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二章 七煞
“师傅……他这是……”竹虚啐她一声,不给她说出来那个字。“我这外甥命硬着呢,熬死你这黄毛丫头也绰绰有余。”竹虚嘴上一派简单轻松,眼底却像落了一阵寒霜。魏安然本想为自己开导一番,看见他冰冷的表情又噤了声。“师傅,银针在这里。”魏安然把手里的物事递过“我这外甥命硬着呢,熬死你这黄毛丫头也绰绰有余。”竹虚嘴上一派轻松,眼底却像落了一阵寒霜。。...

“师傅……他这是……”

竹虚啐她一声,不让她说出那个字。

“我这外甥命硬着呢,熬死你这黄毛丫头也绰绰有余。”竹虚嘴上一派轻松,眼底却像落了一阵寒霜。

魏安然本想为自己开解一番,看到他冰冷的表情又噤了声。

“师傅,银针在这里。”魏安然把手里的物事递过去。

竹虚正给人号脉,这才想起来得抓紧施针。

“过来,把他的上衣脱掉。”竹虚扶着夜非辰起身,出声催促魏安然。

魏安然闭上眼咬咬牙,伸手把夜非辰身上的衣衫脱了下来,指尖碰到他的皮肤,冰冷的可怕。

——就像死人一样。

竹虚顾不上魏安然还在,毫无保留地施出针法,烛焰跃动间,夜非辰上身布满银针,闪着冷冽的光。

不多时,清亮的银针自下而上变黑,血腥气弥漫。

“这毒好烈!”魏安然不假思索地说。

竹虚猛然回头,一双眸子冷冷地盯着她。

魏安然被他盯得汗毛竖起,怕露出破绽,强忍着恐惧淡定地说,“这银针试毒的话本我见了不少,他这么严重可不就是中了烈毒嘛。”

竹虚呵斥道,“平日都学到狗肚子里了,话本子学医,出门别说我是你师傅。”

魏安然傻笑一声,眼睫轻垂,遮住双眸中的肃杀之气。

井底六年,那缕孤魂最常说的,就是毒。

医毒一体,并无二致。神医少有能解天下奇毒,但毒圣却可活死人。

魏安然在井底无聊,听那孤魂说了不少,世间奇毒之首称“七煞”,是将毒性最强的七味毒药以特定配比研制。

以毒攻毒的常理在七煞这里成了悖论,七味毒药就像机关,环环相扣,互相催生出最大毒性。

那孤魂说,自称神医者,只有解了这毒,才担得起“医圣”的名号。

魏安然被孤魂骚扰了六年,施针看病没得练习,各种毒药的解法倒是了然于胸。

竹虚一套针法意图封住血脉,防止毒素扩散,只是他“外甥”中的毒绝非善类,这套针法只能暂时压制。

魏安然被血腥气引得回了神,停住伸出去的手。

眼前二人无论穿着还是举止,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这麻烦她惹不起。

竹虚见银针不再变黑,小心地把针取下来,放到手帕上。

最后一针取下,床上的人发出痛苦的声音,突然睁开了眼。

“竹虚……”夜非辰嗓子喑哑,挣扎着要起身。

竹虚见他的动作,火冒三丈,一把将他按回床上,然后咬牙切齿地说:“你是真不想活了是吗,就你这破烂身子还想运行内力?早说不活了我还给你吃什么珍贵药草,换成银子砸死你清净!”

魏安然躲在床脚,看着虚竹发火,心道这床上的人跟他有没有血缘这不好说,但对他来说一定意义重大。

她不能再参与到这是非里了,打算趁着竹虚骂街,悄悄溜走。

“谁在哪儿?”

魏安然赶忙收回脚步,回过头去。

这一回头,她便愣住了。

烛火虽微,常人视物却不在话下,这少年眼眸清亮,看着也不像瞎子啊!

怪不得这房里连盏油灯都没有。

见她怔愣,竹虚开口说,“是那个丫头。”

夜非辰没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

魏安然不敢再逗留,能被下这么重的毒,床上这人身份绝对非同一般。

她扯出个笑容,“师傅,天色晚了,我爹娘还等着我回家呢,我先走了哈!”

说罢就要抬脚。

“慢着。”竹虚抚着下巴,玩味地盯着她。

魏安然一阵后怕,若不出她所料,竹虚和这位大外甥,来头必不小,杀人灭口怕是也做得出来。

魏安然闭着眼头摇得飞快,“师傅,我今晚只见到得了怪病的隔壁村小伙子。再说我爹娘知道我来药庐,你今晚杀了我明天就要暴露的,为我这条贱命不值当。”

竹虚一脸无语,自己这个徒弟不光靠话本子学医,也靠话本子做人,这都哪跟哪,怎么还扯到杀人灭口上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去打盆凉水,再加点醋,给他擦一下身上的毒血,我去研究研究这毒怎么解。”

竹虚一边收拾沾了毒的银针,一边嘱咐魏安然,“既然你见过他了,以后就由你来照顾他的起居,对了,擦完身子别忘给他换身衣裳。”

魏安然还没反应过来,杀身之祸避免了,但是,要让她给大男人擦身子换衣裳?!

