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六章 斑君
“没,没什么。”魏安然急忙把头又低,管他叫什么,自己就可专心诊断治疗,后她就带爹娘和秀秀离开了这里。“这是一半的诊金,解完毒后,再付你另一半。”夜非辰一抬手指了指八仙桌,上面放了张两百两银票。魏安然咂舌,诊金两百两,他究竟什么来头?“还得大麻烦姑娘“这是一半的诊金,解完毒后,再付你另一半。”夜非辰抬手指了指八仙桌,上面放了张一百两银票。。...

“没,没什么。”魏安然赶忙把头低下,管他叫什么,自己只需专心诊治,之后她就带爹娘和秀秀离开这里。

“这是一半的诊金,解完毒后,再付你另一半。”夜非辰抬手指了指八仙桌,上面放了张一百两银票。

魏安然咋舌,诊金二百两,他到底什么来头?

“还要麻烦姑娘对解毒之事保密。”

夜非辰又加了一句,语气虽然客气,但魏安然还是听出了隐隐的威胁。

“那是那是,师傅安排我的是给邻村染了怪病的大叔送饭。天也不早了,我不打扰您用早饭,等师傅回来我就给你施针。”

魏安然贴身把钱收好,转头就往家跑。

夜非辰嘴角微翘,这丫头确实够机灵。

——

魏安然边跑边想,大外甥看着年纪不大,气场却够强,吓得她冷汗都出来了。

不过有钱又大方,她拍拍怀里的银票,这就够了。

魏安然把那张银票藏得严严实实,溜达着回了药庐。

不多时,竹虚出诊回来,直奔里间。

他也记挂着自己这个便宜外甥,生怕被魏安然给扎坏。

夜非辰脱了上衣,仰面躺在床上,魏安然举着银针,还没开始。

“我扎了哦。”

算下来,这是她第二次行针。

上次事发突然也没多想,如今举着针才感受到自己身负重任。

见她犹豫不定,竹虚也开始发怵。

自己这个决定究竟靠不靠谱啊?

正担忧着呢,只见魏安然手起针落,准度力道堪称完美。

魏安然回想着孤魂在她身上试过的每一个穴位,孤魂那啰嗦的话再回响在耳边。

“学医好啊,学医不光能治病,还能不动声色的害人。”

“你看,如果我往这个穴刺一下,好了,你又死一遍。”

“用毒我最擅长了,但用毒一定要会解毒,老夫就大方一回,把我毕生所学教给你。”

……

魏安然屏息凝神,把孤魂所教融会贯通,一套针法下来,汗如雨下。

再看躺在床上的夜非辰,原本苍白如纸的面色有了一丝改变,体温也恢复了些。

夜非辰眉头舒展,稍微活动了下指尖,比之前轻快不少。

处在震惊中的竹虚呆愣住。

这针法凌冽、凶狠,不像中原医者风格,反倒像传闻中毒谷谷主斑君的手法。

不过有关斑君的文字记载都过了几百年,虽说追捧者不少,却从未听过谁找到过毒谷所在,也没听说过斑君后人。

“陵游。”

“怎么了?要被她医死了?”

虽然嘴上这么怼人,竹虚还是赶忙起身去给夜非辰把脉。

脉象比以往清晰了不少,周身气脉被暂时封阻,如今有了流转的迹象,且是避开毒素的流转。

“还好,还能再活几日。”

“给她看看。”

竹虚肯定他看到了夜非辰翻白眼了!

扭头见魏安然累的瘫坐在地,面色苍白,心道不好,一个二个顶着一副死人脸,忙给她把脉。

魏安然施完针才觉得自己这副身子不靠谱,施针不光耗费心神,对体力的考验也是相当大。

自己这副豆芽菜身子,着实撑不起半个时辰的施针。

竹虚诊完脉才放下心来,还好只是营养不良。

“以后跟我一起吃饭,长得干巴巴的,再过两天他都能熬死你了。”

魏安然点头承下他的好意,她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不过刚才大外甥叫他什么,陵游?

能用药草作字,他绝对不是乡野游医这么简单。

还有那个元呈。

有表字,且听他们似乎是常这么用。

看来这二人身份定不简单,毕竟这年头能有表字,估计不是书香世家,就是达官显贵。

——

见魏安然一副虚弱样,剩下的扫尾工作竹虚自己来了。

他在里屋忙活到下午,门前求诊的人等急了,在门外挤成一团。

赵秀秀出去看了眼,对吃饭的二人说,“二十几号人呢,一下午神医怕是忙不完。”

竹虚夹菜的手都在抖,二十几人,号脉都能号到手酸。

眼光瞥到扒饭扒的欢快的魏安然。

“乖徒儿,你不是想学看诊吗,今日为师就带你上手试试。”

魏安然自然乐意,但还有担心,“他们会放心我给他们看诊吗?”

