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两种声音,两种真相
旭旭睡着了后,房间变的很宁静,宁静得好像能听见我的心跳声。我想摈弃杂念睡着,但眼皮却像被如意金箍棒撑着似的,更本合不上。我没办法睁着双眼感觉着时间缓慢地的流逝,耐心的等待着我想摒弃杂念睡觉,但眼皮却像被如意金箍棒撑着似的,根本合不上。我只能睁着双眼感觉着时间缓慢的流逝,等待着天亮。。...

旭旭睡着后,房间变得很安静,安静得似乎能听到我的心跳声。

我想摒弃杂念睡觉,但眼皮却像被如意金箍棒撑着似的,根本合不上。我只能睁着双眼感觉着时间缓慢的流逝,等待着天亮。

因为压根没睡,葛言回来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是凌晨的5点27分。他打开门后在门边站了一会儿才朝衣柜走去,没有酒味,却有香烟和某种香水味混合的味道,颇为刺鼻。

他估计以为我们睡了,所以没有开灯,摸着黑去翻找衣服。我想了想还是把台灯摁亮,他身上还穿着睡衣和拖鞋,真难想象向来衣着考究的他,竟然会穿着家居服在外面待了一整天。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因为是逆着光源的,他的脸陷在一团阴影里,令人看不清表情,只听到他语带歉意的说:“吵醒你了?”

我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我没睡,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他翻找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把身子微微侧向我:“方玲情绪很差,我安慰了她很久,也说服她离婚了。我还帮她找了律师,并让搬家公司把她把东西搬到了我名下的桐陵园的公寓里。那套房一直空着,倒不如借她住一段时间。但她情绪很不稳,怕一个人住,也怕丁书景找她,所以我等她睡着后才回来。”

“哦……她真会离吗?”

“恩。”

我掀开被子下床,从衣柜里找出睡衣递给他时,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那你会和我离吗?”

他缓了缓神才接过睡衣:“傻瓜,别想那么多好吗?”

我抬头看他:“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很混乱了,我不该再给你添乱,但我也憋了一天,若不是憋不住了我也不会说出来。我很害怕失去你,因为你是我和旭旭的依靠,你若真放弃了我们选择她,我也能理解你,但我却不会原谅你。”

我把心里最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心里总算舒服了些。葛言没有看我,而是盯着地面的某处,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我的话。

我在他的沉默里失了耐心,其实这种时候沉默即是默认,与其让他的言语给我心上再来一刀,倒不如自刎来得洒脱。

人的心情真的是捉摸不透的东西,我本该哭的,却突然笑了。我拍拍他的肩说:“其实你不用那么纠结,离婚没那么可怕。即使旭旭由我抚养,你也是他一辈子的爸爸,只要你逢年过节抽空看看他,我相信他会健康成长的。有些事犹豫不得,就得干脆利落的解决,抽个空我们也把证办了吧。”

我说完就想爬上床睡觉,葛言却拽住我的胳膊一拉,把我困在衣柜和他之间。

他的脸在光线晦暗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纠结:“梁嶶,我没有说过不要你,你不要用以退为进的方式来试探我。”

我摇头:“我没有试探,我是真心的。”

他没再说话,拇指掠过我的嘴唇,如滚烫的火焰烧灼了原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他慢慢朝我靠近,闭上眼开始吻我。

他最开始时吻得很轻,仿佛我是易碎的玻璃,不敢用力。

后来有咸咸的东西流进我嘴里,我微睁眼开眼看他,确实是他的眼泪。

他吻我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是在想方玲吗?

我想推开他,却被他连拖带拽的拉进了浴室里,他把我抵在冰冷的墙上就开始吻我。

“葛言,你不要这样……”

他却没停下,反而越来越大力蛮横。

我们有过很多次恩爱,或粗暴或温柔,却从来没有一次是像现在这般疯狂的。他仿佛把我当成了一个木桩,在用力的发泄着他的恨意,我疼得只能拱起身子去迎接他……

完事后,葛言才注意到我脸上的泪水,他怔了一下,随即伸手帮我擦干了眼泪:“对不起,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我到底还是不忍让他内疚,便说:“是胃疼,我今天没吃东西。”

“我也没吃,你去床上躺一会儿,我去给你煮面。”

葛言连澡都没洗就去厨房了,20分钟后端来一碗鸡蛋葱香面,我们俩你一口我一口的很快就吃了个底朝天。

“你快睡吧,我去洗个澡。”

我听着洗手间传来的流水声想,葛言心里还是有我的,要不然他会选择彻夜留在方玲那儿不回来,更不会碰我的。

这样想着总算心安了些,我打算以后不再去试探他了,而是给他相对自由的时间和空间,让他把方玲的事处理好。

我说到做到,这以后也确实没过问过,只是应葛言的要求,没把这些事对外说。

我一直以为方玲的离婚案进展顺利,直到丁书景找上我时,我才知道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丁书景打电话给我这天是周四,我正在核对账目,看到他的来电后我犹豫了一下,在快挂断时才接了起来:“喂。”

“梁嶶吧,我有事想和你聊,方便见面吗?”

