不是!

乐无突然觉着,似乎一切都已冥冥注定好一般。

而鄢雀也满意地应和道:“嗯,这名字,甚好。”

......

后来,浮金山收养了一个小妖怪的事情便传遍了各个仙宗。

随着这个小妖怪的到来,浮金山的两位仙尊,镜恒和莫轻轻竟然也意外飞升了。

鄢雀当天托付好乐无之后,便去往了金顶之上,将镜恒和已经殉情的莫轻轻,合葬在了那棵银杏树下。

时光荏苒。

转眼间,乐无作为一名药童已经在浮金山苟了十六年。

十六年来,她从未下过山,所有的精力和日常活动,全部都放在了药阁中。

以至于药阁里所有的医书典籍和丹药炼制,她全部都已经烂熟于心。

红木窗边,乐无将手中的医书合上,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

阳光穿过窗外茂密的银杏树叶温柔地洒在了她清美绝伦的小脸上。

十六年后的乐无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略带稚嫩的面容上最容易令人优先注意到的便是她那一对金色的,和她整个人的灵动气质全然不符的充满阅历的眼睛。

这样一双眼睛,再配合上她灵动的神情气韵和清美的面容,竟仿若浑然天成一般。

:“啊~真好,不用冲业绩,也不用攒钱买房,天天就是看看书,做做饭,赏赏风景,啊~这样的日子真的太惬意了~”

乐无单手托着腮帮子一脸的满足。

在现代时,她的父母在她还在念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异了,父亲和母亲都不愿意要她,无亲无故之下她无奈只能自己一个人生活。

每个月银行卡里都有父母准时打过来的生活费,倒也不至于饿着,后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她就更少和父母联系了。

乐无时常会想,也不知道她当时在马路上摔得昏死过去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若她的肉身并没有死的话,那她的父母是否有去找过她呢......?

也许有吧。

......

:“阿无!阿无!”

突然,身后药翁急切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乐无的思绪。

:“阿翁,怎么了?”

乐无起身问道。

药翁比十六年前又胖了不少,原先短短的白胡子,现在也已经变得老长。俨然已经从“思想家”变身成了一位“圣诞老人”。

他呼呲呼呲地跑过来拉起乐无就往门外走。

:“快点,快点!拜师大典就快要开始了!新晋的弟子都已经在浮金殿外等着了,就差你一个了!”

乐无这才想起来,前不久药翁自作主张帮她报名参加了浮金山新晋弟子的选拔。

而鄢雀那个杀千刀的人渣竟然还无视选拔规则,把弃考的乐无给破格录取了。

而今天就是新晋弟子进山拜师的日子,她直顾着看书,竟然把这事给忘了个干净。

乐无一脸的生无可恋......

心道:唉,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谁让我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