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藏在书里的照片,是尘封的爱人
说实话,我对这个叫倩倩的女人饱含了很好奇。葛家人而已谈到她,就能乍毛变色,若她真回去了,岂非是要热潮一场腥风血雨?如此心里想,总感觉惴惴不安。我折回来肥皂洗手间补了个妆才葛家人只是谈及她,就能乍毛变色,若她真回来了,岂不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说实话,我对这个叫玲玲的女人充满了好奇。

葛家人只是谈及她,就能乍毛变色,若她真回来了,岂不是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如此想着,总感觉惴惴不安。

我折回洗手间补了个妆才重回病房,他们父子俩已经结束了话题,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阴沉。

葛江成喝了几口汤就说不吃了,说他要休息了,临走前葛言交代护工照顾好他,有事随时电话联系。

回去的路上葛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和我说话,我只能试探性的询问:“是不是爸爸和你说了什么,怎么脸色那么差?”

他心不在焉的看了我一眼:“没有的事,只是看着他快走到生命的尽头了,有点难过。”

我知道他在撒谎,葛江成生病他是难过,但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他已经逐渐接受现实了。他今晚这么反常,不过是因为提到了玲玲。

我真想问他玲玲是谁,为何她能强大到只是提及她的名字就能让他对我撒谎,但考虑到他在开车,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忍回去。

回家时李嫂已经把晚餐摆上桌了,葛言说他没胃口直接去书房了。

我从婴儿车上抱起旭旭:“走吧,我们去叫奶奶来吃晚餐。”

李嫂拉住我:“夫人说她没胃口,就让她休息吧,别去吵她了。”

五菜一汤,只有我和李嫂、旭旭三个人吃,饭桌显得特别冷清。我也没什么胃口,把旭旭喂饱后就抱他回卧室。

我给旭旭洗了澡,又陪他讲了几个故事,他嘴角噙着甜笑睡着后,我便躺着刷微博。刷到眼睛酸涩时都不见葛言回来,我便起身去书房叫他。

我敲了好几下门都没人应,我便直接推开了。可葛言却不在书房里,桌上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旁边还放着一本聂鲁达的爱情诗集《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葛言是个冷静理智的理工男,没想到还有抽着烟、翻着爱情诗集的忧郁范儿。而这么反常的理由,不过是因为那个叫玲玲的女人罢了。

人生真是讽刺,前些日子还信誓旦旦说爱我的男人,却在深更半夜缅怀别的女人……

我的目光落在诗集上,到底还是把它打开了,刚翻开封面就有一张泛黄的照片映入眼帘。

上面是一对18岁左右的男女,我一眼就认出男的正是葛言,他的外貌几乎没变,套用当下流行的词汇,就是由小鲜肉蜕变为型男。而被他搂在怀里的是个浓眉大眼、长发披肩的女孩,两个人笑对镜头真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而照片背面用圆珠笔写了一行秀气的小字:“2005年6月30日,玲玲和言言在一起。”

……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书房的,只记得回到床上躺了很久,心都是狂跳的。

我把眼下我所掌握的信息拼凑起来,葛言和这个叫玲玲的女人显然有过一段感情,而且很可能有过一段婚姻,要不然葛家不可能对她避讳如深,葛江成也不会想在临死前再看她一眼。

我和葛言第三次见面就把结婚证领了,根本没机会了解他的过往经历,现在看来他有婚史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我以前就说过我能接受他以前的一切,也能接受我是他二婚妻子的可能,但我不能接受他心里还装着前妻,却假装爱我的虚伪模样。

……

那晚我憋着劲儿想等葛言回来,想和他摊牌问个明白,可他第二天的早上六点多才回到卧室,我的勇气在他推门而入那一刻突然就没了。

若他真的还爱她,那我咄咄逼人,是不是会把他推到她那里去?

心里的疼痛告诉我,我要比相信中的更爱他,我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只能无声的吞咽了回去。我假装被他吵醒,揉着眼睛说:“你起了?”

内心里多希望他能坦诚他是刚回来的,就算撒个谎骗我加班、应酬都好,可他在哦了一声后,用淡淡的语气说:“刚起,公司有点事,我得去公司了。”

“那你昨晚是几点来睡的?”

