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这李家也太怂了,早明白一吓就跑,她就不和竹虚玩那一出了。李家这一逃,她即使想了什么疯狂报复的法子都没处可使。贵他们了。魏安然扒着饭,可又心里想,真要为了李家那几条贱命脏了手,也不很值得,还倒不如守着爹娘过安安稳稳日子,这么一需要考虑,也释然了。——李家人离李家这一逃,她就算想了什么报复的法子都无处可使。。...

这李家也太怂了,早知道一吓就跑,她就不和竹虚玩那一出了。

李家这一逃,她就算想了什么报复的法子都无处可使。

便宜他们了。

魏安然扒着饭,可又想着,真要为了李家那几条贱命脏了手,也不值得,还不如守着爹娘过安稳日子,这么一考虑,也释然了。

——

李家人离开南漳村后,他们一家人再没人来打扰,日头过得也快了不少。

大清早,魏安然到了药庐,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

哪个大人物会来这乡野里看病呢?

她推开门,就看见赵秀秀收拾妥当正要回家。

“秀秀,师傅他去坐诊了吗?”

赵秀秀摇摇头,“神医还在屋里吃饭呢,”又冲着里屋抬抬下巴,“是来找那位的。”

魏安然皱着眉头往里屋方向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刚迈进屋,竹虚闷头吃饭,都不看她一眼,“中午多添副碗筷,是来找我大外甥的,不用在意。”

“好。”

魏安然应下,心中疑惑不减,这药庐最出名的应该是竹虚,慕名而来也该找竹虚才对,找她师兄又能做什么呢?

“对了,今天关门,不看诊,有来的都给我劝走。”

“是出什么事了吗?”

“去去去,乌鸦嘴,什么事都没有,你师傅我累了,要休息。”

说罢,他喝完最后一口粥,抹抹嘴,大摇大摆的坐在院子里。

“丫头,给为师沏壶茶,今儿为师要在这晒太阳。”

魏安然一脸无语,今天的天气还不如昨天,连个太阳的影子都没瞧见,晒哪门子太阳。

竹虚懒洋洋地坐在院子里,悠哉游哉。

只是魏安然听不见他得心里话:大冷天的他舒舒服服躺被窝睡一觉多好,让他坐在院里看门,真拿他当自家狗了,气死老子了!

——

让他看门的夜非辰站在窗边,长身而立,“叶秉竹,你来这有什么事?”

叶秉竹给自己倒了杯茶,大大咧咧地坐在主位。

“你觉得呢?”

夜非辰自嘲地笑笑,“我一个残废,身子和脑子都不好,不知道。”

叶秉竹走到他身边,“去你的,就你那脑子,放在京里都是一等一的。别给我装蒜,咱俩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我还不了解你?”

夜非辰扭过头去,没理他。

“你还有没有良心,为了找你,我都要把西边掘地三尺了,你躺在这小村子里过自在日子,像话吗?”

“残废躲在穷乡僻壤有什么不像话的。”

“他奶奶个腿的,你再阴阳怪气小心我揍你。”叶秉竹作势撸了撸袖子,吓唬他。

夜非辰勾了勾嘴角,转身看他。

“叶秉竹,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这骂街的本事见长,京里恨你的人又多了不少吧,难不成这就是你想带我回去的原因?”

“嘿,还给你说中了。小爷我就是缺个垫背的,你去不去?”叶秉竹霸气一坐,翘着腿,一看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主。

“只做垫背的吗?”

“我给你垫背也行。”

夜非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一个残废,能做什么事。”

远处雷声隆隆,像是风雨欲来,屋内灯烛微动,却暖不了他,只能在脸上布下阴影,眼神投向虚空,让人捉摸不透。

“你想教训谁,我便帮你教训谁。谁让咱俩关系好呢,元呈。”

“元呈”二字一出,夜非辰本有些无神的眼睛微微有点亮色。

“若我记忆没出差错,就你的功夫,连只狗都打不过吧。”

叶秉竹露出一抹苦笑,又意味深长地说,“你不是自称脑子不好的残废吗,那记忆肯定有损,够不够格,一试便知。”

夜非辰微怔了一下。

叶秉竹环顾四周,打量着房内摆设,眼神冰冷,说出的话都像结了冰。

“你在这穷乡僻壤自暴自弃,我这身热血却没凉。夜非辰,你无欲无求,我不行,我恨。”

