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你和我一样,只是他的替身
何笙的律师把她有精神病的相关资料递交给了法官,除了前几日在三甲医院做的精神鉴定报告外,除了她在纽约时因精神病发作时而留了案底的事,和在纽约期间她选择接受心理咨询的医我方律师提出了反驳,但何笙的律师坚称她是在精神错乱、不能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时无意识的犯下的错。。...

何笙的律师把她有精神病的相关资料提交给了法官,除了前几日在三甲医院做的精神鉴定报告外,还有她在纽约时因精神病发作而留了案底的事,以及在纽约期间她接受心理咨询的医疗记录。

我方律师提出了反驳,但何笙的律师坚称她是在精神错乱、不能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时无意识的犯下的错。

何笙的律师还说何笙会得精神病,也是因几年前和葛言恋爱时,被周惠羞辱后精神压力过大而诱发的;她回国前已经基本痊愈,有半年多没发病,但回国后再次受到了葛言的情感欺骗和我的羞辱,才会再次病发,所以她也是受害者。

律师陈述时,何笙也配合得很好,她先是小声抽泣,继而跪地咆哮,指着观众席上的葛言说:“是他让我这样做的,他说只要我能给他爸一个适配的肾,他就会像当初娶梁嶶那样娶我。法官,我真是被他骗了,他临时后悔了,反诬陷我……”

何笙的话虽然没证据,但还是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我方律师见势不妙,便提出休庭,法官同意了。

散庭后,葛言让我去车上等他,他则去律师车上聊了很久。

他回来后我们一起回家,等红灯时他的手指轻敲着方向盘问我:“你觉得何笙真有精神病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她显然是有目的的接近我的,在安排了取肾的地点和人员后,以悲惨的形象博取我的同情,继而又表现出悔意,在得到我的信任后趁我不备的给我注射了药物。她曾有过精神病或许不假,但犯案当下应该是清醒的,要不然不可能把骗局布置得那么完美。”

“我刚才和律师讨论过了,我们的想法和你差不多,下次开庭主攻她精神病的证据。”葛言说着看了我一眼,“不过何笙最后说那番话,你信吗?”

我笑笑,很坚定的说:“不信,她现在摆明了是想用那些鼓动性的话语,来扰乱视听。就算她说的话最后被推翻,她也能仗着自己有精神病这件事而推脱干净。”

葛言伸出手握住我的,幽深的双眼里有着一抹猜不透的情绪,似乎有点难过。

我想或许是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出了周惠,所以他比较有触动吧,我当时顾及他的情绪没追问,晚些时候和李嫂做了打听。

李嫂倒也没隐瞒,说三年前葛言和何笙已经准备结婚了,但在婚前检查时发现何笙是畸形子宫,这辈子都无法怀孕;加之她还长得特别像葛家讨厌的一个人,所以周惠动用人脉和财力对何氏地产施压,逼得何笙远走国外。

我问李嫂葛家讨厌谁,她却立即闭了口,以要做家务为由离开了。

这是豪门婚姻里常见的棒打鸳鸯的故事,我在动容之余也暗自庆幸,幸得我已经有了旭旭,若不然周惠肯定也容不下我。

这件事我听过也就忘了,并没放在心上。

等待二次开庭的日子里,我把时间花在了陪伴旭旭上。

这天我和李嫂带着旭旭逛附近的公园,他睡着后我们便推着他回家,刚准备走进小区钱子枫便从旁边的车里走了下来:“梁嶶,我们聊聊?”

其实钱子枫在我出事后就约过我见面,但葛言说他继承了何氏地产后,仗着何所才生病管不了他,便把何笙赶出了老宅。葛言觉得他是个阴狠狡猾的人,让我和他保持距离,所以我找借口婉拒了。

如今他都堵到门口了,我再拒绝就不合适了。我便让李嫂先带旭旭回去,可李嫂却有点不愿意:“先生交代过,不准让你单独外出的。”

“不碍事,他是我朋友。”

“这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个姓何的还是先生的前任呢,还不是照样想要你的命。再说了这个人和姓何的流着同样的血,说不定比她还歹毒呢。”

“真没事,我就在这里和他聊几句。”

李嫂不太情愿的推着旭旭回家了,钱子枫应该有偷听到我们的对话,有点尴尬的拨了拨前额的刘海,手腕上那块7位数的限量款名表便露了出来。

“恭喜你啊,钱总。”

钱子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还是叫我名字吧,不然感觉怪怪的。”

“那你找我有事吗?”

“我是来替何笙道歉的,虽然我和她向来不和,但她毕竟还是我姐姐。”钱子枫有点激动的说,“我不希望因为她而影响到我们的友情。”

“不会的,你是你,她是她,我没那么不分青红皂白。”

钱子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那就好,前些日子你一直拒绝见我,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他主动问了出来,我也坦诚解释:“不见你是因为我听说你在继承来公司后,就把何笙赶出家门了,我隐隐觉得她会走到绑架我这步,和这也脱不开关系。毕竟人在一夕间变得一无所有后,情绪上总会难以接受,所以我不知该怎么面对你。”

钱子枫苦笑了一下:“原来你是因这个原因才拒绝和我见面的,但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确实把她赶出老宅了,但那是因为她不甘心我继承公司而在家里天天对我破口大骂,我妈实在忍不下去反驳了几句,竟被她用菜刀追着狂砍。”

这是我没料到的:“那伯母有伤到吗?”