“大概一点吧,当时你和旭旭睡得沉,我便没吵你们。”

他的演技真是影帝级别的,若不是光线太过昏暗,他一定能看到我脸上的泪水,但我当时只是轻轻浅浅的说:“我最近一直忙着找工作,夜里睡得太死了。”

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很敷衍的在旭旭和我的脸上各亲了一下:“你今天就别去面试了,在家休息一天吧,明天就是旭旭的生日了,明天会更累。”

葛言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总有种错觉,感觉他可能某天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下午时我爸妈也从老家赶过来了,我带他们去逛街,在买了一通后心情总算没那么差了。

第二天晚上,旭旭的生日宴如期举行,来了很多商界名流和各层新贵,气氛甚好。

我很少参加这样的宴会,又是承办人,心里确实有些发怵,但表面上还是落落大方的应付周旋。

当晚旭旭也很乖,睁大眼睛四处打量着,只要有人逗他,他也会跟着笑。大家都夸他可爱,五官也很俊秀,长大了可能会比他爸爸都要帅气。

到了切蛋糕环节,葛言抱着旭旭,他握着我、我握着旭旭的手刚准备切蛋糕,他的电话就响了。

按理来说,儿子的生日宴比天大,他应该切了蛋糕再接电话的。可他却像有十万火急似的,把旭旭往我怀里一送,他掏出电话时我瞥到是个来自美国的号码。

“喂,是我……”他讲着电话就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

摄影机已经开录,围观人群则多,我只能给自己找台阶下:“葛言有点事要处理,我们先切吧,不等他了。”

葛言出去了半小时才回来,以后又被其他人拦住说话,我们一晚上也没聊上几句。

九点多时旭旭困了,我爸妈年纪大不喜热闹,便先带着旭旭回去了。

晚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多才结束,只剩我、葛言、汤洺生和一位叫萧杰的漫画家朋友留到最后。

葛言介绍道:“梁嶶,这位文艺青年是我的朋友,是位旅法画家,前几天刚回头。”

萧杰伸出手和我握了握:“久仰大名,早就听说你们结婚的事,今天一见果然是个气质非凡的美女。”

“幸会幸会,能得到大画家的夸赞尤为感动。”

客套的寒暄让汤洺生听不下去了:“都是一家人,就别玩虚伪这招了。对了,咱们几个要不要再换个地方喝几杯?”

葛言点头:“我刚才为了照顾宾客,都没怎么喝酒,是觉得不太尽兴。再说了,也想再和萧杰多坐会儿。”

他们一拍即合,葛言又转过头对我说:“我先送你回去?”

直觉告诉我,葛言切蛋糕时接的电话很可能是玲玲打来的,他不过是想找个理由借酒消愁而已。我不敢问,但却敢跟,说不定还能打听到点什么。

所以我笑着说:“都这个时候了,爸妈和孩子都睡了,我回去也是可怜兮兮的独守空房,就不能带我玩玩?还是怕我在,妨碍你们找妞啊?”

汤洺生立马笑着:“我们都是正经人,没那嗜好,那走吧一起去!”

他们是尚品人间的常客,去的也是常去的包间,服务员没问就直接上酒。

葛言一杯接一杯的狂喝起来,我拉了拉他的袖子:“你少喝点。”

他回头冲我笑了笑:“高兴嘛!”

其实我知道他一点都不高兴,就连旭旭的生日宴他都表现得心不在焉,这一切都是因照片上的女人,那个叫玲玲的女人!

想到这些,我也端起酒喝了几杯。因为喝得太猛,我很快就头晕脑胀的,胃也极不舒服,便靠在沙发上休息会。

大概十多分钟后,葛言叫了我几声,我难受得不想说话,刚睁开眼就看到他转过了身,对汤洺生和萧杰说:“方玲要回来了。”

那一刻的感觉就像尘封了百年的秘密要大白于天下一样,我按捺住要跳出胸腔的心脏,闭起眼竖起耳朵听着。

汤洺生和萧杰都大为吃惊,汤洺生提高音量说:“是你的初恋方玲?”

葛言恩了一声。

萧杰也问:“是那个你想娶、可她却突然嫁给一个华裔的方玲?”

葛言没回答,我微微眯着眼,看到他端起酒杯把酒全灌进肚子里。

汤洺生朝他挪过去了些,压低声音说:“可她回来做什么?”

“我联系的,我爸想见见她。”

萧杰默了默:“那你妈知道吗?”

葛言点点头:“我昨晚和她沟通了一夜,最后她看在我爸没多少日子的份上,表示能睁只眼闭只眼。”

汤洺生拍拍他的肩:“其实你爸妈是什么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态度!你打算以什么身份迎接她,兄妹,恋人,还是陌路人?”

汤洺生的话里透露出了极大的信息量,我的大脑有点负荷不了了,他们竟然是兄妹?可葛言明明是独子!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作者:南方有二馨 类别: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

第5章 孩子我认,但我心里有别人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