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心说,方玲没回去前你无欲无求,而如今她回去了你却兴致勃勃,用膝盖想都明白是想把我当作方玲的肉/欲替身。心里有怨气,我的脾气有点儿往上冲,声音也高了些:“我说我困了他的手滞了几秒,随后慢慢的缩了回去:“行吧,我不碰就是,不过你摔哪儿了,让我看看要不要抹药。”。...

我心想,方玲没回来前你无欲无求,如今她回来了你却兴致勃勃,用膝盖想都知道是想把我当做方玲的肉/欲替身。心里有怨气,我的脾气有点往上冲,声音也高了些:“我说我困了。”

他的手滞了几秒,随后慢慢的缩了回去:“行吧,我不碰就是,不过你摔哪儿了,让我看看要不要抹药。”

我懒得再理他,盖住被子蒙头大睡。

后来半夜时我大姨妈来了,葛言第二天盯着床单上的一抹红说:“怪不得昨天脾气那么大,原来是亲戚来前的征兆。”

我的脾气在默默消化了一夜之后,也消了很多,我便顺着这台阶往下走:“应该是吧。”

之后的几天我如常上班,公司的事平淡无奇,没什么可细说的。而葛言则开着车陪方玲找房子,后来在相邻小区订了套精装修的别墅。一套别墅动辄几千万,看来她老公还是有些家底的。

周六早上,方玲给我打了电话,说她想去买床上用品,问我能不能陪她去。

我寻思着逛街挺累的,便穿了套运动服和平跟鞋就去了。没想到方玲却打扮得像出席宴会的贵妇似的,抹胸的白纱长裙配上镶钻的高跟鞋,走到哪儿都是焦点。

我起初倒没把这强烈的形象差放在心上,但买了东西后,服务员总会把装好的东西递给我,好像我是保姆似的。

后来我两手都拎满了,服务员还把刚买的蚕丝被递给我,方玲笑着拦下了:“这个给我拎吧,你们这些服务员真是没长眼睛,是不是把我嫂子当成我佣人了?”

我原本就觉得尴尬,方玲这番话更是让我无地自容,服务员当面道了歉,可我们刚走出门口就开始窃窃私语,都是些贬低我的话。

方玲后来也向我道歉,说她回来得急,只带了这一类衣服回来,没有要故意伤害我的意思。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虽然能感觉到她是故意的,但也只能笑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穿衣风格,你没做错什么,别人以貌取人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后来逛累了,我们到休息区点了杯咖啡,她好奇的追问我和葛言相识的故事,我淡淡一笑:“简而言之就是荒唐一夜后纠缠不休的故事,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我对你倒是挺好奇的,你的言谈举止里总是透露出被老公宠的幸福女人样儿,我听葛言说你们都结婚十多年了,感情还这么好是有什么秘籍吗?”

方玲笑着低下头用吸管搅拌着咖啡,在咖啡的波纹里她的笑容敛了敛,但再抬起头时却多了抹娇羞:“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遇到了对的人罢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接受有残缺的我。”

“你谦虚了,从同为女人的角度来看,你已经很完美了。”

她笑了笑:“从外表来上看或许是,但我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我18岁那年交了男朋友,年不更事弄出了孩子。男朋友虽然想娶我,但他家人怕我影响他前程,便很凶蛮的逼我手术又送我出国,幸得在美国遇到了丁书景,才又让我慢慢振作起来。”

我当时正在喝咖啡,微苦的味道在嘴里一下子就绽开了,继而窜入肺腑。

我满脸震惊的看着她,脑袋则迅速整理出了一条线。

葛言在18岁时打算和方玲结婚,随后方玲出国远嫁他人,自此方玲在葛家是不能提的禁忌,双方十多年里都没有过联系……

所以说,不到法定年龄的他们,因为怀孕而想结婚,有因外力阻碍而分手?

我整个身体都在发紧,脸部表情也变得很崩。我用了很大的劲儿才让自己发出声音:“你在嫁给你现在的丈夫前,谈过几次恋爱。”

她想都没想就说:“一次,我的初恋以最狼狈惨烈的方式结束了。”

我起初还心有侥幸,但初恋一词已经让我认定男方就是葛言。我轻声问了句:“那你恨他吗?”

方玲浅浅的笑了一下:“恨谁?男朋友还是他家人?”

“全部。”

她的眼睛看向别处,又慢慢的收了回来:“恨过,但慢慢的也释怀了。若我们年纪轻轻的做了父母,恐怕会频繁的吵架,最终离婚收场,而我也没机会认识现在的丈夫。”

我假装好奇的追问:“那这些年你和他联系过吗?”

