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在他心尖上作个妖 第三章

作者:浮生寻 小说:在他心尖上作个妖 更新时间:2022-12-16 15:48:18
关杳蹲在一旁望着面黄肌瘦的田轻轻地,感慨的说,“这得是加了多久的班?真可伶。”“你这个罪魁祸首貌似一点儿也不内疚。”李乔绵把六元放回了自己的窝,轻轻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我又也不是预言未来家,我怎么明白会突然发生这些事啊,都怪无良媒体。”关杳窝火的说,““你这个罪魁祸首倒是一点也不愧疚。”李乔绵把六元放回了自己的窝,轻轻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关杳蹲在一旁看着面黄肌瘦的田微微,感叹的说,“这得是加了多久的班?真可怜。”

“你这个罪魁祸首倒是一点也不愧疚。”李乔绵把六元放回了自己的窝,轻轻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我又不是预言家,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些事啊,都怪无良媒体。”关杳憋屈的说,“我不就是想放松一下吗?我招谁惹谁了。”

“你还委屈上了。”李乔绵被她逗笑,“微微被分配到你手里当助手真是不容易。”

“没事,回头我给社里写封申请信,让她的加班费涨一涨。”关杳起身,“我可一向是个贴心的人。”

田微微是被一股糖醋排骨的香味唤醒的,她的肚子咕咕的叫了好几声,鼻翼微动。

“你看我就说有用吧,肯定是被饿着了。”

她还听到关杳兴奋的声音,在耳边像烟花似的炸开。

田微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关杳的脸庞映入眼帘。

“关老师,我这是怎么了?”田微微有些发蒙,疑惑的问。

关杳非常自然的把糖醋排骨喂进了自己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没什么大碍,就是饿晕过去了。”

田微微目光凝在她的筷子上,眼里有渴望。

“吃饭了,你还不起来,想继续饿着?”关杳问。

“啊?”田微微懵懂的看着她,关杳忍不住皱眉,“饿傻了?”

“哦。”田微微连忙爬起来,郝铭端上了最后一道菜。

关杳心满意足的坐上了饭桌,喟叹一声,“郝铭哥这厨艺真是好的没话说。”她朝郝铭竖起了大拇指。

郝铭抚了抚镜框,温和的说,“好吃就常来。”

“那一定的啊。”关杳平常在家里都是煮点面食糊弄自己,要不然就是点外卖,日子过得很糙。

“杳杳,来端饭。”李乔绵在厨房里喊她。

“来了。”关杳应声。

饭桌上,田微微拘谨的坐着没动筷,她瞟了眼三人。

关杳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吃吧,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不用客气。”

“这里就你一个江湖儿女。”李乔绵说。

气氛很和谐,田微微果真没客气了,大口开吃。

李乔绵替田微微夹菜,关杳咬着筷子在心里腹诽乔姐还真是无微不至。

“你慢点,别噎着了。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我走了社里都不给你饭吃吗?”关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吃相。

“不是,我加了一晚上的班,又马不停蹄的来找您,忘了吃东西了。”田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关杳抽了抽嘴角,“也真是够迷糊的。”

等田微微稍稍有了一点饱腹感,她才忽然想起还有件事。

“关老师,路主编住院了。”

“啊?”关杳惊讶的抬起头,“是因为...我的缘故?”她罪过这么大吗?

“不是不是。”田微微连忙摆手,“主编她工作太拼了,胃出血。”

“这么严重?”关杳皱眉。

“嗯,医生说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田微微说。

“在哪个医院?”关杳拿筷子的手一顿。

“第一人民医院。”田微微回答。

“是吗,我有空去看看她。”关杳垂眸,看不出半点异样。

...

关杳打开客厅的灯,随手把钥匙扔在了茶几上。

她刚出去散了会步,顺便欣赏了下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婀娜的舞姿,畅想了下自己的老年生活。

关杳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单手拉开易拉环,接着去书房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如田微微所言,微博上关于她取消全国签售会的理由众说纷纭,不少粉丝都觉得可惜,还有营销号说她得罪了尚赫集团的高层。

真阅社是尚赫旗下所有杂志社,近年来因为路主编的努力公司的重视程度确实提高了,但她一个小小的漫画家能跟公司高层扯上什么关系。

“离谱。”关杳嘴角抽搐,最无语的是竟然还有人信。

关杳拿出手机登上了微博,时隔一个多月她终于更新了动态,她发了一张多肉的图片,配上文字:悠闲而又难得的时光。

相信这条微博应该能让那些造谣的人消停一会儿,关杳揉了揉眉心。她没管后续,田微微那边知道该怎么处理。

关杳回了房间打算去洗澡,她在柜子里找睡衣的时候忽然瞥见了被她叠好放在一旁的大衣。

她其实也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去还给周聿怀,但是...