夜非辰咬紧牙关,闭上了眼。

他又看到翻涌的青草地,高山和雄鹰。

还有火光冲天,血海粼粼。

这么久了,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无欲无求,还是恨之入骨。

——

魏安然切一会草药,就抬头看看里间的动静。

始终没人出来,也听不到什么声音,甚至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在。

暮色四合,里间的帘子被掀开,有个人走了出去。

她正磨着药粉,听到那人的脚步声,她抬头瞅了瞅,看不真切。

纠结一番也没丢下手里的东西,她自知本事不大,知道的越多,危险就越大。

师傅和师兄身边有武艺那么高强的护卫,像她这种小丫头片子,招惹不起。

“乖徒儿,师傅我要出诊几天,这药庐就暂时交给你,一定照顾好你师兄。”

“师傅!”

魏安然赶忙起身往门口跑,入眼的是那抹钻进马车的银灰身影。

竹虚见她出来,对她点点头,踩上脚凳,躬身钻进车里。

车夫把脚凳搬上车,拉紧缰绳,甩鞭扬长而去。

“师傅,你药箱没带。”

魏安然站在原地,对着离开的马车喃喃自语。

她不自觉地往里间门口走,“师兄,师傅出门了。”

“嗯。”

魏安然突然觉得不安,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师兄不开心。

——

竹虚走了几天,可以说是音讯全无。

魏安然起初觉得没什么大事,许是被什么人叫去吃酒了,但又过两日还是没信,她开始着急了。

这边魏安然仓皇失措,里间那位却淡定自若,毫不担心。

又一日,天刚亮。

魏安然打着哈欠来到药庐,刚进门,就看见里间帘子掀开,出来个人。

两人就这么打了个照面。

魏安然先看到那双沉静如水的眼睛,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她震惊的看着夜非辰从里间走出来。

晨光恰逢此刻从沉积了几日的云里泄出,洒在魏安然身上。

夜非辰看着眼前的女孩,这是他第一次看清。

她一袭月白罗裙,纤腰素手,皓腕明眸。

她不像想象中那般泼辣,但够灵动,偏浅的眸子,在熹微晨光下,显得更加清澈,又饱含情思。

第七章 归来 第八章 苛待 第九章 竹虚 第十章 寒意 第十一章 色心 第十二章 镯子 第十三章 里间 第十四章 来历 第十五章 怪病 第十六章 三两 第十七章 事成 第十八章 归来 第十九章 分家 第二十一章 碎银 第二十二章 户籍 第二十三章 野参 第二十四章 镇上 第二十五章 热闹 第二十六章 报答 第二十七章 识破 第二十八章 嫉妒 第二十九章 明抢 第三十章 改姓 第三十一章 搜查 第三十二章 七煞 第三十三章 官兵 第三十四章 魏家 第三十五章 元呈 第三十六章 斑君 第三十七章 除夕 第三十八章 夏莲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 第四十章 微光 第四十一章 死要见尸 第四十二章 高攀不起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针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 第四十八章 安生过日子 第四十九章 吃蟹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 第五十一章 手起刀落 第五十二章 扬州楚家 第五十三章 别忘记 第五十四章 回到楚家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 第五十七章 入住觅尘轩 第五十八章 闭门礼佛 第五十九章 团圆饭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 第六十一章 孤寂的背影 第六十二章 谦恭有礼 第六十三章 我娘的嫁妆 第六十四章 商定作假 第六十五章 你愿意留下? 第六十六章 没有安生日子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 第六十八章 杨嬷嬷回来了 第六十九章 亲自挑人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 第七十二章 醉仙楼 第七十章 造假礼单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 第七十五章 有贵客来 第七十六章 挑云锦 第七十七章 成家少爷 第七十八章 花园风波 第七十九章 中毒 第八十章 救还是不救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 第八十二章 府内求诊 第八十三章 诊治畜生 第八十四章 请帖 第八十五章 初入成府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 第八十七章 旨意传来 第八十八章 宣旨 第八十九章 家不齐国不治 第九十章 怨恨难消 第九十一章 皇家别苑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 第九十三章 十万两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 第一百章 三万两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
神医嫡女飒爆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

作者:腾旭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她是名门被遗弃的贵女,本应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流落异乡农门,遭受欺凌。娘亲被辱,养父殒命,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做鬼也八年,她日日怨愤诅咒之,终于等到,老天开眼,让她重返悲剧还没就的时间。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返世间,就复仇……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十六岁这一年。。

第六章 拖延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