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葛家禁忌,不能提
我后来刚刚睡醒,脑袋囫囵个儿一片,何笙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就保持清醒回来。“何笙,你好好的在里面选择接受药物治疗,也把过去的的事放下自己,别再纠结了了。”我不想和她斤斤计较,可温声好言相劝却换得她的狰“何笙,你好好在里面接受治疗,也把过去的事放下,别再纠结了。”。...

我当时刚睡醒,脑袋囫囵一片,何笙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何笙,你好好在里面接受治疗,也把过去的事放下,别再纠结了。”

我不想和她计较,可温声相劝却换来她的狰狞大笑:“治疗?你以为我治好了就能出去么?不可能的,葛言一定会想办法一辈子把我关在这牢笼里,因为他怕我揭穿他的真面目。”

我权当她是在臆想,刚想挂电话却听到她说:“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他是怎么找到你的吗?我们绑架你时,走的可都是没有监控的老路,可他那么快就找到你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是他默许了的,只是他临时后悔了而已。我其实一点都不嫉妒你了,因为我现在等着看好戏呢!等葛言心爱的女人回来那天,你被他扫地出门后说不定也会变成精神病,到时候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病友…… ”

何笙话还没说完,我就听到有医生的声音传过来:“何笙,你偷我电话?拿来给我,小刘快抓住她,给她注射安定……”

继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电话被挂断了。

葛言恰好洗好澡走出来,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谁一大早打电话给你?”

我微皱起眉头,把电话丢到一边:“何笙偷了医生的电话打来的,说了一些胡话。”

他站到穿衣镜前换衣服,透过镜子瞟了眼:“以后陌生的电话就别接了。”

我恩了一声,脑袋里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藏青色的领带帮他系上,边打结边说:“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何笙?”

他微微蹙眉:“干嘛问这个?”

我抿了抿唇:“其实你第一次陪我回老家时,我偷听到了你和何笙的通话。她说她回来了,你便连夜赶了回去。我当时觉得你肯定爱她爱到骨子里了,但从后面发生的事情来判断,你并不是那么爱她。”

他沉默了好几秒才说:“确实爱过,三年前我们原本准备结婚的,但遭到了我妈的反对。我们分手后她远走美国,因为内疚吧,所以总觉得还在爱她,听到她回国后更是失了理智。但在后续的相处中,我发现我其实爱的是记忆里的那个她,而和她在一起时也经常会想到你。”

我追问:“那你还爱过除了我和何笙外的其他人……”

他打断我,有些不耐烦的说:“过去不重要,在这一刻我爱你不就够了吗?你别因何笙几句挑拨的话就变得神经兮兮的,走吧,下去吃早餐。”

我跟在他身后走下楼,我看着他的后脑勺想,他刚才的情绪突然变得暴躁,难道真如何笙说的那样,他心底深爱的人另有其人,所以他才会抵触我的追问?

那他爱的到底是谁?

是那个叫玲玲的人?

因为有心事,我吃得极少,葛言去上班后,我到底还是没忍住向李嫂打听:“李嫂,你来葛家好多年了吧?”

“快20年了。”

“哦,那葛言是不是曾经养过猫?”

李嫂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继而摇头:“没有,夫人对动物的毛发过敏,所以家里从没养过小动物。”

我想我的猜测是对了的,心底就像漏了气的气球,突然泄了底:“那你知道一个叫玲玲的女人吗?”

李嫂当时正在修剪院子里的花枝,我问出这句话后她猛然抬头看我,我第一次看到她瞪大眼睛、面露不安的样子。之后她哎了一声,手指被月季花径上的刺扎到了。

她按住手指往屋里走去:“太太,我不认识这个人,我先进去了。”

我跟上去:“李嫂,可你的反应告诉我你认识,难道她就是你上次说的葛家讨厌的人?”

她急得抓住我的手,皱着眉压低声音说:“我的太太啊,求你别再问了。那两个字在葛家是禁忌,提不得碰不得,我可不想因大嘴巴失了这份工作。”

李嫂说话时手一直在发抖,我能感觉出她的惶恐不安。而好奇就像一只猫爪子在我心里挠着,但我也不想为难李嫂便松开了她。

可除了李嫂外,葛家的其他人我更不敢问,我只能在葛言下班回家后试探性的说:“葛言,你以前不是养过猫吗?要不我们再养一只吧,最好也养只狗,让他们陪旭旭一起长大。”

葛言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要。”

我勉强笑笑:“为什么呀?”