我对丁书景家暴方玲一事恨得咬牙切齿的,颇没好气的说:“不方便,我在上班。”

“我就在你楼下,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我们可以趁午饭时间聊一下。”

丁书景都堵到我公司门口了,看来是非和我见面不可了,我想了想让他到楼下的餐厅等我。

我到餐厅时丁书景已经点了两杯饮料,他把菜单递给我:“想吃什么都可以点,我请你。”

“饭就不吃了,月底很忙,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给你。”

他恩了一声直奔主题:“你觉得我像是会打女人的男人吗?”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一开口就问我这个:“这个问题你不是心知肚明吗?”

“正因为我心知肚明,所以我才问你。”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看过方玲的伤了,你们家就你、她和保姆三个人,不是你会是谁?总不至于是她自己打的吧?”

丁书景笑了笑:“你还真说对了,我和方玲结婚十年,别说打她,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对她动过。我很爱她,所以听到她想回国定居后,主动放弃了美国的事业,和她回国从零开始做起。而她也很感动,说会让葛家拉我一把。后来我和葛言闹得不太愉快,但我也没对她对她怎样,可前些天她的律师找上我,说我家暴她,要和我离婚,我起初觉得莫名其妙,但在一番调查后我算是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哦?”我挑挑眉,“怎么回事?”

“葛言和方玲曾经是一对的事情你知道吧?”

“略知一二。”

“方玲还在喜欢葛言,所以自导自演了一场我家暴她的戏,然后想让我成为过错方瓜分我的财产离婚,继而转身嫁给葛言。而你的结局必然和我一样,就算葛言对你有真感情,也会在方玲阴险的手段下被他扫地出门。”

丁书景说得言之凿凿,但我却不太信:“你之前不是还卑鄙的用葛言手上抢走了一块地皮吗?就你这人品,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

他的手拍了拍桌子,有点愤慨的说:“你说到重点了,从那块地开始,我就进入了方玲设的圈套。那块地其实是她让我买的,我知道眼下的房地产不是很景气,加之我对国内市场和政策了解不多,所以并没有进军房地产的计划。可她说葛言会把底价透露给我,就是暗示我拿下这块地,说有什么政策扶持。因为她以前从没骗过我,所以我没有起疑,结果就变成我背信弃义了。”

丁书景越说越生气,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几大口后,才稍稍稳住了呼吸:“梁嶶,我知道我和你说这些你不见得会信,连和她做了十年夫妻的我都败在她的演技里,何况你刚认识她没多久,葛言又有十多年没见她呢。我之所以知道你不信还来找你,就是想和你提个醒,别一股脑的跟着方玲的思维走,等掉进坑里那天才醒悟的话就晚了。”

丁书景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倒弄得我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

当我想到那天方玲用我的手机拨通了葛言的电话,以诉说委屈的方式,把她被家暴和被逼流产的事说出来的事情时,我却突然有点信丁书景了。

若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那岂不是太可怕了?

下午的时候,我脑袋总是情不自禁的去想这些事,以至于把财务报表做错了,交给黄莉后被她一通骂。

“梁嶶,你以前做事可是很认真的,最近却频频出错。是转正后就高枕无忧了,还是被‘泡唐小能手’的称号迷得晕晕乎乎的,觉得有唐总为你撑腰啊!”

“黄主任,我以后会多留意的。”

“留意?你一个留意就算道歉了?你耽误了我的工作和时间要怎么赔?”

黄莉是个进入更年期的妇女,脾气向来不好,我刚想反驳门口就传来唐赫然的声音:“黄主任,梁嶶经常做错报表吗?”

黄莉恶狠狠的脸立马换成了谄媚的笑:“那倒没有,这是第一次。”

唐赫然笑了一下,却比不笑时更威严了:“机器都会故障,何况是人脑!我也没有要护短的意思,但你若是因为梁嶶替我泡茶一事而故意针对她,那从明天开始你来给我泡吧。”

黄莉脸都急红了:“唐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唐赫然根本没理她,转身就回办公室了。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你若深情我必痴心

作者:南方有二馨 类别: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你若款款深情我必痴,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命运纠缠不休,孑然一身,我的心里有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久别重逢几载,我终于等到从一个很幼稚青涩的女生变为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女人。那些愧欠我的人那是8个月前的大学毕业季,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校演讲,当晚的庆功宴他喝得酩酊大醉,我送他上楼时被他占了身。。

第5章 孩子我认,但我心里有别人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