“今日你先帮为师写方子。”竹虚老神在在,心里算盘打得响,等哪天人少,再教她号脉。

以往别说写方子,就是魏安然站在一边研墨都要被这个小气师傅瞪,生怕丢了他看家本事。

一下午,竹虚边号脉边将药方报给魏安然。

“麻黄三钱,桂枝两钱,杏仁三钱,炙甘草一钱……”

魏安然小手飞快地记,给人包好药材递过去,然后盯着竹虚的手法。

竹虚一下午除了号脉没做什么事,心情轻松,也乐得给魏安然讲如何诊脉。

魏安然忙了一下午,却觉得十分充实。

看完诊,二人要赶在太阳落山前给夜非辰解毒。

竹虚对毒研究不深,此时二人像是互换了角色,听魏安然给他讲毒的分布及解法。

躺在床上被师徒二人当作道具的夜非辰翻个白眼,随他们去。

就这样忙忙碌碌间,到了腊月十六。

竹虚有个规矩,腊月十六到正月十六不看诊。

此时人人都要去镇上办年货,而镇上广济堂大夫坐诊到年根,这规矩行了几年,也没人破。

但今日却来了两人,一个妇人带着小儿,许是刚嫁过来,还不知道规矩。

赵秀秀也不知道今日不看诊,见人可怜接进了屋。

竹虚最近为大外甥和药庐的事忙的脚不沾地,又被孩子哭的心烦,便打发魏安然去看。

魏安然还没给小儿看过症,这几日学了不少,做得倒像那么回事。

她信手一挥写了药方,要去抓药,那妇人却慌了。

“姑娘,竹虚神医呢?”

也不怪妇人不放心,当了母亲,看小孩子都觉得和自家婴孩差不了多少,更何况本就瘦弱的魏安然,看起来毛都没长齐。

魏安然看了眼嘴唇发紫的小儿,心知跟这妇人争辩怕是会耽误小儿病情,连拖带拽地把睡觉的竹虚抓来看诊。

竹虚不情不愿,还是没法违背自己医者的自尊,给人看了诊,随口把药方报给魏安然,让她抓完药赶紧把人送走。

那妇人识几个字,见魏安然开的方子与竹虚所言半分不差,顿时对小丫头高看一眼,接了药连声致谢。

第七章 归来 第八章 苛待 第九章 竹虚 第十章 寒意 第十一章 色心 第十二章 镯子 第十三章 里间 第十四章 来历 第十五章 怪病 第十六章 三两 第十七章 事成 第十八章 归来 第十九章 分家 第二十一章 碎银 第二十二章 户籍 第二十三章 野参 第二十四章 镇上 第二十五章 热闹 第二十六章 报答 第二十七章 识破 第二十八章 嫉妒 第二十九章 明抢 第三十章 改姓 第三十一章 搜查 第三十二章 七煞 第三十三章 官兵 第三十四章 魏家 第三十五章 元呈 第三十六章 斑君 第三十七章 除夕 第三十八章 夏莲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 第四十章 微光 第四十一章 死要见尸 第四十二章 高攀不起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针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 第四十八章 安生过日子 第四十九章 吃蟹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 第五十一章 手起刀落 第五十二章 扬州楚家 第五十三章 别忘记 第五十四章 回到楚家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 第五十七章 入住觅尘轩 第五十八章 闭门礼佛 第五十九章 团圆饭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 第六十一章 孤寂的背影 第六十二章 谦恭有礼 第六十三章 我娘的嫁妆 第六十四章 商定作假 第六十五章 你愿意留下? 第六十六章 没有安生日子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 第六十八章 杨嬷嬷回来了 第六十九章 亲自挑人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 第七十二章 醉仙楼 第七十章 造假礼单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 第七十五章 有贵客来 第七十六章 挑云锦 第七十七章 成家少爷 第七十八章 花园风波 第七十九章 中毒 第八十章 救还是不救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 第八十二章 府内求诊 第八十三章 诊治畜生 第八十四章 请帖 第八十五章 初入成府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 第八十七章 旨意传来 第八十八章 宣旨 第八十九章 家不齐国不治 第九十章 怨恨难消 第九十一章 皇家别苑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 第九十三章 十万两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 第一百章 三万两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
神医嫡女飒爆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

作者:腾旭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她是名门被遗弃的贵女,本应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流落异乡农门,遭受欺凌。娘亲被辱,养父殒命,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做鬼也八年,她日日怨愤诅咒之,终于等到,老天开眼,让她重返悲剧还没就的时间。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返世间,就复仇……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十六岁这一年。。

第六章 拖延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