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在他心尖上作个妖 第五章

作者:浮生寻 小说:在他心尖上作个妖 更新时间:2022-12-16 15:48:18
关杳等的百无聊赖,上次再度询问她的女警官十分很贴心的塞给了她一条巧克力。大早上的,关杳原本不准备吃,但她现在的会觉得有点儿饿了。纠结了了一阵儿,她但是可以选择划开了包装。而已刚吃了一口,头发就再度被人狠狠地地揉了一把,然后听到宋晋的声音。“就怕胖?”关杳瞪了他大晚上的,关杳本来不打算吃,但她现在觉得有点饿了。。...

关杳等的百无聊赖,刚才询问她的女警官非常贴心的塞给了她一条巧克力。

大晚上的,关杳本来不打算吃,但她现在觉得有点饿了。

纠结了一阵儿,她还是选择撕开了包装。只是刚吃了一口,头发就再次被人狠狠地揉了一把,接着听见宋晋的声音。

“不怕胖?”

关杳瞪了他一眼,碍于打不过,只好不跟他计较,理了理自己被他弄乱的头发。

“无所畏惧。”

宋晋嗤笑一声,“以前也不知道是谁半夜总爬起来偷吃零食,结果胖了五公斤。最后下定决心减肥,每天连晚饭都不吃。”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关杳自信的说,“不跟你废话,我困了,说好的送我回去呢?”

宋晋抢走了她手里的巧克力,很自然的咬了一口,“这玩意儿哪里好吃了?不明白你们女生为什么这么喜欢。”

“我又没让你吃。”关杳翻了个白眼,“那走吧,宋队长。”

“对了,跟你一起来的那小子是谁?”宋晋眯起眼,忽然问。

关杳垂眸,“一个医生,他只是偶然路过。”

“叫什么名字?”宋晋注意到了她话语里的躲闪,继续问。

“你查户口吗?”关杳避开了他的视线。

“关杳。”

“干嘛?”关杳手指无意识的蜷缩起来,他很少这样喊她的名字。

“你现在是试图在一个刑警面前撒谎吗?他该不会...就是周聿怀吧?”宋晋语气十分危险。

关杳轻咳了一声,掩饰的说,“我怎么知道。”

宋晋抬手捏住了她的脸颊,用的力气不小,关杳本来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一片。

“你们还有联系?”宋晋轻嗤了下。

“没有,你放开我。”关杳拍开他的手,不满的踢了他一脚。

她那点小猫的力气宋晋才不在意,“关杳,我奉劝你别再跟以前一样傻乎乎的了,要不然再被人欺负了可没人管你。你自己也说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

关杳沉默了,过了片刻她才开口,“我哪里傻了,你少污蔑我。”

“还有,就算你不管我,我去找姝姝不就好了。”关杳哼了一声,还朝他吐了吐舌头,但是撩拨完虎须后她还是非常怂的跑了。

“没出息的丫头。”宋晋笑了笑,三两步上前逮住了逃跑的关杳,并且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人扛在了肩上。

关杳蓦地腾空,惊呼一声。

“宋晋,你干什么啊,放我下来!你这个大直男,你不知道这样扛着很不舒服吗?”关杳在他耳边吼道。

“不是送你回家?不满意我的服务吗?你连路都不用亲自走。”宋晋语气散漫的说。

“哪有你这样送人回家的?”关杳气得不行,“你脑子坏掉了?”

“我看脑子坏掉的人是你。”宋晋扯了扯嘴角。

“宋晋!”关杳拿他没办法,只能多骂了他几句。

这个大混蛋,就知道欺负她。以前打不过,现在就更没希望了,关杳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悲愤。

...

“杳杳?”意识混沌间,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并且轻轻的推了推她。

“杳杳,别睡了,李老师喊你回答问题。”

关杳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发现全班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老李头还面带怒容的盯着她。

“关杳,你来说一说这道题应该怎么解。”

关杳慢吞吞的站起来,有些懊恼的闭了闭眼,她怎么忘了,这节是她最讨厌的物理课。

上课睡觉被老李头抓现行也就算了,关键是她扫了一眼黑板上的题,发现她不会做。

关杳轻咳了一声,宋小菲偷偷把一张纸条推到了她面前。

只是关杳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听到李开明恶魔般的声音,“宋小菲,把你的纸条收回去。”

教室里响起稀稀拉拉的憋笑声,关杳尝试思考,却发现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

物理,果然是她最大的败笔,让她不配自称一个学霸。

“李老师,我不会。”关杳干脆利落的说,语气很是理直气壮。

李开明放下书,表情严肃的问她,“你不会?你为什么不会?”

