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养病
原来是被人冤的感觉这样让人伤心,我靠着落地窗坐定,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我也没想起安以琛,偏偏如果信赖我,对我如果好,怎么会就因为别人一句话,想都不想就给我判罪了呢“有事吗?”我淡淡的问,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点。。...

原来被人冤枉的感觉这样让人难过,我靠着落地窗坐下,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我没有想到安以琛,明明那么信任我,对我那么好,怎么会就因为别人一句话,想都不想就给我定罪了呢?

哭着哭着,我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安以琛回来的时候,他看到我躺在地上睡着了,连忙将我叫醒。

“有事吗?”我淡淡的问,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点。

“你手怎么回事?”他看着我的手,淡淡的问。

我摇摇头说:“没事,切菜不小心切到手了,我头有些疼,我先去洗个澡就去睡了。”

然后不等他说话,我就扶着窗户站起身子,回到房间浑浑噩噩的找了衣服去浴室,温热的水让我全身心都放了下来,静静的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不知不觉却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脸,我不高兴的睁开眼睛嘟囔着:“谁啊?”

一看竟然是安以琛,感受到身体被冷水包围着,我这才注意到我还在浴缸里面,我竟然在浴缸里面睡着了!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我现在是光着身子的,我一慌,朝他拍了一些水说:“你不许看!”

他冷冷的站起来转过身去,淡淡的说:“你发烧很严重,快点穿好衣服出来,我打电话叫医生。”

这大概是他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等他出去了以后,我连忙从浴缸里面出来,穿上睡衣就去自己房间躺着了,没有关门。

没一会儿医生就来了,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带着眼镜很斯文,他试探了一下我的温度,然后朝着安以琛责怪道:“不是让你照顾好她吗?怎么会越烧越厉害了?”

安以琛竟然也没有反驳他,就那么站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

“她烧的很严重,需要挂水,这两天不能劳累不能吹风,最好就在家里面养着,听到了没?”男医生一边嘱咐一边给我扎针挂水,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安以琛就在一边静静的听着,我因为脑袋昏昏沉沉的,也没想多说,就闭着眼睛,什么都不做。

“今晚你就好好照顾她,你知道怎么处理,我就先走了,我的美人阿娇还等着我呢,也就只有你,连着两天晚上打断我的蜜夜了!缺德!我走了!”男医生说完以后就收拾东西走了。

听他抱怨的语气,他和安以琛的关系应该很好,不然安以琛也不可能在一边一句话都不说。

过了好一会儿,安以琛才淡淡的说:“今天委屈你了。”

原本我觉得还没有什么,哭过就好了,他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句,我反而真觉得很委屈了,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搬了一个椅子在我床边坐下,说:“美琪她并不坏,只出生在大家族,都很宠她。”

他的意思就是,他知道胡美琪是故意冤枉我的,他还要我不去觉得生气,还有一种出生在大家族有坏脾气刁难人是理所当然的,我感到气结,没有想到安以琛竟然还有这种想法。

我不太想跟他说话,所以连嗯都没有嗯一声。

我本来就没有什么精神,白天也累了一天,眼皮很重,脑袋就像是一团浆糊。

“明天我也给你放假,你睡吧。”安以琛淡淡的说,就像是有魔性一般,我就真的睡过去了。

半夜突然觉得手臂一阵阵痛,我睁开眼一看,他正用棉花压着我的伤口,轻柔的样子让我觉得我在做梦,所以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叫声,我竟然是被饿醒的,浑浑噩噩的来到客厅,桌子上放着牛奶还有面包,我忍不住笑了,安以琛的脑子里就只有牛奶面包吗?病人还是喝粥好一点。

于是我还是自己下厨房,熬了一锅粥,这两天他都没有喝粥,应该也会想喝的。

刚喝着粥,门铃又响起来。

我揉了揉额头,想着该不会又是胡美琪吧!

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老奶奶和五六岁的小男孩,我松了一口气,然后问:“请问你们找谁?”

老奶奶愣了一下,问到:“李婶呢?”

原来是找李婶的,我淡淡一笑说到:“李婶回家去了,有什么事吗?”

老奶奶有些失落的往屋里看了看,然后又看着我笑着说:“小姑娘,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我是你们隔壁的,我现在出门有点事,能不能把孙子放在你们家一下?”

我皱眉,这房子总归不是我家的,收留人不经过安以琛的准许始终是不好的,正打算拒绝,就看到他们婆孙皆是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小孩儿还拉住我的手说:“漂亮姐姐,你就收留小宝一会儿吧,小宝很乖的!”

小宝本来就长得很萌很可爱,这一撒娇,我的心都要化了,我这辈子都可能不会与孩子了,帮别人照顾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于是我就一口答应下来了。

只是让我有些后悔的是,他一点都不乖,完全就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从进来以后就开始问:“姐姐,为什么鞋柜是放在左边不是右边啊?”

“姐姐,你是不是保姆啊?”

“姐姐,你知道为什么安叔叔不在家吗?”

我回答他的问题都要回答到怀疑人生了,好不容易他口渴消停一会儿,喝完水他又接着问,我恨不得买一本十万个为什么来回答他的问题。

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找了一个棒棒糖喂给他,然后说:“小宝你问了姐姐这么多问题,现在换姐姐来问你好不好?”

小宝含着帮帮糖点点头说:“好。”

“那你.......”

“叮咚——”

门铃声打断了我的话,我认命的去开门,看着门外的胡美琪,我原本就不怎么舒畅的心情更加郁结了。

她都不等我说话,就直接走进去,看到坐下沙发上的小宝,惊奇的问道:“小保姆,这个小孩子是谁的?该不会是你的吧?”

我嘴角抽了抽,我像是又这么大的孩子的人吗?

“他是隔壁老奶奶的孙子,让我帮忙照顾一下的。”我低眉顺眼的解释着,她要是又去给安以琛演一出戏,我不知道安以琛还会不会对我那么好。

“你怎么可以随便放人进来,万一他手脚不干净怎么办?”胡美琪瞪着小宝,没好气的责备我。

我忍不住皱着眉头,她的心理怎么这么黑暗,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竟然被她想的这样龌蹉。

“你竟然还皱眉?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吗?”她气呼呼的指着我。

“我这就带小宝出去玩。”我淡淡的说,真的很难得将就她,一个从小被宠到大的人,不应该是认为世界没有坏人,而不是把什么都想的那么坏,怎么胡美琪就偏偏相反呢?

看着她现在的样子,我就想起她在安以琛怀里可怜兮兮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同一个人。

小宝突然拉着我的手,疑惑的问:“漂亮姐姐,这个好凶的阿姨是不是不喜欢小宝啊?”

蜜宠成瘾:总裁温情如刀

蜜宠成瘾:总裁温情如刀

作者:宝宝树 类别:短篇 综合评分 100

好闺蜜的一句“两情相悦”让我胎死腹中,婚姻失利。无助穷困潦倒之际,他的会出现,犹如曙光却再一次把我推上无尽的深渊。他的爱但是是把温柔如水刀,让我弥足身陷。安以琛,余生,请温然而,我们的婚姻破灭并不是因为感情不和,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妈宝男!。

第3章 亲痛仇快 2020-11-22