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BOSS,小少爷离家出走了
“娘子,你怎么才回去?”陆轻晚困成了一条二哈,正张开嘴巴大嘴打哈欠,赵庄南洲突然跳出。“k……”陆轻晚翻一翻大眼球,“干嘛?”“你知不明白现在的几点?”赵庄南洲用力戳手表“k……”陆轻晚翻翻大眼球,“干嘛?”。...

“娘子,你怎么才回来?”

陆轻晚困成了一条二哈,正张开大嘴打哈欠,孟西洲突然跳出来。

“k……”陆轻晚翻翻大眼球,“干嘛?”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孟西洲用力戳手表。

陆轻晚摇头,“手机没电了,不知道。”

“……”孟西洲无语了,“十一点,北京时间十一点整!”

“哦,”陆轻晚淡淡的应了下,“所以,你是来炫耀你的表走的准?还是来告诉我,你提供整点报时服务?”

孟西洲真是被她的神逻辑打败了,“我担心你大晚上在外面遇到坏人,小姑娘家家的,不知道晚上有坏人吗?”

陆轻晚非常认同的点头,“知道,我遇见了。”

孟西洲紧张的抓着她的手臂,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差点掀开她的上衣检查肾脏还在不在,“你遇到了?!哪儿遇到的?”

陆轻晚困的不行,懒懒的指着他,“喏,你就是。”

孟西洲:“……”

他要是坏人,世界上还有好人吗!

……

一觉醒来,耳边传来雨滴拍打玻璃的声音。

“晚晚,你太拼命了!今天留在这里休息,哪儿都不许去!”

叶知秋知道她昨天竟然单枪匹马做那么多事,又心疼又自责。

陆轻晚咕嘟咕嘟漱口,吐掉水,哗啦哗啦涮牙刷,“我是那种娇滴滴的小女生吗?要不要给你展示展示铁头功?”

叶知秋扶额,“我认真的,我怕你累倒。”

“你累吗?”

“我什么都没干,我累什么?”

陆轻晚弯弯眼,“嗯哼,那你怎么倒了?”

“我……”叶知秋愿赌服输。

在医院陪叶知秋吃了早饭,陆轻晚坐地铁回家收拾了几件衣服,接下来几天会格外忙,怕是没时间回来了。

绝世大厦。

程墨安正在召开今日的第一场高层会议,裤袋里的私人手机震动起来。

对会议室的人递了眼色,陈纪年暂停了投影仪上的数字报表。

程墨安走出会议室,“妈。”

“墨安!Neil跟你联系了吗?”程夫人抱着手机,焦急的有些哭腔。

程墨安平静的面容,划过担忧,“没有,他怎么了?”

程夫人急的团团打转,“都怪我,都怪我,我给他看了白若夕的照片,还、还跟他说这是他的妈咪,然后、然后他就不见了。”

程墨安压了压眉心,“妈,你先别急,Neil做事一向有分寸,他就算离开家出走也不会去太远的地方,你看看他的护照和绿卡在不在。”

程夫人这次急的更要哭了,“就是护照绿卡都不在我才担心啊!Neil从来没一个人离开过纽约,你说他拿走护照干什么?”

程墨安阖上深眸,飞速扫描儿子可能去的几个地方,去年圣诞节他答应带儿子去冰岛,但一直没时间,老爷子说要陪他去瑞士看极光,至今也没去,还有……

“妈,Neil不是冲动的孩子,而且他智商比成年人还高,不会出事……”

“智商比成年人高怎么了?他始终是个孩子!他才五岁,他懂什么?!”老爷子忍不住了,抢走电话一通骂。

程墨安把手机捂紧,老爷子这嗓子被员工听到,那真是……

“爷爷,他懂的很多,离家出走都会了,还不厉害?”

Neil一般情况不会离家出口,除非真的受到了刺激。

“还不是怪你!白家那丫头多好,你说不同意,Neil敢喜欢吗?都怪你!”老爷子又气又急又担心。

程墨安这个黑锅必须得背下了,“怪我,怪我,我马上飞美国,咱们一起找他。”

程夫人在那边猜测,“Neil有没有可能去了中国找墨安啊?”

老爷子哼道,“不可能!Neil现在最讨厌的人就是他爹!”

程墨安:“……”

挂电话保命吧。

“纪年,开车,去机场。”

“现在?”

“对,小少爷离家出走了。”程墨安回办公室拿了几样重要的证件,大步走去电梯口。

“啊!!好!我去开车!”

祖爷爷啊!

小少爷居然离家出走!程家不炸开锅才怪呢,这回地球又要抖三抖了。

上次小少爷离家出走,程大少托美国的关系出动了一支突击部队,最后发现小家伙抱着背包在别墅后花园的草丛里睡着了。

尽管是虚惊一场,程家上上下下可是动了大招啊,直升飞机触动了十架,特种兵更别提了。

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美国发生了暴动。

程墨安登上私人飞机,拨给了父亲,家里现在唯一能沉住气的只有父亲了,“爸……”

“爸什么爸!再找不到Neil,咱们家都得罢罢!”

程墨安无奈的揉眉心,尽量平缓的道,“其实,让他出去吃点亏也好,Neil被宠爱的过度,得让他明白,不是全世界都围着他一个……”

“你别回来了!我没你这个儿子!”