他叹了声气:“左胳膊被砍到见骨,后背也砍了几刀,还好那天我把文件落在家里了,回去取时及时制止了。我原本要报警的,但被我妈拦下了,她怕我爸误会我们趁他住院时赶走他女儿。我为了避免这种事再发生,才退而求其次的把她赶出老宅的。但她在F市还有其他房产,手里也有钱,我不觉得我有做错。”

我有点愧疚:“看来是我误会你了,抱歉。”

“该道歉的是我,若我坚持报警,那她就算不被判刑也会被拘留一段时间,绑架你的事或许就不会发生。”他苦涩的笑了一下,“所以我一直觉得没能阻止何笙是我的错,与其说是替她道歉,倒不如说是替我自己道歉。”

他的解释让我为之前误解和躲避他的行为感到羞愧,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这事儿真和你没关系,这是一笔难算的感情债,不过如今总算清账了。”

他如黑曜石般黝黑深邃的眼睛认真的盯着我:“听说是葛言救的你?”

“对。”

“可你不觉得这事儿太……”

他正说着,电话就响了,我刚接起来葛言的声音劈头盖脸的传来:“李嫂说你和钱子枫在一起?”

我怕钱子枫听见,便捂住话筒对他说:“你刚才想说什么?”

钱子枫笑了笑:“没什么,你回去休息吧,以后再聚。”

钱子枫驱车离开后我才放开捂住的话筒,葛言说了半天没得到我的回应,此时正火冒三丈的说:“梁嶶,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可不敢让他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能放软语气说:“我听着呢,不过我们误会钱子枫了,他会赶何笙离开,是因为何笙用刀砍了他妈。何笙行为这么疯狂,难道她真有精神病?”

葛言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语气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你确定?”

“钱子枫说的。”

“行,那先不说了,我和律师沟通一下。”临挂前他又补充道,“赶紧回去。”

这一晚葛言快十一点才到家,我问他律师怎么说的,他言简意赅的说:“钱子枫没撒谎,我也联系到了何笙在美国就诊的医生,她确实患有躁郁症,看来这案子挺难打的。”

我还想说点什么,他却搂住了我,宽厚温暖的手掌抚了抚我的背,“睡吧,我今天上午在公司开会,下午和晚上走在和律师讨论案子,很困。”

我没再说话,虽然颈椎不太舒服,但还是扔他抱着没敢动,直到他的呼吸变得匀称后才慢慢起身。

可他的胳膊再次把我搂进怀里:“玲玲,别闹。”

我当即愣住。

他显然是在说梦话,说完后又打起了鼾。

玲玲是个女性化的名字,我把与他有过交集的女明星、员工、朋友、合作方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印象里并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女孩儿。

那么玲玲到底是谁?

我最终还是沉不住气,拉开他的手把他摇醒:“玲玲是谁?”

他微睁开眼,发懵中透着慵懒:“老婆,怎么了?”

我重复了一遍:“玲玲是谁?”

他好像一下子就变得清醒了,因为眼睛突然睁大了。他先是哦了一声,沉默半响后说:“是我曾经养过的一只猫,怎么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令我辨不出真假说:“你刚才说了句‘玲玲别闹’,我以为你梦到某个女人了。”

他重新把我搂回怀里:“那只猫以前经常往我怀里钻,我便会这样赶走它。别多想,睡吧。”

这一晚的事就此过了,我也没放心上,两天后何笙的案子再次开庭。

我的辩护律师把她策划绑架我的过程剖析了一遍,证明她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有预谋的绑架我并意图取我的肾脏的。

可她的律师却提供了在她绑架我的前一天,她挥刀砍伤继母也就是钱子枫妈妈的事。律师说她当时会做出这种行为,正是因为发病后丧失了理智而做出来的。

……

双方律师一番唇枪舌战后,法官宣布暂时休庭,半小时后宣布了结果:

何笙绑架罪名成立,意图窃取受害者肾脏一事情节恶劣,但考虑到她是在躁郁症犯病期间、在丧失了理智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事的,判有期徒刑十年,缓期两年。

这个结果挺让人失望的,毕竟我差点命丧她的刀下。但换句话说,她的律师确实提供了诸多证明她是在犯病期的证据,所以对这个结果我只能无奈接受。

葛言却十分生气,他想上诉,但被我拦住了。

“我们这段时间因为她而忙得焦头烂额的,睡不好吃不好的,就暂时放一放吧。何况她之后就会在精神病院接受封闭式治疗,也影响不到我们的。”

葛言听了我的劝,这才慢慢放下。

这之后,何笙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做治疗,可她有个早晨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一开口就说:“梁薇,你以为我进了精神病院,你就能独享葛言了吗?可惜啊,葛言就像从来没有爱过我一样也不爱你,他爱的另有其人,我们都只是她的替身!”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作者:南方有二馨 类别: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

第5章 孩子我认,但我心里有别人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