“我...”关杳语塞,她还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开明扶了扶眼镜,声音洪亮得如同钟声,“学习,最重要的就是对它产生兴趣。没有兴趣,自然学不好。”抑扬顿挫,饱含情感。

“关杳,下次在课堂上睡觉这种事情就不要让我看见了。”李开明眼神锐利的看着她。

“是。”关杳乖乖的认错。

“坐下吧,好好听课。”李开明暂时放过了她。

关杳坐下后叹了口气,宋小菲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忽然听到背后一阵一阵的吸气声,她疑惑的回过头就看见笑得一抽一抽的毛雨萱。

关杳眯了眯眼,用阴沉的语气小声说,“毛毛,你下课了别走。”

毛雨萱脸上的笑容僵住,下意识的抓住了她同桌陶颜的胳膊。

陶颜毫不留情的拿开她的手,表示她可不会帮她。

李开明咳嗽了一声,关杳转过身子,开始专心的听课。

下课后,关杳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想要溜的毛雨萱,“毛毛,当你的朋友在经受磨难时,你不施以援手也就算了,居然还嘲笑我!你看我的拳头它够大吗?”

宋小菲想说什么,陶颜对她摇了摇头。

关杳活动了下手指,毛雨萱连忙讨好的说,“杳杳,我哪是这样的人啊,你要相信我一直都是你最真诚的朋友。我没有嘲笑你,我只是刚好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哦?什么事能让你笑成这样,说出来我们也开心开心。”关杳挑眉。

“这个啊,就是...超市的鸡蛋今天打折,不值得高兴吗?”毛雨萱期待的看着她们。

“……”关杳放开了她,忽然不想跟一个傻子计较了。

“关杳,我真佩服你。李老头被你气成那样,也没舍得罚你。”前排的杨宇笑声爽朗。

“滚。”关杳翻了个白眼。

“杳杳,厕所去吗?”宋小菲问。

“去。”关杳站起来,女孩子就喜欢一起去厕所。

宋小菲拉上了陶颜,毛雨萱喊道,“我也要去。”

“又没人拦着你。”宋小菲跟陶颜相视一笑,所以你不用喊的那么大声。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今年参加物理竞赛的人定下来了,李老头亲自挑选的。”出了教室,毛雨萱突然神秘兮兮的说。

“都有哪些?”宋小菲捧场的问。

“一班的王泽坤,六班的林洋...但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里面还有他最宝贝的学生,周聿怀你们知道吗?”毛雨萱挤眉弄眼的说。

“人没见过,就是听说过。”宋小菲说。

“我直觉你关注他的理由不太正当。”陶颜忍不住怼她。

“还能有什么理由啊,当然是因为他帅。”毛雨萱说。

陶颜扭过了头,宋小菲无奈的笑了,关杳心不在焉的听着她们的对话。

“诶,七班到了,我去看看他在不在。”毛雨萱偷偷摸摸的趴在窗户边,往教室里张望。

“我觉得她这样,容易引起误会。”宋小菲很想去把她拉回来。

“会被当成变态吧。”陶颜毒舌的说。

毛雨萱朝她们招手,脸上的表情很激动,并且用夸张的口型表示他在。

宋小菲很不想参与,陶颜已经想先行一步了,她们还上不上厕所了,下课时间可就只有十分钟。

但无奈毛雨萱很积极,两人只好配合的走过去。

关杳跟着她们,不经意的往教室里看了一眼。

其实不用毛雨萱提醒她也能认出来谁是周聿怀,靠窗的位置有个低头写作业的男生,他眉眼安静如画,握着圆珠笔的手指干净修长,与周围的喧闹格格不入,一向被她嫌弃丑的校服也被他穿出了高定的气质。

远处的天空呈现出清新的淡蓝色,仿佛是一块画布,点缀着几朵孤零零的白云。

校园里种着许多高大的银杏树,时值深秋,金黄色的银杏叶被风一吹就如同蹁跹的蝴蝶飘落。

那一刻,有一片叶子正巧落下,仿佛少年的背景,她的心上悄然无声的停下了一只蝴蝶。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场景,却被漫长的时光添油加醋,不知道为什么关杳偏偏印象深刻,还记了许多年。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周聿怀,觉得他是个很特别的人。

...

