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你说的话,我都记得
陆轻晚做贼心虚,但一点儿也不惧怕,“绝世但是大,但也不能够一手遮天,办法会有的!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把电影拍完,人总要有梦想的,这是我的梦想!”程墨安被她眼睛里闪动的光芒这个问题……有点难到他了。。...

陆轻晚心虚,但一点也不畏惧,“绝世虽然大,但也不能一手遮天,办法会有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电影拍完,人总要有梦想的,这是我的梦想!”

程墨安被她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吸引,“梦想?”

拍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是她的梦想?

所以她才这么执着这么努力?

“对!梦想——就是坚持下去会让自己感到幸福的东西,你没有梦想吗?”陆轻晚大发感慨之后,发现程墨安正在看自己。

这个问题……有点难到他了。

“以前没什么梦想,现在……”程墨安戛然而止,没有说完。

有些话,他想以后在告诉她。

车子开到了绝世大厦不远处,程墨安停了车,侧过身看着她道,“陆小姐,上次在若水居,你说要先做一件事,什么事?”

“你还记得?”

陆轻晚自己都快忘了。

“陆小姐说的话,我都记得。”程墨安浅笑。

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好看,如初春的太阳暖而不燥,某人的心咚咚咚快跳好几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程墨安的女人当天穿了件很紧身的裙子,我猜一定就被她撑破,本来想在门口守着她出来,看看她出糗呢。”

陆轻晚坏笑,小样子狡猾的像个狐狸,哪儿还有半点刚刚跟他讲道理的气场。

程墨安却想到了陆轻晚那晚的窘态,“你怎么知道一定会破?”

“因为……”话到嘴边,陆轻晚硬是咽了下去,“因为我能掐会算!”

程墨安熄了火,侧过身,握着一只拳头,“陆小姐再算算,我手上拿的是什么。”

他靠的太近,温热的气息翻滚,陆轻晚不自在的往车窗挪挪屁股,“算卦很费元气的,不算不算。”

程墨安轻抬嘴角,“损失的元气我帮你补。”

我勒个去啊!这不是问题的核心!

陆轻晚发现自己遇到对手了,“额,呵呵,禾助理,元气这种东西,不是说补就能补,那个啥,你还是直接让我看看吧。”

她闪躲的时候小脸儿发红,很是娇俏动人,程墨安心情大好,摊开手,顺手撩了一下陆轻晚的发丝,帮她夹上了水灿灿的发夹,“好了。”

刚才……

刚才他突然靠过来,迷人的清冽气息,混合着淡淡的不易察觉的烟草味道,简直要了命。

“什么东西?”

“小礼物,希望你喜欢。”程墨安清雅的说着,“喜欢就戴着,别摘了。”

陆轻晚摸摸脑袋,刘海上多了一枚发夹,“谢谢禾助理!”

果然是万年受啊,送个礼物都如此少女心。

“不客气,应该的。”

哪里就应该了?

“对了,你怎么带我来绝世大厦了?”

陆轻晚的反射弧也是够长的。

“你不是要见张导吗?他就在上面。”

程墨安薄薄的嘴唇,似笑非笑。

陆轻晚不知道如何反应是好,“那个……对,我要见张导,所以,我先下车在这里等他,你去忙吧,不然程墨安要扣你工资。”

程墨安一点也不急着下车,他很喜欢车厢内她的存在,“你在担心我?”

为什么总觉得对话怪怪的?

“是啊,你帮了我那么忙,咱们也算是朋友了!”

这个解释没毛病吧?

程墨安似乎不是很接受,“你跟你朋友,也在酒店开过房?或者……睡过?”

他的语气和说话内容直白劲爆,成熟帅气的面孔逼得越来越近,陆轻晚躲闪不及,唇勘勘要碰到他的,

只好快速扭头,“禾助理,那是一场误会啊,我喝多了,你怎么也不知道拒绝?”

后半句在嘟囔了。

程墨安咧开嘴角,笑了。

“怎么湿了?”

他没头没尾的来了句。

陆轻晚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的裙子,干干净净的,又去看他的裤子,微微隆起的地方,似乎是……

陆轻晚的脸刷拉热了。

难道是他起了反应?

“你脸上冒了不少汗,头发湿了。”程墨安洞悉她的小心思,深眸若一泓清波,要笑又没笑。

陆轻晚嘴巴抽了抽,羞赧的垂下眼睑,靠,居然想歪了。

“那个啥,车上热,我先下去了。”陆轻晚怕了他,真担心再跟他待下去擦枪走火。

咔哒。

程墨安替她解开安全带,“陆小姐,你在紧张什么?”

车内的空调二十六度,不冷不热,她穿的清爽简单,如果不是紧张,怎么会冒汗?

陆轻晚朝车门的方向靠靠,尽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指头扣着车门把手,“没有啊,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又不是见你家大BOSS!”

程墨安把侧过去的身子挪回驾驶席上,坐好,“那就好。”

好?有什么好的?

“我去等张导,你上去汇报工作吧,白白!”

