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我曾怀过他的孩子
第二天我们此外准时起床,他换了新定制的西装,系领带时对化妆打扮的我说:“我待会送你去公司吧。”三家公司正好在反方向,再加早高峰会很堵,因为我表示拒绝了:“别来来回回瞎折腾了,我搭两家公司恰好在反方向,加上早高峰会很堵,所以我拒绝了:“别来回折腾了,我搭地铁去,很方便的。”。...

第二天我们同时起床,他换上新定制的西装,系领带时对化妆的我说:“我待会送你去公司吧。”

两家公司恰好在反方向,加上早高峰会很堵,所以我拒绝了:“别来回折腾了,我搭地铁去,很方便的。”

他拧拧眉:“那我给你请个司机?”

“别闹了,我工资还没司机高呢,那我一个月不是白忙活了。”

“司机的费用我出,你出去上班就当体验生活,我每月还会定期给你零花钱。”

葛言一副霸道总裁范儿,我想了想小跑到他身边伸出手掌:“不如你把请司机的钱给我,我继续搭地铁去上班。这样你不用内疚,我也能多赚一笔,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打了我掌心一下:“小财迷。”

后来我搭他的车到地铁口,下车前他拽住我的手:“真不要我送?”

“真不用,你赶紧走吧,别迟到了。”

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人事部签了为期三个月的实习合同,随后我去财务部报到。

财务部的主任叫黄莉,是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坐我旁边的叫罗文元,是个30多岁的男人,负责财务部的对外业务;而坐我办公桌对面的叫陶萄,和我年纪相仿,一聊才知她也毕业于F大,只是小我一届,算是我的学妹。我们俩还挺投缘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她上个月刚转正,对业务比较熟,指导了我很多。

我第一天主要是熟悉业务,中午时陶萄敲了敲我的桌子:“下班了,吃午饭去吧。”

我们点了两份牛肉盖饭,在等上菜时我给葛言打了电话,但他没有接。

陶萄笑着问:“和男朋友打电话呢?”

“差不多。”

“那是在暧昧阶段?”

“不是啦,是我老公。”

陶萄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你竟然结婚了?”

“恩,孩子前天刚办了一岁的周岁宴。”

“哇喔!”陶萄夸张的叫了声,“你可真是人生赢家,我们差不多大,你连老公孩子工作都有了,可我的老公还不知道有没有出生呢!”

“没关系,好的缘分不怕晚嘛!”

陶萄是个外向的女孩,之后又打听我老公是做什么的,我说了句创业的。好在之后盖饭上桌了,我便以吃饭为由打断了她的追问。

下午时我总会每隔一段时间就看下电话,可直到下班都没接到葛言的回电。

他中午没接我的电话我能理解,有可能是在忙,或者是没听到。但他不可能整个下午都在忙,更不可能整个下午都不看手机。

他这么冷落我,无非是因为他的初恋方玲回来了。他现在满心满眼都被方玲塞满了吧,那里还会记得我这个糟糠之妻。

我想着这些就挤上了晚高峰的地铁,几站过后我被挤到了角落的位置,后来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磨蹭到了我的屁股。

我起初没在意,以为是别人的包不小心碰到的,可之后我屁股又被摸了几下,我这才确定我是遇到咸猪手了。

我的心情本就很压抑,当我的屁股再次被摸到时,我一下子转过身对缩回手的矮胖男人吼道:“你摸我?”

那个男人起初装没听见,还特无辜的左右看看,一看就是惯犯。我的火气更是蹭蹭上涨,我伸出手指着他:“就是你摸的我,我看到你缩回手了,道歉,你给我道歉。”

可他不仅没心虚,还很诚恳的解释:“人太挤了了,可能是我的挎包不小心磨蹭到你。”

我不甘心的指着他的右手:“我转身时看到它缩了回去。”

男人的声音大了起来:“你是有病吧,我都解释了,你非要诬陷我!再说了,我真要摸,我也得摸个好看的,你看看你这干瘪身材和月盘般大的脸蛋,我看着都恶心,还怎么下得去手!”

