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劫后余生,庭上对峙
取肾手术本来就可半麻,但何笙给我用的是全麻。在最后一丝意识犹存时,我想我恐怕会在麻醉效果消褪前死亡……,别说取肾后何笙会给我做药物治疗,单是也没肾这一条,我也没办法活在最后一丝意识尚存时,我想我估计会在麻醉效果消退前死亡,别说取肾后何笙不会给我做治疗,单是没有肾这一条,我也没办法活下去。。...

取肾手术原本只需半麻,但何笙给我用的是全麻。

在最后一丝意识尚存时,我想我估计会在麻醉效果消退前死亡,别说取肾后何笙不会给我做治疗,单是没有肾这一条,我也没办法活下去。

我多么希望会有奇迹发生,可我感觉我等不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只感觉全身都很疼,我试图睁开眼,可眼皮却像有千斤重似的根本睁不开。

后来又睡去,再次醒来时感觉好受了些,葛言低沉而严肃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