“十多年没联系了,这次回国才见了面,他结婚了,也有了孩子,算是各自安好吧。”

方玲这番话说得很诚恳真挚,诚恳得让我想为之前揣度她针对我的事道歉,甚至差点对她坦白我所知道的一切。

可在我开口前她又说:“我原本打算把这些当做秘密带进坟墓里,也是和嫂子投缘,我才会第一次和别人提起这些。不过希望嫂子听了就忘了,别让我哥我阿姨他们知道,我不想因过去的事让他们伤心。”

我把那些话都咽了回去:“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因为知道方玲已经彻底放下了过往的感情,我和她变得亲近起来,经常约着一起逛街、吃饭和溜娃。

她也会在出门前把她要穿的衣服拍给我,让我看着搭配,别又让人把我当成保姆。

从这些细节里都能感觉到方玲是个很细心温暖的女孩子,让人很难不喜欢她。她也常去病房陪伴葛江成,给他读经济报和讲故事,葛江成没了内疚感,心情变好后病情也有所好转,医生说若继续保持下去,说不定还能等到肾源。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和她走近后,葛言对她的关注度也有所下降,甚至还常抱怨她把我拐走了。

方玲就会对他吐舌扮鬼脸:“你可得对嫂子好,不然我也把她拐到美国另嫁他人,让你做一辈子光棍!”

半个月后,方玲的丈夫丁书景回国。

丁书景个儿不高,顶多一米六五,五官也是寻常人的长相。但他对方玲是真心好,回国当晚他们两夫妻都来家里吃饭,丁书景的眼睛就像黏在了方玲身上似的,总不舍得移开。

当晚大家兴致都不错,方玲说了很多有关丁书景的趣事,我们都被逗笑了,只有葛言闷声吃饭。

晚上临睡前我有点羡慕的说:“丁书景和方玲感情是真好!”

葛言冷哼了一声:“可在我看来,丁书景一副猥琐样儿,根本配不上方玲!”

他有些吃味,我猜不透是因为爱情上的私心,还是兄妹的维护之情,只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方玲喜欢就好。”

他沉默了半响才说:“确实是这个理,算了不想了,也轮不到我想。”

葛言最开始时对丁书颇有偏见,但这多半是因为他觉得丁书景在外貌上配不上方玲的原因。后来在进一步的了解后,他开始称赞丁书景了,说他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

葛言本就心高气傲,加上在事业上走得很顺,所以很少夸人。他既然夸了,说明是真的欣赏丁书景了。

因着这份欣赏,葛言对丁书景的创业是全力资助,不仅把葛丰的一处房产免费借给他办公,还拖关系走完各种流程,招聘了人员。

开业那天我特意从公司请了假赶去祝贺,公司的名字叫丰收智能家居,我们都嘲笑丁书景把名字取得太土了。可他却说要接地气才能火,还说我们不懂这个名字的深意。

也是在开业当天,葛言和丁书景签了合同,承诺新开发的楼盘项目会优先选用丰收智能家居的产品,还利用他的人脉把丁书景引进商业圈。

那段时间我觉得挺幸福的,葛言的重心重新放回了公司和家庭上,我在逸风的工作也越来越上手。我以为两家人会以亲戚的关系、互帮互助的方式相处,可在我三个月的实习期满转正后,葛言有一晚却喝得酩酊大醉的回来。

他回来后也不消停,给他的秘书打了电话,破口大骂道:“你现在就让法务部的人都去公司,让他们连夜开会想出对策,若在我明天上班前他们还没想出对策,那就全部给我滚蛋!”

我从没见过葛言这般生气的样子,就算是我被污蔑出卖竞标底价的那次,他也没这么火急火燎。

我给他倒了杯蜂蜜水:“先喝点水吧。”

他喝了几口就不要了,我低声劝慰他:“你就算把嗓子吼破,也解决不了问题,先去睡觉吧,公司的事明天再解决。”

他的喉结滚动了好几下:“我真睡不着,我他么竟然被丁书景摆了道,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愣了一下:“丁书景?他和你不是合作得好好的吗?”

“我以前也以为我们合作很顺利,但没想到这老狐狸竟然阴我。老城区那边有块地,葛丰一直是势在必得的,前些日子和丁书景在饭局碰到了,他问我打算出什么价格,我也没料到他要进军房地产业,就直说了。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也打算拿这块地,在打听到我的价格后直接把价格报低了一些。”

“地被他拿了?”

“他不拿我能有那么生气吗?”

我默了默,也忍不住骂道:“真没想到丁书景是这种阴险腹黑的人,你有找他要说法吗?”

“他一点都不内疚,还说做生意难免不择手段,日后补偿我。我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耍。反正自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和姓丁的有任何合作,我要让法务部解除合同,以后别说公司了,就连我家的门也不会对他开放!”

我又安慰了他一阵,他又骂了一阵后总算憋着一股气儿睡着了。

第二天我刚到公司,方玲就给我打了电话。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作者:南方有二馨 类别: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

第5章 孩子我认,但我心里有别人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