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16章 皑皑薄雪天初霁 碧叶紫竹少年意
不觉秋末淡去,初冬来临,冬日里第一场雪也徐徐而至。天色云雾沉沉,漫天灰蒙,雪花自天上飘飘荡荡,悄然落下。如玉蝶起舞,纯净、不得侵染。落在山涧里、青石上、紫竹碧叶间,落在隔岸那...

不觉秋末淡去,初冬来临,冬日里第一场雪也徐徐而至。

天色云雾沉沉,漫天灰蒙,雪花自天上飘飘荡荡,悄然落下。如玉蝶起舞,纯净、不得侵染。

落在山涧里、青石上、紫竹碧叶间,落在隔岸那早已花落的杏花树上。

若不是雪花之色与杏花稍逊那份柔粉、淡香,又增添了几分纯洁无瑕,倒叫人以为是初冬之时,杏花早开了。

来人一袭橙衣,交襟窄袖。以浅灰色的系带缠腕,腰间一条浅蓝色的束衣带,正面绣了日出云遮的淡银纹。头上一条橙色发带,无甚花纹,随意系上,到显肆意。

这来人正是蓝陌阳,正如其开朗、阳光的性格,常日里素喜橙衣,与这漫天的清雅相碰撞,却倒是为寂寥冬日添了几分色彩。

一件白毛领、淡烟紫的颈系披风,淡青绿色的交襟窄袖,皆是银莲、流水纹案。

额间额带细窄,淡紫的颜色,中间一朵金莲,两粒半颗的紫色珍珠衬在左右,拉到发间。头上同样淡青绿色的发带,金莲纹路,发带的两段坠上青绿、淡蓝渐变的短流苏。

伸手去接飘落的雪花,任六瓣梨花在手中自行消逝,这唯美的画面却是被打断,“天泠莲,你怎么才来?穿这么多作甚?”蓝陌阳口快,直接到。

天泠莲尬然一笑,不过是穿来玩玩罢了,遂往众人处走去。

再看这边,平日里学府清雅但略显稚嫩的学院服,穿在齐昊的身上虽然不显别扭,但自是不大适合。

今日的齐昊着一身深灰色的衣袍,只有些淡雅的竹枝银纹,头上发冠乃是以银质镂空花丝圆环为基底,上有仙鹤欲飞。

次日便是旬休,因着今日无事,一众十三人便皆未着学府服饰,具是穿着次日归家的衣服。

雪下的断断续续,众人忽而练剑,忽而相谈。银剑在纷飞的雪花中漫舞,落在剑上的雪不及融化便已然随剑风再次飘然落下。

起初十几人踏在地上,辗转腾挪,地面上的雪中留下的淡痕,众人见之皆是觉得扰了这雪日的自然。

便不约而同的御其仙力,纵使脚尖轻点于地,也不再有微痕扰这竹林雪日的清幽。

待到云雾淡去,天色如洗,净蓝澄澈。柔丽温和的阳光撒向了竹林,竹叶端上的薄雪泛着金芒。

一旁的溪涧径自流淌,杏花树枝上的雪随风融化、滴落在清溪之中,“叮咚”之声灵动悦耳。

一众人尚不过少年,此景、此因、此情竟是痴了众人。

这遍山紫竹不同于一般的青竹,也不似斑驳的湘妃竹,在净得不染纤尘的薄雪衬托下更显得沉静、清雅,这种美不可言说。

薄雪融化,在竹叶的尖端聚集,在阳光下映出了七色的光芒。集满一滴,竹叶向下轻轻一点,水滴落下,竹叶和竹枝轻颤几番,恢复了原状。

见此景,江玉尧左手持箫放置唇边,右手三支同样覆上了玉玑箫孔,清曲传出。

听了江玉尧曲起,天泠莲自寻了一处青石,轻抬披风,坐在青石之上,抚琴相和。

吕铭和郭瑾寒二人见此冬雪初霁之景,又闻琴箫共曲之音,皆是对其所修书画二道有所顿悟,墨笔白宣铺就此番。

天地自然、人杰地灵,平淡肆意中隐藏礼之道,叶青岑也从这静雅之间有所明悟,盘膝而坐,感悟礼之道义。

一番清净,十三人又起闲谈。闲谈之时略感些无事可做,云祉便提议到,“不若酿三两盏清酒,两三年后取出分饮?”

白承嘉听了却觉得略有不妥,便道是:“这酒买来便是,自己酿来未必有甚不同之处。”

云祉一时不知作何回答,便听青弘申道:“便取这林中竹节做筒,等春日杏花挂枝,再取些加在酒间,如何?”

众人听了,皆是觉得青弘申的想法甚和己意,这酒独他们十三人得酿,没了今日这雪、此地之竹、山涧杏花,便没了这酒。

十三人取了酒曲、稻米,用山涧溪水淘了米,截了竹筒三段,将稻米放入,蒸熟,再取出并上酒曲放入新的竹筒中。复取了竹叶端的薄雪放入,封了竹筒,埋入竹林里的地面下。

十三人未曾用仙力制酒,只想着酒更淳朴,不想染了这自然的东西。因着稻米吸收天地之间仙灵之气,故而这酒自是不会差的了。

一应事必,已是日暮之时,十三人各自归去,只等着春日……

浮华尽少年归

浮华尽少年归

作者:慈莲笙 类别:仙侠 综合评分 100

第003章 冥冥之缘今夕逢 未卜他日少年朋 2021-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