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夜非辰尚在去思考魏安然的变化。他侧着头上下打量着魏安然,但是身形略微所长,她身上的变化却也不是因为这个,倒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所致。但是但是救叶秉竹紧要,听了魏安然的吩咐,他匆忙出门时交待人去做。魏安然一股脑说着,并不怕她的贵师兄会做将近,因为眼神他侧着头打量着魏安然,虽然身形略有所长,她身上的变化却不是因为这个,倒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所致。。...

夜非辰尚在思考魏安然的变化。

他侧着头打量着魏安然,虽然身形略有所长,她身上的变化却不是因为这个,倒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所致。

不过还是救叶秉竹要紧,听了魏安然的吩咐,他匆忙出门交代人去做。

魏安然一股脑说完,并不担心她的便宜师兄会做不到,所以眼神都没赏给他。

她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叶秉竹身上。

“那个,叶什么什么,提前说好,施针是要脱衣服的,不是我要占你便宜。”

叶秉竹一脸警惕,看她的眼神多了丝警惕。

“别看了,就是全脱,不过看在师兄的面子上,可以给你留条底裤。”

叶秉竹听了这话,拖着虚弱的病体,也要紧紧捏住领口,一脸被轻薄的模样。

“诶!你……这可不能乱来啊,我还没娶媳妇呢。”

魏安然翻个白眼,“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况且还是即将死掉的男人。”

叶秉竹被她一点也不好听的话气得差点直接见阎王,觉得自己何必调戏这个一根筋的丫头,头一歪,眼不见为净。

魏安然看他还捏着衣领,又一脸怨妇样,环视一圈也找不到能替他脱衣服的,再看看沙漏,认命地走上前。

叶秉竹早就听竹虚叨叨得耳朵起茧了,对魏安然此人,了解的不说八十也有五十,知道她不忌讳这个,躺在那儿装死任她脱。

魏安然刚解开他的外衫,夜非辰就进来了。

见状,她退到床尾,眼神示意他帮忙。

夜非辰走到床边,气定神闲地站在那儿,就这么看着叶秉竹。

叶秉竹试图挣扎未果,自己脱掉了衣衫。

之后,玄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房间内,手里拿着一套银针。

魏安然拿着银针走向叶秉竹,眼神一凌,所有的穴位就像标记在他皮肤上一般。

夜非辰看着眼前的场景,晃了神,以为自己还在那个昏暗潦草的小屋里。

叶秉竹躺在那儿,看着魏安然手起针落,果断干脆的行针,心里大为震撼。

虽然一直听竹虚吹他徒儿的针法,他是半信半疑的,但如今一看,这哪里只是“极好”,就是太医院的那群都不一定比得上她。

一炷香的功夫,叶秉竹就被扎了个透彻,跟只刺猬一样。

魏安然直起身,却突然觉得天旋地转,手指抵住太阳穴,才惊觉自己出了这么多汗。

她腿软得站不住,正想伸手扶墙,被人扳着肩膀按到椅子上。

她闭目休息了一会,睁看眼,见夜非辰皱着眉头看她,才发觉是他给自己搬了椅子,又扶自己坐下。

魏安然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多谢师兄。”

夜非辰给了她一块帕子,然后转过头去看着床上的叶秉竹,没再看她。

魏安然拿着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毒暂且封住了,还要行针六次,按方子药浴九天,他这毒才能解。”

夜非辰看着她的表情,玩味的笑了。

原来,她身上的变化,出在这里——那份张扬可靠的自信。

“魏安然?”

“怎么了?”魏安然转头看他,以为他还有什么要问。

夜非辰那张刀刻般英俊面庞突然靠近,在贴近的前一秒错开头,在她耳边说:“今晚辛苦你了,针我会给他取的,明天老时间见。”

语毕,魏安然觉得后背一酸,软了身子,被夜非辰搂住。

昏迷前的那刻,她心中狂骂,“夜非辰,你他妈的还是人吗,恩将仇报,翻脸无情,又趁机点我穴!”

——

不是人的夜非辰把魏安然交给玄若,一阵风吹过,二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夜色中。

玄初从黑暗中走出来,跪在夜非辰面前,“爷,刺客都抓到了,只是,全都死了。”

“嗯?”

玄初低着头汇报,“是咬舌自尽。”

“噢?竟然是死士,倒是大手笔。”夜非辰看着黑暗中的一处虚空,声音渐冷,“可查到是何人指使?”

玄初垂下头,“暂时还没查到。”

“元呈,你别为难他了,敢这么做的还能那么快露出破绽?”中了毒还被扎成刺猬的叶秉竹喊道。

夜非辰抿着嘴,眼神肃杀。

这才第几日,他们就忍不住要动手了,死士又怎么会隐藏在玲珑阁里……

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夜非辰冷冷地问:“扬州府那群窝囊废呢?”