关杳把衣服拿出来放在床上,自言自语的说,“我是要去看望病人的,还衣服只是顺便。没错,就是这样,等还了衣服咱俩就没什么瓜葛了。”

...

关杳提着果篮,手里还抱着一束鲜花。她询问了前台的护士,找到了路吟秋的病房。

她敲门进去,本来望着窗外的路吟秋看向她,“你来了。”

路主编四十几岁的女人了,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也不显老,反而有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

“你这是专门等我呢?”关杳把果篮和鲜花放在一旁,在椅子上坐下。

“微微给我打电话了。”路吟秋心平气和的说。

关杳猜到了,语重心长的说,“年纪大了就要有自知之明,就算你是拼命三郎,这身体也吃不消。”

“我年纪大吗?”路吟秋反问,眼神不怒自威。

“反正比我妈老。”关杳可不怕,语气很欠的说。

路吟秋也不跟她计较,目光落在她放在地上的袋子上,“这是什么,住院礼物?”

“不太重要的东西...哪有送住院礼物的,您真会开玩笑,不过您出院的时候我考虑送一下。”关杳扯了扯嘴角,自觉的给她倒了杯水。

“玩够了吗?”路吟秋淡淡的问。

关杳眨了眨眼睛,有些怂的缩了缩脖子。

她眯起双眼,心念一转忽然说,“你什么时候出院我就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田微微昨天告诉她,路吟秋的身体积劳成疾,各种小毛病都冒了出来,不休养两三个月铁定是不能出院的。

路吟秋看透了她那点小心思,淡淡的说,“好,随你。”

关杳挑眉,拿起果篮里的苹果,装起了贴心小棉袄,“这病人啊就应该多吃水果,我给您削个苹果?”

“嗯。”路吟秋点头。

关杳专注的削起了苹果,动作很是小心翼翼。她有个习惯,如果削苹果的时候苹果皮断了她心里会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病房门被推开,主治医师笑呵呵的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很好。”路吟秋说。

“食欲如何?”主治医生继续问。

关杳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查房的医生里有个清隽的身影,格外醒目。

“还行,胃口慢慢恢复了。”路吟秋回答,气色看起来很好。

关杳忽然皱眉,轻嘶了一声,把手上的刀放到一旁。

“怎么了?”路吟秋看向她。

关杳摇摇头,“没事,划了一个小口子,不严重,我出去处理一下。苹果削了一半,您就将就着吃。”她讨好的笑了笑。

“去吧。”路吟秋接过苹果,淡淡的说。

关杳起身,没有看周聿怀,径直走出病房。

洗手台处,关杳用水冲洗了一下伤口,忽然有些犯难,她好像没有创口贴,难道就这样晾着?好像有点疼。

一只白嫩的手伸到她眼前,“给你。”

关杳抬眸,眼前是个扎高马尾的年轻女孩,元气满满,看模样...像是大学生。

“谢谢。”关杳接过贴在伤口上,小熊花纹,还挺可爱。

“你也来探望病人?”关杳问。

“我奶奶生病了,我来陪她。”她说。

关杳嘴角弯了弯,“那祝你奶奶早日康复。”

“也希望姐姐探望的人早日好起来。”小姑娘甜甜的说。

关杳回了病房,查房的医生早走了,她呼出一口气。

又陪路吟秋待了一会儿,关杳才离开。

她站在电梯前,开始犹豫不决,不知道周医生现在有没有在忙,给他打电话他会接吗?

她还没犹豫出个结果,电梯门打开。关杳抬眸,本来想要踏出去的脚突然收了回来。

“周医生,好巧。”关杳打了个招呼。

周聿怀出了电梯,关杳往后退了几步,未免两人挡住电梯门。

周聿怀目光落在她的手上,“来还衣服?”