程墨安:“……”

被爷爷抛弃,被父亲抛弃,儿子离家出走。

这运气也是可以了。

摄影棚,临时会议室。

陆轻晚提前到了摄影棚,飞快敲打键盘。

正式拍摄之前,她还需要给剧组租个办公室,星河大街附近的楼盘一个比一个贵,导演办公室,财务室、摄影组办公室、剧务、场记、灯光音响、制片人……

如果所有部门都分配独立办公室,三个月的预算至少两百万。

滨城的房价那么高,酒店更是贵的离谱,且不说四星五星,一般快捷连锁每晚都在三百以上。

导演、主演、摄像师、造型师等等,必然是五星标准。

这样算下来……靠,住宿的预算超了二百万。

杂七杂八算下来,一千万就没了,钱真不禁花。

九点半左右,张绍刚和副导演李锐聊着剧情进来了。

陆轻晚给导演、副导演倒茶,笑吟吟道,“咖啡机和茶具还没到,目前只有白开水,两位先将就一下。”

两人忙接走她手里的纸杯,张绍刚用长辈关怀晚辈的语气道,“我当了十几年导演,第一次见这样的制片人,你看看,进门亲手给我们倒茶,还亲自打扫摄影棚,”

他赞许的努努嘴巴,看了一眼李锐,“没想到吧,这么大的摄影棚,是她和叶知秋那丫头一起打扫出来的,还有这些道具,两人可没少费劲。”

李锐听的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敢相信,指着满屋子的东西瞪大眼睛,“陆小姐这……堂堂制片人,怎么干上剧务的活儿了?这不是用航空母舰打麻雀吗?”

陆轻晚笑笑,乖巧可爱的样子。

“两位导演就别取笑我了,其实我和知秋的想法很简单,把钢用在刀刃上,这部戏咱们已经筹备了一年,每个镜头都要做到最好,

但是两位也知道,咱们的总投资有限,我想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制作上,体力活我做,艺术活,交给你们。”

她这么说,一来是陈述了事实,二来将张导他们这些真正搞艺术的人捧到了最高的位置,表示了自己的诚意,因此张绍刚和李锐都十分喜欢。

《倾听》的情况,别人或许不了解,可张绍刚知道的一清二楚,听她这么一说更是打心底里欣赏,“轻晚,你放一个颗心,我们会拿出最高的水平拍戏,这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也是我们大家的招牌。”

张绍刚是业内领军人物,他的承诺一字千金,陆轻晚更有底了,举起水杯笑意盈盈的爽快道,“张导一句话,胜过亿万投资,以水代酒,我敬您!”

她将水杯朝李锐也举了举,三个人热热闹闹喝了一口。

今天陆轻晚主要跟导演碰面,下午灯光师、摄影师和造型师、剪辑师等人将从香港飞回滨城,届时他们还有一场更专业更严谨的会议。

三个人在会议室忙到了午饭时间,陆轻晚带两位导演去了提前预定好的翠玉轩吃中餐。

餐桌上,三个人相谈甚欢,喝着酒,吃着菜,等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陆轻晚适时的开了口。

“张导,有个小事情我想征求您的意见。”

眼下张绍刚心情正好,李锐他们还畅享了这部戏的票房破几个亿之类的,倾斜了一下酒杯看陆轻晚,“什么事?”

陆轻晚拿出酒店资料,眼睛含着谦虚低调的微笑,“您是导演,这件事我必须听您的意思,关于演职人员的住宿的标准,您有什么意见吗?”

虽然他们启用的都是新人,但新人将来跟影视公司签约会有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也许还会一炮走红,因此不能太凑合。

而摄影师、导演、灯光、造型师之类的人员,则都是大师级别,更是要小心伺候着了。

张绍刚伸手接了资料,扫了一遍,备选项共有十个,高中低三个档次,四季、希尔顿、中茵皇冠价位偏高,其他……

张绍刚也是个人精,怎么会猜不到陆轻晚的顾虑呢?刚才说的一席话,就是铺垫而已,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制作上,生活自然要简单,如果她率先安排好酒店,高端的太贵,低端的又会引起不满,两头为难。

让他先选,其他人不敢逾越他的标准,没人敢说闲话。

这个丫头啊,真会精打细算!

张绍刚点着其中一个酒店公寓,“别人我不管,我就住这里。”

陆轻晚开心的差一点就跳起来,张导实在太给面子了!

心里的兴奋压不住,脸上却保持着镇定,甚至不好意思的劝道,“不行不行,您怎么能住这里呢!您住希尔顿,我来安排。”

张绍刚眼睛一瞪,“这里怎么了?我觉得挺好,谁敢有意见?”

李锐也不傻,当场表示,“我跟张导一样,喜欢住公寓,而且这里靠着湖,风景好,把我跟张导安排在隔壁,方便谈戏。”

陆轻晚忙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端起酒杯,“您是老大,听您的!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风近晚时爱你最深

风近晚时爱你最深

作者:汤圆儿 类别:穿越 综合评分 100

把总裁大人误认成小小跟班,带他吃包子喝豆浆挤地铁,还带他狗急跳墙逃票攻略摆地摊……再后来啊,他以首富身份单膝跪地,“娶我,我和钱都是你的。”小丫头懵了,“我、我不嫁!”他蓝天白云小暖风儿,连天公都在作美,这是个好的开始!。

第5章 我看起来像好人吗? 20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