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黑衣人动手不重,半盏茶功夫,魏安然悠悠转醒。她也没惊慌,只会觉得这种发出邀请方式真的太废脖子,她迷迷糊糊地想,以后得找个会功夫的丫鬟才行。月凉如水。没过多久,黑衣人带着魏安然跃入一处华美的宅院。但是这院子而已府邸的一隅,却有奇石流水,水榭楼台,虽她没有慌乱,只觉得这种邀请方式实在太废脖子,她迷迷糊糊地想,以后得找个会功夫的丫鬟才行。。...

黑衣人下手不重,半盏茶功夫,魏安然悠悠转醒。

她没有慌乱,只觉得这种邀请方式实在太废脖子,她迷迷糊糊地想,以后得找个会功夫的丫鬟才行。

月凉如水。

没过多久,黑衣人带着魏安然跃进一处华丽的宅院。

虽然这院子只是宅邸的一隅,却有奇石流水,水榭楼台,虽是深秋,却不显半点萧瑟之意。

院内灯火通明,她只见一男子,一袭黑衣长身而立,站在玉兰树下,有些落寞。

仿佛感觉到有人看他,男子负手转身,虽然未笑,但眼神温柔。

魏安然愣住了,抿着唇看他。

难以置信,她感觉周身的气血都活了过来,一齐往心口涌动。

她心跳的很快,快到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皎白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笼罩上一层轻纱一般,更显得他俊美非凡,气宇轩昂。

魏安然只觉得他的眼神,是那样炙热,坚毅,像是划破夜空的闪电,照在她心间。

“魏安然,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个屁!

魏安然在心中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只是怎么不出声啊?

她知道了是那点穴的把戏,只好死死地瞪住他,企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夜非辰见她这样觉得有趣,又看了会儿,见魏安然要冲上来揍他了,才慢悠悠地走到她身前,给她解了穴。

“好久不见个屁啊!我他妈要被你吓死了,哪有这么请人的。我正泡着澡呢,刚穿好衣服就被人闯进来扛走了,还点我哑穴!要换别家姑娘,早就吓晕过去了,你这粗手粗脚的侍卫也得给人家负责你知道吗!”

玄若悻悻往黑暗处又挪了一步,一脸惊慌地看着口出狂言的魏安然,心想:魏小姐你可饶了我吧,我怎么敢冒犯你,我是清白的!

夜非辰只觉得她现在的模样有趣,甚至不自觉勾了嘴角。

“笑屁啊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笑,当初一句话也不说,拍拍屁股就走。请人还是这种德行,哪回不是找人扛着我飞过来的!”

魏安然往前一步,自己感觉极有气势的说:“下次我不会再来了!”

夜非辰扶额,这姑娘人不见长,脾气却暴躁了不少,都快赶上竹虚那家伙了。

要不是全扬州城都找不到一个会解毒的郎中,他是不会出此下策把人掳到这里的。

“随我进来。”

“真是笑话,我凭什么听你指使,要我来就来,要我走就走。以前喊你师兄还真拿自己当长辈了,不过是称号而已,我才……”

身上一暖。

魏安然止住声音,她身上被人披上一件帔风,还带着淡淡的温度。

她抬起头,直直地闯进师兄眼底。

夜非辰略显慌张,进了房间。

魏安然着了魔一样,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刚踏进房内,她伸手捏住了帔风两侧,低头看了眼,眼神讳莫如深。

虽然她只在楚家住了月余,但这豪奢华丽的院落,绝非楚家可比,还有身上这件金线钩织的帔风,也绝非常人可佩。

她的便宜师兄,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魏安然跟着夜非辰进了卧房,他抬手一指,“魏安然,帮他解毒。”

这房内明亮非常,魏安然终于看清了他刀刻般俊美的容颜。

他好像又帅气了些。

魏安然的视线没过多停留,她走到床边,凑上前去。

这一瞧,差点把她吓一跳,躺在床上的人,分明像个已死之人。

他眼眶深陷,面容惨白,又隐约透露出青黑色,连那隐藏在衣领下的脖颈,都陷下去,骨头凸显。

魏安然腹诽这人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直到她看到衣角上那抹苍翠纹样,才想起来,在药庐看到的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

就是他,把师傅喊出去出诊,后来又和师兄悄声离开。

魏安然想起这些,抬起头,直视着夜非辰,没有说话。

夜非辰被她盯得一阵心慌,只得坦白:“他是我至亲好友。”