玄初觉得应该是说张道台他们,恭敬地回答:“还在院外候着呢,如今扬州城全面搜查,折子这会应该快到山东了。”

夜非辰皱着眉,走进房间,“你进来。”

玄初跟进房间,关上了门。

“她呢?”夜非辰这话问得突然,只是三人心知肚明。

“她很安全。”

叶秉竹看着夜非辰有些落寞的眼神,忍不住出声安慰。

“元呈,你不用太担心,回鹘汗国的公主早就死了,如今活着的,只有那位飞龙山主人。这飞龙山远在塞北边疆之外,在扬州城这江南之地看到的,许是错觉。”

夜非辰叹息一声,虽然叶秉竹说得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是……

“我如何不担心,如今,托依寒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叶秉竹为他不要命的话咳了半晌,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了。

唯一的亲人?

朝堂上坐着的,还有那一位位皇子皇孙,难道都嗝屁了?

夜非辰皱着眉头思考良久,对玄初吩咐道:“玄初,替我给她传个话,让她把玲珑阁的人保出来。”

“元呈,你是打算……”叶秉竹听了他的话一惊。

夜非辰看了他一眼,“对,既然他敢买通玲珑阁埋伏死士,就说明这种地方最易下手,那我们何不利用起来,来往恩客,大大小小的信息一套便知,也不惹人注目。若是把玲珑阁开到全国上下,所有的消息都能被我们一网打尽。”

叶秉竹灵光一闪,“确实,哪个男人不爱往风流堆里钻,几位美人一哄,再搞点美酒一灌,保准连账本都拱手送进来。”

“这倒是个赚钱的好法子。”夜非辰勾勾唇角。

一直忍耐不是他的本性,嗜血才是他的本能,蛰伏不过是权宜之计,既然心意已决,那他就得准备万全,一击必胜。

第七章 归来 第八章 苛待 第九章 竹虚 第十章 寒意 第十一章 色心 第十二章 镯子 第十三章 里间 第十四章 来历 第十五章 怪病 第十六章 三两 第十七章 事成 第十八章 归来 第十九章 分家 第二十一章 碎银 第二十二章 户籍 第二十三章 野参 第二十四章 镇上 第二十五章 热闹 第二十六章 报答 第二十七章 识破 第二十八章 嫉妒 第二十九章 明抢 第三十章 改姓 第三十一章 搜查 第三十二章 七煞 第三十三章 官兵 第三十四章 魏家 第三十五章 元呈 第三十六章 斑君 第三十七章 除夕 第三十八章 夏莲 第三十九章 年夜饭 第四十章 微光 第四十一章 死要见尸 第四十二章 高攀不起 第四十三章 遭人毒手 第四十四章 忘恩负义 第四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四十六章 最后一针 第四十七章 半夜离开 第四十八章 安生过日子 第四十九章 吃蟹 第五十章 本来的打算 第五十一章 手起刀落 第五十二章 扬州楚家 第五十三章 别忘记 第五十四章 回到楚家 第五十五章 楚家三夫人 第五十六章 守规矩 第五十七章 入住觅尘轩 第五十八章 闭门礼佛 第五十九章 团圆饭 第六十章 饭前风波 第六十一章 孤寂的背影 第六十二章 谦恭有礼 第六十三章 我娘的嫁妆 第六十四章 商定作假 第六十五章 你愿意留下? 第六十六章 没有安生日子 第六十七章 嫡庶有别 第六十八章 杨嬷嬷回来了 第六十九章 亲自挑人 第七十一章 吹枕边风 第七十二章 醉仙楼 第七十章 造假礼单 第七十三章 要去扬州 第七十四章 去女学 第七十五章 有贵客来 第七十六章 挑云锦 第七十七章 成家少爷 第七十八章 花园风波 第七十九章 中毒 第八十章 救还是不救 第八十一章 齐靖侯 第八十二章 府内求诊 第八十三章 诊治畜生 第八十四章 请帖 第八十五章 初入成府 第八十六章 魏家的人 第八十七章 旨意传来 第八十八章 宣旨 第八十九章 家不齐国不治 第九十章 怨恨难消 第九十一章 皇家别苑 第九十二章 江南美娇娘 第九十三章 十万两 第九十四章 放他一马 第九十五章 玲珑阁 第九十六章 都是废物 第九十七章 再见面 第九十八章 张扬的自信 第九十九章 蒙汗药 第一百章 三万两 第一百零一章 定王殿下
神医嫡女飒爆了

神医嫡女飒爆了

作者:腾旭 类别:职场 综合评分 100

她是名门被遗弃的贵女,本应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流落异乡农门,遭受欺凌。娘亲被辱,养父殒命,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做鬼也八年,她日日怨愤诅咒之,终于等到,老天开眼,让她重返悲剧还没就的时间。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返世间,就复仇……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十六岁这一年。。

第六章 拖延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