“养了做什么,它们早晚会跑掉,再也不会回来了。”葛言说到这里时,眼睛看向窗外的某处,视线被拉得绵长。

我很想点破,问他说的它们,到底是指小猫小狗,还是指那个叫玲玲的人。

但我到底还是懦弱的不敢追问,怕一旦想探究到底,就会被他淘汰出局。但我的心里一直闷闷的很难受,晚上旭旭睡着后,我主动爬到了他身上。

这是我第一次这般主动,他表现亢奋,我不停的追问他爱不爱我。

他搂住我的腰,不厌其烦的回答我,说他爱我。

行吧,就算男人在这种时候会下意识的说点谎话骗骗女人,但我相信他的回答是走了心的。

这事儿被我封锁于心底,不敢再去翻阅。

我安慰自己干嘛想那么多,葛言马上就30了,想他这种样貌和才华兼具的男人,怎么可能没几段故事。

但那些是过去式,我才是他的现在和未来,何况我还有结婚证和儿子这两个双重盾牌护体呢,干嘛杞人忧天、自寻烦恼。

如此一想,心情总算明媚了起来。

我和葛言的婚礼原本订在4月份的第二个周末,但葛江成的病情急转直下,医院已经下过好几次病危通知书了。

在这种情况下婚礼肯定是不能办的,只能无限期推后,这个周六葛言没加班,我们一家人去医院探望葛江成。

他住在VIP监护病房,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探望时间。探望回家的路上周惠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我问她是不是有话要说,她又说没有。

晚上吃饭时,周惠放下筷子说:“葛言,梁嶶,我有事想和你们商量。”

我和葛言对视了一眼,葛言问:“什么事?”

周惠叹了声气儿:“你爸估计熬不过今年了,在药物对他没用的情况下,我前些日子去了趟寺庙,算是为他祈福吧。我求得一个上上签,上面说只要家里有能人丁兴旺,你爸就能熬过这一劫,所以我想你们可以努力一下,再生个一男半女的出来。”

我还没说话呢,葛言就抢先道:“不行。”

周惠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在问梁嶶呢。”

葛言挺严肃的说:“我说不行就不行,别说封建迷信不能当真,就算它是真的,梁嶶的身体也不能怀孕。她只有一个肾,不适合再生育。”

周惠据理力争:“可我问过医生……”

“你问过神仙都不行!”

他们母子一番舌战,周惠脸都被气歪了,她气鼓鼓的看向我:“梁嶶,你的意见呢?”

我正不知该怎么回答,葛言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我的意见就是她的意见。”

葛言越是护我,周惠就越是生气,她推开椅子站起来,边骂边上楼:“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养了一个白眼狼。”

她回卧室后,把门重重砸上,我转头看向葛言:“你刚才不该顶撞她的,爸病了,她是最难受的那个了。你应该迂回的表示会努力,就算是让她高兴下也好。”

葛言不赞同:“我妈是个执着的人,你若是答应了却没办到,她能逮着你数落一辈子。所以拒绝要狠,晚些时候我会去安慰她的,没事的。”

后来不知道葛言和周惠说了什么,反正第二天他们母子又和好了,周惠也没再提生孩子的事。

我事后问过葛言给他妈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让他教授给我,我也学学讨她欢心。可葛言故作神秘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投她所好而已,送了她个名牌包包。”

“我不太信。”

他笑了笑:“你是被人骗到的吗?怎么我说什么都不信。”

“你更应该反思自己是不是平时说太多谎话了,才让我对你失去信任。”

他故作夸张的捂着嘴:“我一直以为我的谎撒得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被你识破了。你是孙猴子转世么?过来,让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火眼金睛。”

他捧住我的脸凑向我,呼出的热气弄得我痒痒的,他随即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把我搂进怀里。

他的身高有188厘米,165的我站在他面前变成了很小的一只。我的耳朵恰巧贴在他心脏的部位,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强势的进入我的耳朵。

春天沁人的风从敞开的窗户里吹了进来,我把他抱得更紧了些,听到自己用很诚恳的声音说:“葛言,如果你要骗我,那请你骗久一点,最好能骗我一辈子。万一某天拆穿了,我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他沉默了半响,很久后才颇无奈的说:“看来你是闲在家里太久,无脑电视剧看多了而胡思乱想了。要不你去旅旅游,或者回老家陪陪爸妈?”

他的避重就轻让我有点难过,但被我掩盖住了:“我是挺闲的,闲得都快忧郁成林黛玉了。不过相比起旅游,我更需要工作。”

他松开我,退后了一步和我拉开距离:“我的工资完全能养活你,你不必辛苦的去上班的。”

“可是我也不能任凭自己待在家里发霉,工作的意义除了工资外,还有很多附属的价值。比如工作能让我在社会里更好更快的成长,也能给我带来满足感和成就感。”

他沉思了一下,到底还是点了点头:“行吧,你若真想工作,我也支持。那想继续做财务吗?你可以在葛丰总部和分部任挑,我帮你安排。”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作者:南方有二馨 类别: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

第5章 孩子我认,但我心里有别人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