陆轻晚推开车门,也不管里面的人什么反应,大踏步的往前走去。

太阳很大,火辣辣的晒在身上,女孩背影纤瘦高挑,步调轻快有力,肩膀上的头发所有摇摆,头发上的镶钻小发夹闪烁不止。

程墨安展开英挺的剑眉,胸腔里有股力量在迸发。

……

程墨安说张绍刚在绝世,他会不会听说绝世撤资的消息?要是知道了,她怎么解释?

陆轻晚搓着小手儿,心里的火比外面的温度更热。

一股浓艳的香水味道扑鼻而来,红色的身影擦肩而过。

香味好熟悉?似乎在哪里闻到过?

陆轻晚猛地抬头去看,脸恰好碰到了前面女人的遮阳伞,对方的伞贴着她的脸“蹭地”擦了一下。

好在陆轻晚躲闪的及时,不然眼珠子就戳瞎了。

眼上方刺痛,陆轻晚忍不住叫出声,“哎哟!你……”

白若夕那天没见到程墨安,今日特意来绝世大厦找他,要当面听他的解释,可直接被前台给拒绝了,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听到有人说话,精心画过的眼线朝上挑开。

“我怎么了?”

陆轻晚这个暴脾气,摸摸额头走上去,“美女,你走路怎么不看人?”

“你跟谁说话呢?”白若夕扬高遮阳伞,冷冷回击。

遮阳伞下,那张美艳又熟悉的脸,让陆轻晚微微一怔。

呦呵,居然是程墨安的情人,好大的脾气啊。

陆轻晚挺挺胸,娇俏的大眼睛巡视白若夕,“这里除了我们俩,还有别人吗?”

白若夕自幼就被人捧在手心里,所有人都对她低眉顺眼客客气气,没想到这两天就遇到了两个挑衅的家伙。

真是不长眼!

“所以呢?这么宽的路,就咱们两个人走,你不会走靠边一点?”

陆轻晚绕着她转了半圈,啧啧咂舌,“这边的空气好,阳光充足,我喜欢走这边。”

白若夕心想哪儿来的神经病,“好啊,来,走,多走几趟,晒不死你。”

陆轻晚心道,这么禁不起刺激,连三句话就开始骂人了。

她还有事要做,不想耽误时间。

“你走过的路我不想走,拜拜!”陆轻晚潇洒的挥挥手,纤瘦的身影轻飘飘的走开十几米。

等下!这个女人的声音好耳熟,她一定在哪儿听过?到底是哪里?

咖啡厅!自称程墨安女朋友的女人!

想到她的身份,白若夕气不打一处,高跟鞋咔哒咔哒追上她,“你站住!”

陆轻晚绯红的嘴角高高扬起,脚尖点点地,看来她是认出她了,眼力还不错嘛。

“怎么了美女?还有事?”

白若夕冷冷的自唇边哼出一丝凉气,讥诮的打量陆轻晚,长相身材都很抢眼,但……这种风格程墨安怎么会喜欢?

清汤挂面的一张小脸儿,猛一看像个高中生,垂直的长发披肩,刘海上居然还傻里傻气的戴这个发夹,这年代谁还用发卡?

“你是墨安的女朋友?”那语气,分明是讽刺。

陆轻晚心里发虚,嘴巴不饶人,“对呀,我就是!我刚从安安的车里下来,你要不要闻一下我身上安安的味道?”

反正这句是真的。

白若夕手指死死的攥成拳头,程墨安有严重洁癖,别说坐他的车,跟他一个餐桌吃饭都得保持两个座椅的距离,她怎么可能坐程墨安的车!

“我看你是想嫁入豪门想疯了,回去把你的头发洗一洗,摘掉这个土得掉渣的发夹……”

这枚发卡怎么……她想起来了,上次程家的家宴上,程夫人分别送给两个儿子一枚发夹,说是将来交给女朋友。

她还私以为程夫人实在小家子气,后来妈咪告诉她,这枚发夹镶嵌了十一颗南非钻石,象征一生一世。

程墨安怎么会把贵重的东西送给她!

洞悉到女人突然改变的脸色,陆轻晚循着她的眼睛瞅瞅,“我的发夹怎么了?我男人送的!”

白若夕手指狠狠的一颤,“你……”

陆轻晚哼笑,一步一步逼近她愤怒的脸,“美女,问一句,裙子穿在身上舒服吗?”

白若夕白里透红的脸霎时铁青,“你怎么知道?”

陆轻晚故意看她的腰肢,“因为啊……我不告诉你。”

她虽然不说,白若夕一想到那天的窘态,心里也就明白了大概,“你在我的裙子上动过手脚?你到底是谁?”

陆轻晚轻盈盈的绕着她打转,“不是告诉你了吗?程墨安的女朋友,再友情提示一句,以后离我们安安远一点,不然下次再破的就不是裙子了。”

“你敢威胁我!我打烂你的嘴!”白若夕怒不可遏,扬起一只手“刷”扇了过去!

风近晚时爱你最深

风近晚时爱你最深

作者:汤圆儿 类别:穿越 综合评分 100

把总裁大人误认成小小跟班,带他吃包子喝豆浆挤地铁,还带他狗急跳墙逃票攻略摆地摊……再后来啊,他以首富身份单膝跪地,“娶我,我和钱都是你的。”小丫头懵了,“我、我不嫁!”他蓝天白云小暖风儿,连天公都在作美,这是个好的开始!。

第5章 我看起来像好人吗?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