男人骂完就走了,其他乘客要么漠视,要么偷笑,没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替我说话。我委屈得哭了出来,在下一站时下了车。

剩下的几公里路我是步行回去的,那个时候的我真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仿佛我就算就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也没人会。

可我想到旭旭,到底还是回了家。快到家时电话响了,是葛言打来的。

我整个下午都在等他的电话,可现在却突然不想接了,把它装进包里任它响个不停。

我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个女声在高兴的说着什么,我犹豫了下还是拿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大门是敞着的,我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正拉着周惠说话:“阿姨,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好像都没老似的。我就不同了,明明才30岁,却好像风烛残年了似的,总是全身疼。”

葛言当时就在他们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从我的视线看过去,葛言正深情凝望着他对面的女孩。

周惠小声说了,我没听清,但女孩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真是第一次听到连笑都那么好听的声音,葛言的嘴角也弯出了个弧度。

后来是李嫂先发现的我,她抱着旭旭从房里走出来,看到我后下意识的瞥了沙发上的人一眼,然后不高不低的叫了声:“太太回来了。”

葛言快步朝我走了过来,眉头也越皱越紧:“你的眼睛怎么黑了一圈,也不接我电话?”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出门时画了眼影,想必是刚才哭时把眼圈弄黑了,我觉得挺丢脸的,但还是逼着自己笑,于是就真笑了起来:“我走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可疼了。”

葛言拉起我的手打量了一番:“摔哪了?”

“不碍事,”我说着越过葛言看向朝我走来的女人,“你就是葛言的妹妹方玲吧。”

我这声“妹妹”一出,家里的所有人都不自然的回避了视线,相比之下方玲却是最落落大方的人。

“是我,你就是嫂子吧,我和葛言刚才一直在聊你,看来你真如他所说是位大美女。”

不知怎的,我总感觉方玲嘴上夸张我,可眼神却像刀子似的把我全身上下都削了一遍,眼底深处有着深深的鄙夷。

但我没表现出来,而是礼貌应对:“你也挺好看的,看起来就像18岁的样子。”

方玲个儿不高,但五官却很秀气,属于江南典型的婉约派美女。我虽然比她高些,但因为脸上的狼藉,总觉得矮她一圈。

简单的寒暄后,葛言便拍了拍我的背说:“上楼换衣服吃饭吧。”

当我在镜子里看到眼影都快糊到我嘴边的狼狈样时,我真觉得自己糟糕透了。但凡有眼睛的人,都会被方玲所吸引吧。

气质不够妆来凑,我挑了件最显肤色的浅粉色短裙,又画了个裸妆,总算能入眼了。

餐桌气氛还是挺好的,就连周惠都敛去私底下的不悦,全程挂着温柔的笑。

方玲一直在说她美国的趣事,后来话锋一转:“对了阿姨,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说。”

周惠夹了块糖醋排骨放进她碗里:“有什么尽管说。”

方玲笑着扫了我们一眼:“是这样的,我老公丁书景在美国是做智能家居的,他觉得中国市场的空间很大,加上想回国看看,所以打算来F发展。我对生意这块不太懂,但也知道葛丰世家有房地产的分部,若我们能达成合作,或许能共赢。”

这个话题是大家始料未及的,但方玲以出走十多年后的养女身份提出这个要求,葛言自然难以拒绝。

“只要他的公司能做上规模,合作肯定没问题。”

“他在美国的公司还是做得挺成熟的,肯定不成问题。对了,我打算去找个常住的房子,但F市变化挺大的,我这个路痴感觉分分钟就会迷路,你能抽时间陪我去吗?”

葛言点点头:“没问题。”

他们俩一问一答,默契十足,我显得尤为多余。她夹了一个基围虾放进葛言的碗里后,才后知后觉的问我:“嫂子,你不介意让葛言陪我找房子吧?”

“当然不会,都是一家人嘛,我是独生女,从小就羡慕有兄妹的人,你们俩感情好我还挺羡慕呢。”我尽可能大方的说,“我平日要上班就不能陪你们去了,但周末有空,你若有需要买的,可以叫我。”

方玲的眼神有片刻的失神,继而又换上明亮的笑容:“那就要麻烦嫂子了。”

当晚周惠请她住在家里,她说换洗衣物都在酒店,还是坚持回去了。

当晚我帮李嫂收拾餐具,她看着我叹了声气儿,一语双关的说:“太太,你平日里得多和先生联系,这社会上的狐媚子多得是,别让先生被人勾走了。”

李嫂是真心实意的待我好,我冲她感激一笑:“谢谢李嫂,我会留心的。”

当晚葛言去他妈妈的房间了,估计是在谈方玲和她丈夫要回国发展的事儿。我早早的洗了澡睡觉,他回来后一爬上床就想亲我,但被我拒绝开了。

“第一天上班可困了,睡吧。”

“前几天不是挺有欲求的嘛?”他的手又不老实的搭上我的腰。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作者:南方有二馨 类别: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

第5章 孩子我认,但我心里有别人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