“是啊,你放心,洗过了。”关杳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

周聿怀接过袋子连看都没看一眼,他顿了顿说,“已经是午饭了,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有约。”关杳态度很是疏离的说。

“男朋友?”周聿怀语气很淡的问。

“对啊。”关杳很煞有其事的点头,她忽然觉得有点好奇,于是问,“周医生还单身?”

“嗯。”

关杳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边笑边解释道,“别误会,我不是有意嘲笑你,只是觉得稀罕。”

原来这人还是跟从前一样不近女色啊,白瞎了这么张脸。

“关小姐很高兴?”周聿怀眼眸变得有些深。

“我没有别的意思。”关杳敛了笑意,“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谢周医生的衣服。”

“老周,你不厚道啊,有这样的美女竟然不介绍给我们认识。”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传来,关杳正欲踏出去的脚步再次顿住。

徐柯勾住周聿怀的脖子,“你小子都会背着我找女人了?”

关杳蓦地有一种她插足了人家感情的错觉,她微笑不语。

“你好,徐柯,美女我看你有点眼熟啊?”徐柯嬉皮笑脸的说。

“你好,关杳。”她礼貌的回。

“关小姐啊,咱们家老周这是在纠缠你?”徐柯冲周聿怀挤眉弄眼。

“徐医生真幽默,我和周医生就是萍水相逢,哪有什么纠缠不纠缠的。”关杳掩唇轻笑。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关杳拿出看了一眼,她家母亲大人打来的。

“再见。”关杳微微颔首示意,转身离开,无端的让人觉得很洒脱。

关杳走后,徐柯啧啧两声对周聿怀说。

“老周,我还是第一次见有姑娘对你冷脸成这样的,你魅力下降了?”

周聿怀拍开他的手,很冷漠的转头就走。

“不是,你瞪我干什么啊,人家姑娘不喜欢你跟我也没关系啊。”徐柯喊道。

“徐医生,小声一点。”路过的护士提醒他道。

徐柯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连忙点头。他摸了摸下巴,不过他是真心觉得这姑娘很眼熟。

...

关杳因为她老妈一通电话久违的回了趟家,她停好车,刚踏进小区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程闻。

关杳走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但是因为身高差异程闻被迫弯下了腰。

“你傻乎乎的站在这儿干嘛?”

关杳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以前那个小男孩现在都已经比她高了。

“妈让我下来接你。”程闻说,关杳明明比他大六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哥哥呢。

“我又不是找不到路,她净知道瞎操心。”关杳搂着他往前走,“程叔叔最近还好吗?”

“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程闻说。

关杳抬手揪住了他的耳朵,“程闻,这是你跟姐姐说话的态度吗?”

程闻吃痛,“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关杳撇了撇嘴,算你小子识相,知道干脆的认错。

脱离了她的魔掌,程闻忽然朝她扮了个鬼脸,然后飞快的跑进了电梯。

“臭小子,你站住!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尊卑。”关杳被气得不轻,拔腿就追了上去。

电梯门关上,关杳只来得及看见了程闻得意的小眼神。

关杳轻呵了一声,“程闻啊程闻,你还是太年轻,你是不是忘了你的任务啊。”

她拿出手机,打给了她亲爱的母亲大人。

关杳不紧不慢的踏出电梯门,拿出钥匙打开家门,一抬头就看见程闻垂着头坐在沙发上。

听见开门声,程闻动作不明显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幽怨。

关杳憋笑,想也知道他肯定被程叔叔训了一顿。

“杳杳。”听到动静,方一枚从厨房探出头,高兴的说,“回来了。”

“妈。”关杳跑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我想死你了。”

“哎呦,妈也想你,你那工作很忙吗?我不叫你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回来啊?”说起这个,方一枚眼神带着嗔怒。

“哪有,其实您不说我今天也要回来的,这也证明咱们母女心有灵犀啊。”关杳安抚道。

“你啊,就知道哄我开心。”方一枚嘴上责怪她,但这脸上的笑容自从看见关杳就没停过。

“程叔叔。”关杳看向在一旁打下手的程国栋,笑着喊了一声。

程国栋也很高兴,温声说。

“咱们杳杳又变漂亮了。”

“程叔叔也还是那么帅。”关杳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甜,毕竟她好久没回来是事实,不哄着点怎么行。

程国栋和方一枚是重组家庭,程闻也并不是关杳的亲生弟弟,她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意外去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