“嗯,所以你们是什么来头?”魏安然勾勾唇角,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大有威胁之意。

夜非辰向下看了一眼。

魏安然见状,觉得他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自觉语气太过咄咄逼人,没再逼问,自己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他中的是奚毒,此时只在周身流转,未侵入气血。只是再多呆三个时辰,他就没救了。”

夜非辰皱起眉头,再抬首,一脸轻松地看着她。

“想不到你师傅不在身边,你这医术倒是见长。这么快就能判断出来他中了什么毒。”

“师兄,你还是少说几句维持形象吧,这么多话不适合你。”

夜非辰揉了揉眉头,凑近她,问:“这个毒好解吗?”

“和你中的七煞比起来,简直太简单了。”

魏安然想了想,收回施针的手。

她挑眉看着夜非辰,说:“师兄,他是何身份我就不过问了,但我想知道,你是何身份?”

“嘿,我还不配你过问是吗?魏安然,你是瞧不起小爷我吗?”

一副死人样子的叶秉竹突然开口,除了声音虚弱些,流畅度和语气倒还像个风流公子。

魏安然这辈子见过的男人,除了一起生活的家里人,就只有师傅和师兄了,剩下的都没什么交集。

这位是第一个一见面就说这种风流话的,对她来说不只是突然的声响,还有这种轻浮的语气,把她吓愣了。

叶秉竹听他二人就为个身份吵了一路,只能“诈尸”出来解释。

“我叫叶秉竹,景昭公府世子,同你师傅和师兄都是旧友。他嘛,我不能说,你可以自己打探。不过你先快给我解毒,我怕死。”

魏安然觉得稍微有点尴尬,打着哈哈解释说:“我这不是怕自己救了什么不该救的人,是会造业障的。”

叶秉竹听完这句,气得差点没直接死翘翘,这丫头是想说,怕救了我倒大霉吗?

魏安然没敢耽搁,把几盏灯挪到床边,吩咐夜非辰。

“师兄,你去帮我找副银针,赶紧送来;我写一个方子,让人去抓药,然后分两份,一份煎服,一份药浴。”

第七章 归来 第八章 苛待 第九章 竹虚 第十章 寒意 第十一章 色心 第十二章 镯子 第十三章 里间 第十四章 来历 第十五章 怪病 第十六章 三两 第十七章 事成 第十八章 归来 第十九章 分家 第二十一章 碎银 第二十二章 户籍 第二十三章 野参 第二十四章 镇上 第二十五章 热闹 第二十六章 报答 第二十七章 识破 第二十八章 嫉妒 第二十九章 明抢 第三十章 改姓 第三十一章 搜查 第三十二章 七煞 第三十三章 官兵 第三十四章 魏家 第三十五章 元呈 第三十六章 斑君 第三十七章 除夕 第三十八章 夏莲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 第四十章 微光 第四十一章 死要见尸 第四十二章 高攀不起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针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 第四十八章 安生过日子 第四十九章 吃蟹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 第五十一章 手起刀落 第五十二章 扬州楚家 第五十三章 别忘记 第五十四章 回到楚家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 第五十七章 入住觅尘轩 第五十八章 闭门礼佛 第五十九章 团圆饭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 第六十一章 孤寂的背影 第六十二章 谦恭有礼 第六十三章 我娘的嫁妆 第六十四章 商定作假 第六十五章 你愿意留下? 第六十六章 没有安生日子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 第六十八章 杨嬷嬷回来了 第六十九章 亲自挑人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 第七十二章 醉仙楼 第七十章 造假礼单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 第七十五章 有贵客来 第七十六章 挑云锦 第七十七章 成家少爷 第七十八章 花园风波 第七十九章 中毒 第八十章 救还是不救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 第八十二章 府内求诊 第八十三章 诊治畜生 第八十四章 请帖 第八十五章 初入成府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 第八十七章 旨意传来 第八十八章 宣旨 第八十九章 家不齐国不治 第九十章 怨恨难消 第九十一章 皇家别苑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 第九十三章 十万两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 第一百章 三万两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
神医嫡女飒爆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

作者:腾旭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她是名门被遗弃的贵女,本应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流落异乡农门,遭受欺凌。娘亲被辱,养父殒命,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做鬼也八年,她日日怨愤诅咒之,终于等到,老天开眼,让她重返悲剧还没就的时间。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返世间,就复仇……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十六岁这一年。。

第六章 拖延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