“不是,师傅,这不合适吧。”魏安然支支吾吾,满脸不情愿。

“他个残废能把你怎么着,个牙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还担心这个,麻利点!”竹虚叱道。

魏安然忙不迭离开。

拎着水桶往后厨走,魏安然心想,没猜错的话,大外甥中的毒就是七煞。

那孤魂说,中了七煞之人,气脉杂而不乱,虚而不断,虽不会一击毙命,但会在七日内慢慢消磨掉气数,堪比凌迟之刑。

但自己来药庐早过七日了,这大外甥还能吃能喝的,魏安然闭眼回忆竹虚的针法。

原来如此。

竹虚的行针看起来平淡无奇,甚至有两处不合常理,却是压制了分布于各处的毒素。

七味毒素只有在混合时才能发挥最大功力,但毒素在身体各处的分布却不均,以针法阻碍毒素混合,甚至引发其“自相残杀”。

但仅靠封住心脉,毒对身体的损耗也不容小觑,大外甥的眼睛应该也是这样坏的。

谁会对一个年轻人下如此狠手呢?

——

屋内。

竹虚发完火泄了气,倒了杯热茶,扯了块不知道哪来的布料,蘸着给夜非辰擦嘴。

夜非辰忍着痛别开脸,满脸嫌弃。

竹虚没理会他无声的反抗,“血流干你就乐意了。”

“派人查一下这次搜查的主事。”夜非辰忍着痛嘱咐,今晚事发突然,绝对有蹊跷。

“用不着你吩咐。”竹虚把茶杯放下,卸了力般坐到床边脚踏上。

“你这徒弟倒是机灵,就是脑子不太好。”

“比你脑子好就行。”

夜非辰轻轻笑出声,二人间郁结的紧张气氛淡去,竹虚靠在床边,嘱咐夜非辰。

“我的针法只能帮你吊命,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半年,也许这能熬到我死或那丫头死。但毒发之苦谁也替不了你,现在是盲,接下来就是聋和哑。”

“生不如死?”

“你知道就行。”

第七章 归来 第八章 苛待 第九章 竹虚 第十章 寒意 第十一章 色心 第十二章 镯子 第十三章 里间 第十四章 来历 第十五章 怪病 第十六章 三两 第十七章 事成 第十八章 归来 第十九章 分家 第二十一章 碎银 第二十二章 户籍 第二十三章 野参 第二十四章 镇上 第二十五章 热闹 第二十六章 报答 第二十七章 识破 第二十八章 嫉妒 第二十九章 明抢 第三十章 改姓 第三十一章 搜查 第三十二章 七煞 第三十三章 官兵 第三十四章 魏家 第三十五章 元呈 第三十六章 斑君 第三十七章 除夕 第三十八章 夏莲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 第四十章 微光 第四十一章 死要见尸 第四十二章 高攀不起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针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 第四十八章 安生过日子 第四十九章 吃蟹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 第五十一章 手起刀落 第五十二章 扬州楚家 第五十三章 别忘记 第五十四章 回到楚家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 第五十七章 入住觅尘轩 第五十八章 闭门礼佛 第五十九章 团圆饭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 第六十一章 孤寂的背影 第六十二章 谦恭有礼 第六十三章 我娘的嫁妆 第六十四章 商定作假 第六十五章 你愿意留下? 第六十六章 没有安生日子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 第六十八章 杨嬷嬷回来了 第六十九章 亲自挑人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 第七十二章 醉仙楼 第七十章 造假礼单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 第七十五章 有贵客来 第七十六章 挑云锦 第七十七章 成家少爷 第七十八章 花园风波 第七十九章 中毒 第八十章 救还是不救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 第八十二章 府内求诊 第八十三章 诊治畜生 第八十四章 请帖 第八十五章 初入成府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 第八十七章 旨意传来 第八十八章 宣旨 第八十九章 家不齐国不治 第九十章 怨恨难消 第九十一章 皇家别苑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 第九十三章 十万两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 第一百章 三万两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
神医嫡女飒爆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

作者:腾旭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她是名门被遗弃的贵女,本应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流落异乡农门,遭受欺凌。娘亲被辱,养父殒命,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做鬼也八年,她日日怨愤诅咒之,终于等到,老天开眼,让她重返悲剧还没就的时间。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返世间,就复仇……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十六岁这一年。。

第六章 拖延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