关杳软绵绵的蜷缩在吊椅里,眼皮沉重得睁不开。她昨天晚上做了一个不太愉快的梦,一整夜都没睡好。

就在她酝酿好睡意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刺耳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关杳一动不动,铃声继续响。坚持了十秒,她受不了了,有些抓狂的拿过扔在一旁的手机。

“谁啊?”关杳语气不太友善。

“呃...关老师,是我,小田。”田微微弱弱的问,“您还没睡醒吗?”

关杳认命的爬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顿时清醒了几分。她恢复了平时的语气,“没有,有事吗?”

“路主编今天出院了。”田微微的话如同一个重磅炸弹,炸得关杳发懵。

“啊?”

“她现在已经回社里正常工作了。”田微微继续说。

“……”关杳有一种她被算计了的感觉,她皱着眉说,“医生不是说她要修养很久吗?”

“其实...路主编不是胃出血,就是动了个小手术,恢复得挺好的。”田微微声音越来越小。

草率了,去探病的时候就应该多个心眼的。

关杳扶额,忽然不想说话。

“那个...关老师?”电话里一阵沉默,田微微哭丧着脸说,“关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您的,您...”

“好了,我知道。”关杳深吸了一口气,她一个小小的编辑还能不听主编的吗。

“她还有什么话要你转告我吗?”关杳平静的问。

“她说...要您一个月之内交新书的画稿。”

“……”关杳果断挂了电话,新书连个影子都没有,还交稿...她要不干脆出去旅游?

还是算了吧,关杳再次叹了口气,十分忧郁的盯着天花板发呆。

因为在家里,所以她穿着松松垮垮的休闲服,头发也乱糟糟的,她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

关杳烦躁的薅了把头发,起身回房间换衣服。

她有些恍惚,以至于没走两步倏地就被绊了一下,不小心撞到了椅子上。

关杳疼得弓起了身子,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偏偏还是大脚趾,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抓着沙发,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

“我特么...”关杳下意识爆了句粗口,但她及时收住了,“不行不行,冷静点。”

她强撑着站起来,安慰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个坚强的成年人。”

关杳一瘸一拐的回房间,一边嘟囔着,“我是不是应该去烧香,最近衰神附体吗?”她就没这么倒霉过。

平津街11号楼,是关杳的工作室所在的地方,相比市中心算是安静的地段。

她停下车,拿过自己的包然后打开车门。

一身墨绿色的学院风短裙穿在她身上仿佛量身定做,领带搭配上小马甲,很减龄的打扮,让关杳看起来像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她又恢复了美艳动人的样子,哪里还看得出来在家里的衰样。

关杳迈着自信且高傲的步伐推开了工作室的门,本来在打扫的许佳菡听到声音回过头,一脸惊喜的说,“杳杳姐,你回来了?”

“嗯,假期结束了。”关杳径直往里走,“蒋廷呢?”

“出去买午饭了。”许佳菡放下手里的抹布,“应该快回来了。”

“我不在他没有偷懒吧。”关杳边走边问。

“没有,你交代的工作他都已经完成了。”许佳菡眼里含着笑意。

关杳进到了自己的休息室,简约的装饰风格,没有多余的陈设,很符合她的喜好。窗台上还有几盆铜钱草,她无聊的时候养的。现在看起来仍然很有精神,想来她不在都是许佳菡在照料。

关杳随手拿起之前扔在桌子上的头绳扎起乌黑的长发,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利落干脆。

“去帮我倒杯咖啡。”关杳对许佳菡说,她打开平板电脑,里面有她之前记录的一些零碎的想法。

一个月交稿哪那么容易,没有灵感的时候她就算是绞尽脑汁也画不出来。

“好。”许佳菡点头,离开的时候轻轻的替她带上了门。

一旁的书架上陈列着关杳迄今为止出版的所有漫画书,囊括各种精修版和周年纪念版,还有一些限量发行的版号。

关杳的画风温暖治愈,漫画的主题以科学和幻想、浪漫、柔软为主,总能直击人们心灵最深的地方,给人带来感动。她凭借处女作《春日和犬》名气大涨,还因此提名第十三届星云奖。

后来发布的作品也维持了高质量,逐渐累积下了几百万的粉丝。但由于她平时很少发动态和粉丝互动,所以粉丝们也有点怨言。

关杳不想太把自己暴露在大众下,这会让她没有私生活。而且她又不是明星,自从见识过她表哥出门的架势,关杳就更加低调了。

“杳杳姐!”一个兴奋的声音由远及近,关杳眉心跳了跳,休息室的门猛的被推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